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男色满园—女主天下 > 第七十八章灭公玉月锦

第七十八章灭公玉月锦

        公玉月锦听到血影二字,心里一颤,对上公玉寒雪的眼眸,看到里面冰冷狠厉的光芒,全身忍不住的发抖,一颤,竟然觉得如掉入冰窟中。

        公玉月锦不敢承认,她只能不断的摇头“不是,不是,我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血影,不是我,不是我”公玉月锦摇着头,内心却泛着深深的波涛,她没想到公玉寒雪会知道那个东西是血影,更没想到她会怀疑到自己身上,她无论如何都不能承认的,尤其是看到公玉寒雪这样狠厉的神情,她是怕了。

        公玉寒雪嘴角勾起冷厉的笑意,冷哼一声,嘲讽的看着公玉月锦道“怎么,敢做却不敢承认,你也就这点胆量吗?”公玉寒雪的声音透着浓浓的鄙视和不屑,眼中闪着明明灭灭的光芒,里面翻涌着深深的波涛。

        公玉月锦心一颤一颤的,全身发寒,额头都沁出了汗,她不得不承认,公玉寒雪身上的威压太强大了,让她不由自主的恐惧害怕,她现在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只能在这里一动不动的任由公玉寒雪宰割。

        不,不行,不能这样,她不能死,她要活着,公玉月锦心里焦急害怕,眼睛更是躲闪着,她在想各种办法。

        “呵呵,你又在想什么阴谋诡计?我告诉你,这皇宫周围都被我的铁血军包围了,谁都进不来,你就别乱想了,现在你该做的是祈祷,祈祷我大发善心,让你死的痛快点”对于公玉月锦,她从来没当她存在过,因为在她眼中,公玉月锦不足为惧,只是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惹怒她,她的忍耐力到了极限,自然要让公玉月锦死了。

        说完后,公玉寒雪就从怀中掏出了一副手套,慢悠悠的戴在手上,这手套通体黑色,上面遍布细小的银针,银针上也都沾满了一点点刺激性的药物。

        公玉寒雪直接捏住公玉月锦的手臂,一点点的开始捏,骨头喀嚓喀嚓的声响,让公玉月锦疼痛的全身发抖,整个皇宫都响彻着宫公玉月锦凄厉的喊叫声,听到这喊声的人都不由自主的发颤,因为有铁血军坐镇,谁都不敢靠近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公玉月锦,别跟我比耐心,说,血影是不是从你这里出来的,即使你不说,我也有的是办法让你承认”公玉寒雪看着疼的快昏迷过去的公玉月锦,冷冷开口说着。

        “我说,我说,血影是端木秦给我的”公玉月锦此时被疼痛折磨的无比痛苦,她此时脑海里只想着怎样缓解这疼痛,公玉寒雪的问话,她已经不敢不回答了,她怕公玉寒雪再想出什么办法折磨她。

        “端木秦,琼杀宫?”公玉寒雪眉头一蹙,拧眉喃喃道。

        “是端木秦,是他给我的血影,我自己根本就不会知道这世界上还有这个东西,就是他给的,血影就是琼杀宫出来的”公玉月锦现在想的就是把这件事推给端木秦,只要公玉寒雪将仇恨放在端木秦身上,是不是就会放过她了?公玉月锦此时脑海里正在异想天开。

        公玉寒雪手上的动作一顿,凝神思考着什么,似想到什么,眼中的波光一闪而逝。

        “端木秦为何要给你血影,据我所知,这血影该有重大的用途,怎么会被你用来杀人,还是杀我”公玉寒雪想起端木秦,那个人绝对不是个简单的角色,他若是真想用血影杀了自己,不会假他人之手,而他却把这血影赠送给了公玉月锦,这说明一定还有别的计划。

        “不是的,端木秦是琼杀宫的宫主,他本来就想杀你,何况你还杀了他在意的公玉月盈,他自然心中痛恨你,所以让我出动血影”公玉月锦生怕公玉寒雪怀疑,赶忙焦急的说着,她现在心里都在发抖,声音都透着颤音。

