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你的记忆 > 第158章 亲手布置的灵堂

第158章 亲手布置的灵堂

        ps:

        三更送上,墨墨求支持!

        窗外正值残阳似血,等丁旭从那笑靥中醒过来时,一行人已经上了警车走远了。

        拿着手中的房卡,丁旭很很难相信一个下午就这样和马蓉蓉度过了,而且时光飞逝,甚至想不起来她都说了什么,只知道很多很多,似乎是关于她的生活和情感的,就那样直言不讳的全说了出来,却怎么也记不起内容,好吧,被包养还能有什么内容。

        丁旭是个老实人,收拾好思绪,片刻也不敢怠慢,想起她说的必需品,可能是在警局里要用的生活用品,就匆匆赶去酒店帮她取,走在路上才想起来,她根本就没有马蓉蓉的联系方式,等等是要直接送去警局的节奏吗?真是无语。

        天一下子开始黑的很快,华灯初上的时候丁旭找到了齐鑫大酒店702房间,开门进入,玄关的灯微微亮着昏黄,但是另一种微亮却从房内投出来,引人入胜,丁旭一时忘记插卡开灯,就直接走了进去。

        有点唯美,有点烂漫,脚下散落的红玫瑰花瓣铺出一条通道,直达客厅,让人心生荡漾,可突来的,无数盏白色的蜡烛正在黑暗中孤寂泣血,淡漠的烛火平静的燃烧出滚滚青烟,袅袅直上,墙面上挂着一幅巨大的黑白照,最是那一回眸,倾泻的大波浪妩媚异常,眉眼的笑意直达眼底,晶亮的黑眸仿佛要吸尽所有光明,火红的唇瓣娇俏的展开露出一排整齐洁白的牙齿,就像是个美好的定格,额上一朵白色的绸缎花在微光下展现着最后的纯美,向世人展露着芳华和情愫。

        怎一片暗里着迷。

        “啊——”丁旭惊叫一声,呼吸急促,本能的冲出玄关,掩面哭泣,嘴里喃喃的叫着,“马蓉蓉。马蓉蓉。马蓉蓉……”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带着震动,更是吓得她不敢动弹。

        “你好,我是西区重案组季云婷。”

        “啊——”一把扔掉手机,丁旭捂着耳朵不敢听,很不好,很不好的感觉油然而生,明明,亲眼看着马蓉蓉在自己面前展露的绝美笑颜,怎么一下子。那绝美就挂在了墙上?摇着头不敢相信。不敢叫唤。只是害怕的呜咽着,让人揪心揪肺。

        手机再次响起,丁旭已经不敢接听,终于无助的蹲靠在墙壁上尖声哭叫起来。

        “丁旭。”霍潮墨的心都快被哭碎了。一个箭步上前抱起她蜷缩成团的身躯,顿感五内俱焚,想了千万遍如何遇见她,却没想到会看见她这副可怜模样,一时不清楚状况,竟手足无措起来,地上的手机还在固执的响着,捡起一看,居然是警区的电话号码。淡然接通。

        “你好?喂,你好,请问是丁旭小姐么?我是西区重案组季云婷。”

        “嗯。”霍潮墨拧着浓眉,很是沉重,不知道丁旭怎么会和重案组扯到一起。真恨不得揪出阿正大骂一顿。

        “你的朋友马蓉蓉在调查途中逃逸,先已出车祸死亡了。你是她最后接触的人,现在需要你到警局配合我们警方调查,你……”

        “你好,我是霍潮墨。”站直身体,霍潮墨沉着俊脸,眉头紧锁,一手环抱胸前,生硬的打断对方的话语,浑身散发着寒气,连带着语气也冰冷到了极点,“我的律师会去警局办理相关手续。”

        “额……霍潮墨?”对方显然惊恐到了,不明白哪里突然冒出来的霍潮墨,寻思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这个赫赫有名的身份代表的是谁,压低了声音对身边的人说,“霍潮墨是那个寰宇精阅的总裁么?”

