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男色满园—女主天下 > 第四十一章大结局一(冰剑情万更)

第四十一章大结局一(冰剑情万更)

        看到玉夜玄欲言又止,公玉梦影或许也能猜出什么,身形微微一晃,脸色惨白毫无血色,为何要让她的寒雪经历这些。

        看到这样状态的公玉梦影,玉夜玄一把将她抱在怀里,轻轻安慰道“我们要相信我们的女儿”

        一滴泪从公玉梦影眼中滑落,她有些哽咽的开口道“玄,你说,我们是不是不该有孩子,那样的话,寒雪就不用经历这么多痛苦”

        “梦影,当初我们并不知道会是这样的后果,可无论怎样,我们都不该剥夺孩子来到这世界的机会,那是我们的孩子,我们已经尽力让一切回归正轨”玉夜玄轻轻拍着公玉梦影的后背,其实她并不知道,她为这个孩子几乎付出了一切,否则也不会现在记忆全无,功力全无,任是任何人看到,都不会将她和始祖联系在一起。

        却说,当巫雅千竹和溪怜幽听到这声凄厉的喊声时,心狠狠的一颤,真气差点都收不住,从空中掉下来,这是公玉寒雪的声音,怎么如此凄厉如此的绝望,这让他们深深的不安着,心中更是惊恐无比。

        在他们的印象中,从来没有听到公玉寒雪这样过,无论遇到什么危险,遇到什么境地,她都是淡然处之,然后冷静的解决一切,可如今到底怎么了?怎么会发出如此的声音,让闻者心都不断颤抖。

        溪怜幽感觉自己手心都在发抖,气息也不稳,可还是凝聚全身的力量朝着声音的方向而去,如闪电般极速闪过黑沉的夜色,巫雅千竹一袭白衣紧随其后,他的心也在不断恐惧,他自然也了解公玉寒雪,不是极为特别的情况下,她怎会如此绝望痛苦呢。

        当两人赶到之时,就看到满目全是黑色的雾气,几乎将所有的一切都笼罩住,可还是让他们一眼就看到了公玉寒雪,此时的公玉寒雪衣衫在风中狂暴的舞者,发丝一缕缕的飞扬,让人根本看不到她的神情,她只是那样仰着头,一声声的“啊啊……”的喊着,凄厉又绝望,可见她心中多么的痛苦。

        她脚下的地面开始一点点碎裂,周围更是泛起红色的光芒,溪怜幽心一惊,这是公玉寒雪要觉醒的迹象,但是这样逼迫般的觉醒对她能好吗?

        如此绝望状态下觉醒,他担心她会失去理智,大开杀戒,这天下将又是一次的生灵涂炭,那是所有人都不想看到的,更是公玉寒雪不想看到的,万一她恢复理智的时候,看到自己所做的那一切,成为人类的罪人,她会自己受不了,那样比杀了她还痛苦。

        “寒雪……”溪怜幽飞身上前要靠近公玉寒雪,却被一股罡气给排斥了出来,他眸光闪过不敢置信,在觉醒前,公玉寒雪是没有任何力量的,可为何他竟然被排斥了出来,而且现在公玉寒雪根本没有注意到他们,只沉浸在她的悲伤里。

        黑婆婆正在兴高采烈的欣赏公玉寒雪痛苦的神情,还没欣赏完的时候,突然看到来到的两人,眼中闪过厌烦的光芒,可感觉到冰剑的颤动,她哈哈一笑“哈哈,果然得来全部费工夫,还差两魂,你们竟然也都来了,哈哈,离我控制天下不远了,冰剑去……”说着,黑婆婆就将手中的冰剑扔出,朝着巫雅千竹和溪怜幽而去。

        溪怜幽眸光深邃冰冷的看着冰剑,对巫雅千竹道“快带寒雪走,我来对付”说着,便将衣衫一甩,刀剑光芒如淬了冰般,迎上那冰剑,神情狠厉,全身的力量也爆棚,此时他的脑海里只有公玉寒雪,为了公玉寒雪,任何气焰他都无所畏惧。

        或许是因为其它五人在冰剑中的灵魂作祟,或许是溪怜幽身上的气息太过强盛,他只觉得心中悲愤难忍,那是他心中的至宝,此时却如此的痛苦着,那种心疼和酸涩无法描述,此时只能化作无尽的力量来对付黑婆婆。

        看着冰剑几乎被溪怜幽的力量给抵挡住了,黑婆婆眼中闪过不可思议的光芒,怎么可能,这个魂怎么可能抵挡的了冰剑的吸力呢,不可能的,黑婆婆不断摇头。

        却说巫雅千竹被公玉寒雪周围的气息刺的遍体鳞伤,可他还是坚持努力靠近公玉寒雪,心疼不断,他将来到她身边,将她抱进怀里,遮她一世的流离,让她不再这样颠簸不再这样疼痛,她那样美好,真的不该经受这一切,看着这样痛苦绝望的她,他心疼的无以复加,眼中的伤痛也毫不掩饰。

        他知道此时公玉寒雪听不到,可他还是努力的呼唤着“寒雪,寒雪,醒过来……”巫雅千竹眼中都开始充斥着红红的血色,伤痛加心疼相互交融。

        黑婆婆眼看形势对自己不利,黑沉的眸光一转,泛着汹涌的波涛,将冰剑一收给收了回来,然后紧紧握住,如光影般迅速刺向公玉寒雪,巫雅千竹本就在公玉寒雪身边,看到冰剑差点刺向公玉寒雪,还来不及有所反应,转身用后背一挡,“呲……噗”巫雅千竹的身体就这样被冰剑刺穿,一口鲜血喷薄而出,正好溅在了公玉寒雪身上,让公玉寒雪几乎魔化的眼眸微微怔愣。

        巫雅千竹几乎昏迷的时候,觉得自己被一股力量给吸进去了。

        “哈哈,六魂,已经六魂了”黑婆婆兴奋不已,张狂的哈哈大笑,指着剑朝天伸着,冰剑的白光冲天而去,引动了天地的雷声。

        “轰隆隆,……”突然从天空闪过呲啦的闪电,雷声轰鸣,让人根本招架不住。

        公玉寒雪几乎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了,外界什么都看不到,她如出生婴儿般感受雨点,微微一笑道“原来下雨了”整个人身上的罡气都收敛了,仿佛一个普通的看雨之人。