        “你说,他本来的计划是什么?”公玉寒雪嘴角勾起一个冰冷的笑意道。

        “我也不知道,他只是让我养着血影,其余的我真不知道”公玉月锦觉得自己此时呼吸都困难了,看着沉思的公玉寒雪,真希望她能放过她,她确实不知道端木秦真正的计划,她当时觉得拥有血影就能拥有一切,谁能想到公玉寒雪竟然那么厉害。

        公玉寒雪眼中闪过狠厉的杀意,冷冷的俯视公玉月锦,道“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你说琼杀宫跟神族到底有什么关系呢”说着,公玉寒雪的手便要抚摸上公玉月锦的脸颊。

        公玉寒雪全身抖动着,她将脸瞬间偏向一边,她不敢想象要是公玉寒雪那戴着手套的手摸向自己的脸颊,自己的容貌是不是就要毁了,“不要,不要,我说,我说”她不要毁容,她还要见到巫雅千竹,自从遇到巫雅千竹后,她的人生几乎就是围着他而转,她不能死,更不能毁容。

        “好,你说,你要是不说,我便让你的脸被戳成各种窟窿,还要将你这副样子给巫雅千竹看”似是知道公玉月锦担忧害怕什么,公玉寒雪故意威胁道。

        “我只知道,他们背后有个玄老,应该是玄老操控着一切”

        “玄老”公玉寒雪心神微微一变,这不是她第一次听到玄老这个名字,到底是何方人物,能操控着这一切,连琼杀宫都能操控,定然是不简单的,这琼杀宫就是某个神秘实力的爪牙,难道说玄老便是琼杀宫背后的神秘人,或许还有着更为神秘的力量。

        公玉寒雪不得不再次重新思忖玄老这个人,难道跟千年前冰殿覆没有关?记得鬼谷鬼医花戎死的时候,她第一次听到玄老这两字,后来她才知道花戎可能是为了保护某个人。

        花戎能吹奏七疆*术,是七疆正统血脉,溪怜幽说他见过月奴,月奴的身份是七疆之人,而且月奴在七疆的身份也不简单……

        就在公玉寒雪一瞬间晃神的时候,公玉月锦突然从口中吐出三个银针,朝公玉寒雪脸上飞来,公玉寒雪心一惊,双手一撑地面,弯腰一翻身,那银针就打在了后面的石柱上,石柱里面变成了黑色。

        公玉寒雪看着眼前突发的情况,眼中闪过浓烈的杀气,冷冷一笑“没想到你还能留一手,不过还是雕虫小技,终究不是我的对手”公玉寒雪的声音里透着杀气和狠意,更有一股浓浓的讽刺意味。

        公玉月锦没想到公玉寒雪竟然反应如此迅速,听着公玉寒雪的话,她哈哈大笑“公玉寒雪,你的运气太好,这么多次,也没杀的了你”她心中对公玉寒雪的恨太浓了,她只想杀了公玉寒雪泄恨。

        “你就这样恨我?”公玉寒雪其实一直都忽略着公玉月锦,她的什么心态,她压根就没在意,公玉寒雪心中想的便是报仇。

        “是,我恨你,恨不得杀了你,恨不得吞食你的肉,喝你的血”公玉月锦眼中闪着阴翳暴戾的光泽,嗜血泛红,看着公玉寒雪都有些咬牙切齿的滋味。

        “可惜,你就要死了,以你作恶多端的样子,死后我也不会给你留个全尸”公玉寒雪一脚将公玉月锦给踢了出去,公玉月锦身体撞向墙壁,又滑落在地上,吐血昏迷了过去。

        公玉寒雪从旁边端起一盆凉水,朝着公玉月锦倒了过去“哗啦”的声响,公玉月锦被凉水又给冻醒了,她睁开眼睛就看到公玉寒雪冰冷的看着她,全身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说,你当初扶植月奴到底是什么原因,他的身份你到底知不知道”公玉寒雪冷冷问道。

