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男色满园—女主天下 > 第二十七章冰棺

第二十七章冰棺

        公玉寒雪双手紧紧的握着,指甲都快扣在肉里,鲜血都流出来,可她恍然不知道疼,只觉得心里有无数的怒火,需要发泄,她恨不得直接上前杀了这个红衣女子。

        可理智告诉她,不能,现在还不能,她还不了解这血灵岛,冲动很容易,可后果或许很严重,所以她要忍,一定要忍住,就这样她屏息看着那红衣女子从身边走过,却什么都不能做。

        红衣女子身上带起一股浓烈的香味,沁着寒气的香味,有一种蛊惑人心的感觉,她那长长的衣摆拖在地上,形成妖冶的弧度,让人不由自主的心颤。

        公玉寒雪眸光一扫,自然也能看到这红衣女子脸上的面具,面具更是妖娆诡异,上面还画着一个图腾。

        此时公玉寒雪脑海里闪过一道波光,她几乎可以肯定,这个女子是灵女,必然不是正派人物,诡异异常,不容小觑。

        待那红衣女子彻底消失后,公玉寒雪才从暗处走出,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将心中的郁闷之气吐出,平静了一下心情,才踏空旋转躲过所有的暗卫,往寒宫里走去。

        这里极具的寒冷,一般人根本受不了,也不知道那灵女在这里藏了什么人,会承受这样极具寒冷的痛苦。

        待公玉寒雪悄无声息的来到寒宫下时,看到在一片冰寒里的灵床,还有一个白衣白发男子,心一颤,不知为何,看到这个男子,她的心竟然是心疼的,或许是这个男子给人的感觉太过落寞绝望,甚至苍凉而飘渺,没有任何存在感。

        也许是男子过于沉浸在他的思绪里,并没有感觉到公玉寒雪气息的波动。

        只见男子一头白发将整个人都给盖住,几乎看不到他的容貌和表情,但却能感觉到他是孤寂和悲伤的,似乎身体还在颤抖着,空气中传来悲绝的喃喃声“对不起,对不起……”

        男子仿佛根本就不厌倦,一直低语着这三个字,公玉寒雪眼中闪过疑惑的光泽,他在对谁说对不起,难道是对灵女,确实很有可能,若不是对不起灵女,也不会被困在这里吧。

        不过她似乎能感觉到这男子的能力应该很强大,只是被锁住了,到底是何人或者何种势力,都说敌人的敌人是朋友,她在这里人生地不熟,或许可以和此人合作。

        或许是灵女对这里非常的放心,男子所在的这个地方根本就没有看守之人,或者说公玉寒雪很幸运,她来的时机很对,灵女刚刚来这里的时候,将很多看守之人都遣散了下去。

        当公玉寒雪缓缓从暗处走近男子时,男子这才从悲伤中回神,冷冷的开口道“是谁?”

        男子抬头的瞬间,公玉寒雪这才看清他的容貌,俊美却苍白,脸上也有了浅浅的细小皱纹,应该是四十岁左右,让她惊奇的是,这男子明明拥有不同寻常的力量,明明能容颜不老,为何却有了苍老的痕迹。

        还有最让她震惊的是,男子手上的那个物什,她脑海里闪过一道波光,想起这是玄老从不离身的东西,为何会在这里,难道说这个人和玄老有什么渊源和联系。

        容不得他多想,联系起一切来,这个男子很可能是玄老疯狂的原因之人,宁愿自杀都不愿说出来的那个人和那层秘密。

        灵之辰看到公玉寒雪的瞬间,眼中依然平静冷寂,他还在期待什么,期待她来找他吗?她都已经不在了呀,曾经她说过物在人在,物丢人亡呀,可不是亲眼见到,他就是不相信。

        这只是自欺欺人罢了,这两次无缘无故的受伤,或许真的跟她有关,她是不是真的消失了,所以他有感应,心脉才会受损。

        公玉寒雪自然也看到白衣男子脸上那失望的神情,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弧度道“这东西我在一个人身上见过”