        “如果没有什么事就先挂了,一会儿我们就去西区警局。”

        “是,是  ,好。没事。”接电话的已经换成了一个男声,但是霍潮墨不感兴趣,也不想废话,举手挂断了电话。

        看着墙角的小人儿抖得厉害,让霍潮墨一头雾水,侧身走进房间,再出来时一张脸黑的吓人。

        “霍总?刚刚……那个……”

        “通知帕德利,今晚的会议取消。”霍潮墨看了一眼默默哭泣的小人儿,一时忘记要怎么安慰,本来今晚在酒店要洽谈合作,谁知道竟然遇见了她,可好在遇见了她,不然她一个人要怎么办?深吸一口气,他不敢想象,这么单纯的人如何去面对一个灵堂,还要面对严厉的盘问,真是恨,恨自己没保护好她。

        霍潮墨洒开西装,原地转了一圈,憋着一口气不知往哪出,恰逢酒店经理接到通知后跑上前来处理事件,迎面就挨了一通骂:“你们酒店是怎么管理的?好好的房间布置成了灵堂,是要客户作死么?取消所有的预定房间,从此以后再也别走进寰宇一步,我们没有任何合作空间。替帕德利换酒店。立刻,马上。”

        “是。”

        “不是,霍总,误会,都是误会,我们……”

        “闭嘴。”霍潮墨鹰眼一横,单单两个字,已经吓得经理踉跄着大退几步,心里更是阴森森的恐怖,那一眼恶毒的仿佛给了他一个枪子儿,当场毙命,吃瘪的说不出半句话来。

        且不论这次的经济损失有多严重,照着霍总的狠劲,没搞得他们破产就不错了,这好端端的一个房间怎么就被弄成那样了?还把霍总裁的朋友吓得不轻,也不知那姑娘是什么来头。可是,他的眼睛没瞎吧?怎么霍总裁会那么温柔的抚着那个小女人?还,还一把抱起来了,藏在心窝,紧紧拥着,然后小心哄着,天,他好想跪下来看看那姑奶奶是谁,最重要的是求得她的原谅,大人不记小人过。

        丁旭哭够了,却依旧挂着流不完的眼泪,坚持不让人碰马蓉蓉的房间,她终于明白那些必须品指的是什么,是她为自己设置的一场告别典礼,身后的必须过场,骄傲如她,连灵堂也不劳旁人动手,那是一种怎样的心情?为自己摘花铺路,点起最后的清白光明。她那样笑靥如花着是想去到哪儿?哪儿有她要的安详么?

        警局是不用去了,丁旭直接去了综合医院,霍潮墨就那样寸步不离的陪着她,并不多说一句话。

        “清姐。”

        “小旭?”清姐对于丁旭的出现有点吃惊,但是更惊讶的是她身边帅气威武的男子,气宇非凡,气场强大,当然了,过惯平淡生活的她还没有认出那男子是谁,只是打心眼里担心丁旭和这样的男子在一起会吃亏。太优秀。这是她对霍潮墨的的第一感受。“你怎么来了?”

        “马蓉蓉她……”

        “你怎么知道的?”清姐更加吃惊,音调也提高了几分,马蓉蓉是直接撞到了疾驰的车底下,一早就没人了。来的时候已经是血肉模糊,根本就认不出是谁,警员报上名号的时候,她还吓了一跳,心想着此马蓉蓉非彼马蓉蓉,谁知道竟是天不遂人愿。

        “清姐~~~”丁旭叫唤了一声,又忍不住呜呜哭起来,她想起了马蓉蓉的音容笑貌,还有那份决绝。是的,决绝。现在才想起来她一个下午说了好多话,仿佛是场自我告别,有幸找到个倾诉对象,不禁喜出望外。难怪她说了好几遍谢谢你陪我,但是更让丁旭动容到哭的,是她说的最后一句话,我真的爱过。

