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你的记忆 > 第105章 不速之客很头疼

第105章 不速之客很头疼

        第二天一早,丁旭便开始慢悠悠的收拾行李,虽然是场逃亡,但是也要装的极像才行,她本就是个拖拉的人,所以现在千万不能急。

        滴滴两声,尹佳萌的短信就来了。

        “呼叫妞子,呼叫妮子,我是萌,我是萌,你真的要回去啦?”

        “再不走,整个老家的人都要认识我了。是一个市啊!”

        “怕什么。”

        “说的好听,你是不知道我的苦。”

        “苦什么?不就是相个亲么?我现在也正赶去呢,屁颠屁颠的,哈哈,他们一个个还以为瞒过我了,我也乐得不知道,怕什么?水来土掩,兵来将挡,我还巴不得是个兵哥哥呢。”

        “切,女流  ,氓,你就喜欢生猛的。”

        “哈哈……知我者晓旭是也。兵哥哥呢,我是真心觉得你不适合,但是呢,生猛也是有必要的,没准你还喜欢呢,哈哈哈……”

        “恶……”

        时间就在这样有一句没一句的短信闲聊中安然度过,直到丁妈妈催促她快走,丁旭才开始后悔,内心狂叫,舍不得,不想走,抱着妈妈眼就泪哗哗直流,她怎么会变成这样?不乖,不孝,不听话。

        “好了,知道你在外面辛苦,妈妈也是希望你可以找个好人家,有人照顾你,妈妈才放心!哎,走吧,走吧,别迟到了。”丁妈妈动容的抹着泪花,最后还是把她送走了,但是不敢远送。她也知道女儿已经长大,有自己的想法,她告诫自己,再也不勉强她去相亲了,缘分的事,谁也说不清,只希望她能幸福。

        一个人站在有点陌生的车站,丁旭踌躇不前。不知道要干嘛,骗人好累,尤其是骗绝对信任自己的人,关于前路,再不摊牌,有种走不下去的感觉,更多的是深深的自责和内疚。但是深陷无止境的相亲中。那些烦闷的事只会越拿捏越纠结,安静下来,她才又头痛的想起,貌似过完这个年她还要出国呢,这事件值得推敲,又很难编排的事情。

        “丁旭!”

        丁旭以为是自己幻听,一转身。居然看见了一个人:“你?”

        “呼——终于找到你了。”

        “你……”

        “怎么你今天刚回家?我还真是万幸啊!”

        “你??”

        “还是准备要走?”

        “你?”

        “我才来,你不会是真走吧,哎呦,累死我了,好歹是找到你了,差点迷路。”

        “你……赵子燕?”

        “对啊!是我。”赵子燕眼眸清澈,两手一摊,显得莫名其妙,她长发披肩,用一件大大的羽绒服包裹着自己的身体。高挑而雍容,樱唇轻启,说到,“我来找你的。”

        “为什么呀?”

        “还钱。上次急诊,你替我缴的费,不是么?”

        “是,可是……”

        “我没有回家过年,就来找你了。怎么?不欢迎吗?”

        “不。不,h人民欢迎您!但是,我,正要回c市。”

        “不是吧你?我买了初五的回程票。现在却要留我一个人?这人生地不熟啊,我晕!”

        “别,不是,别急,我还没买票的。”

        “那你怎么还带着大包小包,还说要回去?现在可是春节,临时买也不一定有票啊。”

        “不知道你懂不懂。”丁旭眨巴着眼睛,像受伤的小手一般看着赵子燕,犹豫了很长一段时间,意味深长的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中国式相亲猛于虎。”

        “额……哈哈哈……哈哈哈……”

        整个车站荡漾着赵子燕爽朗悦耳的笑声,甚至感染到郁闷的丁旭也跟着尴尬的好笑起来,笑着笑着也就轻松了,是啊,中国式逼婚,总以为不会轮到自己,可终于还是难以幸免,这到底是为什么?

        “哈哈,你,你够厉害,这算不算离家出走?”赵子燕抹着眼角笑出的泪花,对她更是佩服了。

        “算吗?”

        “算了。反正你也买了初五的票,到时和我一起回去,不是还有两天时间么,就带我去哪里玩玩呗。”

        “哪里?”

