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你的记忆 > 第163章 这就是你的选择

第163章 这就是你的选择

        什么叫做千万不要对我做什么?

        她一个姑娘能对他做什么?

        丁旭歪在地上,傻愣愣的看着霍潮墨躺倒,久久不能回应,她是没喝醉,至少没到失忆的地步,但是面对他的轰然倒地也是呆了好久,反应极其迟钝,他就这么醉死了?不都说酒后乱性么?

        试探的叫了好几声霍先生,都没有回音,丁旭开始后怕起来,生怕他醉死了或是摔死了,抚着他的呼吸,聆听他的心跳,终于还是安心了,他不会是过敏或者中毒吧?拉开他的衣襟,四处翻找,倒也没有看见皮疹和红印,四肢也是正常的酒后温度,或许他是真的醉了。趁着酒兴丁旭的内心不免有点小失落,她以为今晚会是一场酒后乱性,没想到却是真真切切的借酒买醉。

        谁说的?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连点冲动都没有,那只能证明是这个女人的失败。

        而她无疑失败到了极点,霍潮墨就这样酣然入睡,全然没个交代。

        但是她也没有忘记另一个说法,一个男人拼尽全力,只为守护她如完璧,那也是一份至真的厚爱,如果明知一切都是不可能,那么就不要沾惹,也便没有辜负了,不正是对谁都好吗?

        好吧,或许他的意思再明确不过,庆幸这样一个好男人的守护,才阻断了她飞蛾扑火的道路,他们是没可能了么?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仰躺在冰冷的地面上,看着高高在上的天花板,整个世界天旋地转,再喝一口酒,飘飘然的感觉真好。

        “霍先生,霍先生……”丁旭呢喃的叫唤着。她没发现,只要自己是在他面前,始终只会叫他霍先生。像是一种敬畏也像是一种距离,显示着尊卑有别。

        酒窖里的温度偏低。退去热潮之后,丁旭一个寒颤清醒过来,不敢怠慢,迅速收拾情绪,再次试图唤醒他,才发现他是真的醉到不省人事,不能就这样让他睡酒窖里吧?于是。使尽吃奶的力气也只能挪动他半步,没办法,那就原地扎营吧,帮他整理好衣物。看着他的发根在冒热汗,但是发梢却还是带着湿气,匆匆跑上楼拿来干毛巾和被子,费力的将他整个人裹严实,一边擦干他的头发。一边细细打量。

        他睡的安详,一张刚毅的脸庞因为醉酒而显得潮红,像个害羞的大男孩,长长的睫毛自然的舒展上翘,恐怕连漂亮的女孩子都要羡慕嫉妒恨。他的薄唇也可以这样的嘟起来,小巧可爱,粉色的舌尖偶尔探出来,舔舐那酒后干涸的唇瓣,红透的耳垂像个饱满的樱桃,鲜艳欲滴,整个儿的香艳可人,欲罢不能。

        还有额角的痕迹,丁旭皱眉,纤白的手指停顿,他的头发长的很好,乌黑亮丽,茂密质硬,穿梭其中,就像是闲逛在大森林,而那额角清浅的印记,仿佛是森林里危险的标记。

        这是一道深触她心底的疤,提示着往日的恐慌,那黑暗势力的侵犯与袭击,重重的敲打在他的头上,然后鲜血直流,他的冰眸冷凝,坚定无比,智勇退敌,然后那深情的眼睛一瞬不瞬对自己催眠,说了一堆流利的英语,那是表白么?霍潮墨,你告诉我,你都对我说了什么,为什么每每想起那场景就让人伤心欲绝呢?你是爱我的么,霍潮墨来告诉我,你是爱我的么?

        可是为什么?宁可这样没有交代的倒下去,你也不说清楚呢?你是讨厌我么?那光天化日下亲昵又代表了什么?

