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你的记忆 > 第013章 新环境任务艰巨

第013章 新环境任务艰巨

        丁旭被带着在屋里到处转,人都懵了,最后来到一间房门前,只听见里面乒乒乓乓传出器皿的破碎声,难道又杀人?止步不前,她会觉得这里是华丽屋子内专门严刑拷打的地方?她不要。

        “怕。”疑问或肯定,霍潮墨倾身压向她,直到把她抵在墙壁上动弹不得,“看着我。”

        不敢。丁旭低着脑袋,躲避他的气息,严而冷的威胁,让她根本就没有勇气面对,他身材修长,高大的影子都能压死她,何况还如此倾压过来,他气质阳刚,蓬勃的威严能湮没她,何况那气息已经低到颈面,太近,太燥,太有压力了。

        “看着我。”

        丁旭一吓,条件反射的抬起头,额,鼻,唇,三点一线匆匆掠过一片冰凉,激的她浑身一颤,都说他靠太近了,偏偏还要人家抬头,此时的丁旭没有一定吃到帅哥豆腐的快感,因为帅哥很生气,从围在自己身边的气息明显降低了几度就可以发现。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不知道怎么想的,丁旭情不自禁的开始道歉,因为她总觉的高富帅都有小洁癖,这也不能碰,那也不能碰,否则他就会咆哮,会惩罚,最后吃不了兜着走的还是自己,小说里都是这么写恶总裁的,以前不信,现在必须信了,因为真的有恶总裁在存在啊。

        “哈。”霍潮墨还从没碰见过这样的事情,吃到豆腐的人居然是委屈的在道歉,真的看不见一丝虚假,有别于那些假惺惺的做作女,这反而让他很受用,而比这些更让他受用的是那写摩擦碰触,不得不承认,在来得及思考前他的感官先苏醒了,肌肤轻擦过她的额头、鼻尖、和唇瓣,那细腻的温柔让他的脑细胞为之失控。

        “真的,真的对不起。”丁旭已经失控了,都说暴风雨前的平静是最可怕的,在知道自己随时会挂掉的情况下,她变得如惊弓之鸟。

        收敛起目光,霍潮墨并没有接受道歉的打算,说什么?没关系?这听起来会不会怪怪的?径自转身开门进去。

        丁旭耸耸肩,拍拍鼻子,还是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由不得她再多想刚刚的触碰,现在最主要的就是听话尾随。轻声进入,房间内拉紧了窗帘,明明外面有老高的太阳,室内却被遮成严严实实的一片黑暗,只在进门处有一盏灯光,却是比巷子里的还要暗,甚至还弥漫着腐朽的味道?难道真要葬身于此?

        砰——啪。房间里的动响永远是这么奇怪,拉回了她的思绪,隐约可以看见一张床,里面是躺着人么?不断的朝床铺外扔东西,总是先听到一声闷响,然后才有器皿的落地声,那一道道晃动的影子分明是道肉墙,丁旭在适应了昏暗光线看清后不免吃惊,他们傻啊,都不知道躲避么?

        坚实的胸膛突然靠上丁旭的后背,带着强大去灼热气场,还未来得及惊呼,一只冰凉的手掌就捂上了她的嘴,一个转身将她带出房间。房门外突然投给她一片强光,已经饿了一晚到现在还没吃的丁旭,又被人带着转了个圈,不免有点头昏眼花,直接站不稳依靠在那人身上气喘吁吁。

        “他就是你出手搭救的那个人,胸腰椎骨折,你要怎么发挥你的专业照顾能力?嗯?”

        丁旭被背后的声音惊吓住,迅速弹开,她又触碰了恶总裁,完了完了。

        “你这是什么表情?无能为力?那就去你该去的地方吧。”

        “啊?”丁旭一个踉跄差点没撞上墙,赶紧打起精神说,“不,有救,哦不,能做好。他现在是,是处在愤怒期,嗯,完全不能接受自己的病情,嗯,自暴自弃,怨自己命不好,表现得,表现得悲愤、烦躁、拒绝治疗,还有,还有,敌视周围的人,拿身边的人出气,借以发泄自己对疾病的反抗情绪,这是他失助自怜心理的表露。这时候,我们要宽容他,理解他,以诚相待,给他信心,这又不是不治之症,只要让他知道不断努力、锻炼、心存希望,总有一天会好起来,给他信心以及绝对的支持,相信他会早日度过愤怒期,好好配合治疗的。”

        越说到后面,丁旭越侃侃而谈,就像一开始文不对题,后来却能背出整段文章一样,不过她也在心中唏嘘,因为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有命熬过接下来的妥协期、抑郁期,直到他真正接受现实。

