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男色满园—女主天下 > 第二十章希望

第二十章希望

        想到这些,千魅漓心里有些沉重,对白隐邪九的过去更加的疑惑。

        墨谷沐玄的心也无法平静,在他的脑海里,白隐邪九只是玉隐城古墓邪术所造就的一个攻击性极强的工具,没想到这背后还隐藏着这么多的事情,就仿佛一团迷雾般,无论怎么去探索,还是一团迷雾,不知何时才能让一切的真相都显露出来,或许真的找到了血灵岛,去了那里或许会明白一些事情。

        “他的记忆能压制多长时间,我担心他一旦醒来还会对我们不利,甚至会影响你之后要做的事情”冰绝玉笙掐指一算,心里有些叹息,即使他现在一切都恢复过来,可还是算不出与白隐邪九有关的事情,终究是一团迷雾,白隐邪九身上一定隐藏着什么秘密。

        “即使是这样,我也不能伤害始祖之力,三大始祖之力不在,但他们的灵魂却在世间长存,一旦伤害到他们,这个世界将会面临无法想象的变化”公玉寒雪摇了摇头,她知道白隐邪九是一个不确定的因素,可她却不能对他不利,或者说,她可能也伤害不了始祖留下的力量。

        就在几人讨论的时间,白隐邪九身上散发出一道青光,还没等公玉寒雪他们反应过来,白隐邪九的身影便从他们面前消失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千魅漓绝色的眼眸闪过惊诧的光芒,在他们这样强大的力量包围下,白隐邪九如烟雾般消散了。

        公玉寒雪眼眸一冷,她心里有些不安,也有些沉重,突然她脑海里闪过一道波光,脚尖一点,踏空而起,卷起一阵狂风,身影便已经到了几万里之外。

        冰绝玉笙和墨谷沐玄、千魅漓自然也知道事情不简单,紧跟公玉寒雪身影。

        “我知道去哪里找阿姐告诉我的村庄,我们要赶快去往血灵岛,我有一种直觉,血灵岛必然会发生什么重大的事情,我担心父亲”如果她在这一世的父亲真的在血灵岛,那么她势必要救出来。

        “村庄,什么样的村庄?”千魅漓脑海里有闪现什么,却无法看清具体是什么,用梦术看去,似乎是一片血红的场景,太过诡异,让他不得不担忧,再就是感觉到公玉寒雪心神的凝重,让他不由得多想,多担忧,他不是为自己担忧,而是担忧公玉寒雪,不希望她遇到出乎预料的事情。

        “通往血灵岛必经之路,就在那个村庄里”公玉寒雪凝空而立,望着远处,回答道。

        公玉寒雪说完后,让墨谷沐玄三人脸色微微一变,他们几乎可以肯定,事态绝对没有他们想象的那样,一定超乎寻常,而且这样一个村庄绝对还隐藏着什么,不会那么简单的。

        就在墨谷沐玄三人沉思的时候,公玉寒雪突然飞身如剑,衣袖一甩,带动出狂风舞动,整个人带起的力量让周围的一切都飒飒作响,仿佛在冰寒之地般,凛冽森寒。

        突然公玉寒雪全身的气息一转,双手如兰花般朝向空中,细小的白色光芒从她手中不断的冒出,形成一股股的丝线朝四面八方发出,让她整个人笼罩在这样如花般的光芒中个,清丽绝美,如梦如幻,了解的人应该知道,其实这样的公玉寒雪才是最危险的,那些细小的光芒是世间最锋利的武器,靠近必死无疑。

