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男色满园—女主天下 > 第二十四章,他们的本源

第二十四章,他们的本源

        听着老者的话,公玉寒雪心中一颤,为何老者会说出这样话,隐藏的到底是什么含义。

        认真想了想,公玉寒雪点头道“前辈,很早之前我是没想带他们去的,可他们对我的爱我都看在眼里,也懂他们的心,也许正因为懂得,所以才想带他们一起去,生死相依,当然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他们都完好无损”

        听到公玉寒雪这样说,老者深深的一叹道“孩子,血灵岛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有些东西你无法想像”

        公玉寒雪眉心一拧,坚定道“前辈,无论多么艰难,我都会去,我要救我的父亲和阿姐”无论什么都不能阻挡她去血灵岛之路。

        似想到什么,公玉寒雪突然开口问道“前辈,我是不是不应该带他们去血灵岛?”不知为何,想到墨谷沐玄他们,在想到脑海里那个抱瑶琴的白衣女子,公玉寒雪心里就闪过担忧。

        老者闭着眼睛,并未回答公玉寒雪的话,半晌后,在公玉寒雪以为她已经睡过去的时候,老者突然开口“如果告诉你,这一路,会让你和他们分开,甚至会造成你的困扰和路途的艰难,你还会带他们去吗?”

        老者的话听起来只是试探,可在公玉寒雪听来,却暗含着深深的含义,她深深的想着,脑海里闪过无数的画面,也想过无数种可能,她的心已经泛起深深的波涛。

        “前辈,你是说,那里会有人或者事物阻挡我们相爱?”对此,公玉寒雪并未当回事,在她心中,她和他们的感情那样坚定,是不会被任何人和势力给破坏掉的。

        老者自然能听出公玉寒雪话语里的坚定,或许谁都不会相信血灵岛之路会怎样,也不会相信她的一面之词,可想到老主子,想到公玉寒雪的母亲公玉梦霜,老者继续劝道“孩子,如果你听我的意见,我想你是不该带他们去的”

        “前辈,晚辈想知道原因,你这样说的话,我的心无法动摇”她需要知道理由,也需要给自己一个理由,告诉自己,她自己一个人去血灵岛,她不怕一个人去血灵岛,她怕的他们会痛苦会难过。

        他们若没陪在她身边,定然会痛苦的,甚至会深深的担忧,这种担忧或许会影响到他们的身心健康,她不希望他们折磨自己,所以就想生死相依,不离不弃,而且在浓情的时候,她也跟他们约定好不离不弃的,她怎能自己违背誓言呢。

        老者一直安静的凝立着,手中的权杖缓缓的转动,海水也随着全装翻涌着,没人知道老者心中在想什么。

        “孩子,你有没有想过你有自己的本源,他们也有自己的本源,都不是平白无故在世间存在的,因果循环,缘起缘灭,都有定数”老者的话语透露出浓浓的哲学。

        公玉寒雪心一颤,听着老者的话,心里已经无法平静,尤其是这种本源,她的本源或许就不是纯净系,跟血系有关系,难道墨谷沐玄他们的本源也是他们无法想像的吗?

        “前辈,他们的本源是什么?”公玉寒雪心中越发疑惑,墨谷沐玄千年前是她的坐骑金碧,冰绝玉笙千年前是冰殿圣子,千魅漓是梦的延续,还有公孙子雪他们。难道这些都不是本源的,还有什么是连她也不知道的,或许是有什么秘密从来都是瞒着她的。

        此时公玉寒雪想起了天父和天母,从她记事的时候起,就没怎么见过天父和天母,而且她醒来的那一刻,就已经是冰女了,她也不知道自己生活了多久,身边陪伴她的人就是金碧和圣子,对于他们,她也只知道是天父和天母安排的。

        如今想来,确实有太多的秘密,是她以前从来没想过,对于天父和天母也有些疑惑,他们到底去了哪里,还有既然自己本源不是纯净系,那他们肯定是知道的,为何又隐瞒,为何让自己继续着冰女的责任。

        越想,疑惑越多,也越来越困扰她,公玉寒雪不会怀疑老者,因为她有自己的直觉,老者是为自己好,否则她不会在这里等待。

        “孩子,我只是血巫,我能看到与你有关的,却看不清与他们有关的,权杖告诉我,你不能带他们去血灵岛,甚至他们都不能去血灵岛,一旦踏入,那将是不归路呀”老者深深的叹息,有些事情,她只能算出,却不能阻止,这就是血巫的能力限制。