        “哈哈,就是知道也不会告诉你,你不是还想培养他,可惜他永远都陪在我身边,就连被血影反噬,也是他救的我,只要他在,我就死不了,他都为了我去求端木秦,哈哈,怎么生气了,公玉寒雪,你可真失败”公玉月锦虽然嘴角吐着血,可她还是强硬的说着,她想让公玉寒雪痛苦,她讨厌看到这样高高在上的公玉寒雪,都是公玉寒雪的错,要不是有公玉寒雪的存在,她如今的人生定是非常美好,怎能不恨,怎能不痛呢。

        公玉寒雪看着这样狼狈又逞强的公玉月锦,眼中波光一闪,笑笑道“公玉月锦,无论你说什么,做什么,都改不不了你的结局,你必须死,而且活不过一个时辰,再告诉你一个事实,巫雅千竹前几天还在我的床上,我们发生了什么,不用我详细说吧”

        “啊,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公玉月锦受不了刺激,抓狂的就要撕扯公玉寒雪的衣服,像疯子一样就要扑向公玉寒雪。

        公玉寒雪又一脚将她踢了出去“哼,不自量力,你再逞强,就算是死了,都见不到巫雅千竹,若是你好好表现,或许我还会让你死前见巫雅千竹一面”当然,这话是公玉寒雪骗她的。

        公玉月锦眼波闪了闪,点头道“好,我告诉你,你必须让我见巫雅千竹一面”她不记得自己多长时间没见过巫雅千竹了,她已经被思念折磨的身心痛苦,而且她想,巫雅千竹定是被公玉寒雪威胁了,若是能见巫雅千竹,说不定他就救了自己,这样她就不用死了,说不定还能摆脱公玉寒雪……

        顿了顿,公玉月锦缓缓道“月奴是七疆之人,他是七疆的王,本名月戎,他有一个姐姐是花戎,只要是七疆正统的血脉就可以吹奏出七疆*术,这是一种非常厉害的技能,虽然花戎死了意味着*术失传,可那笛子在月戎手中,应该还会有用处,月戎有的时候会听玄老的命令,我想或许是相互利用,月戎手中还有七疆的隐士,端木秦也跟玄老有联络,具体是什么关系我不知道,还有,月戎说,端木秦喜欢公玉月盈是有别的原因,端木秦目前在找一个女子,说是两世灵魂,具体我们也听不懂……”公玉月锦愿意说出这所有的一切,只求能见巫雅千竹,她从遇到巫雅千竹后,人生就开始变化了,后来她所有的一切,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得到巫雅千竹,这是她唯一想要的,也是唯一在意的,虽然月戎一直照顾她帮助她,可她爱的只有巫雅千竹,只能对不起月戎了。

        “公玉月锦”突然从外面传来一声大声的厉喝。

        公玉月锦听到这个声音,全身一颤,是月戎,没想到他竟然在这个时候出现,他这样连名带姓的叫自己,说明他已经生气了,可她只是想见巫雅千竹,就如同入了魔障般,她根本就没法阻止自己的心。

        公玉寒雪转身看去,果然看到一个秀丽绝伦的男子,月奴。

        公玉寒雪看着他痛心的眼神,冷冷一笑道“月奴,月温翎,月戎,好久不见,真不知哪个才是你真正的名字”她早就感受到了一股不寻常的气息,她这样折磨公玉月锦,也就是想引他出来,却没想到竟然是曾经的月奴,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月戎对上公玉寒雪的目光,看到她眼中讽刺冰冷的光泽,神色一变,脚步微微一滞,便继续往公玉月锦身边走去,淡淡开口道“我一直都是月戎”他不能是别人,也没有资格是别人,这一生他都只能是月戎,很多很多事情,他只能藏在心里。

        “站住,今天没有人可以救的了她,若想救她,就要留下你的命”公玉寒雪毫不留情的说着,挡住月戎继续上前的步伐。

        月戎深深的看了眼公玉寒雪,淡淡开口“我今天必须救她”说着,全身如幻影般,用诡异的姿势飞向公玉月锦,公玉寒雪双腿一旋,手臂一展,一道强烈的白光产生强大的罡气将月戎阻挡在外面。