        “在你的地盘,你还问我哪里?耍我啊?”

        “那去风景区。噢,没车。去近点的地方吧。”丁旭背着众多东西,有点吃力,一抖肩,避免它们掉下去,满脑子都是想着怎么尽地主之谊,“啊,想起来了,就去爬山,山上有很好吃的特色菜,能烧烤的。也是有名的风景区。”

        “我看还是先找住的地方吧。”赵子燕帮她拿过一个大包,总觉得她少根筋,负重还能想到去爬山,估计这样的人会很容易一心一意,不计后果。

        说走就走,安顿好住处,风风火火的两个姑娘就大踏步的赶往了目的地。

        “这就是你说的风景区?有好吃的,还能烧烤?”

        两人呆呆的看着锁紧的大门,山上树木葱郁随风招摇,别人家的风景区都是趁过年门票大甩卖,人流涌进,这里倒好,清心寡欲,真可谓鸟迹人踪灭。已经过了午饭点,四周的小店很懂得享受年假,纷纷锁紧了大门,山上的特色菜估计不是长在地里,就是游在水里,总之别想它乖乖呆在你的餐盘里。

        丁旭转过脸,很不好意思的看着一脸木然的赵子燕,尴尬的解释到:“可是,可是以前真有。”

        “多久以前?”赵子燕是连翻白眼鄙视她的力气都没有了,这姑娘到底是少了几根筋,也太可爱了。

        “五年?哦,不,不,八年。啊——好快,好像十年了。等等,等我算一下。”

        赵子燕耸耸肩并不去打扰她掰手指,反正身在异乡,不跟着她犯二也没什么可做的。但是真跟着她,会不会客死异乡?

        “天,天,啊!居然十一年了,十、一、年。”不去精打细算,时间竟然过的那么快,你从小一路走来的伙伴,嘴上叫着老同学。但是你并不一定意识到有多老,直到你掐指算来,动不动居然有十几二十年交情的时候,才懂得感叹,时光如白驹过隙,再不疯狂就老了,“哇。哇,真的,我居然已经十一年了!”

        “怎么办?去回忆回忆?”看着丁旭一脸茫然外加痛楚,赵子燕眼珠子一转,贼眉鼠眼的说,“不是感叹时光太匆匆么?那就陪你回去看看,也让我感受一下。到底是哪些人才能陪你度过那么长的岁月,简直就是个奇迹。”

        “你这话听着,怎么像是在损我?不是我跟你炫耀,尹佳萌就是那个过来人,她不就挺厉害的,混的风生水起!难道你没发现?哎,你,等等,哎,你干嘛?”

        “不是物以类聚么?你和她也太格格不入了。还真没看出来。”赵子燕发出声音的时候已经爬在铁门上了,头也不回的继续说,“赶紧的,上来,我们进去了。”

        这是要爬铁门进去么,丁旭的脑袋直接短路了,叫道:“哎,这样。这样不太好吧?”

        “再不疯狂,你就老了。我可还年轻着呢。”一个敏捷,她已经翻过铁门,然后一个蹦跶。双脚利索落地,在里面冲她招手,“我都进来,快点,你把包包给我,赶紧的。不然我就要被抓走了。”

        丁旭屁颠屁颠的跑过去,抓着铁门也开始拼命爬,可能是技术不太好,铁门被她震得框框响,好不热闹,几个路人驻足观望,双手插袋闲聊起来,卯足了劲看热闹,觉得很新鲜,也很无厘头。

        “哎,哎哎,我说你们,哎,当我死的啊。你们干嘛?下来,下来,给我下来。”一个穿着军用大衣的大叔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吓得丁旭一哆嗦,差点没掉下去。

        “叔,大过年的,别说死不死的,多不吉利呀。我们最多是来敲锣打鼓,帮您过年呢!”赵子燕笑脸吟吟,现在被抓了现行,只能讨好,扶着跨在铁门上的丁旭又继续说,“叔,危险关头,再吓她,会摔下来的。”

        “你们也知道危险啊?说,什么人,干嘛进去,节假日不开放,知道么?你们这样是违法的。”

        “是,是。知道错了,就想进来看看,不做坏事。”

        如果你细心就会发现,一直是赵子燕在应话,原因很简单,某人已经吓的小心肝乱跳,完全分不清手脚了,哪还有工夫狡辩。

        “下来,下来,没得商量,上面规定的,我们没权利,这监控都拍着呢,不知死活,说,哪个学校的?”

