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男色满园—女主天下 > 第三十二章 白衣女子

第三十二章 白衣女子

        听着公玉寒雪有些轻颤的声音,溪怜幽微微一愣,自己的身体怎么了,待他低头看自己的伤口时,脸色一变,这伤口都是以极快的速度愈合的,而且所有的疼痛也都消失了,这让他根本不敢置信,此时他脑海里闪过一道波光,他唯一想到的只有一种可能。

        想到那可能性,他握住自己衣衫的手也一颤,一把抓住公玉寒雪的手,抬头深深的看向她,沉声道“寒雪,你真的是血系,血有强大的治愈功能”这是肯定语气,不是怀疑,如今想来,定是她的血对他的身体有了愈合作用,除了这个可能,再无别的。

        公玉寒雪眼中眸光一闪,心里突突的一跳,果然是这样,难道她确实是血系,以前冰绝玉声跟自己说完后,再加上后来遇到的事情,她心里接受了自己是血系的可能性,可如今事实摆在眼前,这样诡异的能力,让她心都颤了。

        “怜幽,你怕吗?你怕我是血系,你厌恶这样的我吗?”在这个世界里,很难有人接受血系之人吧,拥有不老不死的状态,并且有的时候自己就会吞噬自己的理智,不知道会做出什么,她其实不担忧自己的身份,她担忧的是一旦恢复那样的身份,恢复曾经属于血系之人的记忆,她会变的理智全无,伤害到她身边所爱之人,这才是她最不想看到,也最担忧的,所以曾经,她才会那样固执的想离开他们。

        可有的时候,不是你想怎样就能怎样的,心已经爱了,就无法自拔了,她终究也是有凡人之情,不是神呀。

        “寒雪,傻瓜,在说什么呢,你永远是我的寒雪,无论变成什么样,我都会陪在你身边”溪怜幽虽然心里是替公玉寒雪忧伤的,他的寒雪是那么好,本该是无忧无虑快乐的生活,可生活给了她太多磨难和责任,让她一直逼着自己坚强,有的时候坚强的都让他心疼,如今却又给了她另一个身份,血系,他不知道等待公玉寒雪的是什么,他只知道,自己永远都不会离开她,哪怕到生命的尽头,他都会陪着公玉寒雪,遮她一世的流离和风波。

        他看到公玉寒雪苍白的脸色,自然也知道她在担忧什么,血系之人随着能力的强大,理智和情感便会越来越少,最终很可能无情无义,他不怕,就算有一天公玉寒雪失去理智杀了他,他也不会怪她,他只会无怨无悔的爱着她,甚至欣慰自己能死在她的眼前。

        况且,他相信公玉寒雪,相信他的寒雪不会变成那个样子,有他们在,有他们的爱伴随着她,一定不会让她变成那个样子的。

        听着溪怜幽深情的话,感觉他心中那无怨无悔的深情,公玉寒雪心里是感动的,也是温暖的,在这个世界上有他们,是她最大的幸福。

        似想到什么,公玉寒雪眸光一黯,在心里深深的叹息,她微微抬头,深深的看着溪怜幽,认真的道“怜幽,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你一定要离开我,不要让我伤了你,甚至,……你甚至可以和他们一起杀了我”如今她恍然明白,爱其实就是为对方好,千年前,因为冰殿,很多爱她之人为她付出了太多太多甚至是生命,如今该她为他们付出很多了。

        所以她不怕逝去,她怕的是有朝一日,她亲手来了结一切,待清醒时,却发现只有一个人,站在那高处,心冷身冷。

        不,公玉寒雪使劲的摇头,她不要变成那样嗜血的怪物,她从心里是排斥血系的,真的如幻觉中,那个红衣女子所说的,怪物是无法跟人和神相比的。

        “寒雪,不会的,不会那样的,不会有那样一日,你不要多想,无论怎样,我们都陪着你,生死相随,你一定要好好的,若是你出事,让我们怎么办呀,你该知道,你才是我们的希望,没有你,我们也只是行尸走肉”溪怜幽感觉到公玉寒雪的不安,一把将她抱在自己怀里,紧紧的抱住,恨不得揉进自己的血肉里,永远不分开。

