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你的记忆 > 第173章 转身才知爱多深

第173章 转身才知爱多深

        是呀,每天都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甚至比这还惨的都有,犯得着自杀么。

        马蓉蓉,想你这么洒脱霸道的人,是要有多大的勇气才舍得放弃一切呢?丁旭苦思,关于那天下午的聊天内容,也一点点的回忆起来,但仅仅是片段,支离破碎,她只知道她真的很苦,那种真的爱过,又亲手毁灭的苦,不是她能承受的,她再飞扬跋扈,也是个性情中人,或许,敢爱,敢恨,便也敢看淡生死吧。

        “要我说,就是你们自己的心里承受能力差。”也不知道说到哪了,丁玖玖就杀出这么一句话,然后下意识的看见姐姐脸色一变,赶紧改口道,“嗯哼,那个,当然了,那男人也太差劲了,是他娶老婆,又不是他妈娶老婆,对吧?说两句嫌弃她工作又累又臭又脏,就直接把人家否定掉了,又是退婚,又是要还礼金的,到处折腾,凭什么啊?那全国那么多护士都单身算了。”

        “是有很多单身。”但是,退婚,礼金,男人,还有他妈?丁旭有点迷糊了,说不通,但是也不是真说不通。

        “男人啊,他自己当初打工的时候,就巴巴的粘着你,说你工作稳定,人老实,非你不娶,等考上事业单位,就显摆了,我去……嫌弃人家只是个小护士,不就是个事业单位么,有什么了不起?退婚,那就退吧,还搞得四邻八舍人尽皆知,简直太欺负人了。还有你们那同事就是人太老实了,要不然怎么能被这么欺负?”

        太老实?这跟马蓉蓉好像搭不上边吧?

        只见丁玖玖说的滔滔不绝。一点也没歇息的意思,又开始撒吐沫星子:“这人啊,特别是女人,就该自强不息。轮得到那些男人挑三拣四么?哼,你,要是真不想当护士,就走吧,有什么前途。现在还老被打被杀的,估计你那同事也是觉得没盼头所以才自杀,哎,你说她怎么不会反过来想想,这么势利的婆婆,加上那么没用的老公,她嫁过去能有什么好果子吃。拜拜了,她该庆幸,该重生。”

        丁玖玖振臂一呼,好阵势,却把丁旭给弄傻了。

        婆婆,老公,结婚?什么情况?回望丁玖玖说话跟打机关枪似的。丁旭甚至一时没防御过来,总觉得哪里不对,马蓉蓉就一个小三,她什么时候要结婚了,那天下午她说过自己想要结婚么?丁旭怎么一点也想不起来。

        “哎呀,你就不要在这里纠结了,人生苦短,你就随她去吧,反正人死不能复生,你就当多了一缕香魂。添了一间鬼屋吧。”

        “香魂,还鬼屋?哼哼。”

        “对啊,她是死在家里的,不就成鬼屋了。”

        “她什么时候死在家里了?”丁旭终于再也坐不住了,一个激动从座椅上跳起来,膝盖磕在桌沿也没觉得疼。

        “十一的时候啊。”

        “你说的是我们护士么?”惊慌,失措。

        “当然。可不就是护士,还是综合医院的护士。叫什么元来着。”

        “不是叫马蓉蓉么?”怎么成元了?

        “不是……我去……我的亲姐啊,这都谁跟谁啊?”感情自己说了半天,都是在对牛弹琴?可惜丁玖玖又记不清那人叫什么名字,你看人生多可怜。死了也就死了,连个名字也不被待见,不过一周,就被遗忘了,多委屈?当下也只好努力解释,“姐姐,人家名字是两个字的好不好。叫那个什么?啊?”

        “蓉蓉?”

        “我呸,人家名字是叫ab不叫abb,更不是bb。挺像的两个字,叫,叫,哦,余。元。”

        “余。元。”丁旭忘记呼吸,到底发生了什么,震惊,失语,眼眶生疼,呼吸急促,摇摇欲坠,不敢相信,“怎么……怎么……可能是余元?”

        “不信?不信你可以问大家啊。”

        丁旭呆呆的看着满厅的人正看着自己,他们的神情无不在说,你不是吧?

        “你不是吧姐姐?这是国庆期间,除了普天同庆之外的唯一一件新闻,你居然不知道?啊……你十一的时候去火星啦?”

        呵……可不是去火星了么?在那个世外桃源!

        心有余悸,事件过去了一星期,再知道时也不会那么震惊,毕竟已成事实,连多余的想象也省下来了,而她也只需要突然的伤心一番,也没有心理压力,霍潮墨,你对我这么好,好到无微不至的渗进身体里,可叫我怎么把你忘记呀?

        泪,断线。

        十一,余元,马蓉蓉,那时的自己因为马蓉蓉的事件已经是大病一场,如果再马上听见余元自杀的事情,那自己还不疯了么?难怪,难怪……难怪他不让自己看报纸,也不让看电视,难怪清姐说急诊科被鬼缠身,原来除了蓉蓉,连余元也……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丁旭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无力动弹。

        “你就是我的神啊,亲姐姐。”

        余元是十月一日的晚上就自杀的,直到十月二日中午才被发现死在自己的出租屋里。

        本来十月二日余元上白班,可是……

        “这余元怎么搞的,都交班了还不来。”清姐给她打电话,却接通了语音信箱。

        “谢谢你还记得我!”

