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你的记忆 > 第125章 一个死心的理由

第125章 一个死心的理由

        丁旭和柯玄在那里安慰、发泄,一回头,居然发现小霍奇不见了,幽静的深山别墅山庄,有小路,有河流,甚至还有可能有走兽,尽管可能性很小,但是面对自己的心头肉不见了,谁都会紧张的不得了。

        “奇奇,妈妈错了——你在哪?快出来。”柯玄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四处呼唤,亦步亦趋的走过每一寸记忆美好的曾经,这里是他们一家人度假的地方,曾经欢声笑语,如今孤独泪流,怎能不触景伤情。

        “奇奇?奇奇你在哪里呀?”丁旭走的是不同的方向,对这里又不熟,走到哪叫到哪,加上心里焦急,不一会儿就觉得转得有点晕。

        在这片绿荫环绕,长廊八达的山庄里,很容易迷失方向,统一建筑的别墅区,看起哪都相像,擦了擦汗水,继续寻找着。

        “奇奇你在哪?奇奇乖,快出来,干妈带你买好玩的,奇奇?”丁旭探着脑袋,到处张望,也不管此时的自己是不是猥琐,讲着很假很肉麻的话,“哦,奇奇乖乖,快出来喽,这里有好玩的玩具哦,奇奇……哦,对不起。对不起……”

        不知怎么的,丁旭闯进了一个独立的小院子,似乎看见了两个房客在亲昵,条件反射的旋转过身子不去看他们,并且不住的道歉。她已经很快道歉并转身离开了,又想起了什么,回身打听:“不好意思,我只是想问……”

        问,怎么是你。问,你回来了。问,最近好吗。问。你们好呀。

        “丁小姐?”

        “涂,涂小姐好,霍先生,好。”局促不安,六神无主,除了问好,丁旭不知道还能说什么,身子还是侧着的,像是要逃跑。又被魔力牵制着,两只手干干的握在胸口。

        “真的是你,丁小姐也是来在这里度假吗?很僻静的地方,很适合同男朋友一起来哦!”涂雅笑的娇俏神秘,很是平易近人。

        “呵呵,嗯,哦。不是。好朋友们,和好朋友们一起来的。我来找人,好像迷路了。”丁旭急着解释,却也不明白为什么要解释,只是重复着那两句话,和好朋友一起,我迷路了。

        她不善言谈,只是想说点什么,因为沉默会窒息。会让她忘记呼吸,脑袋已经不能正常运转了,只是自顾自的叙述:“和朋友,嗯,迷路了,朋友的小孩,好像走丢了。我们很着急,到处找,是和朋友一起来的,我也走丢了。”

        “啊?是……”是你丢了,还是朋友丢了,结果又出来小朋友丢了,涂雅也不细问,看丁旭一脸的无措,再看霍潮墨深锁的眉头,她只是知道轻重缓急。不去追问也不去无理,很是关心的说,“的确,这里的路是比较复杂,不熟悉的人是很容易迷路。墨,我们一起帮忙找找吧。万一出什么意外就不好了。丁小姐,那个小孩子多大了,叫什么名字?”

        “五岁,但是比一般的小孩子高,叫奇奇,霍奇。”

        没有人多问什么好久不见,也没有人问什么最近怎样,一行三人出了独立院子就开始分头去找。

        “奇奇,奇奇。”丁旭像个游魂一样向前走着,麻木的叫唤,她早知道他们的情事,他们善良,般配,相爱,为什么还要惊讶?难过?伤心?她早知道他们的一切,顺理成章,还要怎样?希望什么,留恋什么,丢掉的东西再也回不来,她早就知道。

        她后悔了,很后悔,如果那天晚上没有拒绝他,他们是不是会在一起?或许又不需要后悔,哪怕是那天真的发生了什么,他们也不会有以后,她配不上,比不过,不管丢在哪里,那一步,都会过去,他们没有以后,所以没什么好后悔的,可心肠还是千疮百孔,后悔的无以言表,一切都回不去了。

        无声的闭上眼睛,丁旭只是禁不住的喃喃自问:“在哪里?在哪里?在哪里?”