        曾经她不知道自己是血巫,当来到这个村庄后,一切的能力才逐渐显露,而她也知道什么是缘起缘灭,她的存在就是为了这个孩子,就是为了等待公玉寒雪,或许她的任务完成,就该消失了。

        只是虽然将这些话说出口,可她心中还是担忧的,血灵岛,那是多么复杂的三个字,公玉寒雪的父母还有那么多人去了那里,就从来没有回来过,一点消息都没有,老主子公玉梦霜,能力那样强大都没法回来,何况别人呢。

        即使公玉寒雪很强大,可她还是担忧。

        “前辈,我若不带他们去,他们一定会想办法去的,我阻止不了他们”这就是爱,因为懂得,所以才会明白他们要做的事情。

        “孩子,如果你下定决心不带他们去,我自然会用权杖将这村庄隐藏,他们去不了血灵岛,直到你回来,才会再次见面”她没说的是,那几个孩子的本源千万年前就和公玉寒雪有着联系,至于是怎样的联系,她也算不出来,归结为一句话便是,缘起缘灭,自有因果定数。

        公玉寒雪听着老者的话,陷入了深思,她看着远方的海水,眼中闪过幽深的光芒,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更看不出她的心思,只知道她整个人散发着一种孤傲的气息。

        公玉寒雪看着远处的海水,不知为何,如今她的眼前总会不由自主的看到那个抱着瑶琴的白衣女子,虽然是个背影,可也让她深深的疑惑着,她知道肯定是有关系的,否则这白衣女子不会一直出现在她的脑海里。

        “前辈,拜托了,希望可以阻挡他们,我一个人去血灵岛”她终于下定决心了,她会尽快回来,不让他们着急和担忧,她不能承受失去他们的危险,那只能让他们痛苦了。

        老者听着公玉寒雪的回答,握着权杖的手一紧,眸光一转,心里一叹,淡淡开口道“孩子,我助你去血灵岛,如今正是太阳落下的时刻,这里水流逆转,权杖可以带你去血灵岛,去了那里,一切就看你自己的了”终究是不放心呀,可她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私心里,她是希望那几个孩子也陪着公玉寒雪去,可若真的去了,迎接他们的危险将更多,或许会给公玉寒雪带来很多的悲伤,而且本源太过神秘,冒险不起。

        公玉寒雪眼中闪过坚定的光芒,突然她想到了那个瑶琴,转头问道“前辈,你知不知道一把瑶琴,仿佛能控制心神的瑶琴”

        听着公玉寒雪的问话,老者身体一僵,缓缓道“那把瑶琴是千万年前的产物,是始祖时候出现的,后来是一个传奇女子的手中物,既是武器也是乐器,只是后来弦断,那女子也消失了,再后来,瑶琴从这海水中出现,已经完好无损,我当时没在意,再后来的时候,我发现那瑶琴自动出现在你看到的那个屋子里,血巫的力量告诉我,那屋子曾经是那传奇女子生活的地方”

        “那传奇女子是谁,她去了哪里?”

        “为情所伤,终究是逝去了吧”老者叹息道。

        公玉寒雪不赞同老者的说法,她摇头道“前辈,或许那个女子没逝去呢,她还存在这世间呢”不知为何,这就是她的直觉,她觉得那白衣女子一定还活着。

        老者一颤,瞬间转头深深的看向公玉寒雪,眼眸有些奇怪,她喃喃开口道“如果活着,世间将再次掀起什么样的风浪呢”怎能不担忧呢,她知道的也只是传说,虽说是传说,可她知道那是真实的。

        “风浪?她的力量到底是什么,怎能可能有那样强大的力量,毕竟千万年前是被三大始祖控制着”这便是她疑惑的地方,一个女子最大的力量是什么呢?难道是那把瑶琴,可那瑶琴被冰绝玉笙他们捏碎了。

        似是知道公玉寒雪心中所想,老者缓缓道“瑶琴碎了好呀,碎了好呀,那是魔物,控制心神呀,孩子,有些事情不要问了,终有一天你会知道的,现在知道太多,对你不利呀,去血灵岛一定要小心呀”老者话语里透着语重心长,她实在是不想公玉寒雪遇到什么意外,可世间的事情就是这样,有些是注定要发生的,公玉寒雪终究要找回本源,她的力量或许是任何人都无法估计的。

        “前辈,谢谢你,我已经做好准备了,我就不跟他们打招呼了,这个你帮我给他们”说着,公玉寒雪从衣衫上撕下布料,写了几个字递给老者。

        “好”老者点头道,然后手一动,权杖一转,海水开始翻涌,甚至掀起巨浪。

        ------题外话------

        亲们七七明天努力给大家万更哈,么么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920/167611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