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男色满园—女主天下 > 第三十九章千万年前的师妹

第三十九章千万年前的师妹

        暗妖心里叹息,公玉寒雪何其无辜,最后却承受了如此之多,或许当年体质是血系之力,也非她所愿。

        “这冰珠?”公玉寒雪看到这珠子,不知为何心不由自主的一颤,很熟悉的珠子,这是?公玉寒雪突然脑海里闪过一道波光

        对了,是那个白衣女子的师父,是那个女师父脖颈上一直戴着的东西。

        “这珠子是你的父亲给我的,你父亲似乎知道所有要发生的事情”这是暗妖极为奇怪的地方,可他知道玉夜玄是不会害公玉寒雪的。

        “父亲?”公玉寒雪眼中闪过疑惑的光芒,她的父亲怎会有千万年前始祖身上的东西,难道说她父亲跟那个有什么关系?

        还没等公玉寒雪回过神来,灵女便怒气冲冲的将长鞭再次使来,这次几乎是怒火中烧,也或许是被逼急了“你怎么可能不被冰剑所吸引,这根本不可能的”一边发怒,一边不敢置信的说着。

        “这世界上没有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只有你不愿意相信的事情”千魅漓此时看着灵女,自然能用梦术透过灵女看清那黑暗的灵魂,冷冷的道。

        “不可能,七魂聚……”灵女朝天大吼一声,声音澎湃而出,真气更是冲天而上,随着真气的爆发,一股黑色的雾气也散发出来。

        这气息几乎让人作呕,如此浑浊如此黑暗,就如同天地混沌之时的黑暗之气,“哈哈,哈哈,谁也不可能改变我的计划”

        说着,灵女全身一旋,黑气形成一个旋窝,不断的旋转,如龙卷风般将房屋都卷入高空。

        暗妖感觉到这股强劲的吸力,仿佛将他的灵魂都快吸引出去,可他还是牢牢的抱紧公玉寒雪,他知道自己绝对不能松手,公玉寒雪现在处于觉醒之前,是最为虚弱的,一定不能受伤,只要安全度过这个阶段就好。

        公玉寒雪看着抑制冰剑力量的千魅漓四人,心里担忧不已,难道就没有一点办法救他们,想着,公玉寒雪就想上前阻止。

        却被暗妖给制止了“你现在过去,只会让他们分心,反而让灵女的阴谋得逞,现在必须冷静,相信他们四人,一定会抵抗的了,七魂聚,只要七个人没有到齐,无论怎样,灵女的阴谋都不会得逞的”。

        似乎公玉寒雪所想,灵女诡异的一笑,眸光含着几丝阴森,“哈哈,公玉寒雪,你不会以为这样他们就没事了吧,他们的力量正被我的冰剑所吸住,到时候谁都不是我的对手”

        她最想看到的就是公玉寒雪惊慌失措的神情,可是让她失望的是,每一次她都是一身白衣,那样淡漠的看着一切,仿佛什么都不放在眼里,可她越是这样,所有人还都围着她转。

        她曾经是想把她当作师姐,哈哈,想到这里,黑婆婆黑暗的灵魂诡异一动,太过可笑了,很可笑不是吗?她是人家的食物,备用的食物,还自诩是人家的师妹,是同等地位,殊不知在师父们的眼中,地位早就不平等,怪不得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该她去守护公玉寒雪。

        她很想仰天大笑,笑这不公,笑自己的愚蠢。

        记得很小的时候,千万年前,她天真的站在公玉寒雪身边,看着一袭白衣的师姐,很佩服“师姐,你好厉害,你看你手一动,这大树就倒塌了”

        公玉寒雪淡淡的看了眼小小的红衣人儿,并未答话,继续手中的动作。

        可红衣小人儿并不气馁,她觉得师姐就是最厉害的,比师父们都厉害,她喜欢在漂亮的师姐身边。

        “师姐,你快吃,这个最好吃了,是师父做的呢”红衣人儿嘴馋的看着盘子中的东西。

        “师妹,这个你不能吃”千万年前的公玉寒雪眸光一颤,将盘子给端走了。

        留下落寞的红衣小人儿,她不知道为何那东西自己不能吃,明明很好吃的样子,而且她也有看到师姐吃过。

        “师兄,你吃过那东西吗?”碰到师兄的时候,红衣小人儿眨巴着眼睛纯真的问道。

        那师兄只是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头发道“每个人要吃的东西不一样,那是师父们专门为师姐准备的,也有专门为我们准备的东西,你看”说着,少年男子便将托盘拿出来。