        “呵呵,哎呦,谢谢叔,谢谢,我们都已经工作了,真是不好意思,说的我们那么年轻,怪不好意思的,呵呵……叔,她是本地人,来找回忆的,我是外地慕名而来,真的不是故意捣乱的,我在银行工作,她是事业单位。真的,没有恶意。工作证要查看不?”

        “你们这是违法的。可以报警的。”

        “是,是,我们错了,叔,弱弱的问一句,能让她先下来不?”赵子燕看的分明,那挂在铁门上的小腿儿已经颤抖的不行了,再不放行估计真要摔下来了。

        “赶紧的,下来。”

        既然是有错在先,你就不得不老实就范。

        丁旭已经翻了一半,尴尬的又照原路爬了下来,赵子燕从大门里被释放出来,背着个简单的包包,活像个刑满出狱的女*丝。

        未了,两人站着一声不吭,挨了大叔一顿好训,肚子饿的咕咕直叫,最后,看门的大叔也说累了,叹了口气,一脸的挫败,现在的女孩子都太霸气,他女儿也是,看她们做那么危险的事,他也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好了,好了,你们走吧,里面是肯定不能进的。赶紧回去吧,天也不早了,回家。走。走。”

        “饿的走不动了。”赵子燕耍赖的说。

        “我也是。站得脚麻。”丁旭接上去的一句话,却是实实在在的。

        “你们两个真是……哎……过来。”

        最后,你就看见了两个无辜的姑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蹲在铁门的里面,人手一碗方便面,叼两口,嚼巴嚼巴,远山是背景,丛林是画布。街道上的行人走走停停,欣赏或是嘲笑,疑惑或是惊讶。

        “来,你的烧烤火腿肠。”丁旭必须尽地主之谊,很自觉的把火腿肠夹到赵子燕的碗里。

        “你的烧面。”礼尚往来,赵子燕喂了她一口方便面,嘴里含着食物。含糊不清的说,“哇塞,bbq啊!你欠我一次烧烤啊,猴子。”

        “猴子吃香蕉的。”丁旭反驳,干嘛叫她猴子,她不过是蹲得有点难看,又不会变种。蹲着的也是人。

        “那就烤香蕉。哎,知道香蕉的用途么?”

        “吃啊。”丁旭不假思索的说,总觉得这是个陷阱,小心翼翼的问道,“那还能怎么用么?”

        “哈哈哈,那黄瓜呢?”

        “吃啊,嗯……用啊。”丁旭眼珠子一转,怕你是小狗,别欺负她是弱智,这东西。一点都不懂的人才会被人摆一道,学医百无禁忌,于是一本正经的反问,“赵子燕,你买黄瓜都是买大的,还是买小的?”

        “哎呦,不错么,还以为你真二呢!”

        “物以类聚。我们来凑个井字吧?”

        “哈哈哈……”

        笑闹声此起彼伏,你要相信有缘人终会聚到一起,然后不由分说的变成亲密无间,心心相惜!

        “干杯!”

        客房里。才相遇不久的两个姑娘已经变得无话不谈,赵子燕的爽朗与直白,让人爱不释手,而丁旭随性简单的性格也深得对方的信任。

        “喂——喂?”丁旭拿着红酒杯子,把手机开成了扩音。

        “丁晓旭,到了么?”

        “你管我到哪呢?”

        “你,你和谁在一起?”她的口气明显不正常,这让尹佳萌有点担心,“你喝酒了?”

        “嗯……放心吧,我和姑娘在一起呢,不会吃亏的。我再也不相信什么爱情了,所以直接找上姑娘了,哈。”

        “别啊,我还相信爱情呢。”赵子燕捧着红酒瓶子大叫起来。

        “玩什么啊?”尹佳萌都快被她气疯了,追问道,“你现在在哪?c市?和谁在一起?”

