笔趣阁 > 男色满园—女主天下 > 第七十七章神主寿命

第七十七章神主寿命

        玄老的背影苍寂而悲沉,她总是不由自主的想起千年前,那个高高在上的女子,那个女子得到了那么多人的真心对待,有的甚至愿意为她放弃生命,至今,她的脑海里仍然清晰的印着那个女子的身影,即使再不愿承认,那个女子还是那样清美,全身散发着最纯正的气息。

        玄老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将脑海中的这个影像给去除,眼中似闪过异样的光泽,继续道“秦儿,你当知,做大事者必须以大局为重,你也该知道你的使命是什么,不能再任性了”

        端木秦深深的闭了闭眼睛,心中泛起层层的涟漪,即使再犹豫不决,他还是要做出选择的,不是玄老逼迫自己,而是他自己在逼迫自己,每每想起前世,他都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若不是前世的那些经历和记忆,他想或许如今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他前进的脚步。

        端木秦心里闪过万千的思绪,最终,他低下了头,恭敬的道“一切都听玄老的”声音里透着恭敬和妥协。

        “嗯,下去吧,这样才是做大事的样子”玄老松了一口气,她知道这孩子总会答应的,这样的答案才是让她满意的。

        端木秦再次从大殿出来后,眼中的目光变的清冷狠厉,不复往日的清明,他对着空中吹了一个旋律,暗处冒出几个死士,无声的落在端木秦身边。

        端木秦看着远方,目光里闪过幽幽的光泽,冷冷道“计划开始,琼杀宫放出江湖令,开始绝杀”声音里透着不容置疑的坚定和不悔。

        死士听到端木秦的话,脚尖一点,又瞬间消失在原地,让人以为刚刚只是一阵风吹过,并没有什么人经过。

        神族祠堂

        溪怜幽静静的跪在那里,望着上方的一排排排位,如水的眼中闪过淡淡的波光,深邃而又凝重,这里是供奉着历代的神主,而历代神主却都活不过而立之年,他对父母的记忆只停留在小时候,小时候的记忆很美好,父母离去后,他的记忆就只剩下荒凉和冰冷了。

        其实他多想带公玉寒雪来这里祭奠一下父母,可他又隐约知道神族似乎隐藏着一些秘密,而这些秘密跟族老们有关,从最初的下山开始,他们就在算计着什么,或许该说从很早开始,他们就在算计什么,那阴谋也用在了他的身上。

        以前他是不在意,可如今有了公玉寒雪,他自然要斟酌,要仔细思考,必要的时候,他不介意拿出神族神主的地位来威慑众人,从而守护公玉寒雪。

        他已经怀疑,神族的族老似乎将主意打在了公玉寒雪身上,若是当初,他真的听信族老们的话,他和公玉寒雪就走不到如今的地位了,幸好他有自己的分辨能力,仍记得小的时候,父亲一直在他耳边念叨着:要用心看这个世界,用心去找寻方向。

        曾经的他不懂,如今他却有些明白,听心的声音,才不会走错路。

        就在溪怜幽陷入深思中的时候,他突然听到一阵别样的声音,潺潺的如溪水声,声音虽然清润,却能让人觉得心里发凉,是一股阴凉的感觉。

        溪怜幽凝神认真的去听,这声音似乎是从地下发出的,他眉头一蹙,难道这地下有水,还是说有别的?