        “谁,你见过她”灵之辰本来是忽略公玉寒雪的,可听到她口中的话,便抑制不住心里的激动,甚至有些紧张颤抖的开口问道。

        公玉寒雪看着白衣男子这样的神态,心里一叹,果然是有关系的,没想到玄老那样的人还有这样一个美男给惦记着,思念着,爱情弄人呀。

        虽然心里叹息,不过公玉寒雪却不能表现出来,她只是望着灵之辰道“我想我们可以合作,你给我提供我想要的消息,我也提供给你你想知道的,怎样”虽然是商量的口气,但公玉寒雪的语气里依然透露出不容拒绝的霸气,或许这就是她身上这股强大的气息吧。

        看着这样冷傲霸气的公玉寒雪,灵之辰想到了她,那会她也是面无表情,冷冷的样子,心里一软,缓缓道“姑娘,我若不答应又如何”

        公玉寒雪抱胸冷冷一笑道“我猜你会答应的,因为那个人对你很重要,甚至比生命还重要”

        听到公玉寒雪这样自信的回答,灵之辰眸光一变,心也一颤,是呀,他自己一直忽略的不就是这个吗?以前自我欺骗,如今心*裸的展露出来,他再也不能忽视这个真相了是吗?

        灵之辰有些自嘲的一笑,他望着眼前这个少女,淡淡的开口道“你是如何看出来的”

        公玉寒雪无语望了望上方,然后回答道“任何人都能看出来”

        “怪不得,她也是能看出来的”灵之辰喃喃的低语说着,声音里透着落寞和孤寂。

        “是呀,灵女肯定能看出来,你自己不知道,或许她还可以利用那个人对你的感情为她做事,还可以利用你对那个人的感情来说事”虽然短短的几句话,公玉寒雪就能看出来这个男的就像是未经历太多的事实,心中还藏着那么纯洁的事情,她如今可以猜测出,玄老能变成那个样子,跟灵女一定脱不了干系,如今对玄老也似乎少了那些厌恶,多了一份叹息,终究也只是为情所困的可怜人。

        或许这世界上没有人能保证自己不为情所困所伤。

        灵之辰听着公玉寒雪的话,自然能明白是什么意思,他不是傻瓜,只是想到那样的可能,心里就一阵锐利的疼痛,“噗”突然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溅到灵床上,形成悲凉的点缀,让一片白多了这样妖冶的色彩,仿佛在为灵之辰的心祭奠。

        “你见过她是吗?她不在了是吗?”虽然极度不想承认,可还是无法再欺骗自己,心痛也想知道真实的真相。

        “若想知道,我们便合作”一码归一码,她还没那么多时间来陪一个陌生人悲伤。

        “姑娘,你来血灵岛是为了报仇来的是吗?”

        灵之辰一说完话,公玉寒雪全身本收敛的气息全部外放,让空气中多了一股凛冽的寒气,逼人肃杀。

        “姑娘无需奇怪,只因你眼中的仇恨没有掩藏好”

        公玉寒雪这才将杀气给收敛下去,冷冷一笑道“虽然不知道你跟我见到的她是什么渊源,不过我只能用可悲两个字来形容你们,尤其是你,明明有能力出去,却一直躲在这里,让一个女子为你不断付出,甚至为你丧命,也不知道你在坚持什么”

        听着这话,灵之辰眼眸已经腥红,整个人透露出悲绝的气息,身体震颤无比。

        公玉寒雪硬着心肠继续开口道“她最后是自杀的,宁愿自杀都不愿意说出你还有你们的秘密”她最看不惯一个男的躲在壳子里,却让一个女的去付出。

        灵之辰已经控制不了心里的悲伤,双手一用力,“碰”的一声,灵床便碎了,可见力量是多么强大,当灵床破碎后,灵床下方竟然露出一个地道门。

        这个地道门露出来的瞬间,让公玉寒雪心里有些激动,一定是有什么秘密,会不会能找到阿姐和父亲母亲,若真那样,还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灵之辰已经旋身站在了一边,似乎身体的禁锢已经被他解除了,果然只要他愿意,这些束缚都可以解除的,看到地道们,他也没想到这灵床下方还有出口,心里也轻轻一颤,甚至心里有些悔意,若是他早一天明白,是不是就可以找到阿玄,是不是就不会分开,不会连最后都见不到,只剩他一个人孤单着落寞着。

