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你的记忆 > 第197章 都是玫瑰惹的祸

第197章 都是玫瑰惹的祸

        丁旭沉默,什么安全措施,她听起来怪怪的,很紧张也很恐慌,安杰黎那坏人调调说的我们要做好安全措施,都有一种想要吃人的感觉,丁旭的手心里甚至已经沁出了汗水,她都已经做好拳打脚踢的准备了,可是后来安杰黎真的只是发动了车子,她才安静,心虚的想,丁旭,你什么时候也变坏了,满脑子的坏想法,但是转念一想,不禁要拍大腿,变坏,还不是高谦带的,哼,那个坏男人,总是这样熏陶她,害得她也变得……

        想着想着,丁旭的脸就开始红了,她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的。

        安杰黎一路开车,也没多说什么,偶然看一眼身边的丁旭,会有满满的幸福感,但是他不敢忘记霍潮墨带她出场时的情景,那样的用心护着,真情流露。

        第一次,是纯白如兔,清秀佳人,第二次,是艳压群芳,光彩逼人,他不能忘记,她是跟着霍潮墨现身的女人,不管他们是什么关系,只要他安杰黎敢动她,就要有敢动她的资本,所以他要努力立业,哪怕现在卑鄙的利用王薇语的感情,他也要往上爬,他也要成功,他要用实力说话,先退婚,然后说服家人,最终和丁旭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所以说世事无奈,造化弄人,如果安杰黎知道爷爷安志雄如今是千方百计的想撮合他和丁旭,或许他就不用这么辛苦的隐忍了,至少可以早一点让丁旭知道他的付出,然后在家人的支持下共同努力。

        如果安志雄知道自己的宝贝孙子早就对丁旭一见倾心,他也就不用顾虑纠结,早早的出面定下丁旭,毕竟杰黎自己喜欢,家人也喜欢,那这样的婚姻,哪怕是门不当户不对也会是一种开心过活的好状态。

        可惜,顾虑太多。隐晦太多,算计太多,忘记了坦白,忘记了开诚,忘记了布公,忘记了简单的安家人把一切都弄的复杂了,揣测,从商场沿用到了家庭,不知道安家的人在知道他们曾经离幸福这么近,最终又走的那么远的时候。会不会追悔莫及。

        “就到这里吧。小安先生你不是还有会议要开么?再过去就不顺路了。反正这里去盛林雅也方便的。”

        安杰黎嘟着嘴巴,很孩子气的没接话,不是介意她不要自己送,而是关于那句小安先生。他在想用什么来代替这个名词:“没人的时候,不要叫我小安先生。”

        “啊?”又来?为什么?

        “啊!小旭,以后没人的时候,你就叫我小安安吧!”

        “我……”倒……丁旭的眼睛瞪的能有多大就有多大,简直就是爆了她眼球啊,什么情况?这无辜的模样,是假的,她会不知道么?装可爱,也太。可恶,恶心,他还是那个对她又亲又啃的登徒子,瑞然今天笑得很明朗,很帅气。那也是登徒子。

        丁旭冷冷的看了他很久,没拒绝,也没答应,最后利落的撤了安全带就想下车,开玩笑,懒得理他,以后也不想见到他了,谁还跟他磨这嘴皮子?就算他以后真生病什么的,只要她一句话,高谦肯定不会要她去随诊的,所以,连再见也不用说了,一仰头就打开了车门。

        “哎,小丁,你还没有答应我呢?”扮无辜,装可怜,他安杰黎就是一个温室里的花朵,没长大的孩子,之所以在商场上脱胎换骨了,那也是为了丁旭,但,只要是在她面前,他依旧可以是最原始最真实的那个自己。

        神经。丁旭想骂人,但最后还是化成了两声干笑,说道:“后面喇叭催我了,谢谢您送我,路上小心,再……见……”

        下车、关门,丁旭直接跑远,开玩笑,大不了不叫你么,非得有什么称谓么?还小安安……鸡皮疙瘩掉一地。

        安杰黎不顾后面车辆的咆哮,一直目送着丁旭的背影,他不计较她没叫他小安安,他要先成功才有资格享受那样的称谓,他没有坚持送她去盛林雅,因为他真的很忙,他要成功,要比霍潮墨成功,这就需要付出很多的努力与时间,就比如和她多待一分钟,那么就离成功少一分钟,所以他舍得,不着急在今天的这一分钟,这不切实际的一分钟,他不要,他要的是今后的每一分钟,眸子一沉,安杰黎暗暗发誓,等着我,丁旭!

