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男色满园—女主天下 > 第三十三章玉夜玄

第三十三章玉夜玄

        公玉寒雪看到妇人的一瞬间,心狠狠的一颤,手都有些微抖,是她的母亲,是她娘公玉梦霜,她不会看错,虽然几乎看不清她原来的样子了,可这就是血缘亲情,无法抹去。

        记忆里,公玉梦霜是光鲜亮丽的,曾经温雅倾城的她如今变的这样沧桑憔悴,一双脸几乎看不清原来的样子了,而且曾经那双灵动温暖慈爱的眼眸此时空洞一片。

        公玉寒雪心里是疼痛的,她的母亲公玉梦霜一定是受了很多的苦,否则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公玉梦霜能听到刚刚那细微的声音,一定是有人进来了这里,不是灵女,是别人,那会是谁呢?还有谁有能力进入到这里来?十多年了,这让她心里产生深深的疑惑。

        公玉寒雪捂住自己的嘴,一滴滴的泪从眼角划过,打湿了眼眸,眼前的视线更加的模糊。

        溪怜幽看着公玉寒雪,将她温柔的揽在自己怀中,心疼的无以复加,只是此时他却不能替她做什么,他把时间和空间留给这对母女。

        他也没有想到昔日的太女公玉梦霜如今变成这个样子,褪去了所有的繁华,变的普通沧桑,只是骨子里的那种清贵是怎样也掩盖不住的,这就是高贵的灵魂。

        “去吧,相信她一直在等你”溪怜幽吻了吻公玉寒雪的额头,轻柔的开口道,替公玉寒雪开心,如今她找到了自己的母亲,这是她心中一直牵挂和担忧的事情,还好,人生总是充满希望的,只要你不放弃,就一定会让希望开出幸福的花朵。

        公玉寒雪点了点头,一步步上前,或许这就是一种情切的感觉。

        “是,是,寒雪吗?”公玉梦霜看不到,但却似乎冥冥中心有牵连,竟然觉得是寒雪,可她不敢相信,十多年了,她思念了女儿十多年,一直都没消息,她怕寒雪不在了,可她转念一想,自己的女儿那样灵动可爱,一定是好好的,所以她等,这一等就等了十多年,没想到在有生之年能感觉到那样熟悉的气息。

        “娘,是我,我来晚了,我来看你了”公玉寒雪上前站在公玉梦霜的面前,眼中闪着泪花。

        “是寒雪,真的是寒雪”公玉梦霜有些颤抖的抬起手,不敢置信的抚摸着公玉寒雪的脸颊,脸上露出慈爱的笑容,仿佛所有的痛苦都过去了,只要见到女儿她就放心了。

        “长大了,真的长大了,好呀,一定很漂亮”公玉梦霜恋恋不舍的抚摸着公玉寒雪的脸,如同小时候抚摸她的发丝般,充满温柔和慈爱。

        看着公玉梦霜的神态,公玉寒雪眉心一蹙,不对,公玉梦霜这是怎么了?她看不到?

        “娘,你……”公玉寒雪心里微微颤着,她不想相信,可眼前的事实容不得她不相信,娘的眼睛不是空洞,而是……她颤抖的将手伸在公玉梦霜的眼前,来回晃动。

        可公玉梦霜的眼睛压根就没任何反应。

        感觉到公玉寒雪似乎有些不对劲,公玉梦霜苦涩的一笑,然后将脸一遮,难过的说着,其实当母亲的也希望自己在女儿面前完美一些,如今这个样子她都不敢见公玉寒雪“寒雪,是不是娘变丑了,很难看”

        公玉寒雪含泪一笑,抱住公玉梦霜,紧紧的抱住,贪恋公玉梦霜身上的温暖,柔声道“不,娘一点都不难看,娘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娘”在她心中永远是最美的,她的记忆里一直有童年美好的回忆,因为是公玉梦霜和爹玉夜玄给创造的温馨氛围,家的温暖很容易影响孩子的成长。

