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男色满园—女主天下 > 第三十六章风云涌动前夕

第三十六章风云涌动前夕

        血姬脸上几乎毫无血色,她有些颤抖的抱着公孙子雪,不知该怎么办,“为什么,怎么会这样,我的孩子……”血姬就这样一直喃喃自语着,似乎陷入了魔障,不知如何去做,一滴滴泪水更是滴在了公孙子雪的脸上。

        小小的公孙子雪仿佛什么都不知,眼睛来回转着,眸光来回变化着,似乎天地都在感应着公孙子雪的气息,本来晴朗的天空开始雷声轰鸣,一道道闪电只朝着血姬所在的方向而来。

        “女王,你快闪开,这个孩子力量太诡异,能将天上的闪电给引来,这屋子也会炸开的”青狐焦急的朝着血姬开口说着,这样的情形,让她看了都觉得有些担忧,血狐的力量再强大,也无法跟天的力量相比,何况这孩子拥有三大始祖的魂魄之力,是谁都无法控制的。

        而且这孩子一旦被发现,很容易遇到危险,她不敢想,三大始祖的魂魄是要重聚的,若是某一缕魂魄消散,这天下的形势将会大变,甚至再次让整个天下变的生灵涂炭,无一处完好的地方。

        “青狐,你说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血姬心里非常的痛苦,对她来说,公孙子辰走了,这个孩子就是她唯一的希望,可是如今这孩子太不寻常。

        “女王大人,你先别着急,现在必须采取措施,否则小主子生命很危险”青狐努力让自己平静,血姬一连受到的打击太大,几乎陷入了她自己的悲伤情绪里,她必须让血姬做出选择,甚至可以说是抉择。

        听到青狐的话,血姬这才回神,似想到什么,她将公孙子雪交给青狐道“青狐,孩子就拜托你了”说完,血姬果断的飞身凌空而起,全身的气息澎湃,迎着电闪雷鸣,眸光冷厉坚定。

        这个孩子是她和他爱的结晶,就算是牺牲自己,她也要保全这孩子,双手大张,朝天空伸着,迎着狂风,散发出森寒的波光,和闪电相互碰撞,激起变幻莫测的寒光,相互碰撞,在天空上也交汇出动人的画卷。

        血姬的长发也在空中凛冽的飞舞着,绝美动人又凄清冷然,让人不由的心怜又心惧。

        青狐紧紧的抱着小小的公孙子雪,眼睛一眨不眨的看向天空,生怕血姬出现什么异样。

        待电闪雷鸣被血姬的力量给挡在外面后,血姬迅速抖动手中的绸缎,一股冲天的光芒将整个屋子给包围了起来,这股罡气彻底的将外面的力量给挡了出去。

        血姬擦了擦额头的汗,这才飘然落地。

        “女王,你还好吧”青狐赶忙上前查看,毕竟要将天上的力量给挡回去,一定不是那么容易的。

        血姬温柔的看着小小的公孙子雪,摇了摇头道“还好,没事”为了孩子,她不觉得辛苦。

        “对了,青狐,我要闭关一年,这一年孩子就交给你了,这结界只能维持一年,而我必须在这一年想到解决的办法,否则这孩子无一天安宁的日子。”血姬冷静的吩咐着。

        “是”

        就这样,青狐带着小小的公孙子雪在这山上生存着,青狐每天都小心翼翼的看着公孙子雪,生怕他出现什么异样,还好,这孩子平日很安静,也不用怎么操心,可就是结界外面雷声轰鸣的时候,公孙子雪就控制不住自己,破坏力极强。

        “碰,碰……”公孙子雪所过的地方,树木全部被摧毁。

        “小主子,你有没有受伤呀”青狐看着安静的站在那里的公孙子雪,惊异的上前,赶忙检查他的身体。

        却发现自己根本就靠近不了这个孩子,而且这孩子眼中散发着诡异的光芒,仿佛要将人给吞噬进去,她竟然发现自己越看越呼吸不过来,似乎要窒息。

        在青狐以为自己生命要终结的时候,突然那股吞噬的力量消失了,而还不到一岁的公孙子雪已经倒在了地上,或许是以内年纪小,或许是因为这具身体无法承受这样强大的力量,所以累了,昏睡了过去。