        看着这样的公玉寒雪,溪怜幽心里狠狠颤着,更是有些惊恐,公玉寒雪似乎把自己的心封闭了,整个人颓然的让人心痛心伤。

        溪怜幽顾不得抗衡黑婆婆,赶快上前站在公玉寒雪身边,一把握住她的肩膀道“寒雪,醒过来,看看,是我”

        可无论溪怜幽怎么摇晃,公玉寒雪就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根本出不来,此时公玉寒雪的灵魂已经入了一片红色混沌中,她眼前看到的也全是红色,连雨点都是红色的,也没有看到人,只知道身边有一个人一直在呼喊着,那样熟悉的声音,可她却不知道是谁,也想不起来是谁,她是谁,她在哪里?这一切,她也不知道。

        不知道该做什么,全是一片血红的空白,似乎远处有血液的味道,那样的芬芳,她好渴,口中真的好渴,感觉到身前似乎也有血液流动的声音,公玉寒雪想也不想的将手伸过去,直接刺入对方的心脏处。

        “噗……”溪怜幽瞳孔睁大的看着公玉寒雪,更是低头看向自己的心脏处,苦涩的一笑,因为是她,哪怕要自己的命都无所谓,可他痛的是公玉寒雪现在几乎是迷茫的,眼神也是空洞的,她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若是她清醒过来,会不会……

        连他都倒下了,谁来保护公玉寒雪呢,溪怜幽觉得自己消失没事,可他想让公玉寒雪好好活着,不能被这个黑婆婆给杀害,更不能被她自己的心封锁住。

        想着,溪怜幽眼中闪过悲沉的光芒,忍住心的疼痛,一把抱住公玉寒雪,深深的吻上她的唇瓣。

        公玉寒雪此时真的如初生婴儿般,毫无反应,只是在溪怜幽吻住她的时候,她的心狠狠一颤,似乎有什么被触动了,脑海里闪过一道光波。

        那是一个如莲般的男子和一个女子在深情拥吻,他们似乎很相爱,很多很多相处的场面突然涌入她的脑海里,让她的头一阵剧烈的疼痛。

        “好疼……”公玉寒雪一把推开溪怜幽,捂着头开始疼痛着。

        “寒雪,我是溪怜幽,记住我很爱你,很爱很爱,所以你一定要好好的生活,连带我们都一起幸福”心破了一个孔,鲜血不断畅流着,身体早已经支撑不住了,可是他不后悔,只是担心寒雪,他知道最后这一刻,他能唤醒她的记忆和理智。

        只要她能觉醒,只要她屹立足够强大,就可以完全控制她身体里血系的力量,那样他也就放心了。

        黑婆婆也几乎有些怔愣的看着这样的场面,眸光有一瞬间的迷茫和清明,这场景如此的熟悉,在千万年前,她的黑色灵魂最后看到师姐的时候,她身上也是鲜血不断留着,胸前插着一把剑。

        那会她还上前一笑道“师姐,没想到你也有今天”

        她还记得当时她的师姐只是冷冷一笑道“这样也好,一切都结束了,天下太平,哈哈”就那样,她的师姐拖着伤痛的身体,一脚一脚的往前走着,直到消失在她视线的尽头,而地面上延伸出长长的血路,最后那条血路开满了血色蔷薇花,妖娆满山。

        公玉寒雪脑海里本来一片空白,此时却因为疼痛卷入了无数的碎影,那都是曾经的记忆,此时仿佛开始拼凑,她缓缓睁开眼眸,看到满目的疮痍,还有倒在她面前的溪怜幽,心狠狠一痛,上前一把抱住溪怜幽道“怜幽,对不起,对不起,我都想起来了,是我入了魔障,是我封闭自己不敢面对,对不起,本来你可以好好的,你醒醒呀,醒醒呀……”

        公玉寒雪眼泪纵横,根本不敢看溪怜幽胸口的伤,她知道那是她造成的,为何生活要如此的痛苦,如此的伤痛呢,为何要这样,让她失去爱她的人,他们也是她心中的温暖,没有了他们,她不知道方向在哪里,不知道坚持什么,报仇吗?可是报了仇之后呢,她一点都不会快乐。

        “怜幽,如今就只剩下你了,你不能也抛下我,没有你们,我该怎么办呀,怎么办”公玉寒雪有些凄厉的喊着,使劲的摇晃着,手紧紧的握住溪怜幽流血的伤口,可是无论怎么捂着,血还是不断流着,都沾满了她的手,让她心都狠狠颤着,这是她的错,是她伤害了他,她无法原谅自己。

        “呜呜……”此时公玉寒雪仿佛褪去了所有的坚强,如一个孩子般开始哭泣,她只知道心痛的不知是什么滋味了,他们也都没了,怜幽也要离开她了,她觉得这天大地大,突然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处,不知什么是归路,更不知道方向在哪里,那样的孤寂,那样的落寞,

        只觉得一股空寂袭上心头,苍凉悲沉,无处诉说

        “啊……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啊……”公玉寒雪仰头开始大喊,眼中血泪凝聚,整个人甚至有些癫狂。

        心那样的沉痛沉痛到无以复加,甚至想就这样随他们而去,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顾,是不是人只有远远的离开这个世界,就再也不会痛苦了。

        “呵呵,呵呵……哈哈……”突然公玉寒雪脚步错乱,有些疯魔般的笑着,踉踉跄跄的。

        黑婆婆手一颤,看着这样的公玉寒雪,她突然想起了千万年前的自己,也是这样的,不知归路,痛苦绝望,正是因为那个时候的痛苦绝望,自己才走到了这样的一条路上,因为若不这样,她不知道自己为何而活着,她会绝望而死的。

        情景再一次的上演,让她一瞬间有些不知所措,她是想看到师姐痛苦绝望的样子,可当真正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不知为何,她突然心中很不忍,有些难过。

