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你的记忆 > 第114章 帅先生英雄救美

第114章 帅先生英雄救美

        前门打开,进来的是一个绅士,面庞冷峻,衣冠楚楚,一身的高贵脱俗,严正肃穆又不掩俊逸非凡,只见他一手拎着公文包,一手臂弯上挂着件白衣服,眼神坚定,神态自若,直直的走到丁妈妈面前。

        “您好!”

        “你?是?你……”乍一听到他的问好,丁妈妈一阵局促,心想这个人到底是谁?

        “您好,我是盛林雅私人医院副主任医师r谦,高谦。”从容不迫,温文尔雅已经不足以来形容这个高贵的医生了。

        “哇,帅!”许闽闽激动的双手握拳,两眼放光,不禁脱口而出的叫起帅哥来,那与生俱来的书卷气息,温文尔雅的儒士风范,她早该嗅出他是一个医生,年纪轻轻居然还是副主任医师,顿时满脸崇拜。

        “哎,许闽闽,你不要搞错,你知道自己现在在说什么吗?这样的表现,这样的看其他男人,简直就是……哈,果然,综合医院都是养的同一群女人,你,你和医生是不是也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啊?亏我弟弟对你这么好,难怪难怪,好啊,离婚,因为你对我弟弟不忠,是你和医生先有奸情的。是我们家要先离婚的。”老女人指着小女人的鼻子,说的不堪入耳。

        “砰——”许闽闽双手撑在桌子上,一跃而起,怒不可歇,她受够了,她是崇拜那些高修养有能力的人,但那仅仅是崇拜。

        她不明白,自己和老公六年的感情一直很好。为什么结婚了以后会出现那么多问题,明明才一年,难道真的是七年之痒?真的是她高攀了,融不进他的世界?还是婚姻里永远有遗憾。会变得千穿百孔?或者根本就是那些所谓的家人在搞鬼。

        许闽闽厌恶的看着眼前自己曾被称为姐姐的人,想起自己在婆家遭遇的一切,听到的一切,有点伤心,但是她不怯弱,一咬牙冷静的说到:“离婚。就那样了。我从来都没变过心意,但是,离婚。”

        离婚那两个字说的斩钉截铁,不带任何的犹豫,细心的人都可以看见她已然湿润的双眼,但是在场的人似乎没心情去关注着一些,而这个而是出头的小少妇也就在这样喧闹的环境中,对七年的感情发挥了一点的不舍,之后便是决绝。

        “哼,我也不管你们了。反正,我告诉你,你一分钱也别想拿到,哼。”老女人一拎起包包,便气冲冲的走了。

        “喂?你在哪儿?好,站那儿别动。我告诉你,今天这婚,我们是离定了。”许闽闽掏出电话一阵怒吼,心情差到极点,开什么玩笑?她22岁的青春岁月就开始了离婚生涯,从此幸福拐弯,她没有了自己的家。

        “小丁。”

        “……额。“丁旭的脸上挂着泪,只是一时被临桌吸引,还深陷在她们的事件升级中,而高谦从来不会这么叫她。不免让她吃惊。她的注意力变得很不集中,也没有了之前的担心到死,好像高谦的出现就是一场英雄救美,化险为夷,所有问题都不是问题了。

        “这就是你临阵脱逃。不负责任的脱离岗位的理由吗?你对得起广大的客户和病患吗?”发威,这绝对就是r谦发威时该有的模样,但是他在说什么?有点跟不上状况啊?

        “……”丁旭睁着黑漆漆的可怜目光,张张嘴,无言以对。

        “你,你们?什么客户病患?你……真的是副主任?”丁妈妈被他的严肃态度震慑了,一时分不清现在的情况,但是看在他这么严肃的份上,还是为女儿做了解释,也为自己的顾虑问出了疑惑,“你好!我,我是她妈妈,有很急的事情一定要知道,我必须知道你是谁,她在做什么?”

        “做什么?”高谦凝眉,沉默了一会儿,咬咬唇,很是不可置信的摇摇头,随即递给她一张名片说,“您好,我是盛林雅私人医院副主任医师r谦,也是您女儿的主管,她现在在医院担任我的私人责任护士。”

        “主管?私人护士?”丁妈妈是念叨出声的,丁旭则是把这两个问题生生的吞在肚子里,但是眼里的疑惑又是人人可见的,好在丁妈妈无暇顾及她,不然保准穿帮。

        “是的,我们医院是高级私人养老医院,除了预约来疗养的少数病人外,我们还会定期出去,为入会客户的所在家庭成员出诊,小丁有一年的试用期,直到现在都还不是正式员工,是由我主管的私人护士,负责和我一起出诊。”

        “这……这样?可她也没说过啊。”

        “那是必须的,因为接触的都是大人物,又是试用期,所以她们的工作属于半封闭性质。我们单位制度严密,不到正式聘用,随时可能会被辞退。”

        “这样,那怎么不能和家里说一下,家里是一点都不知道的啊。”

        “这样?保密工作做的这么好,果然是值得信任的老实人,也不枉我们医院这么看重你了。不过为什么没和家人说过换单位,那我就不得而知了,对了,小丁,你的白大褂,是什么意思?”