        公玉寒雪的心神都被那密道口给吸引住了,她心里有些轻颤,想走上前去。

        “姑娘,且慢”灵之辰伸手阻止了公玉寒雪向前迈动的脚步。

        “前辈怎么称呼?”公玉寒雪眸光一寒,冷冷的问道。

        “灵之辰”

        听到这个名,公玉寒雪心里泛起深沉的波涛,灵姓那是灵神一脉才拥有的称呼,定了定心神,公玉寒雪继续开口问道“灵之辰前辈,你跟灵女是何种关系”

        “双生灵,相克生”灵之辰声音里是浓浓的叹息和无奈,这就是他和灵女的相生相克之缘。

        “前辈,我再问一句,到了现在,你会认为谁最重要?难道你还要帮着灵女,或者对她要做的事情无动于衷,甚至多加庇护,这样会造成多少悲欢离合,你有想过吗?”公玉寒雪能感觉到这个灵之辰心里的善念,跟灵女心中的阴狠是不一样的,所以她才愿意跟他说这么多话,真浪费时间。

        灵之辰嘴角勾起苦涩的笑意,眼前这个姑娘每次说话都一针见血的刺向他的心,让他心鲜血淋漓,甚至让他不得不艰难的做出选择。

        “姑娘所说的合作,是让我提供什么消息?”不知为何,灵之辰就是觉得眼前的女子很不简单,她身上隐隐散发出一种圣洁的光芒,似乎能普照天下,而他更想知道的便是阿玄的事情,之所以如今让自己慢慢苍老,是因为阿玄曾经说过,她最喜欢的就是两个牵手慢慢变老,他无法陪伴她,但在心里是希望一点点的陪着她变老。

        可是她终究还是没有看到他这个样子,再也见不到了是吗?如今对他来说,什么都没有意义了吧。

        公玉寒雪听到灵之辰这样叹息的话,便知道他已经妥协了,她喜欢拿捏人的软肋,而对眼前之人,他的软肋就是那玄老,别怪她,为了救人,为了报仇,她自然要利用眼前的人。

        况且谁也不能保证眼前之人和千年前冰殿之事没有任何关系。

        “前辈,如今我改变主意,你陪我进地道,相信我,我能提供给你的消息绝对有天大的价值”看样子,这灵之辰还不知道他有一个儿子端木秦,而她几乎可以肯定端木秦就是玄老和这个人的孩子吧。

        灵之辰眸光一转,沉默了一会,然后点头道“好,只是无论遇到什么,这地面下的东西最好不要动”这才是灵之辰答应的事情,别人或许不知道,但他非常清楚,血灵岛不是一个普通的岛屿,更不是灵神一脉生存的地方,而是千万年前九重天上的一个天石落下形成的。

        这里似乎还有三大始祖沉寂的灵魂所在,不过这些他都没法跟眼前的这个姑娘来说,所以只希望一切尽量保持平静,不要因为触碰什么而引起整个天地的轰动。

        公玉寒雪听着灵之辰话语里的严肃语气,想了想后,点了点头,既然他说不让动,如果是自己的亲人,那么等他不在的时候,她在找时机救就是了,现在先下去探探实情。

        带公玉寒雪和灵之辰从地道口进入后,来到地下,这里似乎又是另一番景象,是一座温暖的水晶宫,不冷不热,美轮美奂,让人看了都心动不已,无论是桌子椅子还是屏风什么的都是水晶所做。

        跟她的冰殿差不多,只是这里是水晶制作,而她的冰殿是冰魂所成。

        越往里面走,公玉寒雪越惊叹,真是人类极高的艺术品,灵之辰就这样安静的走着,飘渺的仿佛不存在似的,也不知他在低头想着什么。

        突然前面是个死路,什么都被堵住了,根本找不到出口,公玉寒雪心里一惊,难道要困在这里?可带她回头往回看时,远处入口似乎也被关了,那浅浅的寒气亮光也不存在了。

        “这是死路,前辈,你能看出有什么端倪吗”公玉寒雪虽然问着,不过也没期待灵之辰给个答案,而她依然认真的观察这水晶墙壁,用手敲敲这里,敲敲那里,可依然没有任何的动静。