        恍恍惚惚,黑婆婆有些明白,为何自己执着于此,那是因为这是她给自己设定的假想敌,只有这样她才会坚持千万年间痛苦的活下去,人给自己设定一个目的,才会活着,否则绝望会吞噬人活着的念想。

        黑婆婆看着那样踉踉跄跄的公玉寒雪,突然想喊一声“师姐”可无论怎样,都张不开嘴,这一切都是她造成的。

        可在黑婆婆没有注意的情况下,那冰剑突然自己如一道光般闪过,飞向溪怜幽身体上,开始散发万丈光芒,一点点将溪怜幽给吸进去。

        感觉到一股冰凉的气息,公玉寒雪瞬间回头,眼眸中的冰冷仿佛淬了寒光般,她瞬间上前,倒在了地上,又爬起,上前一把握住冰剑,死死的握住,想制止它将溪怜幽给吸进去。

        “不,不……怜幽,只有你了,你不能离开我……”公玉寒雪一边摇头,一变狠狠的握住冰剑,眼泪一滴滴的滑落,甚至带着血滴,那是她的血泪,绝望的血泪。

        她们没有注意的是,公玉寒雪的血泪滴入冰剑上,让冰剑冰冷的气息瞬间变的柔和,如玉般仿佛滋润人心。

        最终冰剑还是将溪怜幽也给吸进去了,公玉寒雪颓然的一坐,坐在了地上,心孤寂空寂,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她一个人,满目苍凉,人人都那样温暖,为何她如此的悲凉。

        公玉寒雪看向落在她身边的黑婆婆,冷冷自嘲道“师妹,如今你满意了吗?”没有了他们,她还争抢什么,报仇又如何,她终究也是自己的师妹,或许没有当年那么多误会,也不会变成这样。

        她如今已经知道自己就是千万年前的那个白衣女子,是眼前之人的师姐,虽然记忆没有完全恢复,但有的还是想了起来。

        黑婆婆望了望天空,这满地的苍凉就像千万年前的那场大战,这千万年前她在坚持一个事情,那就是让公玉寒雪后悔,自己能够掌控天地,从而控制自己的命运,可真到了这一刻,她突然觉得心也是空荡荡的,为何会是这样呢,她想控制自己的命运,不想被摆布难道也错了吗?

        千万年前她失去了所有,失去了爱情亲情和心中一直幻想的美好,所以她才努力的控制自己命运,哪怕变的面目全非,哪怕被人憎恨,哪怕自己都看不到自己的容颜,她依旧不后悔,依旧坚持着。

        可如今看到自己的师姐,她突然有些迷茫了,那颗被仇恨扭曲的心第一次注入了一道灵光。

        “师姐,我只是想掌握自己的命运,只是想抓住身边在意的东西,难道也错了吗?千万年前,我那样的努力,那样的坚持,可你们都如指尖沙一样,一点点都离我而去,最后我才知道原来我只是卑微的血系食物,哈哈,多么可笑,如果真那样,为何要将我捡回去,让我在凡间平静的生活,也好过给了我那样崇高的身份,又让希望破灭,师姐,如果是你,你能不恨吗?你爱戴的所有人都在欺骗你,整个世界只有一个人的感觉,太过痛苦也太过孤寂,就连我爱的师父,也是向着你的,凭什么,我们一样是徒弟,为何他们都对你好”

        顿了顿,黑婆婆继续苦涩的道“师姐,只要是你喜欢的,我愿意不争不抢,可是当最后连生命都必须奉献给你的时候,我也无话可说,可是我容忍不了欺骗,哈哈,整个世界都在骗我,那样孤单苍茫的感觉,师姐,你有体会到吗?你从来没有被欺骗过是吗?你根本不懂,什么都不懂呀”黑婆婆说着,声音就开始变的凄厉。

        “师姐,还记得净魂塔吗?师父说让我去那里陪你,我去了,我给自己最后一次机会,可是不一样,真的不一样,你还是要吃了我,哈哈,哈哈……”

        公玉寒雪就那样任由月舞也就是现在的黑婆婆发泄心中的不快,她没想到她心中竟然藏了这么多的痛苦,她一直以为乐观的月舞是快乐的,因为大部分时间,她是没有烦恼的,她每次对着她都是开开心心的。

        “你不快乐,为何不说呢?”公玉寒雪声音有些嘶哑的说着,多么相似的情景,如今她有些明白何为同病相怜,或许真的是因果循环,当年她的冷漠给师妹造成了不可磨灭的误会和伤害,如今她的师妹转过来给她造成了如此的痛苦,她是该笑还是该感叹呢。

        “哈哈,师姐,我说了,你就会想听吗?你会想改变那样的状况吗?你那样冷漠,所以我只想像火一样去温暖你,让你开心一些,可是再厉害的人也是有心魔的,最后我自己的心变了,变的被心魔控制,我想杀你,我还想让你痛苦,我还想将你踩在脚底下,这就是我的想法,也不怕告诉你,所以你恨我也好,我都无所谓,因为这世界只有我一人,痛苦也罢,伤心也罢,都是我一个人来承受,哈哈,有谁会懂,你有爱你的人,你有温暖,可我只有荒凉,心大片大片的荒凉,已经不敢相信了”月舞就这样凄冷的说着,声音的空洞和麻木,让人听了有些震颤。

        公玉寒雪本来颓然的神情在听到月舞痛诉的时候,突然变的有些震惊,她没想到这个在她印象中欢乐的师妹,竟然藏了如此多的心事,还有如此多的痛苦,或许这样一比,她是血系又如何,最起码经历过温暖。

        “师妹,我冷漠只是不想伤害你,因为不知道哪一天我就会失去理智,我怕伤了你”公玉寒雪缓缓开口说着,此时她的心已经太过苍凉了,有些话还是说出来,说出来了,或许伤害能少一些吧,这世间多一丝温暖,少一丝伤害多好,而她的绝望也无处诉说了。

        “哈哈,师姐,你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会相信吗?”月舞觉得自己听了天下最大的笑话,如今她心已成魔,什么都不相信,也什么都不愿意相信,千万年前,她心中的绝望和痛苦有谁能知道,又有谁能明白那种孤寂落寞之感。

        “师妹,无论你相信不相信,你可以仔细去回想,我从来都没伤害过你”公玉寒雪心中长长的叹息,也充满着无数的苦涩,命运弄人,到了如今这个地步,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杀了月舞吗?杀了她,难道一切就能回归原样?难道他们七个就能回来吗?