        匆匆在外吃了午饭,等丁旭再回办公室的时候只看见许闽闽一人的身影。

        “闵闵,吃过午饭了么?我之前送安老先生去机场了,都没来得及和你们说一声。”丁旭转身关门,脱掉外套,换护士服,却一直没听见回音,转身想再问什么,却惊喜的叫了出来,“呀,好漂亮的花,玫瑰!闵闵,你的呀?”

        “哼。”

        “嗯?你这是怎么了?”

        “垃圾的。”许闽闽眼睛里能喷火,没好口气的说。

        丁旭换好衣服,走过去,把搁在地上的一束玫瑰花抱在手里,清香盈盈,娇艳欲滴,恐怕也就只有收惯了花的许闽闽才会这样漫不经心,她都还没收过玫瑰花呢。花间的小卡片上写着潇洒的字迹。

        x,永无忘记ise。

        “哇!好浪漫的说。”丁旭一脸沉迷,在脑海里设计着浪漫的人,浪漫的情节,对外界的动响不闻不问。

        “丁晓旭,你又给我红杏出墙。”一记怒吼爆发,愣是把办公室的两个姑娘吓的花容失色。

        丁旭回头一看,高谦竟然怒目而瞪的看着自己,心下委屈,可抱着花的手却收的更紧了,也不狡辩,也不解释。反正花不是给自己的,她就是想气死高谦,看他怎么办,等最后告诉他花是闵闵的,杀一杀他的嚣张,看他以后还敢不敢总是自以为是,先入为主,又那么凶,凭什么这么对她啊?

        “啊?旭,永无忘记,谁给你的承诺。啊?”高谦双手握着拳。青筋怒张,要是先掐死丁晓旭,保证人工呼吸能救回来,他真想上去掐死她,可他有怕自己会控制不住,下手太重,真是舍不得啊。

        “这……这……”丁旭突然又着急了,百口莫辩,这x哪里是代表“旭”啊?不是许闽闽的“许”么?谁那么无聊来承诺?但是许闽闽也没承认是她的花,难道真的是送给自己的?那会是谁?突然这捧玫瑰就成了烫手山芋。被丁旭一松手落在了地上。“不是。我……”

        “说啊,你说啊。我给你机会狡辩。”

        天哪,丁旭哪里会狡辩啊,根本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她终于理解什么叫垃圾的,对于这种不明不白的表白,或者没头没脑的爱慕,真的不适合她,但是这不是自己的,是自己的么?

        红玫瑰落在地上,散下几个花瓣,滴着水珠,像是在哭泣。明明是娇艳欲滴,却显得楚楚可怜,就那样孤寂躺着……

        “有完没完r,你把丁姐当宝,就是所有人都把她当宝了么?”秀。秀,秀,秀恩爱,想气死她么,许闽闽终于忍不住开口了,“这花是老娘的,那x是许闽闽的许,你喜欢吃飞醋,继续好了。”

        “闵闵。”丁旭没见过这样的许闽闽,有点不适应,如果是简单的收花,也不会说是垃圾的,如果是开心的恋情,也不会这样凶了,那会是出什么事了?难道是她前夫来捣乱?

        “胆子不小啊!谁招你惹你了?有人追求不好么?什么态度。”高谦瞬间收敛,第一因为不是丁旭的花,第二因为许闽闽应该真生气了,现在的小姑娘脾气不是一般大,还是他的丁旭好!

        丁旭扯着高谦的袖子,做着口型无声的问,前夫?

