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男色满园—女主天下 > 第八十六章蜡烛冰宫

第八十六章蜡烛冰宫

        公玉寒雪眼中的黯然自然没有逃过暗妖的眼睛,他深深的看着公玉寒雪,血色的红眸中波涛暗涌,潋滟波光一闪而逝,他曾想过无数次他们再见面的场景,可真到了这个时候,他还是不知该如何开口,问她当初到底是为什么,又问不出口,也许是心里胆怯吧,怕再次听到那样冰冷的回答,他宁愿自欺欺人的告诉自己她是有苦衷的。

        暗妖心中闪过万千的波涛,妖长的睫毛轻颤着,当初她将自己封印在这里的时候,从未说过期限,可为何,她要引九九归一天的力量给他,为何在他快要放弃,在他快要消失的那一刻,她却及时赶到,不但将封印解除,还还他自由。

        望着眼前的公玉寒雪,暗妖心里越发的复杂,他的心都在颤动着,他深深的知道,他还爱着这个女子,她是他人生唯一的蜜糖呀,正因为是蜜糖,所以她曾经的冷漠让他这样的恨着,甚至是怨着。

        她的灵魂还在,只是她身上的气息似乎变了,不再是以前的柔弱善良,反而变得冷凝傲然,在他被封印后,她到底经历了什么?虽然知道冰殿覆没,她也消失,可具体发生了什么,他却是不知道的。

        半晌后,暗妖红色的眼眸闪了闪,他僵硬的开口道“你难道没有别的话跟我说”只一句封印解除,自由了,便打发他?她难道不担心他会……

        听着暗妖冷不丁出口的话,公玉寒雪全身一僵,心更是一颤一颤的,快速跳动,她眼中的波光一闪而逝,想说什么,终究还是将话给咽了回去,改成另一句“嗯,你好好珍重和保重”

        公玉寒雪说完,便深深的看了眼暗妖,仿佛要将他的样子给牢牢的记在脑海里,公玉寒雪的目光似乎透露出千言万语,她有太多太多的话要说,她也很想扑在他怀里,就像以前一样,他给自己遮风挡雨,可如今什么都变了,她也再也没有任性的资格,她还有太多的事情要做,她心中的仇恨也太深沉,她不想将这个把她当命爱的男子给牵扯进来。

        他虽然是黑暗系,可他却是她心中最美好的人,比纯净系里的人都美好,她不想毁了他,也不想让他陷入任何的风险中,千年了,他被自己封印了千年,他终于获得自由,是该去享受美好的人生,这个世界美好的女子太多,他是那样温柔那样心细的男子,相信他会幸福的。

        别了,我的爱。

        公玉寒雪手心紧紧的握着,指甲都快掐入了肉里,有一丝丝的嫣红冒出,她仿佛也不觉得疼痛,缓缓的闭了闭眼睛,公玉寒雪定了定心神,再次开口道“再见”

        说着,便转身和巫雅千竹、公孙子雪飞身离开。

        留下凝空站立的暗妖,暗妖的心一纠一痛,看到她不经意间手心流出的一滴血,滴入了海水之上,仿佛滴在了他的心中,让他忍不住的心疼。

        暗妖红色的妖眸冷凝,里面泛着暗沉汹涌的波涛,全身的气息骇人,让人不敢靠近,他冷冷的凝视着公玉寒雪离去的方向,恨声开口道“若水,你休想逃离我,我们注定生生世世纠缠,你好狠心,就想这样将我撇开,休想”声音虽然霸道,却透着一股莫名的心痛,他们曾经深刻交融,他们曾经那样默契,那样了解彼此,他刚刚自然也能看出她的为难和不舍。

        到底发生了什么,逼得她不得不离开自己,千年前,他被她的冷漠逼的失去了理智,此时再见她,却恍若明白了一些事情,理智慢慢回归,他觉得有些事情不是他想象的那么简单,她一定是发生了什么。

        想到千年前她的消失和她可能再次发生的危险,暗妖脸色微微一变,目光里闪过坚定的光泽,转身便要朝着公玉寒雪飞去,可就在他飞身如火般要离开时,海水上空突然翻起滔天巨浪,一个隐约被白光包围的东西没入了海水之中。