        没有人知道他心中的伤,为公玉寒雪而伤而心疼,深深的心疼着,却不知该怎么做,此时他是真的手无足错了,血系那是传言中出现的,没人见过,也无法预测,他怕自己保护不了她,此时他也恨,恨自己不够强大。

        公玉寒雪就这样安静的靠在溪怜幽的怀里,让她偶尔脆弱一会,她现在需要这样一个怀抱,让她暂时忘却那些责任和仇恨,让她偶尔沉浸在这样的温暖中,幸福一会,她不贪心,真的不贪心,就一会就好。

        公玉寒雪深深的闭上眼睛,身体一软,听着溪怜幽的心跳声,莫名的心安。

        血系,血系,为何她要是血系呢。

        就这样安静的闭着眼睛,在呼吸中,公玉寒雪突然感觉到这里的气息让她那样熟悉,就好像自己曾经在这里待过很久很久一样。

        迷迷糊糊间,公玉寒雪就这样睡着了,也许是疲惫的原因,也许是别的原因,在昏睡中,公玉寒雪脑海里闪过一段段影像。

        就是在这个塔里,曾经幻像中的那个白衣女子又出现了,这次她是一个人站在窗前,月光淡淡的撒向塔内,让白衣女子身上洒满了圣洁的光辉,可也让人觉得她是那样的孤寂,光看那背影就让人心疼。

        白衣女子就那样一直安静的站在那里,仿佛形成了一副画,美轮美奂,让人移不开眼睛,也让人觉得心疼,仿佛天地间只有她一个人。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月亮落太阳升,一日复一日,终于有一天,这塔里有了动静,白衣女子终于缓缓转身,淡淡的道“师父,你们来了”

        “孩子,你都瘦了,给你的食物,为何不吃呢?”一个柔和的女子声音传来。

        “师父,你不必为我费心,吃又如何,不吃又如何,生命如斯,永无止境,高处不胜寒”白衣女子声音一如既往的清淡,似乎就没有感情波动。

        “孩子,对不起,是师父不好”女子的声音里透着心疼和愧疚,也不知在愧疚什么。

        “师父,你没有错,你养育我,教导我,即使我变成这样,你依然在想办法帮我,师父的恩德,徒儿永远都不会忘记的”白衣女子声音微微有些柔和,可还是让人觉得有些冷漠。

        “孩子,若是这些食物无法下手,你师妹建造了一个野兽场,将那些野兽给你带来怎样?”女子努力的用商量的语气跟白衣女子说着。

        “师父,别费心思了,师妹似乎对我已经有了怀疑”白衣女子深深的叹息,有些事情一旦明目张胆做起来,便会暴露,到那时候,就会给师父们带来很大的困扰,她不希望师父们因为她而被指责。

        “孩子,其实你师妹她……”女子想说什么,可还是将话给吞了下去。

        待半晌后,女子似乎要离开,在离开前,她缓缓的道“孩子,我将你师弟和师妹送来永远的陪你,好吗?”

        白衣女子听到这话,身形一颤,心里更是泛起万千的波涛,她有些颤抖的开口道“师父,难道他们是你用来……”那话她怎么都说不出来。

        “孩子,你要知道,为了你,师父什么都能做出来的”

        “师父,不要,你不能这么做,师父,你要是为我那么做,我还不如自己了结生命”白衣女子飘然落在她的师父面前,有些祈求的看着她的师父道。

        “好,不过你要乖乖的听话,将这些都吃下”女子一挥手,便有无数的人影落在地上,全都是血迹淋漓。

        白衣女子看着眼前的情景,手心紧紧握着,她在控制自己的心性,可没用,她的血液是沸腾的是兴奋的,她无法否认也无法拒绝,眼睛也开始变的火热,不一会,黑色的眼眸变成了血红色。

