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你的记忆 > 第170章 检查室里的火花

第170章 检查室里的火花

        “丁旭,我们在一起吧?”

        “唔……嗯,嗯……”放开我,丁旭想大叫,却终是发不出半点声音,只能无力承受着那强势。

        高谦本就控制着丁旭的脑袋,一语刚完就掌着她的头离开自己胸口,一低头吻的精确无误,刻不容缓,霸道异常。

        丁旭一时错愕,根本就来不及思考,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本能的反抗,脚下想逃,身体却被大掌控的紧紧的,几步踉跄节节败退,直到抵在墙上不能动弹,摇晃着脑袋想抗拒想逃离,却没有任何力气,胸腔里的气体被一点点抽离,大脑也开始缺氧,他的体温是冰冷的,口腔里的清冽气息让她浑身发抖,挣扎着想说话却只能吐出破碎的抗拒声音:“嗯……嗯……”

        这一切来的太突然。

        高谦的大掌探进她肥大的衣服里,一个机灵,她居然是真空上阵,一出手就能覆上她的小圆润更是让他瞬间意乱情迷,她的小手还想过来阻拦,她难道不知道,这些都是无用功么?高谦唇角一弯,让她的小嘴得了个空隙,恩恩呜呜的想说什么,却反而成了一种号召力,引人入胜。

        冰吻下滑,开始在她的颈间探索,一阵疼痛,刚刚得以喘口气的丁旭又是一声倒吸冷气:“疼r。”

        他居然在要她。

        一对小手挣扎着推他的肩膀和胸膛,却被他一手就擒住两,而那另一手也没闲着。哗啦一声拉开拉链,易如反掌!高谦自信,就凭她的小块头,想反抗无疑是以卵击石,还穿的那么简便,不得逞点什么都对不起他的身手,所以这一系列动作都是在他闭着眼睛很享受的状态下完成的,不用易如反掌来形容。还用什么来形容?

        “啊——”胸前突来一片冰凉,让丁旭原本火热的身体一阵寒颤,不禁惊呼起来,当下就双手僵硬,两腿无力,哪怕是抵着墙,也是软趴趴的直往下滑。

        高谦收回双手。从她腋下穿过,一把提起她,再倾身将她压在墙上,用额角蹭着她的脸庞,逼着她与自己对视,是的,相同的高度。紧密的距离,看着她绯红的脸庞,紊乱的呼吸,更是让人欲罢不能。

        丁旭在他的引诱下抬起了视线,只见他异色的眸子里蒙着一股淡蓝,好神奇,不禁痴呆,但是不可以,怎么可以?还有那魅惑的眼神,轻轻一笑。怎么办?完全没有抵抗力,但是不可以,怎么可以?

        “额r谦,放我下来。”丁旭已经双脚离地,着实没有什么安全感,慌张的叫着,“放我下来。下来。快放我下来呀。”

        “不——抱紧我。”

        什么啊?这算什么回答?头疼死了,丁旭还来不及反应,只见高谦低头开始狂吻着自己的身体,因为现在的她比高谦高出一个脑袋。他下俯之后,手上的力道也变得不稳定,吓得丁旭不自觉的抱住了他的头,却还奋力叫着不要,手指无意间掠过他的发,那里有一个浅浅的疤,撞击着丁旭内心深处的记忆,不,不,一样的痕迹,一样的经历,一样身处暗室,一样被狠狠敲打头颅,霍潮墨,高谦,高谦,霍潮墨,不要,不要。

        “不要……不要。”

        好吧,虽然那叫声很无力,也很假,但是人家是真心想拒绝的,但是声音是天生的,它要动听也好,要暧昧也好,真的不能怪在她本人身上,您觉得呢?

        “啊r,谦,放开我,放开,谦,放开,谦。”

        突然高谦一个颤抖,双手一松,将她直直落下,愤怒的眸子加上*变成了很难分辨的深蓝色,很深很深,几乎要达到黑的那种蓝,他愤怒了。

        丁旭突然下落险些不能站稳,双手撑着大腿,再站直身体的时候又迎上了他愤怒的目光,心生畏惧。

        “丁、晓、旭。”一字一顿,真恨不得能咬碎她,这满身的吻痕是什么意思,难怪她差点出车祸死了,根本就是咎由自取,那他还心疼什么,保护什么?她就是被霍潮墨给害死了,那也是她自找的,活该,死不足惜,“可恶——”

        砰——

        一巨响在丁旭的耳边炸开,还有残余的粉尘和碎片溅在她的脸颊上,砸出一点点红痕。

        丁旭偏转脑袋,很不可思议的看看左边破碎出一个大坑的墙壁,再看看眼前一脸狰狞的高谦,整个人呆若木鸡,好可怕,可怕的就如同在山顶上,但那时的他是站在正方的,是为了抵抗强敌才不得已而为之,打架,开枪,杀人,但是现在他却也这样的凶悍,简直,简直就是心狠手辣,好可怕,她突然觉得自己不认识他了,不敢面对,他额角的疤痕透着火焰般的颜色,随着血液突突直跳。