        随着时间的变化,白光变幻莫测,照亮整个天空,就在白光笼罩中,公玉寒雪闭目感觉到一股红色的气息在白光中冒出,她心一颤,就是这个方向,绝对不会错。

        确定好方向后,公玉寒雪将全身的气息收回,然后缓缓睁开眼眸,排山倒海的罡气也随着她气息的缓和而消散。

        “怎么样?”冰绝玉笙明白公玉寒雪刚刚散发出如此强大功力的用意,她是为了找那个村庄。

        “找到了,是这个方向”公玉寒雪的手一指,将刚刚确定的方向指给冰绝玉笙三人看。

        待冰绝玉笙看到公玉寒雪所指的方向后,心狠狠的一颤,几乎有些不敢相信,他的脑海里也闪现出很多的影像,他想起了千年前,他在冰殿所看到的一些景象,也想到了他在那时候算到的东西,难道真的无法阻止吗?公玉寒雪身上那带有的血系力量,不知何时会爆发出来,或许还会引发出想象不到的结果。

        在这个瞬间,冰绝玉笙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千万年前的生灵涂炭,三大始祖力量的战争,即使最后归于平静,可谁又能说他们的灵魂不会再次苏醒呢。

        此时冰绝玉笙有一种冲动,他想阻止公玉寒雪去血灵岛,可看到公玉寒雪那坚定的神情,他无法说出口,他能用什么样的理由阻止呢,就算是说了事实,以公玉寒雪的心性也必去不可,他唯一能做的便是陪在她身边,以他全部的力量来维持一种平衡。

        千魅漓心也有些异样的变化,他知道这是梦术带给他的变化,似乎那个方向散发着一种阴冷诡异的气息,他能感觉到,越靠近越阴冷,是大陆之边,血灵岛必经之路,他无法想象,公玉寒雪如此纯净的气息能经历那种阴冷吗?

        传说中,纯净之气可以抵抗阴冷之气,可若阴冷之气遍布邪气后,一旦侵入纯净之气,容易将纯净之气魔化邪化。

        看着公玉寒雪,千魅漓害怕一切跟自己所想的那样,他不敢想这样纯净清冷的公玉寒雪一旦邪化魔化……不,千魅漓狠狠的摇着头,一定不会那样的,他一定守护在她身边。

        墨谷沐玄眸光转了转,他能感觉到冰绝玉笙和千魅漓身上散发的担忧气息,长长的一叹,无论他们在担忧什么,都无法阻止公玉寒雪前进的步伐,既然无法阻止,那么只能继续前行。

        他们几人的力量在整个大陆上,无人能敌,未知的旅途,他们也会足够努力,不断的强大、强大,坚决不要失去任何人。

        公玉寒雪回头看向墨谷沐玄,欲言又止,此时此刻,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条路注定是不平静的,她懂他们的心,因为懂,所以不知该用什么样的言语表达她的心。

        “寒雪,我们都会陪在你身边,无论发生什么,都有我们”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们都会陪着你,这是他们梗在喉咙里的话。

        “谢谢”公玉寒雪明白,如果她现在撇下他们,反而更加增加他们的担忧,还不如一起,共进退。

        “走吧”待四人朝那村庄而去后,大陆的天气开始发生急剧的变化。

        本来天空还是白昼,突然变的黑沉,乌云滚滚“轰隆隆”雷声轰鸣,一条长长的闪电划过天际。

        “这天气太奇怪了,刚刚还好好的,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一小贩忙着收拾小摊,嘴上叨叨着,东西都被狂风刮的到处都是。

        “可不是,我还夜观天色,今天本来不该有雨呀”做他们这样买卖的,十多年也摸索出经验了,看天可以看出天气变化。

        “太邪门了,看这风和这天,估计这雨要好长一段时间呢”

        “啊,这闪电怎么都打到地面上?”突然一个青年人大喊一声,大家纷纷回头看去,可不是,这还从来没有看到这样强大的闪电,将地面都劈开了一条缝隙。

        “快快,快回家躲躲……”一时间各地的老百姓纷纷往家奔跑着,几乎一瞬间,作鸟兽散,街道都清空了。

        某处花丛中

        暗妖看着这片花丛,心里怅然疼痛,千年前曾经因为他的若水喜欢蔷薇花,所以他才种蔷薇花,而他的妹妹因为他的喜好,才帮他照顾这样一片蔷薇花。

        后来因为若水回到冰殿,没再理过他,妹妹暗惑看到他难过,便将这样一片蔷薇花给烧了,那是他第一次生暗惑的气,气她不懂事,其实他何尝不是气自己,气他只能对着这样一片蔷薇花,却无法挽回他的若水。