        这神族的祠堂厉害都是最肃穆的地方,也是神族最戒备森严的地方,这里被神族之人誉为神圣之地,不可踏入,可这地下怎么会有别样的声音。

        “神主,长老们都到齐了”就在溪怜幽要起身探索的时候,门外传来一个声音。

        溪怜幽目光微微一闪,眼中泛着冰冷的光泽,该来的终究还是要来了,有些事情他定是要弄清楚,想着,溪怜幽便起身往外走去,将要探索这声音的事情暂时放在一边。

        神族厅堂

        厅堂里的摆设处处透着巍峨大气,墙壁上镌刻着栩栩如生的壁画,全是传说中的神话故事,地铺碧玉,镶嵌滕文,玉制香炉散发着浓郁的香味。

        溪怜幽闻着这香味,眉心紧拧,如今神族的族老越来越奢侈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神族就变了,或许从最初的时候,神族就已经不是外人传说的神族,而是一个充斥着*和阴谋的神族。

        溪怜幽衣摆一甩,迈入厅堂内,全身散发着冰冷骇人的气息,待他坐定后,目光冷冷的扫视在场的四大族老,大族老已经有了上千年的岁龄,其余三族老都是一百多年的岁领,在神族内都是有着崇高的地位,尤其是大族老,深受神族之人的敬佩。

        “四大族老的消息可真快,我这刚悄无声息的回来,你们就知道”溪怜幽如樱花般的薄唇微微一勾,勾起了冷厉的弧度,声音如寒冰般,让人心生寒意。

        可四大族老神情平静,只是诧异溪怜幽如今开始正面反驳了,他们派出的暗卫都被溪怜幽给灭了,只有一个活着回来了,将他的意思传达回来。

        “神主,你作为神族的王,凡事需要为神族考虑”四族老似乎没有听到溪怜幽的话,只是冷静的表达他们的意思。

        溪怜幽目光幽深的盯着四族老,嘴角勾起冷厉的笑意,淡漠道“是吗?这神族是神主创的,这神族严格来说,还是我说了算,你们的权利还是神主给的,我要收回,你们也不能说半个不字”说着,溪怜幽手中发出一道红光,直接朝着四族老的脸掌掴而去。

        四族老压根就没想到溪怜幽会这样对待他,一时没什么防备,狼狈的躲闪,一屁股坐在地上,他目光阴冷的对上溪怜幽,站起身就要朝溪怜幽发力,他非常的愤怒,这神族谁不敬仰他们四大族老,如今竟然被这样一个毛头小子袭击,让他怎能咽下这股怒气,而是这小子他们还一直没放在眼里,谁想到如今他突然变化成这样。

        “老四”大族老静静的一开口,四族老立马沉静的坐了下来,仿佛刚刚什么都没发生。

        溪怜幽知道其余三大族老都是唯大族老马首是瞻,而他从来都不畏惧任何事情,他以前只是不在意,所以会让这四族老把持着权势,如今他为了自己的爱情,要将所有的危险都遏制住,甚至扼杀住。

        “溪儿,玲珑球到底在哪里?那可是我们神族的族宝”大族老淡淡的开口,虽然声音有一丝丝的柔和,但却也透着凌厉,毕竟经历了千年的岁月,自然给人一股不怒自威的感觉。

        “呵呵,你们以为我会告诉你们吗?当初你们利用我,不就是想夺取赤琉国,从而更想称霸天下,让我差点杀了我最爱的女子”一想起这件事,溪怜幽便怒不可遏,他上次过年回族内,就已经确定了这件事,所以他无法原谅这四大族老。

        “溪儿,我们也是为神族的存在考虑,很多事情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这玲珑球也关系到我们神族的存亡大事,你是我们神族的王,你也不希望我们神族的子民最终都覆灭吧”大族老低着头慢慢的说着,平静淡然,让人根本就看不出他的情绪变化。

        大族老的话更让溪怜幽的心一颤,他想起这玲珑球是被公玉寒雪捏碎的,可他就是不想告诉大族老这件事,他怕他们会对公玉寒雪不利,总觉得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

        他们一直反对他和公玉寒雪在一起,尤其是知道公玉寒雪有可能阻碍他们称霸天下的大业,更是派了那么多的暗卫阻止,不过除了一个人,那些暗卫都被他解决了。

        “玲珑球已经碎了”溪怜幽率先开口打断了他们接下去继续要问的话。

        四人这次心神99999一震,不敢相信,那玲珑球竟然碎了,这天地之间总共有两个玲珑球,他们给溪怜幽的那个玲珑球被他们动了手脚,布了黑暗的气息,任何有威胁的气息都会通过玲珑球传到他们这里,可不知为何,竟然都被溪怜幽给阻挡了,他们也分辨不出谁是对他们有威胁的人。