        “你起来,霍潮墨,你起来。”不死心,就这样放弃?明明有着两情相悦的默契,为什么要这样放弃?丁旭使劲推搡着他,捶打着他,泪眼婆娑,“不是这样的……我们起来说清楚,你到底……”

        爱么?像在车上时那样,丁旭牵起他的手,想演示十指相扣的情景,却演变成了一厢情愿,她紧握再紧握,带着不甘和愤恨,指甲甚至要生生掐进他的骨肉里,可还是得不到他一丝回应,他是真的醉了,失去痛觉和感应,五个手指只是那样突兀的成了爪型张着,她越勉强抓紧,他就越上翻脱离。

        一切像个错觉,连带一天的奔波,也像是走到了句点,没有两情相悦,也没有心有灵犀。或许是应该清楚的认知现实了,他们之间不过是有点爱慕,却跨不过整个社会给予的鸿沟。

        轻轻的松手,那五指反而微微蜷缩,像带着一些留恋,慢慢抽出自己手指的同时,它们又似带着挽留点点纠缠,却终不握紧。

        “这样很好,很好,距离,也的确是个好东西,我们不勉强,就这样分离。霍先生,谢谢,我想谢谢你,或许这样是最好的结局。”原来,这就是你的选择!

        冰凉的手指触到他滚烫的脸庞,还是有很多的舍不得,人都贪婪,尤其是面对这样的男人,哪怕是他一丁点的回应都足以让人沉沦疯狂,更何况是那铺天盖地的热吻,丁旭的泪不期而落,砸在他的眼睑上,汤出一个深深的泪痕,舍不得,尽管很清楚,可还是舍不得,一头扎进他的怀里,百感交集,就这样久久依赖着,从痛哭涕流到安静抽泣,随着他的心跳而心跳,随着他的呼吸而呼吸,闭上眼,倒数十秒,然后果断离去。

        一夜未眠又悲伤满怀,在离开酒窖的时候,丁旭还是很体贴的帮他调高室温,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报复,总之一点也不考虑各种酒的感受,要馊就馊吧,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全怪你们才害得霍潮墨这样不负责任的睡过去。

        跌跌撞撞的回到客厅,世界陷在一片青暗里,或许在等一等就该光明了,丁旭木然的趴在宽厚的沙发上,瞪着眼睛,将过去的一幕幕翻出来回忆一遍,然后狠狠的丢在南市客厅的地板上,就此别过,老死不相往来。

        可是她忽略了地板上昂贵的地毯,在承接住那些甜蜜以后温暖的包裹起来,珍藏得当。

        当然她更不知道,霍潮墨用这样一个方式来守护她所需要付出的代价,这种雷打不动,醉生梦死的状态,甚至是一场豁出性命的赌注,稍有不慎就可能被偷袭或者被俘虏,他的命很金贵,由不得他这样的疏忽,但是为了守护,在还来不及想清其他对策的时候他已经选择了一个傻傻的办法执行起来,一切不过是为了她好。

        “喂,子燕?我……”电话一接通,丁旭便委屈的哽咽起来,她好心疼,一场爱情就这样无疾而终了,可现在能真正陪在她身边的,只有赵子燕这一个朋友了,于是,哭诉从她开始,但显然,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丁小姐,出了什么事?你怎么了?”

        嗯?丁小姐?男声?怎么了?这个时候?丁旭彻夜未眠的眼睛瞬间放大,她只是想回家,但是身在南市又不能徒步回去,为了找阿正,她不得不向赵子燕打听他的电话,但是,似乎得来全不费工夫,接电话的正是阿正本人。

        “丁小姐,你怎么了?你倒是说话呀?”

        “我想回家。”

        “好,我马上来。”丁旭清楚的听见对方在挂掉电话时那边传来的咆哮声,“邱哲正——”

        然后电话里就彻底传来了盲音,丁旭太疲惫了,只是隐约觉得自己并没有说明在哪,他怎么就能马上过来?而赵子燕的那声咆哮是不是也意味着自己打扰了他们?很疲惫,却还是不想睡,毕竟,她的爱情死掉了,这一次,是彻底的。

        ps:

        误会,误会而已,有的女人,为什么总是这样自作聪明,该笨笨的时候,又能想太多……哎……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969/1676845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