        怕,这是唯一感受。迅速裹紧胸口的衣襟,转身面向墙壁,丁旭瑟瑟发抖的蹲下身子,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高谦只看见小人儿煞白着脸,脸颊上还有点点红色的伤痕,顿时觉得不忍,看她躲在墙角吓得浑身颤抖,又是一阵后悔莫及,但是为什么,明明是为了她好,她却不知道,不领情。

        裸露的雪白肩头在黑色的发丝下若隐若现,简直就是秀色可餐,但是他没心情,他不知道要怎么拉开她和霍潮墨,也不知道,姓霍的到底有什么好,气愤,为了自己,也为了乔赛,大家不都是拼了命想要保护她么?可为什么还是让她伤痕累累了?都是霍潮墨,都是霍潮墨,他恨。

        一个急下蹲,冲到她面前,因为带着一股风力,更是提醒了她他的到来,吓的她又缩紧了身子。

        “丁旭。你到底想和霍潮墨怎么样?”

        丁旭闻声,很无辜的抬头,一双惊兽的眸子对上他清澈的眼睛,好无辜,她能想怎么样?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么?再说他们几个人都好凶,都很可怕,她不想怎么样,只想离开。

        “你来告诉我。你到底想怎么样?”高谦激动的抚着她的肩头,将她扳正面朝自己,滚烫的大掌触着她冰冷的肌肤,一阵清凉,舒服极了。他寒冷的时候,她温暖,他火热的时候。她骤凉,这样的互补体温让他欲罢不能,只想要的更多,心下也是决定,永不放手。

        眼看着高谦眸子又要变色,丁旭紧张的说不出话来,她不知道自己还有多少力气反抗。也不知道这种反抗的效果有多大,她更希望胸前的那一片吻痕可以带给他打击,让他觉得那是一种羞辱,不管用什么可能,只要让她脱身就好,她怕极了他失控时的状态。

        叩叩叩。门外传来一阵叩门声,让两人都提高了警惕。

        “r?r谦,你在里面么?”

        是万达,丁旭精神一振,如蒙大赦。在高谦的淫威下她不敢说话,但不代表万达救不了她,她在心中默默祈祷。

        “r谦?”

        “什么事?”

        “哦,我看你朋友已经走了,就过来看看,还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是不是要我来锁门。”

        “不用,我还要整理东西。会自己锁好门的。”

        “哦,那没事了,我先走了,对了。丁护士在么?”

        丁旭睁着雾蒙蒙的眼睛看着高谦,不知道他会怎么回答。在,那么大半夜的孤男寡女在干什么?别人会怎么想?不在,那么万达走以后,自己又要独自面对他,那岂不是又要陷入困境?

        “不在。”高谦盯着她纠结的小脸,淡定的说,“她怎么也来医院了?有什么事么?”

        “哦,她说家里的钥匙丢了,回来拿备用钥匙,可都那么久了,也不见她出来,办公室的灯也黑着,不知道她会出什么事,所以来看看。既然她不在,那我去别处看看。”

        好人呐!她可不正是在出事么,丁旭真想大喊一声救命,但是现在的自己狼狈极了,拉链好像坏掉了,胸前又是各种印子,不管是谁留下的,都不好解释。

        “呵呵,在医院里能出什么事啊。”高谦的一句话,又引得万达重新折了回来。

        “那可不一定,丁护士今天穿的很奇怪,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刚刚还有个姑娘来找她,说是她朋友,两人约好在盛林雅碰面,却一眨眼跟你的朋友走掉了。”

        “噢?”高谦凝眉,还不知道怎么回答,丁旭却突兀出声了。

        “什么?那女的叫什么名字?”

        “额……咳咳……嗯哼。”丁旭一激动出问来,引得门外一阵呛咳,好不尴尬,但是万达好歹也是个会察言观色的人,迅速收起满心的狐疑,打起精神回答道,“这倒没问,看模样挺漂亮的,大大的眼睛,高高的鼻梁,一头男生样的短发。”

        “短发?”她认识的短发姑娘只有赵子燕一个人,她怎么来了,她们不是刚吵过架,又怎么会来找自己?她一直在找阿正,难道是跟着阿正来的?如果真是她,那她或许是会跟着阿正走。但是他们会去哪里?万一被赵子燕知道什么不该知道的,那她是不是会很危险?

        “是短发,还穿着一件深紫色的衣服,就是那种很流行的,衣服裤子一起的,连体婴什么的衣服。”

        “噢——”丁旭松了一口气,赵子燕今天穿的是t恤和牛仔裤,不是连体裤,她就想么,刚刚闹翻,又不能电话联系,她怎么也不会找到盛林雅来。

        “认识么?”高谦已经恢复了原本谦谦君子的模样,柔声的探问。

        丁旭摇摇头,竟没有发觉他的手正温柔的抚着她的背,一下一下的安慰着。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969/167684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