        青狐看着公孙子雪三天后,在她快要崩溃的时候,小小的公孙子雪醒来了,可是醒来的公孙子雪也不哭不闹,青狐拿来米粥给公孙子雪喝,可是这次公孙子雪全身竟然虚弱无比。

        青狐以为他只是昏睡了三天,后来才发现,每一次力量爆发后,公孙子雪的身体就虚弱一次,越来越虚弱,让青狐都惊恐不已,她担心若是等血姬一年后出来,这孩子还不知道存不存在。

        后来,青狐忍不住跑去石室外,隔空传音向血姬汇报。

        血姬本来在闭关,听到青狐的话,眸光一颤,其实这样的情况,她早就猜到了,只有唯一的一个办法可以救这个孩子,只是以后这孩子会辛苦很多,可就算是让那孩子辛苦,她也要让他活着,好好的活着。

        正好,她也该去找子辰了,这样的话,他也不会怪自己的,这一次该做到不离不弃,生死相随了,誓言依然没变。

        石门缓缓打开

        “女王,你出来了”看到血姬化成血狐的身影,青狐松了一口气,她想,女王出来了,小主子应该会没事的。

        “嗯,辛苦你了”血姬感激的对青狐点了点头。

        血姬看到自己的孩子那样瘦,心疼不已,她紧紧抱着小小的公孙子雪,一直喃喃的说着“孩子,对不起”或许血狐和人真的不能相爱,她违背了天界的规矩,所以天界给她这样的惩罚。

        公孙子雪虽然小,但他似乎也知道血姬是自己的母亲,伸出小手回抱血姬,由于小,小手软软的。

        血姬一滴泪从眼角滑过,这孩子太小,可却这么懂事,再给自己一段日子,让她好好陪陪自己儿子。

        十天左右的时间里,血姬一步不离的陪着公孙子雪,给他讲很多有趣的事情,晚上也唱着摇篮曲哄公孙子雪睡觉。

        这样的日子一点点过去,终于迎来了最后的一日

        “血姬,你真的要这么做吗?”青狐有些难受的看着血姬,其实这里本该是血狐领土,她们本可能要在天地间被弱肉强食,是血狐女王给了她们立身之所,也保护起她们,若女王真的消失,她很担心。

        “青狐,这里是我的地牌,就算是我不在了,别人依然无法欺负你们,这里可保你们长久平安”可世事都是变化无常的,血姬也没想到会有那样一天,超出了她所有的预测,那是她都没想到的。

        “血姬,能不能有别的办法?”

        “没有,只有这一个而且是唯一的办法,你知道吗?我必须让这孩子成长,必须让他好好的活着,用血咒能封住他体内控制不住的力量,让他可以如正常人般,待天地时机一到,七魂便可重聚,始祖便重新升天,庇佑我大陆,人们便可安居乐业”血姬缓缓的开口说着,声音里透着严肃和认真。

        青狐明白这不单单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还关系到以后天地的格局。

        这一日,天地格外平静,只有山峰某处,亮光闪闪,冲天而上,几乎将这一片区域全部包围,只见在光芒中,包裹着一个幼小的孩子。

        “娘,娘……”也许因为下血咒,让小小的公孙子雪根本承受不住,也许也太过疼痛,让公孙子雪发出一个轻微的声音。

        虽然声音很小,可血姬还是听到了,心狠狠的一颤,差点就忍不住,全功尽弃,可她知道,必须舍得“孩子,对不起”她也不知道对不起什么,其实她们谁都没有错,是造化弄人,她也想和夫君和孩子幸福的生活。

