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是你的记忆 > 第216章 三个男人的怀抱

第216章 三个男人的怀抱

        “谢谢,我到了。”丁旭站在公寓大门外,小声的说,其实进了公寓也就安全了,半夜三更的,毕竟不太好。

        “糯米团子。”

        “啥?”丁旭只觉得心尖一颤,好像哪根神经被扯到了般,吓得浑身冒冷汗,“你刚刚说什么?”

        “没什么啊。糯米团子好吃。”

        深深的呼出一口气,丁旭仿佛那只雪白的哈怕狗仍旧挂在阴森森的树上,没准等她经过,太的血还是会干涸在自己的眼睛里,一时间,身体也不知道是冷的,还是吓的,竟打起寒颤来。

        高谦就这么顺理成章的将车子开到了门卫那里,按响了喇叭。阿城探出脑袋看,眯起眼看清丁旭,又瞪大了眼看仔细高谦,这才开了门,未完,他还冒着寒冷从值班室出来,敲开了高谦的车窗,登记出入记录,未了,还问了电话和离开时间。

        “这归你管?”高谦眯起眼,带着几分危险,他不明白这些小罗罗怎么也敢这么得寸进尺,居然管起他什么时候离开了。

        “额,嗯,给你留门,省得我睡沉了,你出不去。”

        “不用。”

        丁旭倒吸一口冷气,不用?他是想留下不成,她的心又突突的跳了起来,旋转在嘴边的不要,愣是说不出口,一双可爱的惊鹿眸子,湿湿的看着阿城,以示求救。

        好歹高谦也是知道不能勉强她的,当她还说不出口什么,阿城也没英雄救美的时候,就改了口:“我的意思是,只要我想,肯定能叫醒你,大不了,放个失火警报么。”

        “那……那倒不用……”阿城施施然,他也无计可施,人家两个人的事。他参合什么,再说,丁旭也不是小孩子,要是不想他留他,自然会让他走,当下就悻悻的走了回去,觉得刚刚的自己有点像狗拿耗子,哎,一时没忍住罢了。

        “我到了,谢谢。”

        面对丁旭的再次道谢。高谦倒也不觉得厚脸皮。直接熄火开门。又为丁旭开门,然后是打开电梯,就那么绅士的站在电梯门口,等着她。直到她不能再拖延走进去,本来,她是想说,谢谢送我回来,再见。可是按着他的意思,她就是说一百遍再见,也不会离开。

        不离开,那干嘛?在这个正月里来,还没春暖花开的季节里。丁旭的手心沁出了薄薄的汗,又被源源不断上升的体温蒸发,形成一股清淡的纯然的香,萦绕在身上。默默的掏着钥匙,慢慢的找着钥匙孔。高谦却二话不说的抢过就开启了她的蜗牛壳,可不是,这一层小小的房屋现在成了她躲避的蜗牛壳,她就是一只脆弱的蜗牛,看似坚硬,可是除去这个外壳,她是软绵绵的。

        “我……”

        “我的房间都被他们给占去了。”

        “额……”高谦的房子够大,大到可以住下四对人,但是真的没有多余的房间留给自己,丁旭焕然大悟,这是不是也是他的圈套,当初看着他如此智取,化解了很多人的矛盾,其实他是为了自己能光明正大的住进这里?

        不管阿正和赵子燕能不能深情表白,不管柯玄和胡强能不能不计前嫌,不管丁玖玖和马井涛能不能重归于好,也不管尹佳萌是不是独守空房,总之,他高谦是光明正大的卧倒在她的沙发上。

        他的海拔很高,手长脚长,一股脑儿的趴在那里显得那沙发是那么的渺小,丁旭总觉的她能在每一节座位里悠哉的存在着,怎么到他身下,整个的沙发也缩小了?

        “傻愣着干嘛?你先洗漱,还是我先?”

        丁旭摇摇头,伸手关门,高谦竟大摇大摆的去了卫生间,怎么觉得他那么熟门熟路?突然,丁旭的脸又红起来了,高谦就是个强盗,他擅自组装了一套洗簌用品就放在她的旁边,在她醉酒的那晚。他还大言不惭的说,拜托,我是为了照顾你才留下来的,难道还不准我洗漱?难道还不准我脱衣服睡觉。

        等等,脱衣睡觉,那他今晚?上一次的情景历历在目,丁旭已经把脑袋要得跟拨浪鼓似的,她不要,她不要和他睡。

        “你这是醒酒呢,还是敲拨浪鼓?”

        “我不要。”

        “不要什么?”

        “不要睡。”和你两个字被省略,但是明眼人都知道,高谦笑了笑,没说什么,将刚刚因为洗脸而挽起的袖子又放了下来,长手一拦,就粘着丁旭坐下了。

        如果是个花花公子,或者说是存心调戏的人,就会反问她:“不要睡觉?那喜欢做运动么?”但是高谦没有,淡淡的说,“好啊,我也睡不着,那我们做点什么?”

        额,好像有点异曲同工的意思。

        丁旭没想那么多,指了指电视说:“我学英语。”完了,连忙改口道,“不,不,我看看电影。”

        高谦不解的抓了抓后脑勺,心想,这也没冲突,干嘛又否认了?

        丁旭背着高谦放碟片,不由的吐了吐舌头,要是他知道自己整天都是看中云里雾里的鸟语,培养出了人神不懂的语感,然后说出一串流利的但是不知道意义的发音后,会不会觉得她有病,或者,他会因此落荒而逃,是不是也挺不错。

        “丁晓旭?你是有什么少儿不宜的片子?”

        丁旭无语,慢慢的回头看着他,不解他为什么这么问。

        “不然,你放个碟片这么会嗤嗤的笑成那样,说实话,有点……那个。”

        “傻?”