        月舞全身散发着越发阴沉冰冷的气息,寒气逼人,她低头深深的看了眼公玉寒雪,嘴角勾起一个弧度道“师姐,这世界上只有我一个人痛是不够的,你也陪我一起痛吧”

        公玉寒雪全身一怔,想起身,不知为何身体一点力量都没有,此时似乎连起身都无法站起来,她只能这样喃喃道“师妹,难道这样你就开心了,就快乐了吗?”曾经月舞完全不是这样的心性,是什么时候她开始变了呢。

        “哈哈,师姐,现在开心又如何,不开心又如何,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要的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活着是为了什么,可我一直活着,让心魔控制着活着,就是这样的恨意才支撑我活到现在,七魂已经齐聚了,很快我就能掌控天下了”月舞淡淡的说着,声音里没有任何喜怒哀乐,曾经那样欢快的她早已经没了,取而代之的是这样狠辣无情的她,曾经她那样的善良单纯,可依然是孤单一人,如今这样狠辣无情的她,还是孤单一人,什么都没变,什么都没意义。

        听着月舞如此的心声,公玉寒雪眸光怔怔的,她知道月舞心中是极度苦涩的,或许那些痛那些孤寂她无法体会,但她知道此时她也是绝望的,这种绝望让她的心都窒息着,对生活似乎都没什么念想了,呵呵,她这算不算是太过消极,月舞还能找到恨意来支撑她活下去,可她自己,她不知道该找什么来支撑自己,似乎什么都遗忘了,脑海里只有他们七个。

        从相识的点点滴滴一直充斥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太过清晰,反而让她心如刀割般刀绞般,想哭更是哭不出来,似乎泪只留在心里,一滴滴的从不间断。

        “师妹,你若想要我的命,也拿来去吧”此时公玉寒雪真的有一种万念俱灰的感觉,脑海里一片空白,颓然的空白,什么力量也使不出来,仿佛褪去了所有的坚强,将所有的软弱都展现出来。

        听到公玉寒雪这样的话语,月舞神情一顿,她没想到有一天她那样淡漠的师姐会愿意放弃生命,她记得千万年前,无论多么艰难,无论多么不想承认是血系,她都好好活着,哪怕再艰苦,她也活着。

        可如今,到底是经历了千万年的沧桑,公玉寒雪的心变了吗?她还从来没有看过公玉寒雪如此软弱的一面,她从来都是高高在上,傲然凝立的。

        “不,师姐我不会让你死的,你还是好好活着吧,活着看这个世界是如何被我控制在脚下,这冰剑是凝聚他们七魂的,如今想必已经融合在剑身中”或许因为公玉含蓄颓然的神态,月舞似乎也平静了下来,天空的黑气似乎也在逐渐散去。

        “呵呵,他们七个不会再回来了吗?”公玉寒雪眸光空洞无比,都没有了任何的身材,现在仿佛什么对于她,都没有了吸引力,都不会让她焕发起精神。

        月舞毫不犹豫的摇头道“不会再回来了,冰剑是凝聚天地精华,更是这千万年间我心血凝聚而成,灵魂一入,便再无出现的可能,再说了,你还记得师兄吗?也就是你的师弟,其实这七魂便是他散化而成,你心中爱的人其实就是千万年前你的师弟,之后后来发生了那么多事情,他散化出七魂,散落在世间,以七人的身份守护在你身边,帮助你,支持你”

        “师弟?”公玉寒雪有些喃喃的念着,此时她还没有恢复千万年前所有的记忆,只记得那个白衣胜雪的身影,似乎一直温润柔和,可还有一些凄清的画面,带着血迹,似乎让她的心都不由自主的疼着,或许这不是很好的回忆,所以她本能的排斥,本能的不愿意去想起。

        “师姐,或许你想起来,就不会难过悲伤了,哪怕看到他们七人被冰剑吸住,都不会动容”月舞眸光深沉的盯着公玉寒雪道,她手中握住的冰剑此时也非常的平静,没有一丝的颤动,如普通的剑一般,光芒也收敛了进去。

        野兽场

        “玄,这地宫里的野兽怎么这么暴躁不安?”公玉梦影感觉到不对劲,疑惑的问着身边的玉夜玄。

        “别担心,我们耐心等着,他们是随着寒雪的气息而变动的”玉夜玄心里也是焦急的,可他还是稳定自己的情绪,努力安慰着公玉梦影。

        “寒雪现在情况到底怎么样了,你能感觉到吗?能知道吗?”虽然玉夜玄这样说,可她还是忍不住的担心焦虑,抬眸紧张的盯着玉夜玄的眼眸问道,虽然玉夜玄的眼眸幽深如迷雾,可她还是想透过这里看清什么,她知道他不想让自己担心,可越不想让她担心,她这心就越不安,眼看天也快亮了,她的寒雪正处于觉醒前夕,也没有任何的力量,这要是出现什么状况可怎么好,可千万不要受伤呀。

        她一直都想出去,可玉夜玄一直劝她说,必须让公玉寒雪那孩子自己经历这一切,只有这样,才能真正的浴火重生。

        玉夜玄屏心静气的感受整个血灵岛气息的变化,感觉到那种诡异的安静,心怅然道“现在是寒雪最低落的情绪期间,绝望痛苦都会发生”

        “怎么会有这样的情绪,那孩子从小都那么坚强,很多时候都是她开心的安慰别人,这次怎么会?”公玉梦影觉得那样的情绪太过痛苦,就像当年她以为失去了玉夜玄时,那时也是万念俱灰。

        公玉梦影揪着自己的衣袖继续说道“到底是什么逼迫这孩子出现这样的情绪呀,一定是有什么,是灵女……一定是她”

        玉夜玄知道此时说千万年前的事情,公玉梦影一定想不起来,所以不知道该如何解释,眸光一转,然后淡淡开口道“只有经历最为绝望低谷,才能爆发最为强大的力量”

        “可这种感觉太过痛苦了”绝望便是万念俱灰呀。

        “我们要相信自己的女儿,她会客克服的,她不会一直处于那样的情绪低落期间,我们也要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选的徒弟也非大恶之人,她总会悔悟的,总会回归原来本性的”

        “徒弟?”