        霍潮墨沉闷着,不知道他内心的想法,而此时丁旭饥肠辘辘的身体又不断的发出警告音,再不给吃的,就快昏倒了。

        “下去。”忽视掉霍潮墨一脸厌恶的鄙视,丁旭在国字脸的带领下乖乖离开。

        吃饱喝足,换了干净衣服,等丁旭再次来到房门前,里面的人正出来,满腿的淤青,其中还有个年轻女子,和自己穿的一样,莫不是特护?女的也这么惨,太不懂得怜香惜玉了,丁旭心里恨恨的,最后出来的一个人,穿着白大褂,身材高挑,气质非凡,感觉有点像混血,浑身散发着清新的味道,相较之前出来的人,他明显气定神闲,看见丁旭点头一笑算是打招呼,但是他苍白僵硬的冰脸,还是不难看出他心底的愤懑和焦虑。

        房间里依旧昏暗,床上的人也正安静着,丁旭试探的叫了一声你好,没有回音,估计是睡着了,小心的走到床边,看见了平躺着的男子。

        还是那双眼睛先映入眼帘,不免让她大吃一惊,竟然跟记忆力里的一模一样。

        黑亮的眸子散出凶光,幽幽睁着,瞳孔微缩,边缘透着一圈冰蓝,只是那么淡淡的一圈,却好看到窒息,只那眸子显得无神而憔悴。满脸的,不,此时脸上已经没有血污,那是一张光洁的脸庞,白皙的皮肤透着惨白,挺立的鼻子还带了点鹰钩,清浅的鼻息一下一下呼吸着,好看的薄唇有点干涩,起了死皮,轻启着。

        总感觉他会是冰冻的,年纪轻轻就截瘫的话,真的好惨,还这么帅气,他笑起来该很迷人吧?丁旭不自觉的拂上他的脸庞,冰凉的感觉顿时从指尖一路透到心尖,真的,真的很可惜。

        突然那人面无表情的伸出手在床头桌上摸索着,像是要拿什么。

        丁旭正想问要不要帮忙,一件木器就直朝着她砸下来,敏捷一闪还是被打中了左肩,人也不自觉的往后倒去,跌得她屁股疼,但一切还没停止,只见那硬物追着她继续来袭,打中了她的脚踝,实实的一阵吃痛,定睛看仔细居然是件根雕。

        “你发什么神经啊?”她是见过闹情绪的病人,但是大多时候还有家属或者男医生在,有人拦着挡着,就算被打到也不会这样疼,他那可是往死里打,简直就是谋杀,一手拂上脚踝,那红肿仿佛瞬时能沁出血来,眼泪水差点掉下来,见他还想抓东西,丁旭不顾疼痛上前一把抢走,怒道,“还有完没完?真把自己当疯子了。”

        见没有武器,那男子就开始拼命的摇床,发飙,扭曲,抓头发,捶打自己的身体,发出一声声绝望的咆哮,响彻房间。

        外面的人听见动响立马就冲进来,呼啦啦一片,动作迅猛的制止他,让那一拳拳都落在自己的身体上。终于知道为什么他随手可及那么多武器,他们都是故意的,为了避免他伤害自己,故意找人任他发泄情绪,哪怕是摆出一道道人墙供他打击,也要顺了他的心意。

        丁旭很快被拉扯了出去,一瘸一拐的还未站定,紧接着就是“啪——”的一声脆响。

        “不知道乔先生就是要打死你,都不能躲的么。找死是不是。”

        那人说的是肯定句,丁旭听的不是很仔细,只是懵在那里,都来不及反应原来被打的是自己,这一巴掌打得她耳膜疼,脸上火辣辣的,却哭不出来,没有眼泪,没有表情,没有心绪。

        “你进去看看。我来。”是那个国字脸,冷酷无情的声音慢慢响起,带着恐吓,“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可死之人,让你照顾先生,你居然捅娄子,呵,很想死是不是。”

        丁旭还懵在那一巴掌里,揉着脸,没清醒,只拿眼睛盯着他,也不说话,穿着一身挺直的西装就不是禽兽了么?他们这群混蛋。

        “怎么?狡辩?反驳?抵抗?这可由不得你。”国字脸虽然态度冷,但好歹没动手,已经算是对她客气的了,她却还不领情,依旧不说话。

        “怎么?乔先生生病,你不是口口声声说要宽容他,理解他,以诚相待的么?”国字脸提高了语调,有些生气,她随时都会送命,尤其是在大家这么重视乔赛病情的情况下。

        “那也不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这叫什么宽容,这叫惯,这哪里是以诚相待,分明是在害他,对他的病情一点帮助都没有。”丁旭委屈,突然说得太大声,不免呛咳起来。

        “那就要看看你是怎么对他有帮助的了。”

        丁旭闻音回身,看见霍潮墨款款走来,剪裁得体的西服包裹着他挺拔的身姿,一手插在裤袋里,满脸闲适,乌黑的头发,晶亮的眼睛,眉宇间点点煞气,逆着光反照出一身的流光溢彩,分明好看得像王子,却这么坏,可惜了禽兽穿西装竟然也能人模人样的。丁旭后怕,不禁一瘸腿怯怯的往国字脸身后躲,不敢再吭声了。

        霍潮墨皱眉,她是有多怕自己,短短时间又是有多信任别人,心中竟声愤懑:“对面就是你的房间,我倒要看看你有命住多久。”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969/1676830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