        或许年纪小的时候,总会觉得别人手里的吃的是好的,她连看都没看一眼,脑海里浮现的就是师姐端走的东西。

        或许因为心里太敏感,她是被师父们捡回来的,所以格外的珍惜,就因为越在乎,所以越害怕失去,越容易走极端。

        ……

        “师姐,你教我这个好吗?我觉的好厉害”红衣小人儿黏人的功夫越发厉害。

        公玉寒雪眸光闪过一丝温柔的光芒,但光芒太快,让人抓不住,她只是淡淡的将手中的一本书递给红衣小人儿道“你学这个,看不会的来问我”

        红衣小人儿怔怔的看着公玉寒雪的背影,心里很孤单。

        那天,她去找自己的师父,看到师父不知在研究什么熔炉,上前抓住师父的衣袖道“师父,为什么师姐不理我呀”她很懂事很听话,师姐却不理她。

        师父只是轻柔的摸了摸红衣人儿的头发道“你师姐就是那样的性格,她对谁都那样”

        红衣人儿想了想,好像是那样的,师姐对师父们也是淡漠的,对师兄也是淡漠的,不光光是对她的。

        可是……可是,为什么是那样残忍,是因为她的身份被卑微,是因为她只是备用的事物,所以才得不到关注,得不到重视,如果是那样,为何还要将她捡回去,那样她宁愿平凡的生活着,也好过如此痛苦。

        她还一直努力相信着,相信或许是她猜错了,直到有一天,她被师父们送进净妖塔的时候,看到嗜血的师姐,闻到浓烈的血腥味,才知道原来她真的只是备用食物,哈哈……

        所以她要报仇,她要让那些错待她的人后悔,甚至跪在她脚下忏悔,她努力活着,研究了秘密后,找到这七魂,这七魂其实是师兄的七魂,转世后,每一魂便是一人,公玉寒雪若与他们相遇相爱,她便可以利用这些来达到目的,人不可能没有弱点,以前公玉寒雪什么都没放在眼中,心是冰冷的,如今她有了在意的人,就是有了弱点。

        她不相信她黑婆婆谋划了这么久,还不能把公玉寒雪的气焰压下去,她要让她对自己俯首跪拜。

        也许积攒的恨太多,也许曾经发生的事情太多,让黑婆婆的心早已经黑暗化,没有一丝的纯净。

        “寒雪不要听她的,她不是灵女,灵魂非灵女”千魅漓生怕公玉寒雪上来,不知为何,这冰剑所散发的力量和他们的气息相互交融,一开始寒气逼人,后来逐渐有一丝柔和的温暖散在里面,很奇怪也很诡异。

        如果他猜测的不错的话,这冰剑或许并不如这灵女口中所说的,能伤害他们,或许是一种重生。

        公玉寒雪听到千魅漓隔空传来的话语,眸光一颤,深深的盯着灵女,似乎看到一丝熟悉的感觉,那眼睛没错。

        “哈哈哈哈,……”似想到什么,黑婆婆仰头大笑着,笑声似乎藏着凄凉落寞孤寂,让听着微微微微有些动摇,似乎能忘记她刚刚做的狠辣之事。

        听到这样的笑声,公玉寒雪头一疼,似乎在哪里听过这样凄厉的笑声,很熟悉,可让她暂时想不起来。

        她就这样深深的盯着灵女,看向那眼眸,心里闪过万千的思绪,在灵女的身影如闪电般刺过来的时候,公玉寒雪突然想起了,是在净魂塔里。

        一个白衣女子静静的立在窗前,看到师妹进来时,只是淡淡的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内心自嘲无比,她这样的人还怎们跟师妹说话。

        “师姐,你……”红衣女子手中还拿着长鞭,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那些野兽,似乎都是血尽而亡,而她抬头看向白衣女子。