        “我?”丁旭看了一眼地上的护士服,我的乖乖,都被踩成灰色了,“我,不小心掉了。”

        “啊?呵……不小心?你知道么?你的身份,你的职业,你的象征,你穿着这一身工作服的意义、责任和精神,你都忘记了么?不小心就能弄成这样?那你在盛林雅的工作态度又是什么?”所谓的先发制人就是这样,转移话题还能把你训一顿,高谦的高风亮节可谓一览无余,也吓傻了所有人。

        丁妈妈听着脸都惨白了,心想这样可闯祸了,来人说的义正言辞。一点都不想开玩笑,况且那一身气质,也绝对不是三教九流的人物,心里焦躁的不得了。赶紧解释“不好意思,是不小心,是我踩到的。真是不好意思。”

        高谦眼神到位,警告却不出声,这样的不怒而威让他做起来那叫一个滴水不漏,游刃有余。缓了缓态度,又看了看丁妈妈,也不在“责怪”了,平淡的说:“你们慢慢解释吧。我还有会诊,告辞了。”

        “等等,谦医生,不,谦主任。”

        高谦已经作势要走,因为丁妈妈的叫唤,又微微侧过了30度角。那刀削般的侧脸,真会要人性命啊,薄唇轻启,耐心的纠正道,“您好,我姓高。”

        “哦。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高医生,我真的,不想。不是这个意思,我急坏了,她本来在综合医院上班的,一声不响就辞职了,还瞒着家里人,我们真的是很担心。我……”

        “综合医院?那里的待遇,呵呵,没什么,相信小丁的选择不会有错。我理解您,所以。小丁。”高谦听完丁妈妈的话,对着丁旭说,“今天放你一天假,不用去金先生家了。你们慢慢聊吧。”

        丁妈妈一着急,更加手足无措了,一个劲的道歉:“不是,那个高医生。我是不是影响你们的工作了?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啊。”

        “没事,我可以叫别人,不过希望你们能一次性把问题都解决好,试用期变数很大的,到时……那就真的很不好意思了。喂,可瀮,在哪?”高谦一边应着她们,一边已经开始打电话,神情依旧严肃,“哦,好,临时加班,你去医院准备一下,我们要去金先生家会诊,预约时间有限,要快。嗯,好的,拜拜。”

        “那个,高医生。”

        “没事,同事就住在医院,应该来得及,只要客户没意见,我们一般不会为难自己同事,哪怕是试用期间。不过,我不希望您回去以后为了解释误会而说什么不该说的话,毕竟她接触的很多人都是有来头的大人物,什么私密隐疾,家族血统,这些都不是开玩笑的,有什么**或是人权问题,希望你们考虑清楚。再见!”

        高谦点到为止的一番话,无疑把丁妈妈给吓住了,张着的嘴里几乎能塞进去一个鸭蛋。可怜她只是一个相夫教子,循规守据的家庭妇女,再有想法也降不住这突来的场面。

        丁旭很内疚,这半真半假的剧情,是最好的掩饰,却害得妈妈更加如坐针毡,接受了妈妈迫不及待的一些问题,这问题几乎语无伦次,可见妈妈的震撼有多大,而这些问题,都在高谦的提示下迎刃而解。

        事件很简单,因为丁旭为人老实,秉性纯良,所以有了天大的机会进入私人医院工作,所以才毅然辞职。因为半封闭管理又在试用期,为了避免家人担心,也怕万一被解雇了丢人,所以才没说出实情,因为接触非富即贵的人物,待遇好收入高包装要档次,所以才穿名牌,因为吃住都在医院,所以行踪隐秘又安全。

        丁旭疲惫的趴在桌子上休憩,妈妈的担忧依旧不曾停止,她老人家的要求不高,平平常常,不要接触那些非富即贵的人,听着严肃又可怕,如果可以的话,还是回小城安心生活的好,找份过的去的工作,在父母身边就足够了。

        看着母亲离开的背影,丁旭顿时失了力气,咖啡馆的生意平平淡淡,来的人也是极其安静的那一种,享受着午后阳光,静淌的音乐,一本书,一台电脑,一杯咖啡,一个下午。

        “叩叩叩”

        玻璃窗外传来叩响声,高谦站在窗外,单手插在风衣口袋里,微微弯着腰,压低了自己的高度,逆着阳光,仔细来看她。

        丁旭皱了皱眉,抬头招手,算是打招呼,又侧着头懒懒趴下,眯着眼看他,好啊!她在心里说着谢谢,但是他真的吓坏妈妈了,又是一场欺骗,她要如何感谢?谢谢他的救场,也谢谢他的出现。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969/1676840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