        如今听到这玲珑球碎了,大族老眼中闪过一丝恐惧,玲珑球碎了,就说明冰女出现了,只有冰女才能克制黑暗的气息。

        “大族老,冰女没死,她出现了”二族老有些惊颤的开口,他此时心神已经完全的乱了,大族老知道千年前发生了什么,他只是隐约知道一些事实,可还是被这突然的消息给震了心神,让他整个人都有些不安。

        溪怜幽自然没有放过这四人的神情变化,冰女?她不是覆没在千年前?原来公玉寒雪是真的与覆没之祖有关,可为何四大族老竟然这样害怕和恐惧,到底千年前发生了什么?

        “溪儿,你确定这玲珑球碎了?是被谁给弄碎了,这对我们神族很重要”大族老努力维持平静,可那声音还是透着轻颤。

        溪怜幽眼眸微微一闪,睫毛轻颤,遮住了眼中的情绪,他淡淡开口“不知道”

        听着溪怜幽的话,四大族老知道无论怎么问,他都不可能开口说实话。

        空气中静默着,厅堂里的五人都陷入各自的沉思,每个人在思考什么,对方都不知道。

        半晌后,大族老缓缓开口道“溪儿,冰女灵魂苏醒之前,我们必须杀了她,否则会给我们神族带来巨大的灾难”

        溪怜幽心神一颤,大族老无论什么时候都是平静的,可此时他的话语里却透着一股祈求和沉重,竟然让他不得不去相信冰女灵魂还在的事实,他虽然不知道冰女和神族在千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可他无法不顾神族子民的存活。

        看到溪怜幽神情有一丝丝的松动,大族老继续道“溪儿,冰女还与历代神主的寿命有关,你的祖辈和你的父亲都没有活过三十,这你是知道的,若你知道谁是冰女,一定要杀之,以绝后患,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大族老的声音透着不容置疑的坚决。

        溪怜幽眼眸倏然睁大,泛着幽幽的波光,全身狠狠的一颤,他从未想过历代神主无法活过三十,竟然是与冰女有关,曾经他的祖辈们为了多活,想尽了各种办法,却还是无能为力。

        他想起公玉寒雪,心一纠更是一痛,继而摇了摇头,不会的,公玉寒雪绝对不会和冰女有关,他也不相信那样美好的公玉寒雪会对神族不利。

        “族老们,今天已经很晚了,你们先回去吧,这事我自由分寸”溪怜幽揉着眉头,疲惫的开口,已经下了逐客令。

        其余三族老望着大族老,看到大族老点了点头,便迈出了厅堂,他们其实也惊讶,这件事大族老也从未告诉过他们,此时所有的人都需要消化这样一个震惊的消息。

        溪怜幽眼中闪过复杂的光芒,他望着厅堂的上方,那里雕刻着各种神话传说壁画,有一副是冰女的背影,溪怜幽摇了摇头,喃喃自语道“寒雪,她不是你,对吗?”

        赤琉国

        数日后,公玉寒雪带领的上千铁血军直达皇城帝都,这里早已经变了一个样子,处处透着萧条和残败,公玉寒雪目光一厉,她说过赤琉国终究是她的,如今她要来个瓮中杀鳖。

        一路上几乎畅通无阻,只要她将名字报出,百姓们都会给她们支持,甚至帮她们通风报信,就连驻扎在城镇上的士兵,都故意装作没有看见他们。

        到达皇宫外围,公玉寒雪一声令下,上千的铁血军直接将赤琉国的皇宫给包围了,有百姓听到消息,走出家门探头小心围观,被这千人铁血军的气息给震慑住了,心都是惊颤的,这样的气息,他们从来都没有感受过,这样的士兵一看就是训练有素的。