        只是没想到千年过去了,这里几乎跟原来一模一样,这片蔷薇花还好好的盛开着,他就让暗惑的气息留存在这里吧,千年了,她应该也想家了,那样单纯的一个妹妹,最后变成那个样子,他不是不心痛的,可同样他最痛恨的是那个幕后黑手。

        “公子,你是?”一位老伯从远处走来,看到一绝美的公子站在花丛中,有些奇怪,这里几乎没有人能进的来,他也是因为一位姑娘的力量和嘱托,才能每天都来这里照顾花丛。

        听到声音,暗妖血色的眼眸闪过一道寒光,这里谁都不能进入,还没等他对来人出手,就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是暗惑的气息,暗妖心里一颤,转头看去,可让他指望的是,眼前这个人只是一个半老的老伯,根本就不是暗惑,可为何有暗惑的气息呢。

        看到暗妖眼中那血色的光芒,老伯整个人有些怔住,手都有些轻颤,眼中的光芒都变了,变的那样激动“公子是你,你回来了,好呀,好呀,回来了,那姑娘一定会开心的,她一定会开心的”老伯颤颤巍巍的说着话,想靠近暗妖却又不敢靠近的样子。

        暗妖眉心一皱,心里有很多的疑惑,这老伯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他知道自己要回来,还有他说的姑娘到底是谁,这里是他和暗惑才知道的地方,难道是暗惑?

        暗妖抑制不住心里的想法,甚至心都泛起深沉的波涛,可他还是冷静的开口道“这位老伯,你说的姑娘是?”

        听到暗妖的话,老伯这才从激动中回神,缓缓开口道“看我都忘了,公子肯定不认识我,可我认识一位姑娘,她跟你一样是红色的眼眸,很漂亮,以前我也害怕,可是他救了我一家人的性命,我就替姑娘照顾这里,这里是姑娘的心血”说道这里,不知为何,老伯眼中开始含泪。

        暗妖不明白为何这位老伯提起这些会流泪,他心也有些感慨,原来暗惑也救了人

        “公子,你不要怪我不会说话,我最早见到姑娘的时候,我还小,那会姑娘很狼狈,身上都滴着血,可她还是对我们笑,那会战乱,民不聊生,姑娘救了我们,不但给我们饭吃,还帮我们买衣服,甚至还帮我爷爷治好了眼睛,从那时候起,我就再也不害怕那样一双眼睛,可是姑娘待的时间都不长,直到很久很久之后,我才知道,那不是姑娘的本身,她出现的都是狼狈不堪的灵魂,她脱离肉身是痛苦的,可即使这样,她还是会脱离肉身,来照顾这里的花丛,她说这是她对以前过错的弥补,趁着她神志还清醒没有被控制的时候,要多多做事情,这样以后她哥哥和嫂子才不会怪她,我听了很难过很难过,我不知道姑娘经历着什么,可我却心疼着姑娘,她做了好多好事,却都默默无闻,因为她怕大家害怕她,她也怕大家排斥她,所以她是孤单的,可我就想这样陪着姑娘,她没有人陪,我就来陪他”

        说到这里,老伯已经开始流泪了,顿了顿,老伯继续开口道“每次姑娘会坐在这里说话,我就沉默的听着,我知道姑娘是很想念她的哥哥,可她什么都不能做,她只能在这里等,姑娘说,她的哥哥和嫂子总有一天还是会在一起的,说她那时候小,不懂,后来明白了,嫂子是爱着哥哥的,哥哥更是爱着嫂子的,即使有暂时的阻力,也阻挡不了他们靠近的步伐”

        听到这里,暗妖的心再也无法平静了,心沉痛沉痛的,一股锐利的疼痛袭击心房,是他错怪他的妹妹了,他不是个好哥哥,如果当初他多点关心给暗惑,是不是就不会变成这样了,他的妹妹本该无忧无虑的生活,本来那样单纯的她都经历了什么!是他的错,都是他的错,不知不觉,一滴泪从暗妖的眼角滴落,落在蔷薇花上。