        “这里应该是有门的,只是幻影之门,不容易看到”灵之辰看着忙碌的公玉寒雪,缓缓开口道。

        公玉寒雪未说什么,她只是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不知为何,她就有种直觉,隔着这水晶墙壁那边,有她熟悉的气息,那样熟悉,让她的心都不由自主的轻颤,她一直都相信自己的直觉,一定是有什么秘密,也一定与亲人有关。

        不再多想,公玉寒雪双手一合一转,一道道细碎的白光从她手中冒出,缓缓落向水晶墙壁,如闪电般刺穿水晶墙壁。

        随着世间一点点的推移,水晶墙壁终于露出一个门缝,缓缓的打开了

        “前辈,你快过去”公玉寒雪看着一动不动不知道在想什么的灵之辰,有些沉声开口说着。

        灵之辰眸光一转,似乎能遇到到什么,对公玉寒雪道“姑娘,你确定一定要去那边”

        “前辈,前面无论是什么,我都要过去,你不过去,我过去”公玉寒雪想反正这里也没有出口,灵之辰也是没别的选择。

        待两人从门缝穿过后,门重新关上了,可看到眼前的景象,公玉寒雪整个人就震颤住了,她阿姐的身体竟然是在这里,是被冰给封冻住了。

        “阿姐”公玉寒雪心中狠狠的颤着,这是她的阿姐,可却冷冷的躺在那里,被冰封住,如冰人般,一点血色都没有,看了让她无比的心疼,难道她的阿姐一直都是在这里的。

        一滴泪从公玉寒雪的眼角滴落,公玉寒雪上前要靠近那冰封棺,却被灵之辰给阻挡住了。

        公玉寒雪眸光冰冷的看着灵之辰,他为何要阻挡自己。

        “她的灵魂被抽走了,你要是靠近这身体,反而会引起冰棺的变动,到时候让人发现就不好了”他了解灵女,之所以这里没人看守,是因为很多重要的东西都设置了障眼法的机关,一不小心触动就会惊动她,所以还是小心为妙。

        公玉寒雪脸色微微一变,是她大意了,看到阿姐心里无法平静,差点失去了理智,如今从激动中回神,自然要清醒一些。

        “前辈,你说灵魂被抽走了是指?”虽然她心中有猜测,可她不敢相信,因为想到阿姐可能会受到的苦,她心里就心疼无比。

        “身体和灵魂被分离,身体被冰封在这里,那么灵魂便会一直被控制住”灵之辰看到这冰棺之人的一瞬间,便知道这人的灵魂被灵女给抽去利用了,不过他不能这么直白的告诉眼前这个悲伤的姑娘罢了,灵女的手段他也能猜测到,绝对会很残忍。

        以前他一直忽略灵女可能会做的事情,可现在他心被刺痛,要正视的时候,才发现还有这么多他不了解的地方,虽然不了解,但也能看出来,毕竟是双生之人。

        公玉寒雪眼中流露出悲伤的光芒,她深深的看着公玉寒枝,喃喃的开口道“可是阿姐的灵魂已经不在了,我要带她离开这里,让她能得安息”心中浓烈的恨,对灵女的恨,对所有伤害阿姐之人的恨,可更多的是悲伤难过。

        如果她早一点来到这里该多好。

        似乎知道公玉寒雪的悲伤,灵之辰缓缓道“就算是你早点来,也未必能救的了她,只要是灵女要做的事情,只要血灵岛还在,很多事情就不能改变”

        听着灵之辰的话,公玉寒雪觉得很不对劲,她冷冷的开口问道“前辈,你这什么意思?难道还没人对付的了灵女”公玉寒雪说着,嘴角勾起冷厉的弧度,眼中更是闪烁着寒光,对她来说,只要她想,还真没有对付不了的人。