        公玉寒雪踏空进入了宫殿里的一个屋子里,衣袖的银针一挥,无数暗地里的守卫都倒地不起,如今这些侍卫和暗卫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

        公玉寒雪进屋看到躺在床上的公玉月锦,讽刺的开口道“公玉月锦,你活的还真惬意呀”

        “谁,谁?来人,快来人”公玉月锦惊恐的大喊,她赶忙起身,看到是公玉寒雪,全身受不住的一颤,可她如今身体损害极大,不能有剧烈的动作,她想跑也跑不动了。

        “你别白费心思了,这方圆几里,甚至是皇宫周围的暗卫都被我杀了,而你,如今只能任我宰割”公玉寒雪嘴角勾起讽刺的笑意,眼中闪过杀气,这次她对公玉月锦再无需手软了。

        “不,不……你不能杀我”公玉月锦惊恐的往后退,她如今如废人一个,根本就不是公玉寒雪的对手,她怕死,她不能死的,她还没有看到巫雅千竹,她是多么的想念巫雅千竹呀。

        “呵呵,我想杀你,勾勾手指就能捏死你,一切都是我说了算”公玉寒雪将公玉月锦拖在了地上,直接用脚给踩上,鄙视的说着。

        “不对,……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在荒州?”公玉月锦被这股疼痛突然刺激的冷静下来,她明明和狄修国商量好,要将荒州拿下,然后将公玉寒雪杀死,她怎么会在这里呢?

        “公玉月锦,临死前,我让你死的明白一些,如今我的铁血军已经控制了狄修国的军队,他们进退维谷,狄修国也危亦,我的铁血军如今所向披靡,在狄修国都是人人闻风丧胆,何况如今如空壳的赤琉国,你还在做着白日梦呀”公玉寒雪脚一用力,公玉月锦的一只胳膊便咔嚓一声断了。

        “啊……”公玉月锦一疼,凄厉的喊着,她不相信,不相信公玉寒雪有这样大的实力,她只有荒州一个小小的底牌,赤琉国和狄修国却是两大国家,怎么可能还不是她的对手呢。

        她恨公玉寒雪,想当初她也是一个优雅美好的女子,所有人都喜欢她,可自从公玉寒雪兵变杀了母帝后,一切都变了,她无论怎样努力,还是被公玉寒雪这样压制着,公玉寒雪命那样大,一直都不死,她怎能甘心,她只能想无数的办法。

        “你别不相信,这天下都会是我的,如今你可是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公玉寒雪看着公玉月锦惨白的脸色,继续刺激着她,她是要杀了公玉月锦,但也会欣赏一下公玉月锦这惨白的神情。

        “都是你,都是你……”公玉月锦眼中闪过凶狠的杀意,阴翳狠辣的看着公玉寒雪,愤恨的牙齿都快咬断了。

        “确实是我将你给压制了下去,若不是你有一颗歹毒的心思,你也不会落的如此下场”说着,公玉寒雪又将公玉月锦的手臂给扭断了,她很喜欢听到公玉月锦那凄厉的喊声。

        “啊,不,……”公玉月锦哪受的了这样的疼痛,在疼痛的折磨下,她不得不求饶。

        “在你想对付我的时候,你就该想到会有这么一天,说,血影是不是从你这里出现的”她一触公玉月锦的手,就知道她的五脏肺腑受了极大的伤势,想到溪怜幽说的反噬,她肯定那血影就是被公玉月锦操控的。

        ------题外话------

        亲们,说实话七七这几天心情很低落,也不知道哭了几次,今天晚上又被我爸批评了一顿,被批的一无是处,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我说句话都是错的,很难过也很委屈,我也不知道我的生活怎么了,真希望马年可以顺顺利利的。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920/1676112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