        白衣女子眼眸竟然是血红色。

        “怎么,师妹怕了吗?”白衣女子淡淡说着,似乎什么都不在意,似乎心已经死寂了,激不起任何的波澜。

        公玉寒雪此时觉得自己就是那白衣女子,她的所思所想还有要说的话,她都那么清楚,其实白衣女子如此淡漠的对待别人,是怕产生多余的情感,那样的话,她理智全无之时,必然会给她们带去伤害,还不如就这样,到那时候,她们还能下的了手。

        红衣女子听到白衣女子的话,摇了摇头道“师姐,若我没猜错的话,你是混沌传说中的妖孽—血系,是要浴火重生,可你的浴火重生却会给世界带来很大的变故”

        白衣女子嘴角勾起苦涩的笑意道“师妹猜测的不错”其实她师妹不知道的是,血系其实是最为恐怖的力量,也是最控制不住的力量,她知道师父们为何收养师妹,是因为她是净骨,能驱除她的心魔,能让她不至于某个时候理智全部丧失。

        可在她的记忆里,这个师妹给她带去了那么多温暖,无论她对她多么的冷漠,她依然如一团太阳般照着她,其实她没法说,她喜欢她的欢快,喜欢她的天真无邪。

        可再看师妹如今的样子,似乎什么都变了,或许是因为她,若不是她,师妹一定会活的轻松开心。

        “师姐,师父为何将我送来这里”这是红衣女子最为奇怪的地方,到了这里,她心中才觉得非常不安。

        白衣女子眸光一转,似想到什么,并未说话,只道“或许他们是为了你好”

        红衣女子喃喃的咬着这句话,心中并不明白,她现在担心的是,师姐将她的血给吸干了,可看到师姐的样子,似乎没有这个打算。

        顿了顿,白衣女子认真的看向红衣女子道“师妹,你想过要执掌一方天下吗?”

        红衣女子以为是问她的意见,她当然不想让师姐掌管天下,所以才道“师姐,执掌一方天下很辛苦也很累,还不如这样自由自在的好”

        白衣女子眸光一转,她想她明白师妹的意思了,后来白衣女子未对红衣女子做什么,只是红衣女子不知道,这样一句话就改变了她整个人生轨迹。

        净骨顾名思义也是一种重生,待血系之力将她身上的寒气吸走,在净魂塔中历练数千年,便可以一颗慈悲之心掌管人界。

        白衣女子以为自己的师妹是不愿意的,不愿意承担这样大的责任,以为她喜欢的是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生活。

        很多孽缘便是从这样的误会开始,若是一开始就说明白,或许就没有后来发生的那么多事情。

        待黑婆婆手中的利刃要刺向公玉寒雪的时候,公玉寒雪瞬间回神,险险避开,她似乎明白了一些什么,所以她现在内心中并不想对黑婆婆动手。

        为什么,当你最后发现一些真相的时候,却有一种无力无奈的感觉。

        眼看没刺中公玉寒雪,黑婆婆不死心的继续刺来,她知道现在是公玉寒雪最为虚弱的时候,坚决不能放过这个机会,只要杀了她,天下就是她最大。

        黑婆婆眼中闪着浓烈的恨,疯狂的恨,杀不动公玉寒雪就不罢休的感觉。

        “啊……黑暗之魂出”眼看夜色就要慢慢消散,黑婆婆知道快没时间了,只能使出杀手锏,随着她话落,黑色的浓烟瞬间弥漫在灵女周身。

        “碰”的一声,黑婆婆似乎舍弃了灵女的身体,直接以黑暗灵魂的姿态踏在高空,黑发无风自舞,周围不断旋转着黑雾,“轰隆隆……碰碰……磁磁……”她的黑气带动整个天地都开始发生剧烈的变化。

        “小心”公玉寒雪所在地方的地面都开始晃动,发生极大的裂痕。

        如此剧烈变化的场景,让公玉寒雪脸色瞬间变的惨白,看着天际还是灰蒙蒙的,心也越发焦虑,她使劲运功,可全是是一点力量都没有了。

        这样下去绝对不是办法,而且千魅漓他们也被卷入高空中,跟电闪雷鸣几乎融为一体。

        “师妹……”公玉寒雪突然朝着天空大喊一声。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920/1676119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