        “哎呦,不好,怎么关机了?这都是什么破录音啊,比丁旭的还无聊。”清姐清清嗓子,只好留言道,“余元,上班迟到了,真是越来越不懂规矩了,我帮你请半小时假,你可得快点回来。”

        “余元还没来上班么?”丁护士长一脸乌黑,活像是谁欠了她几百万似的。

        “她……临时有事,请了半个小时。”

        “请假,记过少工作时间了么?”

        “我们正常休息都休不完。几百个半小时都出来了。”汪静玉斜睨着眼,喃喃的说。

        “你说什么?”丁护士长两眼一横,愣是把她吓得闭上了嘴。

        “没什么。她也没说什么,我们积休是很多,但是休息掉的时间还是要记起来的,反正还是能相互抵消的,我刚刚忘记帮余元写起来了,现在写。还有你们几个小的,平时休息都记好,这是纪律。”

        “噢。”

        “哦。”

        直到九点余元还没来上班,护士长气得直跳脚,刷刷就给她记上扣分标志,无辜旷工。

        “得,又是扣钱。”

        “小孩子。迎病人去。”清姐打发了田甜,就去找护士长,“长,可能昨天大家留下来加班抢救病人有点累,所以她才睡过头了。”

        “留下来加班那也是她自愿的,谁叫她留下来了么?你不也加班了,怎么没睡过头?我知道你总是向着她们。这是纵容,是包庇。”

        “是,是。”清姐痞痞的应着,她和护士长也是老相识了,所以说话比较轻松,“可现在大家都不容易,这些小姑娘也很辛苦,压力那么大,医患矛盾又多,能照顾的就照顾一点。还需要慢慢引导,是我做的不好。”

        “谁不是这么过来的?我们当初的日子就好过了,也是三班倒累死累活忙一天,回家了还要照顾老和小,熬到现在不用上夜班了,当上护士长了,我是偷来抢来的?小姑娘,她们在家当祖宗。完了,在单位我还得托着她们。”

        清姐笑笑,不再多说什么,只见护士长抓起电话。喘着气拨打号码,满脸的不悦。

        “什么玩意儿,居然关机。”挂断,再打,再挂断,又打,还是挂断,继续打,怒不可遏,“想造反了是不是?”

        清姐赶紧闪人,出去迎病人,等她迎完病人回来,就听见护士长一个人在办公室拍着桌子大叫起来:“谁乐意记得你啊,余元,我告诉你,你不要老是一副死相,想跟我做对是不是?我等着你,看看你还来不来上班,这次不给我个交代,我们没完。”

        “好了,天大的事啊,跟自己生什么气?余元心情不好,我们也该理解的。”清姐也从没看见护士长这么动怒的时候,不免上前劝说。

        “理解什么?不就是婚没结成么?都过去大半年了,还想怎么样?自己没本事抓不住男人,就怪我给她排夜班?谁不是在夜班里面上出来的?哦,年夜还是你替她的,她念你的好了么?拽的跟个什么一样,你也是高年资,没事还替班倒班呢,她一个小姑娘就这也不想做,那也不想做,她倒是别做啊,有本事辞职啊。”护士长气疯了,余元现在气焰嚣张,态度恶劣,天天对自己爱理不理,她就是要针对她,看看谁厉害,杀鸡儆猴,免得底下一帮小兔崽子不听话。

        一直到上午下班,电话还是打不通,田甜凑近清姐耳边小声问:“余元会不会真出什么事啊?我的眼皮子直跳。”

        “呸呸,能出什么事啊?”

        “不是啊,清姐,其实余元有的时候挺怪的,你不觉得恐怖啊。”

        “死不了。”护士长在她们背后一声吼,吓得大家差点丢了魂,“我倒要去看一看,到底是什么天大的事。”

        大家目送着护士长风风火火的换好衣服,跨着真皮包包绝尘而去,又开始纷纷打电话,一个没通,那一句句“谢谢你还记得我”,更是透着一股阴森,于是,放弃找余元,赶紧到处找她家的联系方式,她家里人也是一头雾水,不知道个所以然,同事们面面相觑,那就没办法了,反正她们仁至义尽。

        在余元的出租屋,护士长敲了半天门,没反应,也是心有余悸,差点报警,最后余元的父母赶来了,这才开了门,打开后,一看,还是需要报警。

        当大家进去看见余元的时候,她就那样平静的躺在鲜红的床上,一动不动,身上穿着大红色的连衣裙,脚上一双崭新的水晶鞋,一只手里拿着自己穿婚纱时的独照搭在肚子上,一只手里还拿着匕首搁在鸳鸯枕头边,她切的是劲动脉,无力回天,脖子上还围着漂亮的红丝巾,这样就看不出那道痕迹了,就像个完整的瓷娃娃,就像从来没有受过伤一样。

        她的眼睛是瞑目的,嘴上却没有笑容,眉头有点皱,带着一缕凄苦,许是那一刀还是有点疼的吧,如果可以重生,不知道她还不会不会那么傻,这么需要勇气的事情她也完成了,还有什么困难不能解决的呢?她头发整齐的盘起来,戴着自己喜欢的发夹,她应该有好好的焚香沐浴,房间到处都喷洒过香水,可还是挡不住那股子血腥味,她走的很美,也很冷清,失血的身子从里到外都透着寒光……

        ps:

        其实,我们人人都焦虑……吧……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969/167684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