        暗妖目光凝起,深深的看向那白光,似想到什么,脸色泛起凝重,他飞身靠前,顺着那白光落入海水中,全身云起强劲的真气,双手的力量在眼中一划,便隐约看到那白光中的玉床和人影。

        待看到那人影的样貌,暗妖全身狠狠的一震,他有些不敢置信,这是冰殿圣子—冰绝玉笙,他怎么会在这里?这白光的力量非常的强,仿佛指引着冰绝玉笙飘入什么地方。

        暗妖心中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了,冰殿圣子可是冰殿力量之师,有他在,便能保护公玉寒雪和冰殿,他曾经以为,就算自己不在了,至少也有冰绝玉笙保护冰女,即使不舍冰女,但最起码他可以放心,可为何冰绝玉笙这样虚弱,如泡沫般,身体都是透明的,连一丝的气息都不存在,这到底是怎么了?

        暗妖心颤心惊,觉得仿佛有什么巨大的阴谋笼罩在他们的周围,这样的秘密让他的心深深的不安着,也越发的担心冰女,心中也有些苦笑,他终究还是没发骗自己的心,她就是他无法割舍的存在呀,不知何时,她早就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了,割之便鲜血淋漓,所以只能爱之护之。

        暗妖就这样紧紧跟着冰绝玉笙,也不知时间过了多久,突然海水深处传来幽幽的青光,海水中竟然漂浮着蜡烛,蜡烛上是青色的烛火,这一幕对他来说并不诡异,只是奇怪,想到了一些可能的事情,暗妖凝水而立,手中的力量一扫,蜡烛立马到了他的身前,暗妖的眼中闪过红色的波光,从眼中闪出一道红光刺向蜡烛上的烛火。

        “暗妖大人救命”就在声音发出时,暗妖将红光收了回来。

        “你是谁,怎么被锁在这蜡烛中?”暗妖冷冷的看着那虚弱的灵魂,有些纳闷,这小小的人物怎么会认识他?这小小的人物明明全身撕扯般的痛着,却无法消散,只能燃烧这无尽的蜡烛,到底是什么人这么残忍。

        “奴是冰殿的小厮,暗妖大人救救我们,求求暗妖大人了……”青色的影子跪在那蜡烛里不断的向暗妖磕头,口中断断续续的求饶着。

        听着此人的话,暗妖心里惊颤,这一连串发生的事情超乎了他的想象,让他心中闪过深深的波涛,他眉心紧拧,眼眸之色也越发的妖红“冰殿?冰殿之人为何会在这里”暗妖声音冷凝,让人听了不寒而栗。

        “暗妖大人,冰殿不知道遭受了什么,也不知道被什么人给暗害了,冰女消失,圣子还有金碧大人都消亡后,我们也被一个全身黑色的人影给锁在了这里,他的力量太过强大,我们没有冰女的庇佑,也无法反抗,已经过去了千年了,这里永远的冷寂,没有任何生物的气息,没想到终于看到了希望……”

        暗妖听着此人虚弱的说着话,心神越发的震颤,果然当初发生了不为他知的事情,还好他刚刚看到了公玉寒雪,确定冰女还在,他的若水还好好的,否则乍然听到这番话,他会发疯的。

        暗妖唇角一勾,冷冷的俯视着蜡烛里的人影,淡漠的开口道“你是冰殿之人,属纯净的气息,可我是暗黑的气息,我们本该势不两立,况且你们的冰女殿下还狠心的将我封印,我看到你不是该报仇吗?怎么还祈求着我救你们,哈哈,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方向,还是千年的时光磨去了你们的韧性和自傲”暗妖的话里藏着凛然的霸气,声音森冷冰寒,让人不由的一抖。

        蜡烛里的人影抖了抖,扛着这股冷气,不断的摇头,努力的开口解释道“不是的,暗妖大人,当初冰女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她那么爱你,怎么会害你,就算是封印,我们相信冰女也是有自己的打算的”