        “是,对于三大始祖的传说,几乎没有关于徒弟的记载,那是被我们封锁住了,其实三大始祖各自有一个名下的徒弟,但却是放在一起生活培养的,公玉寒雪是我们的女儿,也是你名下的徒弟,而夜云是我们的二徒弟,也是放在我名下的,还有一个三徒弟月舞,是放在邪名下的,其实另外两个徒弟是我们三人在凡间千挑万选的,绝对不会看错,无论走过多么错的路,终有一天会回来的,会自己控制心魔的”玉夜玄意有所指,其实他说的便是月舞,那个孩子其实本性纯良,只是有些都是命运的安排,是他们也操控不了的。

        天地万物都有它们自己的规则。

        “那当年的生灵涂炭到底是怎么回事?”既然她和玉夜玄是曾经的两大始祖,那么她有感觉她和玉夜玄是一定打不起来的,到底是为何呢,还有另外那个始祖邪呢?

        “因情而起,也因缘而起,终归都是冥冥中自有注定呀”玉夜玄叹息一声缓缓道。

        公玉梦影环顾四周,望着越来越躁动的野兽们,心有些不安,不知这样的担忧什么时候是个尽头,真希望一切都结局,一切都回归好的局面,天地平和,百姓安居乐业。

        “再等等,再等等或许就会好的”玉夜玄心里也在打鼓,手心也微微出汗,时间太久了,超乎他的想象,本以为在子夜寒雪便可觉醒,可眼看着天都要亮了,还没任何消息,这天地还是被黑色雾气笼罩着,而且溪怜幽他们的气息也消失了,这让他想到了那一句传言关于七魂聚的,这次他是真的不知道会朝哪个方向发展,不知是好是坏,但他一直都有直觉,相信寒雪,相信她会浴火重生,以血凰之姿态,让天地重新归于平静繁华。

        却说夜色逐渐便要散去,公玉寒雪就那样痴痴的笑着,仿佛如婴孩般,什么都不在乎,也仿佛变傻了般,她看着天空逐渐升起白色的光芒,黑色雾气逐渐便要消散,仿佛在她眼前产生了美好的画面,她撑着身体开始站起来,虚脱的一步步朝着那白色雾气而去。

        整个人仿佛陷入了自己产生的幻镜中,快速的走着,朝着一个方向,眼眸空洞却仿佛参杂了希望,身上那绝望的气息似乎也消散了许多。

        月舞握着手中的冰剑,在运功,冷不丁的感受气息一变,睁开眼眸,就看到公玉寒雪跌跌撞撞的朝着一个方向而去,心中产生怪异的感觉。

        “师姐,你难道还想逃吗?你现在已经逃不开我的手心,这天下都是我的,你还想逃到哪里?”月舞不承认自己心中有一丝的不安,继续威胁冷漠无情的说着。

        可无论她怎么说,公玉寒雪仿佛就是没反应似的,她能看到的似乎只有眼前的幻境,那里似乎是一片美好的场景,和乐幸福的场景,那般美好,是她和他们七个在一起,还有欢快的孩子们,好幸福,原来刚刚都是虚惊一场,他们还在,桃花盛开,灼灼妖娆,孩子绕膝欢笑着,真好真美,让心都欢喜的开出花儿来了。

        公玉寒雪嘴角勾起温暖的笑意,朝着她认为幸福的方向去。

        月舞看着毫无反应的公玉寒雪,心中越发觉得怪异和诡异,可待看到公玉寒雪那嘴角的笑时,整个人身形一顿,那是幻境,没想到幻境竟然打开了结界,传说中天地间曾经出现过两位最为强大的幻术师,那玲珑球便是幻术所做,后来幻术师消失,玲珑球便也消失了,可没人知道,其实是当年的战乱,导致了幻境结界关闭,和整个世界给隔开了,可现在这个境况,完全就是幻境结界打开了。

        月舞来不及震颤,也来不及惊恐,只能大声喊着“师姐,停下来,停下来……”说着,也不顾自己正在运功修复心脉,将冰剑直接给仍了,飞身上前就要将公玉寒雪给拉出来,可无论她怎样努力,似乎都穿空了,公玉寒雪都已经变的透明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怎么会变成这样,这不是她期待的发展方向,一旦如了幻境,她不知道公玉寒雪会经历什么,会不会经历比这个还痛苦的事情,她无法想象,她给师姐带来的痛苦,她是可以控制的,可那里是未知的,谁也无法控制,传说中的那两个幻术师可是操控人的梦境,从而操控人的情绪,更是将生死都控制在内。

        她月舞是绝望,可最起码知道让她绝望之人还活着,活在整个世界里,让她能支撑着,如果就这样再也看不到公玉寒雪,她想她一样可以崩溃。

        这就好比信念,喜欢也好,憎恨也好,最起码她和你在一片天空下,可以让你尽情的去喜欢,尽情的去憎恨,支撑着你的情绪,也让你在绝望中支撑着你活下去,可当有一天她不在了,那么你的喜怒哀乐也会消失的。

        “师姐,师姐……我是师妹月舞呀,那是幻境,不是真实的,你不要被操控住”月舞如一个孩子般追着公玉寒雪,不断想触摸着,大喊着,想制止公玉寒雪的脚步。

        可让她绝望的是,一切都是徒劳的,根本不管用,公玉寒雪听不到,而她也触摸不到公玉寒雪的身体,她仿佛已经入了幻镜之中了,月舞惊异的发现,那结界打开,散发出淡金色的光芒,更是幻化出九十九层天梯,而公玉寒雪此时已经迈入了第一个梯子上。