        血姬狠狠的闭上了眼睛,双手的力量源源不断的朝着公孙子雪身上发出,下血咒,将他体内那强大的力量压制住,相互融合,让他可以控制自己的力量,做一个强者,屹立在天地间。

        待全部结束后,血姬噗的一声开始吐血,几乎都停止不住。

        青狐看着那大滩的血迹,都惊恐不已,她都觉得,血姬这样一直吐下去,会不会将血吐尽。

        “女王?”此时青狐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

        血姬将血擦了擦,并未觉得怎样,刚刚的不适似乎消散了“青狐,我没事”

        青狐有些惊呼的看着眼前的一幕,血姬嘴角的血渐渐的被她吞噬掉,还有血姬脸色逐渐变的越发白皙,却不是苍白的那种颜色,似有一个念头闪过脑海“血系”

        “血姬,你和血系是不是……”

        “呵呵,下完血咒后,我便开始觉醒,不错,我是血帝大人身边的左护法”虽然觉醒的不彻底,也大体让她知道了自己的使命和身份,她该走了,完成了一切该去找子辰了。

        “青狐,我该走了,这里就交给你了”血姬看了眼公孙子辰,眼中含着不舍,她一点点如泡沫般消散,找不到身影了。

        “女王大人,血姬……”无论怎样叫喊,都找不到血姬的任何气息了。

        在以后的日子里,都是青狐几个兄弟姐妹陪伴着公孙子雪,怕这孩子会伤心,所以她们从来也不提血姬的事情,便也导致了后面的误会,从而让公孙子雪和公玉寒雪相遇,不过这都是后话,或许是冥冥中自有定数。

        血咒对公孙子雪是好的,但是每一年总要发作那么几次,每次发作,黑发逐渐变成银色,最后他的发丝全部变成了银色。

        却说,在血灵岛这里,几人对抗那灵二手中的冰剑,但公孙子雪却陷入了小时候的梦魇里,几乎沉痛的走不出来,原来真相这么残忍,原来是他一直都在误会爹娘。

        冰绝玉笙和墨谷沐玄对抗着这冰剑的力量,天空激起排山倒海之势,连海水都激起万丈的波涛。

        “哈哈,你们根本不是这冰剑的对手,这是为你们专门淬炼的,还可以让你们七魂融合呢,回归始祖之时,哈哈,到时候天下唯我独尊”灵二眼中闪着得意和阴翳,双眸几乎腥红的拿着冰剑朝四人攻击而来,暗处也有无数的幻影,几乎将四人给包围住。

        千魅漓不得不用梦术进入公孙子雪的梦境里,看到那些景象,心也狠狠的一颤,原来公孙子雪经历了如此的痛苦,那样的母爱和父爱都是伟大的,可却也让公孙子雪误会了这么多年,也错怪了这么多年,想到这些,千魅漓不免唏嘘不已。

        千魅漓进入到公孙子雪梦境中,开始缓缓说着“公孙子雪,既然血姬是血帝大人的左护法,那她一定是安全的,一定在这世界的某一个角落,还等着你呢,过去的终究都过去了,想想你现在在做什么,要去找你所爱之人公玉寒雪……”千魅漓有一种直觉,他们每个人心中似乎都有一个魔障,这个魔障说不出来是好是坏,而且此时他再看向冰剑,却觉得这冰剑似乎让他们灵魂都颤抖,是熟悉的颤抖。

        公孙子雪回神后,眸光冷寒的盯着灵二,瞬间爆发出无尽的力量,淡然凝立,银发在风中疯狂的飘动着,手中散发无尽的寒气,朝着灵二无情的打过去,砰砰砰……两人身影交错飞动。

        天空的光芒变化莫测,寒芒四射,几乎震撼到风云,天空似乎有什么风起云涌,似乎也预兆着要发生什么。

        大陆上

        柳雀看着手中的秘术占卜结果,心里闪过浓浓的不安,就在这时,苍云凌回来了。

        “怎么样,阻止了其它三个人吗?”柳雀心想,只要七个魂魄聚集不起来,那暗处的阴谋便不攻自破。

        苍云凌有些叹息的摇了摇头,愧疚的看向柳雀道“对不起,我去的时候晚了,三人都不在,而且月天和端木秦也去了血灵岛”