        高谦摇摇头,继续看着许闽闽,只见她满脸委屈,委屈,委屈的竟然哭出来了。

        “垃圾,垃圾。都是你。”许闽闽一边止不住的哭,一边指着高谦愤怒,“都是你乱开玩笑,都是你说要卖了我,都是你。垃圾,垃圾,垃圾陈若言,垃圾,垃圾。”

        “若言不是挺好的么?有人追不是挺……”

        “垃圾。”许闽闽果断又决绝的叫出一声。

        高谦终于尝试到被别人怒目而瞪的滋味了,瞬间吃瘪,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好,好,垃圾。”丁旭上前,推开高谦,附和着许闽闽一起骂,“不生气,不和垃圾一般见识,不生气啊,垃圾,我们不要理他。”

        “我不管。反正以后我再也不去陈家随诊了。”

        高谦深吸一口气,刚想教育她,就被丁旭抢白了:“好了,好了,不去,不去随诊,我去。”

        “谁说要你去了?”高谦可舍不得丁旭出去抛头露面,她就只要乖乖的呆在他的保护区就好。

        许闽闽一听,又气了,顶着高谦的反问,就向丁旭撒娇:“我不管,丁姐,我不去,我不去,不去了。”

        “嗯,好,好,好,不去。”丁旭回头看了高谦一眼,又强调了一次,“说不去,就不去,我也不去。她去,我就去。”

        我倒……这和你跳我也跳有什么区别?简直就是威胁,高谦深深呼出一口气,直翻白眼,他决定了,以后结婚,一定要把丁旭安置在家里,上班?还和他一个办公室?想都不要想。上班?不在一个办公室?更是想都不要想。

        高谦头疼,真是难养啊!威信扫一地,捡都捡不起来。无奈的走到办公桌开始打电话:“喂?陈帆么?我是r,是,呵呵,今天本来要去给陈夫人做检查的,但是安老爷子腿疾发作,所以下午的行程有变,真是不好意思,需要你替我向陈先生和陈太太说明一下了。我会尽快安排检查,还有上次的理疗,我会一并跟进,请放心。好的,谢谢。再见。”

        骗子,丁旭在心里暗叫,安老爷子都已经出国了,再怎么腿疾,他也跟进不了,真是大骗子。

        “哇……”许闽闽却在这时大哭特哭起来,为什么,为什么没有一个这样温柔的男子对自己千依百顺,为什么没有一个如此强大的男子将自己守护周全,为什么她那么轻易的就放手了呢?为什么,“哇……啊,啊,哇……”

        “闵闵,你别这样啊,那个什么垃圾,你不要怕他,他敢缠着你,我就替你教训他,别哭啊,没事了,没事了,以后都不去陈家了,你别哭呀,闵闵,不哭了啊!”

        许闽闽一抬头,正好对上丁旭关切的眼神,那里的真挚,那里的真心,一览无余。教训他?就她那么弱小的人,却也会想替自己出头,为什么?偏偏遇见一个这样真实的女人,为什么偏偏遇上这样一对金童玉女,天生一对,宛若璧人,又有着菩萨心肠,她真的是相当第三者,想去搞破坏都下不了手啊,败了,败了,能怎么办呢?哭呗,自己哭呗,真实悲从中来:“哇……啊,啊……你要请客r你要请客。”

        “什么?”真实无厘头啊,许闽闽是向天借胆子了,居然蹬鼻子上脸还要他请客?高谦暗自想了想,其实如果丁旭不在场,他还是有本事掐死许闽闽的。

        “我不管,反正我郁闷,我不爽,都是你害的,给我招来的烂桃花,花花公子一个,我不管,你请客。”

        高谦无奈的摇头,这女人也太不可理喻了,仗着有丁旭撑腰还吃定他了?陈若言要追她,关他什么事了,这只能证明她有魅力好不好?再说人家条件那么好,是她赚了才对,怎么能算是烂桃花呢?

        不过,话说回来,也不知道那陈少爷有几分真心,突然觉得许闽闽还是个心神清晰的人,至少不会做白日梦,一心想加入豪门,也算是个好姑娘。

        “摇什么头?你不么?”

        高谦赶忙点头答应:“好,好,好,我请客,午饭吃了没?还是等晚餐?你想吃点什么?”

        “等晚上,吃随便。呜呜……”许闽闽正想和丁旭撒娇,没想到他却豪爽答应了,当下就收敛的哭声,没办法,自己命不好,也不能怪高谦和丁旭般配的,只能化悲愤为食欲,吃垮他这个副主任医师。

        高谦摸摸鼻子,他又不傻,与其等着她搬来丁旭要挟自己,还不如早点答应的,也算是给自己留点面子,要不然就更像妻管严了。哎,惟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他盘算着许闽闽肯定不是个好东西,搞不好还想吃垮自己,那晚餐就去吃自助好了,撑不死你,撑胖你。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969/1676848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