        “孩子,你若不想师父将你的师弟和师妹带来,就知道该怎么做”说完,女子便离开了。

        留下白衣女子怔怔的坐在地上,她使劲的捂着自己的头,想控制自己,可无论怎样,这样浓郁的味道,让她的心都在兴奋的颤抖。

        “啊”突然一声凄厉的响声响彻天地,让整个塔都开始震动,白衣女子捂着自己的头朝天大喊。

        几乎是一瞬间,白衣女子就变的让人分辨不清,公玉寒雪在昏睡中,头也有些疼,她再想看什么,什么都看不到,脑海里全是一片红。

        突然,那白衣女子转过身来对着她,公玉寒雪突的睁开眼睛,不断的喘息,额头也有些冒汗。

        “寒雪,你怎么了?”怎么就一会的时间,公玉寒雪脸色就苍白的毫无血色,难道她身体不舒服还是出现了什么变故?溪怜幽担忧不已,紧紧的握着公玉寒雪的手,将她上上下下看了好几遍,似乎什么问题都没有。

        “怜幽,我没事,只是做恶梦了”公玉寒雪将受惊的心缓缓压了下去,摇头使劲挤出一个笑容宽慰溪怜幽,她此时脑海里还闪现出刚刚看到的景象,那白衣女子转头后,她看到了她嘴角的鲜血,而且那白衣女子似乎享受这样的鲜血,嘴角笑着,笑意那样的诡异。

        原来她的食物是血,不,她一定不要变成那个样子,靠血来维持生命,这些心中的惊异她无法告诉溪怜幽,怕自己告诉了他,他会更加不安。

        而且她心里有着很浓的不安,她刚到这里的时候,净妖塔里的那些暗神对她是深深的臣服,几乎不用言语,就能唯她的命是从,这是不是说明她的记忆里有关于这净妖怪塔的,还是说她在这里待过?

        这一切都很诡异,她期待自己将更久远的记忆恢复,可她又害怕恢复那样的记忆,会不会变成白衣女子那样嗜血的样子?

        “是不是这里太过阴冷了,让你做了噩梦,那我们现在就离开”溪怜幽知道公玉寒雪心里肯定有事,她一定是怕自己担忧,所以才不说。

        他总觉得这净妖塔不是个好地方,阴冷阴冷的,一点人气都没有,他还是将公玉寒雪带离这里比较好。

        公玉寒雪仿佛还没有从梦中回过神来,就这样任由溪怜幽带着她离开。

        溪怜幽看着魂不守舍的公玉寒雪,如幽兰的眼眸闪过深邃的光芒,缓缓道“寒雪,刚刚那被幻化灵女的人说一个婆婆,那个婆婆或许也是一个幕后的黑手”他想用这样的方式来转移公玉寒雪的注意力,看到她惊愕的样子,他很心疼。

        一听到灵女,公玉寒雪心瞬间冷硬起来,眸光闪过冰冷的寒气道“我们一定要小心,灵女能被幻化,还会继续幻化出来的,那婆婆怕真正的灵女伤亡,我们要想引出那婆婆,还真是要从真正的灵女入手”

        此时公玉寒雪想到了灵之辰,灵之辰和灵女是兄妹,是不是真的灵之辰最能辨别清。

        “怜幽,我们去找一个人,我想先找到我的爹娘,之后再向灵女索仇”如果不是为了爹娘和阿姐,她不会忍耐到现在,不过也算是误打误撞,知道了很多事情。

        “好”对溪怜幽来说,公玉寒雪去哪里,他就去哪里,天地之大,唯一人在他心中,那便是他的归处。

        当公玉寒雪和溪怜幽从净妖塔里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灵之辰在门外等着,只是此时的灵之辰看公玉寒雪的目光不再平静,似乎已经知道些什么。

        “灵之辰,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我正要找你,时间紧迫,我爹娘他们在哪里,我要马上将他们救出来”公玉寒雪对灵之辰说话也并不拐弯抹角,她相信灵之辰明白,而且在圣山的时候,他还说过让她放手去做想做的事情,直觉告诉她,灵之辰不会背叛。