        “怎么会这样”柳雀有些心烦意乱,不断的踏步来回转着走着。

        “柳雀,你别担心,或许他们会没事呢”苍云凌看着这样的柳雀,有些担忧的道,至今她还是没回忆起以前的事情,她似乎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别人身上。

        “怎么会没事呢,你不知道,他们七人代表的是什么”是与始祖有关的力量,七个魂魄相凝聚,可以达到什么样的天地巨变,谁也说不清。

        “柳雀,你是红姬,曾经最强大的秘术师,你还记得吗?”苍云凌心中非常的焦急,柳雀只记得这一世的事情,将他们以前的故事全忘记了。

        听到苍云凌说红姬,柳雀冷哼一声道“红姬,如果真是那样,我宁愿什么都想不起来,红姬那样厉害,却为情所困,最终死在自己给自己造就的秘术里”她在秘术师的古籍里,看到过一些记载,当时还唏嘘不已,心想自己一定要励志做强大的秘术师,不为情所困。

        听到柳雀这样说,苍云凌心里狠狠一痛,是他对不起她。

        看到柳雀要走,苍云凌脸色瞬间苍白无比,上前抓住柳雀的手道“你要去哪里?”自从那些记忆恢复过来后,他整个人都陷入惊恐中,害怕失去的惊恐中,他再也承受不住那样的失去了,虽然现在转世了,可红姬骨子里是敢爱敢恨的,他既期待她回忆起来又怕她回忆起来。

        柳雀冷冷的瞥了眼苍云凌道“你没阻止的了他们三个,我们之间的约定不算,我亲自去血灵岛”

        看着柳雀坚定的神情,苍云凌毫不犹豫的道“我跟你一起去”

        柳雀未说什么,便踏空离开了,苍云凌立马追上,当经年后,史书上记载这样的一日,天历八千万年十月十八日,众聚血灵岛,风云涌动……

        却说公玉寒雪和母亲、溪怜幽、灵之辰赶往东方某个地方,要将父亲玉夜玄救出来。

        再次经过野兽场的时候,公玉梦影让女儿公玉寒雪将自己放下来,有些轻颤的一步步朝着野兽场地宫走去。

        “娘,小心些”公玉寒雪紧跟着公玉梦影的身影,就在要踏入地宫的时候,公玉寒雪突然心中一颤,往身后天空看去,竟然看到变化莫测的寒光在天空闪烁。

        她眸光一冷,那里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可看到娘快要进入下面去,便管不了太多,现在先将父亲给救出来。

        进入到这里面,公玉寒雪心颤的厉害,感觉心脏都快跳出来,而且头开始疼痛,眼前几乎是一片血红。

        “寒雪,你怎么了?”溪怜幽感觉到公玉寒雪状态的不对,担忧的问着。

        公玉寒雪有些喘息的摆了摆手,道“我没事”她觉得很渴,很想喝水。

        溪怜幽看着公玉寒雪眼中明明灭灭的光芒,还闪着血红的光芒,心里闪过层层的波涛,或许那样的结果根本就是任何人都阻止不了的,血系,他记得在神族族谱里似乎也有记载过野兽场,好像是三大始祖为了她们的徒弟而建造,不过具体是什么用处,倒也没说。

        此时看着公玉寒雪的反应,心里不由的想,难道是血之食物?

        溪怜幽眼中闪着幽幽波光,心有些叹息,更是怜惜,或许公玉寒雪根本就不愿意是那个样子,可这一切却是无法控制的。

        他想起暗妖曾经提过,公玉寒雪是冰女的时候,天父天母为了她,曾经专门去黑暗系的血池里摘过冰灵花,如今他想自己似乎明白了,天父天母是为了驱除公玉寒雪身上隐藏的血系力量,将她变成纯净之身,以一个普通人生活着。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920/167611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