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你的记忆 > 第096章 凄惨的回家**

第096章 凄惨的回家**

        ps:

        温馨提醒,剩女们的年关就要来了……

        “妈——妈妈!我回来了~~~”丁旭提着一口气,蹬蹬蹬的跑上楼,还在阶梯上就已经叫开了。

        上了楼,更是心情激动的把家门拍得震天响,满心喜悦的等着母亲出来,准备给她一个大大的熊抱,然后溺在她怀里高呼,好久不见,想死你了,我爱你们:“妈——妈——快开门!”

        “你这丫头怎么就回来了。”谁知道,母亲那边还没把门打开,就隔山传音的爆发出一句颤抖的惊呼声。

        丁旭拎着行李,当场石化,翻着白眼,暗自感叹,我是多不受欢迎?当即对着老爸就撒娇起来::“爸?她可不就是我亲娘么?怎么能说这样的话?多伤人心啊?呜呜……”

        大门敞开,丁妈妈站在门内边很是不爽,满脸写着,完了,计划失败,一双好看的眸子却是狠狠的盯着丁旭,一言不发。

        “哼~~~”丁旭一脸得意的轻哼一声,大踏步的从她腋下一猫腰,就钻进了去屋子,暗爽,就知道她老人家不务正业算计她,现在她农历28就回来了,有什么本事可劲儿的使出来,就怕你整不出百八十个相亲对象,得瑟。

        “晓旭!你看你,回来也不说一声,这下好了,你妈还费那么多心思,不就瞎操心了么?”丁爸爸一句句幸灾乐祸,在收到老婆大人的眼神警告后,渐渐衰弱。赶紧开始转移话题,“晓旭啊,你看您今天就回来了,一共能休息几天啊,年夜饭还要在家吃的吧?可别说没两天就又回去了,到时恐怕连车也挤不上,对了,回来的时候挤不挤。有座不?我看看。”

        丁爸爸许久没见女儿,乐不跌的揉着她肩膀,让她坐在自己身边,关怀的问题一个接一个的冒出来,都不知道要先回答哪个,反正就是不言而喻的开心,自顾自的说着话:“哎呦,好啊,回来好。这么挤的车,路上没被欺负吧?脑袋没夹着吧?”

        “嗯?”丁旭脑袋一空,瞬间无语。这都是什么逻辑问题啊。差点雷死她。

        说起坐车,直到决定年三十要回家,才发现压根就没想过买火车票的事,丁旭一声尖叫,当场就昏倒在沙发上了。

        陆旗还一副落井下石的坏模样,直接从地下监控室冲上客厅。哈哈哈的大笑,话没一句多,光在那笑得花枝乱颤,这才是赤果果的侮辱啊!虽然及时被阿正轰了下去,可那鄙视的笑声依旧如雷贯耳久久不散。讽刺极了。

        丁旭冲着楼梯口狠狠的瞪着,就差把楼梯炸了。让他一辈子待在下面笑,可恶。

        “哎……”阿正一声叹息,很好的吸引了丁旭注目礼,然后无奈的摇了摇头,摸向西装内口袋很认真的说:“先生们就怕你太久没管事,白目到忘记订车票,所以一早就叫我去帮你买。”

        “啊!”丁旭顿时两眼放光,尽管被说成是白目,但也是事实,春节的火车票呀,还是失而复得的火车票啊,不管骂她什么,她都人,在当时的情况下,丁旭的眼中他阿正就是个大英雄大豪杰,救苦救难的王子啊!

        阿正接受着丁旭的崇拜眼神,在口袋里摸了半天,然后两手一趟,很严肃的说:“但是他们当初叫的太早,我给忘记了。”

        “啊——”客厅里传出一阵惊人的杀猪声,一颗吐血身亡的心怦然而生,没见过他这么杀人不眨眼的,有没有搞错啊?

        好巧不巧,楼梯上,霍潮墨一边扣着外套衣扣,一边皱着眉头很不高兴的走下楼,满脸无语。涂雅紧随其后,穿着宝石蓝的大衣笑盈盈的看着她,这下倒好,她丁旭不用吐血就能气结而亡了,没见过他们这么杀人不见血的。

        那俊男美女,那郎才女貌,那甜美和谐,凭空生出心口堵。

        发现问题,就要解决问题,最后男女主人商议决定,反正火车客流多又不安全,既然没买车票,就由阿正开车送丁旭回去,因为年前几天用车机会相对较多,所以就提前两天把她送回老家去。

        “谢谢。”礼貌必须有,丁旭很倘然的接受一切安排,因为她现在已经无能为力了。

        一切都显得那么顺理成章,因为丁旭回家过年的事提上了议程,他们在客厅里,也商量起了过年的事。

        丁旭无声待着,故意不去听他们的过年计划,可是那些新年大餐,出国旅游,还是如数家珍一般全部被耳朵给吸收了。

        都说了听力差点不要紧,眼睛好使就行,关键时候那耳朵还不如剁掉的好,非礼勿听,丁旭识趣的转身离开,但是走到楼梯的拐角处又不自觉的望了一眼,正好不偏不倚的看见他们秀恩爱,瞬间又有抠瞎这双眼的冲动,原来活着就是一种罪。

        “你个死丫头,怎么就回来了?”丁妈妈张口,把丁旭拉回了现在时,她还在纠结中,那幽怨的一双眼睛楚楚可怜,写满了作为一个母亲的艰辛和悲恸,失落和想不明白,反复念叨着,“怎么就回来了?怎么就回来了呢?”