        “姑娘,你知道吗?这净妖塔曾经是三大始祖为一个女徒弟所建,是为了让她活下去,这里面也承载无数的阴魂,只有这净妖塔才能镇压,里面是暗神在守护,若不是始祖的那个徒弟,没有人能顺利进出的”灵之辰仿佛没有听到公玉寒雪的话,他只是仰头看着这净妖塔喃喃的开口道,似自言自语,也似在对公玉寒雪说着。

        公玉寒雪眉心紧拧,灵之辰这话难道是故意说给她听的,三大始祖的一个女徒弟,难道是她脑海里出现的那个白衣女子?那竟然是始祖的徒弟,想到那白衣女子和她师父的对话,原来始祖为了这个徒弟,也可以做到那样的程度,冒着被天下指责也要救白衣女子,这到底是为什么,甚至为了这白衣女子都愿意舍弃另外两个徒弟。

        除了那个白衣女子,没人能顺利进出,可她却和溪怜幽顺利进出着,难道她是那个白衣女子,是始祖的那个女徒弟?这怎么可能,她无法相信,或许该说,她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自从来到血灵岛,短短的几日时间里,带给她的震惊让她几乎消化不过来。

        “前辈,莫要胡说”溪怜幽感觉到公玉寒雪身上的冰冷气息,心里狠狠一疼,冷冷的看着灵之辰道。

        灵之辰自然也能感觉到这个男子对公玉寒雪的维护,并未辩解什么,有一天,他们自己会明白的,既然是始祖要守护的那个徒弟,他必然是要誓死效忠的,只能对不起妹妹灵女了。

        他这也算是站在正义的方向,毕竟灵女做了太多狠毒的事情了。

        “姑娘你跟我来吧,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如果你爹娘在这血灵岛上,那么很可能在那个地方”说着,灵之辰便转身朝着一个方向而去,公玉寒雪和溪怜幽紧随而上。

        却说,灵女待将身体恢复好后,从池中踏空出来后,在石壁上一转,石室里的格局一变,出现一处鸟语花香的地方,灵女一步步踏进去,待看到在树下坐着的女子后,冷冷一笑道“公玉梦霜,这里鸟语花香,世外桃源,你不是喜欢这样的生活吗?我为你建造的可好?哈哈”

        公玉梦霜根本就不理会变化无常的灵女,她只是沉默不语,半晌后,才缓缓道“你还想怎样”

        “哈哈,我想怎样,我恨你,看到你这样的脸,我就恨你”灵女咬牙切齿的说着,脸也不断扭曲着,眼中燃烧着炽热的仇恨。

        “脸被你割伤了,眼睛被你毒的看不到了?这些还不能消除你的仇恨吗?”公玉梦霜淡淡道,十多年了,她已经淡漠了,对于灵女的仇视也习以为常的,她唯一担心的便是自己的女儿还有自己的夫君,只希望她们好好的,活的开心,不要受她的影响,虽然看不清了,但十多年她也用耳朵能分辨出灵女的情绪波动。

        灵女心灵已经完全扭曲了,压根无可救药了,其实她真的不明白这张脸到底哪里得罪了她,让她这样愤恨,当时一切还好好的时候,她似乎在灵女眼中看到了异样的东西,就好像灵女在透过她看别的人。

        “哈哈,怎能消除我心中的仇恨,你想的太简单了,你不是在意你那夫君吗?哈哈,你说我把这样的你带到他身边,让他看看,他还会爱你在意你吗?”灵女嘲讽的说着,眼中闪着疯狂的光芒,她想让公玉梦霜痛苦,怪就怪她长了那样一张脸。