        “冰剑破……”月舞急火攻心,似乎什么办法都想不到了,她现在唯一能想到的只有冰剑,双手握住冰剑,将自己的鲜血不断灌入里面,虽然心魔在控制着她的思维,可她本性便是坚强顽强的,依然努力的维持内心真正的想法,哪怕额头都是汗,灵魂也仿佛被撕裂般,依然将力量控制在冰剑中。

        “我知道你们的魂魄都在,冰剑可以融化你们的力量,你们也可以反过来让冰剑助你们力量重生,灵魂苏醒吧,你们所爱之人正等待你们拯救,幻境之中,唯有爱才能破灭一切,血系之生,与幻相生相克……”月舞咬牙忍着灵魂里的黑暗,她这是反噬用力,会被心魔吞噬掉,可不知为何,在这样的一刻,她突然觉得不后悔,在这样的一刻,似乎很多美好的回忆展现了出来,她和师姐也有很美好的时光,她曾经也给她梳过头发,也在她生病的时候,陪在她床边给她讲过故事……好多好多,为何就遗忘了呢。

        月舞想哭,一念之间,可入魔可入神,曾经入了魔,心魔,便无法回头,可在心魔完全控制她之前,在她现在清醒的时候,做一次对的事情吧,就当还那仅有的情,因为此时,她脑海里注入了好多的话语,被封住的那些记忆似乎涌现了出来。

        冰剑散发出白色催擦的光芒,如银辉般,那样的清静那样的柔和,将黑气给驱散了,当冰剑上升到高空时,突然散发出七道光芒,七个白色身影从冰剑中出现,环绕冰剑盘腿而坐,形成优美的场景,银色光辉涌动,七魂如星星般在冰剑周围转动,给天地撒照明亮的光芒。

        月舞看着这样的一面,缓缓一笑,突然她的头剧烈的一疼,眼中又开始充斥恨意,忽而狠辣忽而清澈“啊……”月舞捂着头,有些发狂,可她还是在坚持的忍着,还有最后一步,她不能妥协。

        “噗噗……”一口口鲜血从她口中喷薄而出,此时她有些傻傻的笑着:师父,你告诉徒儿,徒儿该如何去做,徒儿痛苦迷茫绝望狠辣过,此时这样做对吗?

        师父你也抛弃了我,可现在徒儿想到的也只有你……月舞心中自言自语着,她脑海里也闪现出一个绝美邪气的人影,他总会温柔的抚摸她的发丝。

        呵呵,恨之来源,原来是爱,心中有了贪恋,便有了心魔,此时月舞终于可以明白了,可惜千万年早已经过去了,她已经不是曾经的自己了。

        月舞看着似乎还陷入修炼沉睡中的七魂,咬牙凌空飞起,手朝高空一握,一条长长的红色鞭子便到了她的手上,她此时手都有些颤抖不稳,可她还是努力的握住,朝着大地狠狠的一甩“野兽们,给我出现”随着啪啪巨响的长鞭声,远处野兽场开始震动,暴动的野兽们在月舞力量所过处,纷纷轰隆隆的出现,朝着这个方向奔跑。

        月舞看着无数的野兽,嘴角一勾,从脚踝处拔出一把短刃,一刀刀刺向野兽们,鲜血不断溅出,不断横流,刺鼻的鲜血味道充斥在整个血灵岛中。

        她就不信这样还吸引不住饥饿的公玉寒雪,果然在感受到刺鼻的血腥味,那样的芬芳香甜,让公玉寒雪的脚步缓缓停下,她转头有些迷茫空洞的看向月舞的方向。

        月舞手一挥,野兽的血液如同水流一样朝着公玉寒雪的方向注入,公玉寒雪不受控制的双手一吸,血液开始涌入到她的身体里,身体里似乎有什么被激活了,灵魂似乎有了力量。

        可不知为何,吸入了这些血液后,公玉寒雪眼中红色的光芒一闪,头发也渐渐变成了红色,她淡淡的看着月舞道“师妹,这个天下就交给你了”说完,继续朝着幻境而去,还有二十个台阶,公玉寒雪就进入了幻境中去。

        听到公玉寒雪如此的交代,月舞大喊一声“不,师姐,我还没恨够你,你怎么能逃脱呢”

        “我不是逃脱,我是去我要去的地方”公玉寒雪淡漠深沉的话让人根本就听不懂,也不知道她刚刚到底是什么意思,月舞从来就没有了解过自己这个师姐,也从来不知道她那样淡漠的外表下隐藏什么样的心思,她只知道哪怕恨着哪怕想杀了师姐,此时心中本能的想阻止她去幻镜里,那里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去的,也不是任何人都可以闯入的。

        月舞突然转头看着冰剑,将冰剑一甩,正好在幻境之门要关上的时候,甩了过去,随着公玉寒雪入幻境,她想若是有他们七个在,有牵挂有爱羁绊着公玉寒雪,事情应该会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失去了冰剑,月舞直接倒在地面上,此时她是真的虚脱了,似乎也只剩下一口气,她自嘲的笑着,不知道自己费了千万年的心思,为何最后会这样做,她是傻的吧,哈哈,被恨着,却还要去做最后一刻的好人,她的恨意呢?扪心自问,她也不知道,似乎在公玉寒雪绝望相死的时候,悄然逝去,似乎在公玉寒雪说想为她好的时候,不自觉的消散。

        她也不知道,她其实只是渴望那一丝丝的温暖,她太孤寂了,这个世界上只有她一个人,似乎没人爱没人疼,所以她只能恨,可当最后的时候,她觉得她似乎还是享受了一点温暖,其实师姐本可以悲愤觉醒的,可以杀了她,或许因为她是她的师妹,公玉寒雪没有那么做,这便足够了不是吗?哈哈,她还是享受了那么一点点温暖。

        人生太过苍凉太过悲沉,有了一点温暖,就足够支撑着去回忆去活下去,可若没了温暖,没有任何支撑,她便只能靠着恨意。

        望了望天空,似乎阳光升起了,黑色的雾气也散尽了,因为刚刚的耗费心血,她已经心脉尽碎,只剩下一口气了,她终于支撑着自己到生命的尽头了,无论恨也好,怨也好,都如云烟消散了,哈哈,哈哈,可她的心还是苍凉的,她一生渴求的爱却不知在哪里?