        “尹、佳、萌,丁旭和我在一起呢。”赵子燕一把扑上去压着丁旭,冲着电话大吼起来,“和我,放心吧,啊!我罩着她,啊!”

        “就你?拉倒吧。”说不出的原因,尹佳萌也打心眼里喜欢她,关于赵子燕,无条件信任,“子燕你酒量好,悠着点,看着丁旭,她打电话回家了么?丁旭?你和家里打过电话没有?”

        “没有。”丁旭眼一台,开始隔空摇头,一想起又要骗人,就心情很不好,差到极点,不免哽咽,“没有……没有,没有。”

        “好了,没事,我来打电话。拜拜,尹佳萌。”赵子燕挂掉电话,拨打了丁旭家的电话,自称是丁旭的同事,然后匆匆收线。

        “哭什么?出息。”赵子燕一仰脖子喝干了杯中酒,又倒了满杯。

        “你说你还相信爱情?”

        “为什么不?”

        “那你还……”堕胎两个字,丁旭实在说不出口,可能是因为不死心,也可能是酒后太冲动,最后还是问了出来,“那你和霍强是什么关系?”

        见她不答话,丁旭的心冷到了极点,她后悔了,这样的问题问出来能有什么意义,慌忙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想问你们,怎么会……那个什么。”

        赵子燕睨着眼看着她,这一刻的自己清醒的很,幽幽的问:“你想问什么?我和他是不是有私情?”

        丁旭急了,话已至此,下一句就是答案,那自己想要的是什么答案呢?

        是。然后怎么面对她?她们那么合拍,投缘到可以和可可扯平情谊,那以后怎么面对可可,怎么看待霍强?

        不是。那她就是残忍的去怀疑自己好友的幸福,更残忍的是,又把眼前的这个女子解剖了一遍,那些痛苦的付出。那个孩子的流失,是一种极度的残忍。

        丁旭纠结而空洞的望着她,静静的不知说什么是好,时间也仿佛停止了,不动声色,答案很重要,可答案重要么?

        “不是。”

        听到答案的一瞬间丁旭楞住了,脑袋一片空白。看着赵子燕,她的眼睛是墨黑的,很淡然,也很璀璨。

        “不是。”赵子燕有点心疼,又郑重的说了一遍。看着眼前这个喝得半醉的女孩子,她的不知所措,她的极力回避。都透露着她的真挚善良和无心伤害,她是与世无争的,从来不想伤害谁,那么自己又怎么忍心伤害她,“孩子是我男朋友的,但是他却没出息的逃跑了。我和学长,也就是霍强。只是校友,他的妻子是我学姐,很让人羡慕的一对不是么?我们都认识,是很好的朋友。”

        “真的?”

        “不然你以为呢?他们多美好啊,就光凭这点,我也相信爱情,就算孩子的爸爸不负责任,可还是那么美好,依然,相信爱情。你呢?你说你不相信爱情了?真的假的?”

        “呵呵。我又没怎么谈过恋爱,干嘛不相信爱情。”丁旭小酌了一口红酒,笑声很轻很轻。

        “没怎么谈过是怎么谈?”

        “据说,单相思啊,暗恋啊,也属于谈恋爱的一种形式。”

        “切……”赵子燕一脸鄙视,心里却升起异样。

        “不是吗?可我也感受到美好了。很美好!”

        清浅悠悠的谈吐,赵子燕放空了眼和心。淡淡的说:“是,恋爱的形式很多,两个人相处的方式也很多,不同的关系处境交流。仅仅是在一起就已经很美好了,看一眼,笑一下,抱一抱,亲一亲,随便的问候,清浅的关心,已经很美好很美好了,没有后悔,只有获得,就算最后破碎收场,呵,也值得!”

        “干杯!”这一段话说到了丁旭的心坎上,几乎要感动的热泪盈眶,激动的挑上床大叫起来。

        “干杯。”

        “喂,停,停,你可以了吧,一大杯呢,我才只剩一小口,你就全喝完了,那我喝什么?好了,随意啦,不要了,停,ok了,哇!赵子燕!太牛了!豪杰!厉害!”丁旭看着她畅饮下一整杯红酒,从开始的阻止到最后的赞叹,这好酒量的姑娘就是霸气,等等,她的脖子上是什么,惊呼,“赵子燕,你知道么?你的脖子,天哪,你的手上是什么?身上也有?你不会是过敏了吧?”