        “月戎,你若想死,我便成全你,跟我做对,便是我的仇人,七疆我也定不会放过”公玉寒雪眼中闪着森寒的光芒,杀气凛冽,她最讨厌,最厌恶的便是有人跟她做对。

        月戎脸色微微一变,继而道“七疆早已经不是曾经的七疆,历史不会重演”说着这话,月戎目光中似乎闪过什么幽深的光泽,让人分辨不清他的情绪。

        公玉寒雪微微一愣,这历史重演应该指的是曾经大陆皇室派人诛杀七疆之人,那样一场屠杀,将七疆众多百姓赶出了大陆的领土,如今大部分人是生活在大陆之外的岛屿,有的是生活在南方偏远之地。

        没想到快半年没见了,月戎就完全变了一个样子,相貌没怎么变化,气息已经让人不敢小觑了。

        “七疆怎么样,我还不想插手,但若是想阻拦我的事情,就别怪我不客气”公玉寒雪双手一划,一股强烈的白光冲天而出,随着她不断的旋转,银针还有白光全部朝月戎攻击而去。

        月戎只能运起全部的功力阻挡公玉寒雪的攻击,两人对打产生的罡气将屋子都震的颤动了,屋内很多东西都噼噼啪啪的碎了一地。

        公玉月锦趁着这个机会,不断的在地上爬着,她想悄无声息的爬走,可就在她努力挪动了一段距离后,突然一阵清冷的风席卷而来,风中更是夹杂着一股淡淡的花香。

        公玉月锦抬头看去,待看到那个一袭白衣胜雪的男子,如诗如画,比梨花还纯净,比雪花还透明,琼脂白玉,出尘绝世,如隔世容颜,仿佛是虚幻飘渺的存在。

        陌上如玉,飞花掠影,此时公玉月锦就那样怔怔的看着来人,全身如雕塑般僵硬住了,眼神迷离而痴情,她仿佛又回到了最初见到他的时候,只一眼,她便知道自己已经入了魔,她只要他,也必须得到他,她想这样的男子,没有一个人可以阻挡他的魅力,他就是那样一动不动,一句话都不说也是一副美丽的画,让人心生向往。

        曾经的回忆那么美好,美好的让她以为自己在做梦,直到巫雅千竹走到公玉月锦身边时,公玉月锦才缓缓回神,努力扯出一个笑意“巫雅千竹,你终于来了”公玉月锦仿佛忘记了刚刚的疼痛,全身都处于激动中,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巫雅千竹。

        公玉寒雪虽然和月戎打的热火朝天,但也看到了巫雅千竹的身影,她没想到他会这么快醒来,而且看如今的状态,他的腿已经好了,他完全摆脱了椅子,望着巫雅千竹,公玉寒雪眼中闪过复杂的光芒。不经意对上巫雅千竹眼中幽幽的波光,公玉寒雪立马将目光收了回来,她现在心里很复杂,不知如何面对巫雅千竹。

        公玉寒雪心中越纠结,下手越厉害,她一边跟月戎过招,一边对巫雅千竹淡淡开口道“她就交给你了,她必须死”她将公玉月锦交给巫雅千竹,希望他不会让自己失望,虽然是临时下了这个决定,但她也是有私心的。

        待公玉寒雪和月戎飞出屋子后,巫雅千竹才将目光落向公玉月锦。

        “千竹,救我”公玉月锦祈求的看着巫雅千竹,她的眼中闪过希翼的光芒,全身因为激动而颤栗着,更是努力爬着,想抓住巫雅千竹的衣摆。

        巫雅千竹脚步一转,避开了公玉月锦的手,冷淡而又疏离的道“你知道我不喜别人这样称呼我”

        公玉月锦全身一抖,她确实是知道,以前虽然和巫雅千竹在一起过,可巫雅千竹一直都很淡漠,都是她一头热,可她不在乎,只要他是在她身边就好,而且她也知道他不喜欢旁人亲切的称呼他,所以她从来也都是叫他巫雅千竹,刚刚是被惊喜冲昏了头脑,她犯了他的忌讳。