        “对不起,娘这十多年来没陪在你身边,也让你吃了不少苦吧”公玉梦霜心里终究是愧疚的,若是当年她能早一点发现公玉窝的阴谋,或许现在就不会变成这个样子,她的夫君玉夜玄为了她,不得不放弃所有,只为保全她,可这样一来,便让公玉寒枝和公玉寒雪两姐妹承受孤单的生活。

        “娘,不苦,我甚至要感谢上天,你和爹都好好的,只要活着就有希望,以后我们还会幸福的,我们一家人永远在一起,过温馨甜蜜的日子,养养花,喝喝茶”公玉寒雪努力的想一些美好的东西,想驱散现在心里的难过。

        “好,以后一家人在一起过温馨的日子”其实曾经,她也并未想过要做女帝,可因为从小的身份是太女,有些事情她不能说不做就不做,更不能抛下黎民百姓,所以她努力做个好太女,可当有一日她知道公玉窝想做女帝,她甚至还一度想成全她,最后她错了,有的人心性不纯,心胸狭隘,眼中更是容不得沙子,公玉窝迫害她不要紧,可她不应该伤害她的两个女儿。

        一想到这里,公玉梦霜心里就杀气凛然,因为她被困在这里,出不去,所以更无法报仇,而且公玉窝曾经也是灵女的一颗棋子。

        “娘,如今大陆一片平和,处处欣欣向荣,百姓也安居乐业”公玉寒雪似乎知道公玉梦霜在想什么,轻声说道。

        “我的女儿真能干”听到公玉寒雪那样说,公玉梦霜由衷的骄傲,这是她的女儿。

        公玉寒雪将头靠在公玉梦霜的肩膀处,轻声道“娘怎么知道是我”

        “因为我的女儿从小就说过要让天下太平,而且我相信我的女儿,你一定会做到的,你一说,我就知道能有那样的成绩百姓感激的一定是你”自己的女儿虽然隔了十多年没见,可感觉不会变,她一直都相信公玉寒雪可以做到最好。

        公玉寒雪甜甜的一笑,娘回到自己身边的感觉真好,很温暖,在现代的时候以及千年前,她能感受的亲情非常少,所以她格外珍惜这样的亲情。

        “寒雪,还有别人是吗?”公玉梦霜能感觉到有一个柔和的气息一直在公玉寒雪身边,她想会不会是……。

        “怜幽,你过来”公玉寒雪温柔的望着溪怜幽,将他拉到公玉梦霜的身边。

        “寒雪,这是?”公玉梦霜自然知道眼前之人是位年轻的男子,难道寒雪成亲了?

        “娘,这是我爱的人,他很爱我,我们之间很好”这是公玉寒雪唯一能想到的词汇,毕竟他们确实还没成亲,在娘的眼中,或许只有成亲了才能踏实吧。

        “好,只要对你好就好”公玉梦霜不求别的,只要女儿能幸福,便是她最大的欣慰,如今有个人能陪着寒雪,能照顾寒雪,就足够了。

        “叫娘呀”公玉寒雪看着溪怜幽不知所措的样子,心里一笑,面上却认真的说着。

        “娘”溪怜幽心里轻颤,对于这样的承认,心里是感动的,他何其有幸,遇到了公玉寒雪,得她如此珍视,虽然她从来不说爱,可刚刚公玉寒雪对她娘介绍他时,所她爱他,他们很好,让他的心泛起层层的波涛,久久无法平静,这一刻很幸福,似乎可以忘却所有的过往,他终究没有错过,终究等到自己的爱。

        公玉寒雪那样爱自己的父母,她能在她母亲面前承认他,他真的没有想到,也不敢相信,不过这一刻他的心跳的如此快,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如果不是公玉寒雪提醒,他都不知道叫什么呢。

        “好孩子,如今娘也没有什么可给你做见面礼的,谢谢你陪着寒雪,寒雪这孩子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情感,但你一定是对她极好的,否则她不会这样说,谢谢你,孩子,谢谢你陪在寒雪身边”公玉梦霜有些喜极而泣,这一天她收获了太多惊喜,可惜她看不到,她想他们两人一定是般配的。