        丁旭的伤心从她的背影里就能解读出来,那么霍潮墨呢?他是一言不发的,一眼无视的,但迈出的每一步却都是为了更靠近她。

        哪怕是分头寻找,以他的聪明,他大可以做到默默尾随,而不被发现,他皱眉,为什么你又哭泣了,为什么你的背影是伤心的,或许是时间还不够久,不要怕,我们还有时间,我们还有时间好好忘记,没事的,都会过去,现在,就这么一会儿,让他尾随一下,感受一下,怀念一下,看一下,就一会儿,这一下。

        霍潮墨,为什么就连你的影子都是悲伤的?涂雅的心狠狠的痛了一下。这一下,很痛,很深。

        “不要妈妈,妈妈不要我,我不要妈妈。”霍奇扭动着身体,想摆脱柯玄的怀抱,很绝强,就像他妈妈一样。

        “奇奇,妈妈错了,对不起。”

        “呜呜,不要妈妈,不要妈妈。”霍奇和柯玄在池边纠缠,已经是小大人的他知道人情冷暖,也听得出妈妈说的不是玩笑话,一边伤心的打着柯玄,一边挣脱着想逃跑。

        “奇奇,你怎么可以打人?那是你妈妈,这样是不对的。”

        “呜呜……干妈。我不要妈妈了,不要妈妈了。她变坏了,她说爸爸的坏话,爸爸,呜呜……我要找爸爸。”霍奇挣脱妈妈,直扑到丁旭怀里诉苦,无邪的眼睛里像个天然的泉眼咕咕的冒着泪花,止也止不住。

        “你……你爸爸在外面偷情找女人,你去找啊,找啊。”柯玄像发了疯一样失去耐心,推搡着他大叫起来。

        “可可——”丁旭一边护着霍奇,一边制止柯玄的推搡,不免有点踉踉跄跄,险些跌倒。

        小心——霍潮墨心里咯噔一声,正想上前扶她,却被涂雅抢先了一步跑过去。

        “你怎么可以在小孩子面前说这样的话呢?你的鲁莽会吓到他的,老公在外面偷情,老婆也可能有责任,你有没有想过这可能是你自己的问题?”涂雅一时发怒,快速冲到柯玄面前,严肃的说,“收起你的面目狰狞,这样只会让你丢了老公,再失去儿子。”

        “你自己就是完美的,幸福的,拥有一切的么?你确定么?你是谁,凭什么要你管我的家室。”

        “你……”涂雅气结,真是个不可理喻的女人。

        “她是我的女人。”

        “……”无言以对,丁旭在一瞬间就冰封了,霍潮墨,你永远都要那么冰冷么?带着寒冬里凝固起来的冰冷,让花草树木都蒙上一层霜,延期生长,这样的不近人情很有趣么?

        “她是我的女人,你不觉得她说的很对么?女人要有自知之明,胡搅蛮缠只会让事情恶化,你好自为之吧。”霍潮墨挽起涂雅手,柔声说到,“雅雅,我们走。”

        “好自为之?呵呵……我知道,我都知道,装作没事人一样,继续生活,相夫教子,呵呵……好自为之啊,但是我会心疼啊——不要争脸面,不要争口气,就算是装作没事人一样继续生活,我也会心疼,会心痛啊,看着他,就要爱着他,爱着他就要痛了,没办法停止,没办法掩饰,没办法死心,我生气,我难过,我痛,我爱啊,我爱——”

        “可可。”丁旭不知道怎么安慰她,这样歇斯底里的一段话能叫听的人也动容泪落。

        “给我个理由死心,那就不痛了,我还有奇奇,好好照顾他,爱护他,我还有儿子,还有儿子,给我个理由死心吧,那就不痛了,像从前一样,洗衣做饭,贤良淑德,有优越的生活,有很多钱花,有儿子陪我,给我个理由,给我一个个理由……死、心。”

        “可可……”丁旭抱着她无尽伤心,理由吗?什么是理由,死心么?怎样才死心,看着他们花好月圆两情相悦就是理由吗?她也以为自己死心了,可是真的就可以不痛了吗?

        再转头,看向两个远去的身影,长裙飘渺的女子身边有一个挺拔坚韧的男子,他们之间还能有什么余地可以钻下一个丁旭吗?

        才回眸,清泪一行,你可以觉得那是她为柯玄的悲伤而流。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969/167684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