        “巫雅千竹,对不起,你不要生气,我以后不那么叫了,你救我好不好,只有你才可以救我”公玉月锦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巫雅千竹身上,此时她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只能靠巫雅千竹了。

        “公玉月锦,你知道她为何会要你死吗?”巫雅千竹漠然的看着公玉月锦,淡淡开口,声音平静淡然。

        “巫雅千竹,你不要被她骗了,她是妒忌我,她是痛恨我,公玉寒雪太狠毒了,她竟然这样折磨我,好要杀了我,她杀了公玉月盈不够,还要杀我”公玉月锦焦急的说着,她心里产生强烈的不安,还有一股害怕的感觉,为何感觉巫雅千竹更加的冷了,对她比以前还疏离。

        “公玉月锦,你用了无数的阴谋诡计,你杀了她无数次,真正狠毒的是你,若是她不开口,我也会杀你,我这次来,也是想亲自解决你”巫雅千竹冰冷的开口道,声音里透着一股淡淡的杀气。

        “不是的,巫雅千竹,是她要杀我,你不要被她给骗了,给蒙蔽了。她是妖怪,她才是真正的阴狠毒辣,她在背后杀了很多人,都是她,一切都是公玉寒雪做的……”公玉月锦是真的怕了,她心里产生深深的恐惧,刚刚公玉寒雪对她的折磨她还能承受,可她心中唯一的信念和执着破了,她便是真的怕了,恐惧了,她不能失去巫雅千竹,无论如何她都不能失去他,这样想着,公玉月锦就开始语无伦次的说着,眼中全是泛着惊恐的光芒。

        “别说了,你做的一切事情,我都知道,你千不该万不该将心思动在寒雪身上”

        “巫雅千竹,她说你跟她一张床,什么都发生了,是真的吗”公玉月锦害怕的哭着问道。

        “是,她说的都是对的,我也会一直守在她的身边”巫雅千竹想到公玉寒雪,眼中闪过柔和而宠溺的光泽,只是那目光里还透着一股淡淡的暗沉之色,不知为何,刚刚见到公玉寒雪那一瞬,他在她眼中看到了一股疏离,这让他心里很不安。

        “哈哈,你背叛了我们的感情,我恨你,我恨你……”公玉月锦有些受不了的疯狂哈哈大笑,眼中嗜血的看着巫雅千竹,她的希望全部破灭了,她痛苦的无以复加,觉得全身的骨头都开始疼痛,她痛恨巫雅千竹,更痛恨公玉寒雪。

        “公玉月锦,你该知道,我从来都没爱过你,当初也是你使出了手段,才让我误以为是你父亲救了我叔叔,没有感情何来背叛,况且严格来说,你从最初的时候,就在用阴谋诡计做事情,你这样是多行不义必自毙”巫雅千竹目光落向远方,压根就没看公玉月锦,声音更是淡漠着,仿佛只是在陈述事实,而不是再跟人说话。

        “噗噗……”公玉月锦急火攻心,一口口鲜血不断吐出。

        “巫雅千竹,我曾经对你那样好,你真的要杀我”公玉月锦将嘴边的血一抹,看着巫雅千竹手中团起的光芒,心颤抖的问着。

        “公玉月锦,你若不是一直想着要杀寒雪,我也不会杀你,为了确保她的安全,我要将所有的危险除掉,包括你”

        “哈哈,哈哈,果然,果然,你们都在意她,都只爱她,她有什么好的,她还不是一样的狠辣无情,连亲姐妹都要杀……啊”公玉月锦还没说完,便被巫雅千竹发出的凌厉光芒给击碎了心肺,再次倒地,连喘气都费劲了。

        “你,……你好……狠”公玉月锦望着淡漠的巫雅千竹,有些不甘心,她虽然一直知道他是出尘绝世的,更是淡漠无情的,可若他一直这样,她也能接受,可他为什么爱上了公玉寒雪,为什么……她那么努力都没得到巫雅千竹的心,公玉寒雪却能轻易的得到他的心,为什么,她好不甘心,她觉得眼前都开始变黑了,连扯动嘴角都很费力。