        灵之辰深深的一叹,看到公玉寒雪,很容易想起曾经的阿玄,那会的她也是这样冷厉清醒,沉思半晌,他才缓缓开口道“灵女系血灵岛之神脉,这里养着三大始祖之魂魄,牵一发而动全身,会给天地造成巨大的变故,会发生什么,我们也预料不到,但你应该知道千万年前,大战民不聊生,几乎是毁天灭地,后来三大始祖的力量被沉寂,一切才恢复平静,所以冒险不起”

        听着灵之辰的解释,公玉寒雪缓缓笑了,只是笑意不达眼底,甚至是有些冰冷,她深深的看着灵之辰道“原来这就是前辈的理由,难道前辈一直在这里沉寂,缩在龟壳里,不敢见你所爱之人,也是因为这个理由?”对此,公玉寒雪很不屑,都是冠冕堂皇的理由,若真的爱了,是不会在意这些的,不要跟她提什么大爱,为天地苍生而考虑,若真那样,阴毒狠辣的灵女就不该存在这世间。

        听着公玉寒雪有些嘲讽的语气,灵之辰心中一颤,手微微一抖,心里一痛,是呀,他扪心自问,这是理由吗?这只是他给自己找的安慰理由,若真的爱,便会无惧任何困难,也不会如此理智。

        可他是爱着阿玄的,只是这种爱还没达到一种程度,让他不顾一切。

        如今恍然明白,才发现似乎自己错了,只有痛还不够,似乎还应该有悔。

        公玉寒雪转头看着远处,脑海里想起了很多事情,从千年前到现在的一点一滴,最后淡淡的开口道“那个人为你不顾一切,宁负天下不负你呀”玄老的爱没有几个人能做到吧,如今她也终于明白了,玄老那样疯狂的原因,终究是为了情之一字呀。

        “前辈,你的爱和她对你的爱想必,真的是微乎其微,你只会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痛苦,可她却是将爱化作动力,无论做什么,无论是阴狠还是无情,也都是为了你一个人,如果让我来说,你不值得,可对她来说,你却值得她用生命来换,这就是差别”虽然曾经厌恶玄老,可她现在看不惯眼前这个飘渺的灵之辰,也许是同为女人,所以才会多了一丝的不平。

        顿了顿,公玉寒雪趁着灵之辰忧伤的时候,继续开口道“前辈或许该知道这障眼法机关是什么,无论结果怎样,就算是天地巨变,我也要将阿姐救出来,救不了自己的亲人何谈救天下之人”

        灵之辰觉得自己这一天之内收到的刺激比以前几十年都多,但他对眼前这位姑娘的话却没法反驳,或许生活了这么久,他还没有这位姑娘看的透彻。

        “除非你让灵魂和这身体融合,她自己从冰棺里出来,否则你就算是靠近了也无法打开这冰棺”

        “灵魂和身体融合,呵呵,我的阿姐已经不在了,灵魂不在了,我只能将她的身体带回去,我要让她回到大陆,回到家安息”公玉寒雪声音里透着一股叹息和悲伤,这些悲伤或许真的不知道跟谁说,而且她想着还要赶快找到父母,或许父母真的是在这里,她怕晚了,也会如阿姐这般,那样她会恨自己的,会觉得自己无能为力。

        “这女子还有一丝的气息在,灵魂未灭”虽然不知道眼前这位姑娘为何这样说,但他却能看的出,这冰棺里的人还有一口气在,还有一丝的魂魄,便不是真的消亡。

        “你说什么,你说阿姐还活着?”公玉寒雪有些颤抖的开口问着,她真的不敢相信,真的还活着,此时公玉寒雪眼中闪着亮晶晶的光芒,光芒璀璨仿佛映照人心,让人都不敢认真的看去。

        “是,还活着”

        “有什么办法可以救吗?”公玉寒雪手有些颤抖的抓住灵之辰的衣袖问道。

        灵之辰心里深深的叹息,他闭上眼睛,不知该如何回复公玉寒雪,难道他能说那仅存的那一缕气息在灵女手里握着!不,现在不能说,不能做,会让他坚持的一切都破灭的,这是他的责任,否则也不会这么多年心甘情愿的困在这里。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920/167611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