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厨娘难为 > 第六章 被强抢的感觉

第六章 被强抢的感觉

        “站住!”谢家姑嫂二人的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一堆人来,为首一个留着山羊胡子的中年男人张嘴不客气的道。

        谢刘氏闻得这个声音脸色变了几变,一双手紧紧扯着裙襟。谢晚回头一看,哟,好大的阵仗!

        “阮管事,您老怎么来?”一旁阮贵家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挤了过去带着谄媚的笑说。

        “哼!”阮管事从鼻孔里发出一声嗤笑,一双眼盯着谢晚,双目更是放着寒光。

        谢晚转过身子,好整以暇的打量了一下这个阮管事。果然是宰相门房七品官,不过是阮家的管事浑身也是气派非凡呢。

        “阮贵家的,怎么让无关的人进了我们阮府来?!规矩还有没有?少了什么东西,你们担待的起吗?!”阮管事明里在责怪洗衣房,暗地里却是把矛头指向了谢家两人。

        阮贵家的也是在他手下作威作福了多年,自然知道他的意思,赶紧低着头一副惭愧的样子说:“是奴婢疏忽,请管事责罚!”

        谢晚勾起唇角冷笑了一下,就算她是个不属于这时代的灵魂,但也知道这阮管事也不过是个奴才,居然摆出一副主人的模样。还有那阮贵家的居然对奴才自称奴婢,这阮府的家风还真是让人不敢恭维。

        “阮管事说笑了,”谢晚大大方方的说:“只不过是听说贵府还没结清我家嫂嫂的工钱,所以才一齐来看看什么情况。我家嫂嫂天性温顺,别无缘无故被旁的什么人给骗了。”

        阮贵家的一听到谢晚提起这事来心里就发虚,她私自昧下了谢刘氏的工钱这事说出去可是要受罚的,赶紧说:“你这娘子可真是奇怪,工钱不是已经结给你们了嘛!”

        “是啊,”谢晚挑着眉毛,算不上艳丽但总归是清秀的脸上浮出一抹笑容说:“那我们就不叨扰了。”

        说罢就拉了拉谢刘氏的衣袖,准备走了。

        “谁准你们走了?!”那阮管事双眼都快要冒火了,大声的喝道。这个谢晚真是好样的,拒婚的事闹得满城风雨不说,居然敢用她那条贱命以死相逼!害的他被夫人跟前的秦嬷嬷明里暗里敲打了几回,这口气怎么能不出?!

        这谢晚是嫁也要嫁,不嫁还得嫁!

        “阮管事还有什么事?”谢晚觉得有些不耐烦。

        “你们未经通报私闯我阮府,就这么想走?你以为阮府是什么地方,你想来就能来想走就能走?”阮管事阴恻恻的说。

        谢晚眼珠子转了转,看来今天这人是打定主意要好好整她们一顿了,说:“那不知道阮管事想要如何?”

        “哼哼,”他又发出一声冷笑说:“我想如何?我那儿子对你可谓一片情深,小娘子怎么就不知道好歹呢?”

        “怎么?阮管事难不成是想让我嫁给你儿子?”谢晚失笑,搞了半天还是不死心啊?这人脑子可真是不好使,偌大一个阮家怎么会让这么蠢的人做管事?

        不管怎么说,她谢晚拒婚的事已经传遍了,再嫁进他们家,就算是说她回心转意也难保不会有闲言碎语,毕竟她可是跳过河的。

        “你不愿意?”阮管事的口气已经明显带着威胁的说:“那我只有公事公办了。”

        “你休想!”谢晚还没说话,谢刘氏已经愤愤的开口道:“我家小姑子如何能嫁给你家的傻……你家儿子!”

        阮管事听到傻子明显脸色一沉,口气不善的说:“你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谢晚这边又悄悄的拉了拉谢刘氏的袖子,心里倒是觉得颇为有趣,以她早上洗脸时在水盆里照见的影子,自己这副明显算不上漂亮的姿色居然还会有人强抢,唔……还是觉得挺骄傲的。

        “阮管事,谢晚谢过您的厚爱,可是这娶嫁的事,向来都是你情我愿。强扭的瓜不甜,阮管事见多识广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吧?”谢晚落落大方的说。

        看着她这副模样,阮管事倒是愣了一下,在他的印象里这谢家小娘子一向是怯生生的模样,可不是这般爽利的个性。不过饶是如此,他也浑不在意,一个穷架子能有几分见识,如若不是儿子天天闹着他才看不上谢晚这等出生!

        “这么说,你是不嫁?”阮管事搓了搓山羊胡说。

        “是谢晚无缘,还请另择良配。”她回。

        两人之间的争锋相对的让整个院子在场的人都不敢说话,剑拔弩张的气氛显得特别凝重。

        “好!好!好!”阮管事连连说了一个好,拍了拍手叫道:“来人,给我把这两个私闯阮府的人拿下,送官!”