        “娘,我爱寒雪,所以会永远陪在她身边,不离不弃”溪怜幽郑重的说着,脸上的神情严肃而认真。

        “嗯嗯,好,好”除了这个好,公玉梦霜真的不知道该用什么话语来表达自己此刻的心情。

        “咳咳,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是要马上离开这里,否则灵女回来,我们就走不了了”灵之辰很不忍心打断她们的团聚,可时间太宝贵,如果一旦被灵女发现,以后再救公玉梦霜就没那么简单了。

        “娘,我带你离开这里”公玉寒雪说着,就要背上公玉梦霜离开,虽然看不出来,但她知道公玉梦霜的功力已经完全消散了,而且身体似乎也已经千疮百孔了,所以她只能背着公玉梦霜,让她少受一点苦。

        “寒雪,我来背吧”溪怜幽主动要求道,他心疼公玉寒雪,所以他来背。

        “没事,我娘不沉的”因为她背的是亲情,是一点都不沉的,反而会觉得心里暖暖的,她现在很开心,她不求什么,只要觉得自己还有娘,娘还在她身边,心里就觉得满满的,不孤单。

        此时她有些感慨,最起码灵女没有对她娘用毒,也没有用别的方式,这样她便可以带着公玉梦霜轻松的离开。

        其实他们都不知道,灵女可以伤害公玉梦霜,却不能杀了她,这才是灵女痛苦纠结的根源,待得有一天真相大白,所有的人都唏嘘一场,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有一个因字。

        “知道为何灵女没下毒或者设置更多的限制吗?因为她把你的父亲和你母亲,还有你的姐姐都分散在不同的地方,这样一个便可以控制其余的两人”灵之辰似乎知道公玉寒雪心中所想,缓缓开口道。

        “灵女没隔一段时间,都会闭关,没一次闭关,她身上的寒气便越重,力量也越强,只是灵力越来越弱,似乎被别的力量给取代了”公玉梦霜想到一些事情,再联系这十多年来灵女的异常,开口道。

        听到公玉梦霜的话,公玉寒雪和溪怜幽脑海里都想到一个人,就是那幻化灵女所说的黑婆婆,一定是黑婆婆将灵女的灵力给转变了。

        “果然是个好的时机,前辈,希望你能帮我救出我的父亲和姐姐”公玉寒雪看着灵之辰说道,时间不等人,她真怕空欢喜一场。

        “寒雪,我知道你父亲在什么地方”公玉梦霜开口道,声音里似乎透着无限的感慨和思念,曾经她是太女,本可以一妻多夫,可世间只有一个人打动了她的心,让她坚持弱水三千,只取一瓢,没人可以懂得,但她却坚持,无论在哪里,他们的心都是想通的,她能感觉到他的气息,她相信他自然也能感觉到自己的气息。

        “娘,你知道爹在什么地方吗?你是怎么知道的”公玉寒雪眼中闪过疑惑的光芒,有些不可思议。

        公玉梦霜轻柔的抚摸着公玉寒雪的发丝,慈爱的道“寒雪,当爱到深处,两个人便是一个人了,他在我心中,相信我也在他心中,好无杂念,感知的是灵魂,无论他变成什么样子,无论他在哪里,我都能感觉的到,虽然被困在这里,但我却知道你爹也好好活着,这是我十多年坚持下来的理由。”

        溪怜幽低头沉思,想着公玉梦霜的这句话,如今他不担忧了,公玉寒雪是血系,就算以后变了,面目全非,任何人都分辨不清的时候,他也会用心去看,用心去感觉,哪怕暂时分离,他也可以找到她的。

        公玉梦霜的话又重新给了他信心,坚信爱情,一定就可以克服很多困难的。

        待三人出来后,灵之辰便将手中的东西重新扣上去,让这里恢复成原样,看不出有人来过的迹象。

        其实灵之辰只知道这里可能被灵女藏人,别的地方他却猜不透。

        “娘,你说顺着这个方向是吗?”公玉寒雪看着这片林子,这是她刚刚走过的地方,去往圣山也去往净魂塔的方向,难道她父亲可能被困在圣山上?