        “是啊,我酒精过敏,呵呵,酒精过敏而已啦。”

        “而已!  我倒……按你身上这疹子的情况来看,你过敏很严重,好不好?求你别喝了。你挂了,我就暴露了,就当行行好,为了我,放下武器吧。”

        “啊,哈哈哈……”赵子燕显然是酒劲来了,抱着酒瓶子就是不放,倒在床上又哭又笑,又叫又闹,一边脱衣服一边唱儿歌,等到一丝不挂之后,才乖乖的蜷在被子里睡觉。

        妹子,你这酒品还真不怎么样!丁旭满脸黑线,谁说了要罩着自己的?看着她满身的红疹,丁旭只得穿戴整齐,再次确定她不会起身乱跑之后,出门去买药。

        空气清冷,烟火不断的夜晚,整个天空都是艳丽的,可是真正开心的又有几个?满街都是残破的烟花废纸,狂欢过后,谁又来直视这些被遗忘的曾经?

        大年初三的夜晚,有这样一个姑娘小酌微醺,晃荡在无人的街道,满怀惬意,熟悉的红十字标志就像一个家门的象征,永远亮在那里,守护着生命,不管你此时此刻是否正需要它,它就在那里。

        按部就班的处理一切,丁旭此时正在等待取药,很耐心的等着,急诊室里静静的忙碌着,有酒鬼,有清创,不知道c市的同事是否也在忙碌,所有的服务行业都在有偿劳动着,除了她们,没有固定节假日,没有三倍工资,没有被看见,只有被要求。

        “丁旭?”

        丁旭条件反射的回身,她是心虚的,她现在是个做了亏心事的人,继续逗留在这里,无疑太凶险,那么眼前这个人是谁?

        “是你吗?真的是你?我是欧阳先啊,怎么你不记得我了?”

        “啊?我,嗯。我记得,记得,是同学,我只是在想你是不是那个转校生。”丁旭的记忆力总是在一些情况下,出奇的好,比如被吓得一惊一乍的时候。

        “是我。呵呵!”欧阳先灿烂的笑起来,这个正确的记忆让他倍受鼓舞,“今天是同学会,正说没联系到你,还有尹佳萌,她在外地,赶不回来,但是她说你回去工作了,你怎么?”

        “噢,是,本来是去上班了,正好有个同事又和我换班了,说想年后连休。”反应够快,却也惊出一身汗,看吧,就说了不能撒谎,到时越来越多的谎言,她自己都快记不清自己说过什么了。

        “噢。能在家也好的,不过可惜了你今晚没来,大家都很热闹很开心,就是有两个同学喝醉了,正在挂盐水呢,你……”

        “我也有朋友喝醉了,还是酒精过敏的那种,所以才赶紧来买药,有点急。”

        “男朋友?”欧阳先问的有点小心翼翼,很怕是肯定的答案。

        “不是。不是。”丁旭小心应对,尽量说实话,这样才不用伤脑筋去记住编过的谎言。

        “哦,你在哪里工作?”

        “c市。”

        “综合医院是吧?听尹佳萌说了,我也在c市,有空可以常联系。你的电话是多少?我们要制作同学录,你还有谁的号码一起报上来,到时同学之间好联系。”

        丁旭越待越心急,匆匆报了号码,临走又开始胡乱编辑:“那个欧阳先,不好意思啊,我们单位工作忙,经常时间颠倒,休息也不固定,所以……可能很难联系我。”

        “没事儿,等你联系我!”欧阳先怔怔的笑着,目送她离去。

        那个高三时跟风剪短发的小姑娘又出现了,平凡中带着固执,他嘲笑她,所有同学中剪短发的就属她最难看,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从此一整个高三她都没理过他,她又出现了,平凡中还是那么固执,有点儿不近人情,想留她多说两句话都不行,徒增遗憾。

        但是不要紧,我们见面了,就绝对不是巧合,丁晓旭,一切未完待续!欧阳先在心里默默的下定决心。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969/1676839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