        泪落蔷薇花上后,所有盛放的蔷薇花突然全部变成了花骨朵。

        看到这样的情景,暗妖心又狠狠的一颤,他待转头看向身旁这位老伯时,这位老伯似乎正一点点变年轻,最后变成了二十多岁的样子,年轻俊美。

        他似乎明白了,似乎也想到了一个救暗惑的办法,他和暗惑是同根同枝,他的力量可以保存暗惑的气息,再加上身边这个人,不过他不太确定。

        暗妖缓了缓心神,他认真的对身边这个人说道“年轻人,你叫什么?”

        老伯听着暗妖的问话有些奇怪,开口道“公子,我已经老了,你还叫我年轻人,我的名字是慕容希,还是姑娘帮改的呢”说着嘴角勾起一丝苦涩,是呀,他会老,可姑娘却一直年轻美丽着,他只能默默的陪伴姑娘,却不能将心中隐藏的感情说出口,其实就这样陪伴着也是一种开心,他不能为姑娘做很多,他能为她做的也只有这些吧,他替姑娘等来了他的哥哥,可不知姑娘什么时候还能再来,已经很久很久了,他再没见到姑娘。

        暗妖笑而不语,轻声说道“慕容希,名字很好听,充满希望,你喜欢你口中的姑娘吗?这很重要,关系到以后你还能不能见到姑娘”

        一听这话,慕容希着急了,他脸红红的,硬是憋出了一句话“我很喜欢很喜欢姑娘”喜欢到愿意就这样默默的守着他,眼里心里全是姑娘的身影。

        “我告诉你,你口中姑娘的名字是小惑,以后你就称呼她小惑,她会回来的,只要你用心,当这片蔷薇花再次盛开的时候,就是你们相遇的时候”

        慕容希眼中闪过强烈的光芒,波光闪烁,那样明朗动人,他有些颤抖的开口道“公子,你说的是真的吗?我一定会好好照顾这片花丛的”

        “是真的,只是她可能忘记了一切,你还愿意照顾她吗?”

        “愿意,愿意,可是,那时候我就老了,可姑娘依然还年轻”他害怕姑娘忘了一切,就不再愿意跟那样的他说话。

        “你不用担心,我和你口中的姑娘同枝同根,可你助你青春永存,你可以永远以二十岁的容貌和姑娘相处,只是你要付出很多,你愿意吗?”

        “愿意,公子你放心,无论付出什么,哪怕生命都可以”慕容希不会说甜言蜜语,可他的心是真实的。

        听到慕容希坚定的回答,暗妖眼中闪过柔和的光芒,他的妹妹终究是幸运的,遇到了这样一个人,在黑暗系的典籍里,有一个秘则,同枝之血,蔷薇之爱,冰灵相容,花开重生。

        这句话只有他明白,那就是,他的血保存住暗惑的气息,有一个真心来爱暗惑的人,以心血辅助冰灵药引浇灌,待得蔷薇再次盛开的时候,便是暗惑重生的时候。

        也只是在这一瞬间,他想到了这句话,他终于可以放心了,相信失去所有记忆的暗惑,会幸福的,这个小伙子也是个可靠的人,否则不会几十年心中只有暗惑,甚至在暗惑不在的时候,都将蔷薇花从照顾的这么好。

        幸亏这蔷薇花从还活着,否则就算他费劲全力也没有办法,果然有爱就有希望,也许正是慕容希一直照顾着这里,才会将希望播种,他的爱情也会生根发芽。

        看到慕容希,暗妖心里重新焕发出一股热情,他明白了一个道理,只要用心有爱,生活总是朝着温暖幸福的方向发展。

        ------题外话------

        亲们,文文终于一点点将屏蔽解除了,还剩第一卷有几章,改了审核后,还是暧昧太多,七七继续修改,争取这周末将所有的屏蔽给解除,不耽误整篇文章的阅读。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920/1676117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