        “嗯,我能感觉到他的气息,就是从这里一直往前走,在东方”公玉梦霜心里是激动的,也是忐忑的,十多年了,对玉夜玄也思念成伤了,不知道他还好吗?不知道他看到自己这个样子会是什么反应?果然是因爱所以有担忧,由爱故生忧呀!

        “我相信娘,我们就按照这个方向走”公玉寒雪淡淡开口道,而且似乎冥冥中有什么也在牵引着她往这里走去,所以她也坚持这个方向。

        却说,冰绝玉笙一行四人也快要到达血灵岛了

        他们的心已经被煎熬折磨着,太久没有知道公玉寒雪的消息了,也不知道她怎么样,这才是他们担心的。

        “快到血灵岛了,大家一定要小心,总觉得登上血灵岛定不会容易的”墨谷沐玄看着远处岛上那冰冷的剑光,开口郑重的道,不知为何,看到那剑光,让他心里微微闪过不安。

        “接近这里才发现,如今血灵岛竟然笼罩着多方的势力”冰绝玉笙看着高空处的各色光芒,神情有些凝重。

        “多方势力,除了灵力,还有什么?疑……血色,青色,白色、黑色还有一些杂色在相互碰撞”公孙子雪自然也发现了这样的异样。

        “青色,难道是白隐邪九,他消失后来到了这里?”千魅漓绝色的眼眸波光一闪,脑海里闪过万千的思绪,白隐邪九跟三大始祖有关,难道血灵岛也跟三大始祖有关?只希望白隐邪九不要伤害到公玉寒雪。

        “我们还是抓紧时间上岸,看到天空的星辰了吗?有几颗光芒闪烁不定,或许会有陨落,这说明血灵岛的平静快要打破了”冰绝玉笙看着天空,分析道,越接近血灵岛,他预测的越明晰,心里想的便越多,在这一路上,他怕让大家心情沉重,所以未说什么,可眼下快到血灵岛了,他想提醒他们。

        “寒雪!”四人心中都咯噔一下,心里深处闪现的人影便是公玉寒雪。

        有的时候因为爱,所以很难用理智去控制自己的行为。

        “今夜入血灵岛”这是他们此时共同的心声,不想再等了,他们承受不住失去公玉寒雪的可能。

        冰绝玉笙想到公玉寒雪身上隐藏的血系能力,还有她的身份本源,眉心一蹙,他有一种直觉,似乎所有的一切都在朝着一个方向去,冥冥中自有注定?或许只有这句话能描述这一切。

        “其实在很早的时候,公玉寒雪的父亲玉夜玄就对我说过,什么都不要跟公玉寒雪说,等她成长,等她历练,有一天她自己想去血灵岛的时候,那就是时机到了,而她父亲说,那时候无论如何,我要坚持本心,做到不离不弃,虽然那时候小,但也明白,以后我断然是不会离开公玉寒雪的,从那个时候,我想,公玉寒雪的父亲就已经猜到了今天”公孙子雪望着远处,淡声开口说着,他想如今时机是真的到了吧。

        那会他没说,是因为有些事情是心灵的选择,如今墨谷沐玄、冰绝玉笙、千魅漓都选择了公玉寒雪,相信以后再遇到什么磨难,他们也依然会对公玉寒雪不离不弃的。

        玉夜玄,当年轰动天下的人物,让无数人羡慕让无数人感慨钦佩的人,如今说来,大陆上依然没人会不知道的吧。

        还有一个疑问便是,没有人知道玉夜玄的身份,他就像凭空冒出来的,本不为天家所接受,但后来却因为前太女公玉梦霜坚持,飞他不娶不嫁,这才有了后来的一段爱情传奇。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920/167611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