        “碰碰……”似乎有什么碎裂声掉在地面上,月舞连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也不想去看是什么。

        原来一道白光闪过,是冰剑碎裂成碎片掉落在地上,而冰剑碎裂后,一个人影从冰剑中走出来,幽幽碧眸闪着温柔的光波,充满神秘,三千青丝在空中轻轻舞动着,清冽无波,飘渺魅惑,风吹拂着他的发丝,美的张扬邪气。

        他仿佛踏着风一步步朝着月舞走来。

        月舞以为人之将死,眼前出现了幻觉,她微微一笑道“师父,你来接我了吗?”

        “月舞”白隐邪九深深的看着月舞,叹息开口唤道。

        月舞差点哭泣出声,可她现在连哭的力气似乎都没有了,师父从来没叫过她的名字,也从来没有这样看过她,很多时候师父眼中波光都是深邃的,让人看不透深浅。

        是幻觉吗?那就让她都不要醒来,嘴角自嘲的一笑,永远都不会有人想到,她爱上了自己的师父,爱上了根本不可能有情的人,她是凡人,而师父是神人,那样的高不可攀,可她太贪恋温暖了,贪恋师父的呵护。

        可是最后师父和另外两个师父都选择了师姐,舍弃了她,她孤寂的不知什么是方向,只记得自己呆呆的站在那里,不知道哪里是家,那样的感觉真的绝望痛苦。

        宁愿平凡,宁愿没有认识师父,也好过那会的疼痛。

        爱情伤人,如同故事里一般,没有经历过,便没觉得疼痛,经历过之后,只要能远远的看着,也会觉得有一丝温暖在心间,可当有一天,都离开你之后,连看到都成奢望,那真的是万念俱灰。

        无数的回忆涌上了月舞的心头,她想一定是幻觉,还是不要有期待,有了期待,人生就会有痛苦,若是没有期待,从一开始就淡漠,后来便不会经历刺骨的伤痛。

        没人知道她的心是怎样的,她似乎也疼的麻木了,此时她想起了一首词,她最爱的一首词“谁,执我之手,敛我半世癫狂;谁,吻我之眸,遮我半世流离;谁,抚我之面,慰我半世哀伤;谁,携我之心,融我半世冰霜;谁,扶我之肩,驱我一世沉寂。谁,唤我之心,掩我一生凌轹。谁,弃我而去,留我一世独殇;谁,可明我意,使我此生无憾;谁,可助我臂,纵横万载无双;谁,可倾我心,寸土恰似虚弥;谁,可葬吾怆,笑天地虚妄,吾心狂。”

        或许因为心中所想,月舞便轻轻浅浅的念了出来,声音浅淡,可还是让白隐邪九听到了,心中一时间纠痛不已,那样苍凉绝望的心声,闻之不忍,让他不知该如何抚平她的伤痛。

        而且月舞眼神也逐渐涣散,似乎什么也看不到了,突然她感觉到有一双手,那样有力的双手握住了她,月舞心中一颤,这世界还有人会这样怜惜的握着她的手吗?

        “月舞,是师父,师父来了,以后师父让你叫邪,不再用那些规矩束缚你了”白隐邪九将瘦弱的月舞抱在怀里,想紧紧的抱着,却又怕将她抱疼了。

        “邪……呵呵,多么美好的称呼呀,不对,你不是邪,你不是师父,师父从来不会这样对我说话的,他只会离开我,离我远远而去,只会不理我,扔下我一个人在原地孤零零的”月舞在白隐邪九功力的辅助下,有了一丝的气息,她摇头不敢置信,是已经害怕相信了,太害怕了,害怕够了,便再也不敢去信了,因为一信,心就会经历太多疼痛,只有这样好,不相信,无爱了,心便不痛了,不去想了,就会平静了。

        “师父没骗你”白隐邪九此时才意识到,他给她带来多大的伤害,他曾经不懂,也不知,当懂了也知道了,时间已经过了,不在一个时间点上,便成伤害。

        其实当失去她之后,他便知道她可能要做的事情,跳入了冰剑池中,融入冰剑中,只有这样他才会守护在她身边,她没有危险的时候,他是沉睡的,灵魂是不全的,还有几缕魂魄消失在别的地方,就在刚刚那七魂聚集的时候,他的灵魂也被修复了,因为他心中强烈的念想,所以在最后幻境大门关的时候,他和冰剑被排斥了出来,冰剑碎裂,他才完整的出现了。

        他知道当初跳入冰剑池中是什么后果,可为孽为恶,他都愿意陪着她,这是他欠她的情。“月舞,其实你能感觉到是吗?师父这千万年一直陪在你身边”白隐邪九知道在经历那样的伤痛后,月舞很难再敞开心扉,因为她太怕了,痴情痴情最后变成偏执的执着,或许会被人憎恶,可他知道,她其实是个好女孩,只是走错了路,他会陪着她,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月舞心一颤,她不想承认,真的不想承认,是呀,是有那样熟悉的感觉,是她不愿意面对,此时心也麻木了,就这样到生命的尽头吧。

        “月舞,月舞,你别睡”在这一刻,白隐邪九仿佛又要经历一次失去的痛,或许曾经因为习惯了,他从来没去珍视过,当懂得了珍惜,却不知该如何去做,此时他想补偿,可怕她就这样去了。

        “师父,这千万年间,你也看到了,我心中只有恨,我那样无情狠辣,甚至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更是伤害了很多很多的人,呵呵,这样你还能认出月舞来,月舞已经不是曾经的月舞了,月舞的心变了,变的黑暗,变的让人憎恨厌恶……”月舞不断说着,如今想来,这样的她连她自己都憎恨呢,为什么不是当初,当初她美好的时候遇见了他,却得不到回应,如今她变成了这样,却看到了师父,哈哈,她真的很想笑,笑命运弄人,可她还是感谢上苍的,遇到了白隐邪九,也懂得什么是爱,最起码在这生命的尽头她等到了他,或许真的就不枉此生了。