        “为……什……么,那个……贱人……”公玉月锦努力的开口说着,已经出气多,进气少了,刚刚巫雅千竹眼中的柔光她没看错,她从来没见过他这个样子,为了公玉寒雪,他也变了。

        “没有为什么,只因为是她”也许只有他心里知道为何会那样在意公玉寒雪,这些藏在他心里便好,他没必要告诉别人。

        “贱人,贱人……”公玉月锦不断的骂着,虽然费力,可她还在努力骂着。

        巫雅千竹目光一寒,将手中的光芒收了回来,从袖口里拿出一个小瓶子,淡淡开口“本想直接杀了你,可你不该骂她,所以这穿肠毒水还是要给你喝了”说着,巫雅千竹便蹲下身,要给公玉月锦灌下去。

        “呜呜”公玉月锦使劲的闭上嘴,就是不张口。

        巫雅千竹只能一只手将公玉月锦的下巴卸了下来,然后将毒水倒入公玉月锦的嘴里,做完这一切,巫雅千竹从衣袖里拿出一个巾帕,擦了擦手,然后将巾帕给扔了。

        因为卸了下巴,公玉月锦便不能发出声音,只能在地上剧烈的抖动着,全身都疼痛着,全身都疼痛的冒汗,她没想到巫雅千竹会这样狠。

        “公玉月锦,你无论是对我,还是对你身边的人,都在用阴谋诡计,你的心异常狠辣,只是你千不该万不该想杀寒雪,你暗杀了她无数次,鼓动身旁之人杀害她,甚至动用血影,这些都足以让我杀你一百次,这穿肠毒水是没有解药的,是九九八十一种毒药成分制作而成,你好好尝试吧,一天一夜后,你自会疼痛而亡,没有人可以救的了你”巫雅千竹无法原谅她对公玉寒雪的杀意,为了公玉寒雪,他不介意手上染上鲜血。

        空气中静默着,地上只有公玉月锦颤抖的摩擦声。

        却说公玉寒雪和月戎的对打,激起了排山倒海的罡气,周围的假山花园等等都被破坏殆尽,公玉寒雪眼中闪过一丝的欣赏光芒,月奴的功力和招式正宗又凌厉,不过即使这样,她也不会手下留情。

        公玉寒雪长袖一挥,翻身而下,双腿用力一旋,接着朝月戎头上击去,腿上的力道都带着浓烈的风,速度飞快,力量更是激起了一股旋窝。

        月戎险险的避开,飞身退了几步,公玉寒雪双腿再次一旋,双腿再次的一击,将月戎给踢了出去,然后再翻身落地。

        月戎有些闷哼的捂住胸口,眼中闪着深邃的光芒。

        “月戎,能阻挡我的人还没出生”随着记忆的逐渐复苏,她有绝对的傲气,她没用极端的力量,面对月戎只是武功和武功的对决,想起七疆的那场屠杀,她既然知道月戎的身份,便不想杀了他,毕竟他能代表七疆的希望,其实百年前的那场事件,七疆众人并没有错,而是当权者忌惮他们的*术和隐士。

        就在月戎要再次发力的时候,一阵黑风席卷而来,将他卷走了,公玉寒雪看着这阵黑风,眼中发出璀璨的光芒,对着空中吹了个口哨,立马出现一个人,这个人便是小绿,是七疆之人,精通隐术,可以追踪那股黑风。

        “小绿,追上去”

        “是”这小绿本来是她派在巫雅千竹身边照顾的,她其实并不知道这小绿的身份,后来巫雅千竹离开后,小绿也消失了,巫雅千竹再次出现后,小绿也出现了,还是小绿主动跟她说出了他的身份,所以她才决定任用小绿,她是秉承着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寒雪”巫雅千竹轻声开口。

        公玉寒雪听到身后巫雅千竹的话,身体一僵。

        ------题外话------

        亲们,谢谢亲们的支持,有你们心里暖暖的,大家的留言和礼物七七也都有看到,爱你们。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920/1676112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