        暗妖心里微微一变,果然她是有苦衷,他深深的叹息,她怎能不让自己心疼呢,定定的扫了蜡烛的人影一眼,开口道“将你知道的全部说出来,事无巨细,否则我便会离开,还会将这里给隐藏起来,让任何人都进不来”为了想知道的消息,他不得不开口威胁。

        “我说,我说,当初冰女从凡间回来后,整个人仿佛都变了,变的沉默不语,整日整夜的待在屋子里,不再是无忧无虑,她安静的让所有的人焦急,有一天夜里,我有事情找圣子大人,却在经过一处门的时候,听到冰女悲伤的哭泣声,我很疑惑,因为冰女从来都是开开心心的,如今竟然如此的悲伤,我去找圣子大人,却在圣子宫外听到圣子大人和金碧大人的对话,他们在担心冰女,说冰女去了凡间,产生了情根,她在思念那个人,也在悲伤,说要给冰女喝忘尘,就是让冰女忘记凡间的一切,可冰女拒绝了,说冰女自己要永远记住那个人,冰女还想去九九归一天,将那男子的灵魂重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也很惊讶,可我们都那样的爱戴冰女,只要是冰女开心,所有的人都会支持……后来,有一天冰女又有了笑颜,那是因为她重新找到了她凡间爱的人就是暗妖大人你,可暗妖大人你和冰女本就该势不两立,怎么可能相爱呢,又如何堵住悠悠众口,冰女承受的压力也大,我们冰殿所有的人都知道她爱大人你,再后来,冰女开始面无表情,整个冰冷的让人担忧,眼神也是空洞的……”

        蜡烛里的人影不断的述说着,暗妖不断的听着,可越听,他的心越痛,原来她也是那样爱自己的,不是他一个人在单方面的付出,也不是他一个人在承受一切,对不起,若水,对不起,我该相信你的,我不该误会你的,我更不该离开你,你封印我,我也该拒绝的,如果我没有被封印,有我保护你,是不是你就不用承受后来的痛苦。

        暗妖心痛难忍,深深的闭上了眼睛,将那股苦涩的滋味咽了下去,再次睁眼的时候,眼中似乎染上了什么光芒,让人看着心惊“好了,带我去看冰殿的位置”冰殿覆没后就落入这沧海之中。

        蜡烛里的人影听着暗妖声音里颤抖的哽咽,心里叹息,果然暗妖大人和冰女是两情相悦的,两人都是那样深沉的爱着对方,听暗妖大人的话,看样子他们是有救了。

        当暗妖看到已经零碎只剩下遗址的冰殿时,心不知是何种滋味,这就是她要守护的,如今却如斯破碎,若是她看到了这一切,该是多么的心痛。

        “冰殿的其它人呢?”

        “其它人也被制成了蜡烛,锁在蜡烛心里,在冰宫里,和圣子大人的肉身在一起”

        暗妖眼眸危险的眯起,冷冷开口问道“你们谁知道当初暗害冰殿的是谁?”胆敢伤害他的若水和若水在意的人,就要承受他的怒气,他从来没动过手,看样子那些人是忘记他的厉害了,也忘记什么是痛苦了,他会让他们想起,并且不会忘记。

        蜡烛里的人影感觉到暗妖大人身上散发的气息,害怕的一抖,不知为何,光感觉这气息他就害怕,他总觉得暗妖大人其实是最令人恐惧的,因为他的深沉从未展现过,最深沉最神秘的人才是最厉害的,他此时心中坚定,暗妖大人会让那些暗处的人付出代价,冰殿绝对不会白白的遭受这一切。

        暗妖想起冰绝玉笙,怪不得他的身体如泡沫般那样虚弱透明,原来那只是他的灵魂,肉身竟然被分离了,玉笙该承受怎样的痛苦呀,与他想必,自己这封印还算是好的。

        “我先将你们救出,不过只是你们获得自由,重新回归还要靠冰女,救出你们后,你们依然很虚弱,你们先找个地方躲起来,我会想办法进冰宫里”

        说着暗妖手中开始运起,一股股彩色的光芒将这些漂浮在海底下的蜡烛给包围住,不一会,七彩的光芒逐渐覆盖那青色的幽光,蜡烛全部熄灭,黑气也消散了,只剩下七彩的耀眼光芒。