        “你根本就不懂爱,真正爱一个人不是爱的外表,而是爱的灵魂”公玉梦霜淡淡开口说着,说完后,她将手捂在心口处,聆听心的声音,她就能感知到他还活着,只要活着就好。

        “哼,我是不懂,不过很快你就淡定不起来了,我会让你哭着求我的……”灵女刚要做什么,突然她头上开始冒黑烟,眼睛也开始变的空洞,转身如风般旋转着离开了。

        在一处黑暗的殿内

        “噗”灵女倒地口吐黑色的鲜血,从她身上冒出一阵黑烟后,灵女便昏厥了过去。

        待她重新醒来的时候,却有些混沌和迷蒙,她看着四处骷髅头的石柱,还有那熟悉的图腾,心里咯噔一跳,深深的跪拜下去“婆婆”对于有发生过什么,她什么也不知道。

        她想一定是婆婆用她的身体出去办事了。

        “你的灵力又失败了,幻化之人已经消散”一个沙哑苍老的声音从窟窿头那方向传出来,声音阴冷刺骨,让人不寒而栗,就仿佛在冰窟里。

        灵女忍住瑟瑟发抖的身体,疑惑的抬头,这黑婆婆不是说她是最厉害的吗?用灵力幻化她的替身也是强大的,为何会消散了?

        “黑婆婆,到底出了什么事情?”灵女疑惑的开口问着,这血灵岛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来的,这几千年来,几乎没人进入到这里。

        “有神秘力量进入了血灵岛,要对我血灵岛不利,”黑婆婆说了一句话后就念叨了一阵诡异的话语,让人辨不清是说什么,但随着她话落,地面上便出现了一个人影,几乎跟灵女一模一样。

        “灵二,速去岛边,不能让任何人踏入我血灵岛”

        “是”那灵二离开后,灵女便被一阵黑色的吸力给卷入在空中,无数的黑气开始往她身上灌注。

        “啊,啊……”灵女有些受不住这样的疼痛,每一次就像骨头全部碎裂的感觉,碎裂后又在重新组合,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她都要经历一次这样痛苦的过程,每多一次就更加疼痛一次。

        “黑婆婆,我有些受不不住,太疼了”灵女艰难的喘息说着,连呼吸似乎都是困难的。

        黑婆婆压根就不管灵女能不能受得住,手中的力量继续增加,“灵女,你的恨加上我的恨才能更加强大,放心,你要相信黑婆婆,只要你听话,我救会扭转乾坤,让你回到曾经”

        一听到黑婆婆这样说,灵女便憋红着脸,努力坚持,疼痛东扭曲了脸形,让她的脸苍白的都不正常。

        因为心中有坚持,所以无论多么疼痛,无论多么艰难,她都一直在坚持着,心中被愧疚折磨着,她过的也很痛苦,有的时候连记忆都恍惚,可千年前经历的那件事却清晰如昨日,让她想忘都无法忘。

        “灵女,黑婆婆不会让你有事的”沙哑的声音传来,黑婆婆确实是不能让灵女出事,因为她靠的便是灵女。

        却说在灵女从公玉梦霜那里离开不久,灵之辰便和公玉寒雪、溪怜幽到了这里。

        “是这里?”公玉寒雪有些激动的开口道,难道这里就是娘和爹的地方。

        “我不保证你说的他们在不在这里,但是以我的了解,应该是在这里”灵之辰心里叹息,有些怕让公玉寒雪失望,这个姑娘平时冷漠异常,此时正难掩激动,或许对任何人来说,亲情都是重要的吧,就像无论如何,他都不希望自己的妹妹灵女受伤。

        “是熟悉的气息,应该是在这里”公玉寒雪一直都相信血缘的牵绊,她能感知到娘的气息,虽然很淡很淡,但她确实能感觉的到。

        “别碰”公玉寒雪刚要上前,便被灵之辰一把拉了回来,刚刚确实有一股阻力在阻挡着。

        看到公玉寒雪疑惑的光芒,灵之辰将手中一个东西扣在石壁上面,就如同开启的钥匙般,缓缓打开,石门一层层的打开,一共有五、六层门不断的打开关上,这手里的东西他和灵女一人一块,只是他手中这块灵女并不知道,否则灵女定会改变这里的机关。

        看到这里,公玉寒雪眸光一转,在脑海里迅速算出时间和速度,和溪怜幽转身避开石门进入。

        待到了地面上后,公玉寒雪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原来这里还有一处明媚的风景。

        “是谁?”似乎听到别样的声响,从木门处走出一个粗布衣衫的妇人,轻声问道。

        这声音柔和如风,打破了一处的平静。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920/167611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