        “不……是荡。”

        “……”丁旭吸着一口气,硬是没呼出来,只听见高谦笑的气叉,四仰八叉的在沙发上作乱,真是气死她了。

        电影放的是《战争之王》,对白不多,偶尔有点小小的惊心动魄,一个聪明的男人做着这么刺激的事情,是不是会上瘾?像是一种体现,丁旭看着那个美丽的女主角,朦朦胧胧的,觉得她像涂雅。或者,就是涂雅,高贵的气质,又能有质朴的清淡,是的,现在的涂雅很沉静,大概是当了人家的未婚妻以后什么都成熟内敛了,更加的有魅力,识大体,结局是这样。这个战争之王做着苟且的事。身后有庞大的组织在庇佑他。他带着迫不得已,又不可或缺的存在着,就那么舍弃了孩子和妻子,独自战斗着。

        军火。走私,组织……有什么东西在慢慢的清晰。

        仿佛看见那个漆黑的地下室,有一双隐忍哀伤的眼在一点点诉说着,就算我是走私贩,我也希望你幸福?可谁成了走私贩?

        丁旭迷蒙着眼昏昏欲睡,高谦近在咫尺的地方却看得眼神炯炯,这样一双眼睛,像鹰一样,曾经属于霍潮墨的。她已经好久没有看见了,这样一双凶狠的眼睛,又怎么会出现在高谦身上?

        口渴,丁旭不由自主的舔了舔舌头,周围开始安静起来。她的双手冰冷,悬挂,她的面前是一个又破血流的人脸,他说着流利的英语,俄语,法语,鸟语,她完全听不懂,可也不是完全听不懂,他说……

        他说……

        不想让你知道这一切,忘记我,你会过的更好。我们的一切都是假的,没有相遇,没有交流,没有争吵,没有微笑,没有拥抱,没有亲吻,没有关怀,没有情愫,我的人生终点已经可以看见,但你还要过自己的生活,幸福的生活下去,没有我,没有走私,没有毒品,没有军火,没有不堪与争分,没有威胁和恐怖,平静的安心的生活。我想我再也不能给你幸福了,那正好可以彻底放手。

        我保证过。谢谢你的一无是处。

        眼睛瞬间亮起的刹那,她似乎看见了,看见了她的未来,在所有其他人的期盼中,她和高谦携手一起走进了婚姻的殿堂。是的,在所有其他人的期盼中,而不是她的。

        交易。寰宇可以和你合作,做交易,走私,毒品,军火。

        我们已经在南非申请了正当途径,利用寰宇一直以来的形象和口碑,保证万无一失。只为你放过他们,保证,永远不伤害。

        这是他的不堪,他在做的事情,是她不能接触的世界,他游走在社会法度的边缘,撑起了一片战争的天下,丁旭有种想哭的冲动,他在走孤独的路,不被亲人待见,不被爱人所爱,他走上的是不归路,可惜不知道他背后的组织是否强大到可以让他无罪释放,情绪失控,丁旭放声大哭,他这样不给自己留下余地和退路,只是为了不给他再想念的机会,憧憬的机会。

        她的命是乔赛给的,是霍潮墨出让的,是高谦守护的,这便是他们三个人的协议。

        霍潮墨保证过离开,让她成为乔的附属品,或许一年两年,或许三年五年,或许是十年以后,她还有机会从头开始,就算乔不在了,康列也会因为顾及高谦的守护而放过她,而他,从此走上走一条不归路,永远也不能给她幸福了,那么谦,就承担起了好好照顾她的责任,为了乔的嘱托,也为了他的放弃。

        霍潮墨从没像现在这么感激过她的一无是处,什么都听不懂,也永远都不知道,那么她就会幸福一点了吧……

        “呜呜……”

        “丁旭,怎么了?丁旭?”高谦听着她的痛苦,心如刀割,她就是那样憋着一口气哭到脸色发紫,然后颤抖着,颤抖着一头扎进他的怀里,怎么拉也来不开,紧紧的箍着他的脖子,仿佛溺水的人在挣扎着救命稻草,“丁旭……?丁晓旭?”

        “哇……痛,痛……”丁旭终于被他来开,他怕她憋死在他的怀里。可是她却痛苦的敲打着心脏,直呼痛。

        “哪里不舒服?”高谦煞白着一张脸,不知道刚刚还昏昏欲睡的她这是怎么了,他看着电影,是有那么一瞬间的嗜血,有那么一瞬的失神,他觉得自己就是那个王,也可以游走在世界边缘,但是丁旭却突然爆发了,让他有回头看见岸上,原来还有一个脆弱的人需要守护,所以他拒绝走上战争之王的第一步,或许,他该和康列谈一谈,他不会继承他的事业,他要安心的守在她身边。

        “我……呜呜,痛,谦,我们在一起吧……”如果这是所有人的心愿的话,她愿意了,“我,我要,我……我们在一起吧!”

        高谦以为自己会很振奋,在听见那句“我们在一起吧”,可是他竟是带着浑身的悲凉紧紧的将丁旭用在怀里,这个怀抱是他高谦的,同样是乔赛的,也是霍潮墨的,他们一致的付出,终于凝结成一个安全的港湾,给予她温暖。

        这一晚,丁旭是在高谦的怀里安然睡着的,或者,并没有那么安然,她的身体一直在小小的抽动着,像是哭泣,像是寒冷。高谦就这么紧紧的安慰着她,谦谦君子的风范暖人心肠,他不着急,他们有的是时间,在这样一个清晰的夜晚,他想好好的和远在生死线上挣扎的男人们道谢,谢谢他们的成全!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969/1676850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