        “月舞,不,你心是美好的,一切都是师父的错,无论你做过什么,都让师父来承担,你在师父心中还是那时候的你,师父知道你虽然做了很多,但你却没有伤害无辜人的性命,你杀的都是有错之人,都是恶人”白隐邪九紧紧的握着月舞的手,生怕她就这样流逝掉生命,更怕她连话都不跟他说了。

        “呵呵,师父你不用安慰月舞,我呀,还伤害了很多无辜的人,我还伤害了师姐,我让师姐绝望痛苦,呵呵,你看我的心多丑陋,以前那个月舞已经死了,现在这个月舞也要消失了”她不怕死,如今已经足够了,在临死的时候还能见到邪,她心中一直爱的却不敢爱的人。

        “不是的,不是的,月舞,你很好,你没有伤害你师姐,你是帮助你师姐,她是血系,只有经历绝望痛苦颓然才能真正的重生,而且在最后一刻,你依然能放下那些怨恨,用全部的力量来帮助你师姐,师父替你感到高兴,很高兴”可他也是疼痛的心疼的,心疼她那么多的伤,那么多的痛,一滴泪从他眼角滑落,滴在月舞的手心。

        感觉到手心的冰凉,月舞心一颤,师父哭了?这是她想都不敢想的,是为她吗?她不敢确定,因为怕了,再也不会自作多情了。

        感觉到月舞似乎没有求生的意念,白隐邪九低头在她耳边轻柔的道“执子之手,陪你痴狂千生;深吻子眸,伴你万世轮回。

        执子之手,共你一世风霜;吻子之眸,赠你一世深情。我,牵尔玉手,收你此生所有;我,抚尔秀颈,挡你此生风雨。”

        听到这样的话,月舞心狠狠一颤,无论是真是假,这一生在最后的一刻,听到所爱之人这样的话语,她已经别无所求了,满足了,上苍对她还是仁慈的,最后一刻她收获了温暖。

        嘴角勾起一个甜蜜的笑意后,月舞就这样闭上了眼睛。

        “月舞,月舞……”白隐邪九全身震痛着,心里一阵的绞痛,眼前更是一黑,他怕失去月舞,千万不要。

        “邪……”当玉夜玄和公玉梦影来到这一片荒芜的地方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不禁有些叹息。

        “你们也来了”当年是他和玉夜玄、公玉梦影一战造成天下生灵,可他不后悔,唯一后悔的便是没有早一点珍惜月舞。

        “造化弄人,你也莫要太怪自己”玉夜玄此时唯一能安慰的便是这么一句话,他知道白隐邪九是个非常较真的人,他对感情是反应很慢的,当他意识到后,绝对会给于生命般高度的深情。

        只是看月舞这个样子,他们是心疼的,这个孩子受了很多苦,他们一直在忙着公玉寒雪血系的事情,生生的忽略了原来这个孩子也是需要爱的。

        无论她中间谋划了多少阴谋,无论杀了多少人,终究还是在最后一刻清醒。

        “给她将这个吃下,她会忘记一切,身体也会修复过来的”说着,玉夜玄将一个红色的丹药递给白隐邪九。

        白隐邪九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这药丸,这是玉夜玄千万年间为了寒雪那孩子血系所炼造的,就这样给了他?

        “是我们错了,这孩子该享受幸福,当年你也为寒雪那孩子做了很多,我们还没感谢你,寒雪也会自己克服所有困难的,而且她身边还有他们陪伴,只是你们不要再错过了”玉夜玄叹息道。

        白隐邪九也不再推辞,将这红色的丹药给月舞吃下,可月舞身体开始冰冷,已经没有了知觉,丹药自己根本就吞不下,最后还是白隐邪九一吻给月舞将丹药喂了下去。

        “谢谢,这人情我会记着,以后有需要帮忙,来找我”说着,便抱起月舞,动作间全是小心翼翼的呵护。

        “你要去哪里?”公玉梦影觉得脑海里似乎有什么在闪现,好像有些记忆开始想起来了,看着这一幕,她就心疼不已,明明相爱,却错过了这么多的时间。

        “曾经月舞跟我说,她喜欢蓝天,白云,小桥,流水,木屋,喜欢那样温馨简单的生活,我会带她去一个没人认识的凡间,过这样简单的生活,我会将她照顾好。”

        顿了顿,白隐邪九继续道“这天下还是你们来掌管,我只想过清闲的日子,珍重”

        玉夜玄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他应该有自己的生活。

        白隐邪九在昏迷的月舞耳边一直轻轻浅浅唱着歌,那是她喜欢听的歌谣,远古的记忆似乎涌上了他的脑海里。

        “师父,这里好无聊呀”月舞一袭红衣坐在石头上,拖着腮,叹息道。

        白隐邪九摆弄手中的药材,并未看女孩,因为他知道,无论他在哪里,她总是会跟在身后,只是觉得她这语气太不像这个年龄了,遂缓缓道“怎么无聊了”

        “没有好玩的,整天对着药材没意思,要不是师父,我早就跑出去玩了”女孩欢快的一蹦一跳来到白隐邪九身边道。

        “奥?那你喜欢什么生活呢,怎样才无聊?”白隐邪九漫不经心的说着,脑海里一直在想着自己的药材。

        “我喜欢呀,喜欢蓝天,白云,小桥,流水,木屋,简单温馨的生活,就像凡间夫妻一样,相互陪伴终老”月舞眼中闪烁着期待的光芒,心中满满的全是对幸福的向往。

        ……

        虽然过去了很久,此时想来,他一直都记得,记得和月舞的点点滴滴,怎会不知道她心中所想,只是一直被自己忽略罢了,因为习惯,便一直没在意,因为知道不会失去,才一直没珍惜。

        如今他懂得了珍惜懂得了去呵护,从此他不会和她再分开。

        玉夜玄和公玉梦影静静的目送着白隐邪九和月舞,直到再也看不到他们的身影……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920/167611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