        我真的爱过啊。

        “好了,好了,不哭了,傻样。”清姐安慰她,像以前一样温柔袒护,抬眼正看见霍潮墨满眼的怜惜,出神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丁旭的背影看,那种真情流露让清姐一阵欣慰,好在,这个男人应该是真心的,“好了,小旭,不哭了。蓉蓉走的很快,没有痛苦,就是难看了点,大概她也恨死了这张容颜,让她心高气傲,争强好胜,最后……哎……”

        “清姐。”丁旭不善言辞,看见清姐抹着泪花,也只有陪她落泪的份,心里却也释怀了很多,的确,蓉蓉一个下午说的都是她的苦处,仿佛是一场解脱,关于那个位高权重的男人让人无话可说。

        “霍先生您好。我是西区重案组组长张千军,这个马蓉蓉的杀人案件呢,嗯,还在进一步调查中,现在她又畏罪自杀了,一切都有待另一番调查。虽然丁小姐是最后一个和她接触的人,但是根据我们的调查,她们不过是无意相遇,没有什么不妥,如果有需要调查的地方,我们以后再随时联系。”

        “谢谢,那就是现在没事了。”

        “是的,没事,没事了。”来人穿着警服,虽然是公事公办,却也一脸谄媚。

        清姐看得一头雾水,再看霍潮墨的时候不免觉得眼熟,但是她一把年纪了,不管经济,又不是个花痴,还是不知道他是谁,便问丁旭:“他是谁呀?”

        “霍,霍先生。”丁旭怯怯的说,实在不知道要怎么介绍,也不管霍潮墨的一脸不满,继续问道,“清姐,我能进去看看马蓉蓉么?”

        “不看了。”说话的是霍潮墨,虽然清姐也会拒绝,但是他的语气却更强硬,大庭广众之下,他不敢做太过亲密的举动,哪怕是拉着她的手臂,或是抚着她的肩膀,但是那关切的眼神却是只增不减,话语也是出奇的温柔,“很晚了,我们该回去了。”

        我们?丁旭在心里默念,回去?不免晃神,能回哪去?再回头时他已经去和办案人员做离场陈辞了,而清姐也去做交接班,夜幕已经黑全,因为马蓉蓉的抢救,很多相熟的旧同事都自愿留下来加班,尽管当时已经没救了。

        “余元?”丁旭定眼看清站在值班室门口的余元,一袭黑色连衣裙,脸色苍白,静静的盯着抢救室微笑,听见她的叫唤,回过身看了丁旭一眼,依旧是淡淡一笑算是打招呼,便径自走了。

        “看什么呢?”清姐摘下护士帽,顺着丁旭的眼神追望过去,“哦,你说余元啊?她也留下来加班了。”

        “我总觉得她怪怪的。”

        “嗯,有一阵子了,年后就这样,本来话就不多,自从退婚以后越发不知道在想什么了,前段时间想帮她相亲,结果差点没把我气死,算了,不管她了。”

        “可是,总觉得那笑……”像马蓉蓉一样决绝,尽管马蓉蓉是一种艳丽,而她是一种清冽,但还是有那种决绝。

        “清高呗。今天一天也累坏了,她的身体也不是很好,谁不是这样呢?你也早点回去吧,别多想了。”

        “是吗?”丁旭的脑海里映着余元的身影,又仿佛是马蓉蓉的,然后晃晃脑袋,今天的事情太吓人,她可能是受刺激了,总觉的到处都是不稳定因素,怎么可能做到不多想,一个晚上失眠都可能,最怕的就是吓到神经衰弱。

        “可以走了吗?”温暖的大掌附在肩头,霍潮墨的一句询问,就像是很相熟的情侣间在征询对方的时间,让丁旭有种恍惚,好像他们从来没有分别过,从来都是形影不离的样子。

        丁旭朝他点点头,清姐朝他们笑了笑,霍潮墨礼貌的向她说了句再见,便护在丁旭身边去取车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969/167684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