        “我休息了,不就回来了么?”做人就已经相当无辜了,还要被自己亲妈这样对待,这是何苦啊?丁旭真恨不得脑袋被门夹着,然后就可以不用这么麻烦了。

        “你以前休息怎么不回来啊?啊?啊?你回来也不知道打电话通知一声啊?啊?啊?”哪怕是提前一个晚上说也好,看看现在,她被弄的措手不及,怎么跟人家交代,这可是会被扣映像分的。

        “玖玖还回来了呢?我也没听她打电话通知谁,我这是回自己家又不是干嘛,没吱过声怎么了?还能把我赶走呀?”

        “玖玖不懂事你跟她一样啊?她辍学,你还大学毕业了呢,跟她比,怎么比?你怎么不学她带个男朋友回来啊?”

        “人家男朋友本就是本地的,不用她带也得回来。”有一种人就是这样,跟着面熟的,顶嘴本事一溜一溜的,谁还看的出她丁旭在外面是怎么畏首畏尾的呢?

        “你有男朋友啦?还是个外地的?”丁妈妈的内心依旧激动,不过是从刚刚的生气激动转换成了喜悦激动,话锋一转,两眼死死的盯着女儿审问,心想,就算你说谎话骗我,也逃不过我的火眼金睛。

        “哇,奇葩!妈,你是怎么理解这句话的?我说的就是玖玖的男朋友是本地人,没说我有外地男朋友,你,你的想象力够丰富的,你到底想什么呢?”

        “哼,你心知肚明,你明知故问,你此地无银三百两,你不见黄河不死心,你……我懒得理你,气死我了。”

        “主谓变得够快啊,一会儿你,一会儿我……我和你,心连心,同住在家里……”丁旭很卖乖的开始唱起了五音不全外加乱编一气的《我和你》,内心那个喜悦啊。

        “闭嘴,不想听到你的声音。”丁妈妈刚刚才愤懑的走进厨房,又冲了出来喝止住女儿的五音不全,真是好心当她驴肝肺。

        为了丁旭过年回来不浪费时间,她从年三十晚上就安排了活动一直到初七,管她是什么时候回去上班,连有车子可以送她回c市的人都安排好了,她倒好,摇身一变成了程咬金,杀了她一个措手不及,悔啊,悔不当初,就知道自己不该太聪明,生的女儿也忒狡猾,成精了,当下厌恶的开始赶人,嚷嚷道:“走,走,走,一个个都出去,我要静一静,走,跟你爸买菜去。”

        “啊?”丁旭有点不敢相信,自己才大老远的回到家,老妈真这么狠心,还赶她出门?看来这次是真的被气到了,但是自己真的好累,不想动,赖在椅子上不动弹,奇怪道,“这都什么时候了,还买菜?年货不该早就办好的么?随便弄点吃的总有吧?我不挑食的。”

        “没有,啥都没有。办年货本来就该在这两天,更何况,我就没打算办年货,我告诉你,我就等着人家上门白送呢,一天看一家,一家收一次,我就不信了,人家闺女都有带回来的,你就光贴。”话已至此,丁妈妈也不想再装了,反正女儿肯定是知道了,那还避讳什么。

        “哇?我什么时候倒贴了?”

        “没赚的就是贴。哼……”“

        “妈,你可千万不能知法犯法,一女许多夫,那是诈骗、重婚,要坐牢的。”

        “哼,一边去,出去,你也是,出去,出去。”丁妈妈的心情失落极了,悲伤的走进厨房。

        丁爸爸满头黑线,其实他是这场战争里最无辜的一个,他好好的站在墙角,看那母女掐架,可是半个字没说啊,结果,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他竟然也被赶出去了,这老婆子是有多着急,净想着把他闺女送人,他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呢?

        “吓?老爸,你老婆也太凶悍了,你倒是管管啊?”

        “管不住,趁早走吧。”

        “啥?”

        “买菜啊!”

        丁旭静静回味着,老爸的那句趁早走吧,给她的世界亮起了一盏明灯,果然还是老爸好啊!

        “怎么还不走,走走走。”丁妈妈突然很兴奋的冲出了厨房,看见两父女还在,当下就急了,一手一个推着他们父女两往外走,不就是计划有变么?暂且放过她的今天,待她两通电话呼啸而去,明天的相亲大会将和新生的太阳一同升起,走着瞧吧,“哼哼。”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969/167683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