        果然,谢晚的拒绝让他恼羞成怒。他在阮家这么多年,除却几个主子还没有人这么不给他面子的。

        一听要报官,谢刘氏心里一紧,她是听说这县衙可不是好进的,什么人进去都得剐下一层皮来,他们谢家如今除了大柱连个男丁都没有,这可如何是好。这么想着,面色就显得有些慌张,一双手微微发颤的抓着谢晚道:“晚娘,这可怎么办?”

        眼看着几个杂役打扮的家丁就要上前开扣人,谢晚心一横就准备使出绝招了。

        “你们再干什么?”忽然一个稚嫩的嗓音响起,众人一看顿时都惊的不知道如何回答了。

        只见一个垂着辫子的小姑娘,一身鹅黄衫裙,头上扎着粉色绢花衬得一张粉脸蜜桃一般,身边跟着两个衣着体面的丫鬟。

        “大娘子!您怎么来这里了?”阮管事大吃一惊,赶紧请安道。

        “我的纸鸢飞到这边了,你有没有看到?”阮家大娘子还只有四、五岁的模样,正是贪玩的时候,今日和丫鬟们在花园里放纸鸢,没成想线断了,就寻了过来。

        “这……”阮管事刚想回答,那边谢晚早就心中大声的叫了一声“天不亡我”!

        “呜……呜……”只见刚刚还面色平静的谢晚,拿粗布的衣袖盖着眼睛,低着头哀切的哭着,整个身子如同随风的蒲柳一般微微的颤抖着,端是惹人同情的样子。

        众人被这变故弄的莫名其妙,这谢家小娘子刚才还好好的怎的这时候却哭了起来?

        阮宝儿也一脸好奇的看着不远处正哀哀哭泣的姑娘“呜……我们都是平民女子,自然知道您阮管事的厉害,阮家上下都由您做主!可是我清清白白的一个姑娘,一没卖身二不欠债,难道还真有这逼我嫁人的事?”谢晚抽泣着,将阮管事一张脸说的白了几分。

        当着这阮家大小姐的面,她居然口中说什么阮家由他阮管事做主,这不是把他往火上架嘛!就算大娘子还小,但是她身后的两个丫鬟都是夫人心腹,今儿这事如果不压下去绝对会传到夫人耳朵里。

        当下赶紧出言喝止道:“你这小姑子真是空口白牙,胡说些什么?!”

        而阮家大娘子依旧瞪着灵动的眼睛看着谢晚,她身后两个丫鬟则互相使了个眼色,其中一个便悄无声息的朝后面退出了小院。

        谢晚听了阮管事呵斥的话却是止了哭声抬起头,一张素净的脸上尽是泪痕,看起来真是柔弱可怜。她从头上拔下早上谢刘氏给她插上的木头簪子,当着众人地面狠狠地抵在自己地颈项上,咬着一口贝齿道:“你们阮家家大业大,我们惹不起。反正我已经死乐一回了还怕个什么?我就是死在这儿也不会如你的愿!”她说这话时双目通红、语气癫狂,隐隐带着凄厉之音,仿佛下一刻就要血溅当场的样子。

        “晚娘——!”一旁的谢刘氏吓了一跳,整个人向前踉跄了一步,却是不小心跌坐在地上,大叫道:“你可别再做傻事了!”

        “嫂嫂,”谢晚语气放柔道:“晚娘以后不能长伴左右,望嫂嫂珍重。”

        “不要,晚娘,千万不要!”谢刘氏双眼依然泛红的说:“你若做出傻事来,我如何同你哥哥交待?”

        谢晚却是眼睛一闭,眼看手下就要使力了。

        被阮家大娘子从正房叫出来的秦嬷嬷一进浣洗处看到就是这副情景,双眼眯了眯朝谢晚扫了一眼,接着颇有威严的说:“你们这是干什么?!成何体统,吓着大娘子你们担当的起吗?!”

        阮管事听到这声音心里一紧,这秦嬷嬷是夫人跟前的心腹,怎的让她得了消息赶了过来。

        谢晚心里却是松了一口气,自己赌赢了,手下力道稍稍放松,簪子却依然抵着颈项。

        秦嬷嬷走到阮家大姐儿旁边将她抱起,递给一旁候着的丫鬟说:“樱草,这等事怎么能让大娘子看,你们都是皮痒了是不是?!”

        樱草赶紧接过阮家大娘子,将手覆在她的眼睛上惶恐的说:“樱草知错,请嬷嬷责罚。”

        “哼,这等事,回去再和你们这两个小蹄子算账!”秦嬷嬷面色严肃的说:“还不快带大娘子回去!”

        待樱草抱着阮家大娘子离开了,秦嬷嬷才转过身将眼前众人的面色都收入眼中。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971/1676871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