        “多谢暗妖大人”一个个的人跪在暗妖身下,恭敬的磕头。

        “你们按照我刚刚吩咐的做,我救你们也只是为了冰女,无需谢我”说完,暗妖便继续追着冰绝玉笙的灵魂而去。

        半晌后,暗妖终于看到了被黑气笼罩在一处的宫殿,看到这黑气,暗妖眼中闪过诧异的光芒,这黑气里竟然有红雾,难道跟暗惑有关?想到暗惑,暗妖眼眸危险的眯起,谁都没有资格伤害他的若水。

        暗妖抬头看向冰绝玉笙的灵魂,可不知为何,此时却看不到了,那白光仿佛也隐藏了起来。

        难道是这黑红雾将他阻挡在外面?还是公玉寒雪只是想将他的灵魂放在离肉身最近的地方,或许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里可以帮助冰绝玉笙休养生息,将虚弱的魂魄养好。

        看着眼前的黑气夹杂着白雾,暗妖眼眸冷冷的眯起,他迈步上前,感觉到一股沁入身体的阴冷,若不是他本身就是黑暗系的老大,估计这里他也进不来,他微微侧眸,看到黑气里不断闪烁的电波,嘴角一勾,这背后的人确实做了完全的准备,要是若水来这里,自然和这黑气抵抗,那电波就会被传出去,各方背后的势力都会知道,或许会对他的若水再次展开一次谋杀。

        哼,他怎么会给他们机会呢,暗妖的脚步定住,全身凝神运功,手缓缓伸开,一放一收,围绕在冰宫里的黑气便全部消失,落入了暗妖手中的玉戒中,然后再重新发出一股七彩的光波,将这冰宫给保护住,这样一来,背后那些人永远都不会知道这里会发生什么,电波永远传达不到他们那里,会让那些人以为这里没有人触碰。

        “冰绝玉笙,我带你进冰宫,这里已经围绕着我的保护罩,隔着肉身近的地方,可以让你更好更快的将灵魂养好。”说着,暗妖便缓缓伸手,那白光便随着暗妖进了冰宫。

        当看到那被层层的链条所在圆形的池中时,暗妖眼中闪过不忍,他不知道冰绝玉笙到底是怎样忍受这一切的,若是让若水看到,她该是多么的自责和心疼。

        他或许隐隐约约能猜到什么,冰绝玉笙应该是为了救冰女,才会承受这一切,传说,冰殿覆没,冰女魂飞魄散,可如今冰女的灵魂还好好的,就是她的转世公玉寒雪依然活着,定是冰绝玉笙将她的灵魂给重聚了起来,此时他是感激冰绝玉笙的,要是没有了冰女,他也会愿意随着她消失的,因为他爱她胜过自己的生命,他此时也深深的感触着,冰绝玉笙也是那样爱着冰女的吧。

        看着依然昏迷着的冰绝玉笙,暗妖深深一叹,淡淡开口道“这里加了无数道锁印,我无法现在给你解开,你先养好灵魂”他此时感觉到了那白光的气息是属于冰女的,也许是她送他来的,若他擅自动这锁印,会让冰绝玉笙陷入危险,还是等冰女也就是公玉寒雪来解开这一切吧。

        他能做的也就是这些了,他知道虽然冰绝玉笙是昏迷的,但他说的话他应该会听到,现在他该去找他的若水了,这次他不会让任何人任何势力将他们分开的。

        ------题外话------

        亲们,爱你们,谢谢你们还一直支持七七,七七也看到了你们的留言,很温暖,谢谢亲,还有谢谢那些潜水支持七七正版的亲们,七七会努力继续加油写下去的。

        本来想写女主和男主们纠结的场面,后来觉得还是不纠结了,解除一切误会,共同复仇比较好,所以大家放心往下看,嘻嘻

        /*20:3移动,3G版阅读页底部横幅*/  var  cpro_id  =  "u1439360";

        上一章

        |

        目录

        |

        阅读设置

        |

        下一章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920/167611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