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厨娘难为 > 第十章 阮夫人的算计

第十章 阮夫人的算计

        锅里的物什飘香四溢,大柱呆呆的看着心想就是天上的龙肉也不过这个味道了吧?啃着自己早就秃秃的指甲,他看着谢晚捞起一小块不知道是什么部位的肉,用刀子片成了小块。

        “来,你尝尝。”谢晚用指尖拈着递到他的唇边。

        一阵香味冲进大柱的鼻子,不由自主的张开嘴,又不由自主的咀嚼。

        “好吃吗?”姑姑的脸色显得特别的生动,嘴巴一张一合的好像很得意的样子。

        呆呆的点点头,那一块肉被他小心的嚼烂,再一点儿一点儿的吞进肚子。娘说过,肉很精贵,一年到头也只能吃上个把次。过年那顿饺子,他能回味上好几个月呢!不过……姑姑做的似乎更好吃。

        谢晚看他好似很金贵的将那片卤猪舌吞下去,怜惜的摸了摸他的头,笑着道:“没关系,放开了吃。以后……以后姑姑会做更多的!”她的表情愉悦中透着坚定。

        不论如何,既然来了这时空,既然占了这姑娘的身子,就要负起责任来。虽然她明白,就算她在科技发达的二十一世纪活过也不一定比这些古人厉害;她也明白,一介弱女子有这种豪情壮志是多么的可笑,可是她还是相信可以的。

        将切好的猪舌装进盘子,又浇了些卤汁上去,谢晚让谢刘氏带着大柱好生的尝尝。

        谢刘氏只摆手说:“我不吃,你同大柱吃便好。”

        不准她推辞,谢晚将盘子硬塞进她手中道:“嫂嫂,这下水这么便宜不碍事的。”

        她跟店家买这些东西的时候谢刘氏是看在眼里的,也的确只要了两个铜子儿,谢刘氏一来是觉得的确便宜,二来她也许久没吃着肉了,只得装作拗不过谢晚的样子自己也吃了一块。

        不知道是不是许久没见肉腥,那味道吃进嘴里她觉得只是要把舌头也吞下去才过瘾。

        谢晚倒是没有太大的*,闻也闻饱了了,自己去找了个陶罐,将剩下的卤味都倒进去,在罐沿到了一些水再将盖子扣上。

        “这天气不算热,我估摸着还能保存些时日,不过保险起见还是吊在井里比较安全。”谢晚皱着眉头说,要是在现代拿干净保鲜盒装了放在冰箱里很是能保存一段时间,如今条件不允许只好用土办法了。

        那边大柱正就着娘亲的手吃的口齿生香,听了谢晚的话自告奋勇的去找来一段麻绳,谢晚将将罐子捆了几捆,才让他去吊着放入井里。

        花开两朵,各表一只。

        且不说谢家两人离去之后如何改善生活,秦嬷嬷离开浣洗房之后就直奔大夫人房里。

        因着大娘子当时也在场,虽然她去了之后已经让丫头抱走,但是也算是牵扯其中,事关大娘子的事是瞒不住大夫人的。

        迈进良辰院的时候正巧大夫人旁边的贴身丫鬟巧儿掀开门帘出来,看到秦嬷嬷赶紧福了一福问好。

        秦嬷嬷低声的问:“夫人可起了?”大夫人习惯每日正午小睡片刻,这会儿太阳刚刚有点儿偏西了,估摸着差不多她才问。

        巧儿一身翠绿色褂子,梳了个双髻头,脸上带着明媚的笑容说:“刚起,纤儿在里面伺候着呢。”

        秦嬷嬷点了点头,自己一掀门帘就进去了。

        一进去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鸳鸯戏鲤的屏风一张。秦嬷嬷迈步绕过红木圆桌,掀开彩珠帘幕,便见着大夫人坐着镜前,纤儿正给她梳头。妆台上摆满了各式头饰,姹紫嫣红好不耀眼。

        秦嬷嬷立在那儿没做声,大夫人刚醒来的时候多半心情不大好,就是身为乳母看着她长大的秦嬷嬷也不敢上去打扰,只等着大夫人梳好头叫她。

        纤儿的双手在大夫人养的极好的青丝间穿梭,先是用了桂花的头油用篦子将头发梳顺,又左盘右旋的不一会儿就挽成了一个抛家髻。

        放下梳子,纤儿不动声色的将上面缠绕的发丝收成一团塞进袖子,又从妆盒里拿了石榴石金步摇朝发髻上比了比。

        大夫人睁开眼却是摇了摇头道:“换个素净点儿的。”

        纤儿连忙将步摇放下,重新捡了一支白玉玛瑙的簪子,幸好这次大夫人没有再说什么,她小心的将簪子插进发髻,又挑了成套的钿花点缀其上。

        这么着过了差不多一盏茶的功夫才算完,待纤儿退下之后大夫人才慢条斯理的朝秦嬷嬷问道:“今日可是有什么事?”

        秦嬷嬷在一旁小心的回到道:“今日大娘子去了浣洗房。”

        保养的极好的面上显出一丝不悦,大夫人皱着眉头说:“怎么让宝儿去了那里?”

        秦嬷嬷将事情的前因后果一一的讲明白,当然也没忘了再替阮管事上点眼药,末了才说:“我想着大娘子的事情夫人是最最上心的,所以马上就过回话。”

        “哼!”大夫人面色冷冷的说:“我就说,这阮家上上下下没几个好东西!”

        秦嬷嬷面色一凛,朝门外看了看才凑上去说:“夫人,这话你同我说是没什么,别被旁的人听见了。”

        大夫人却是不在意,她看起来不过三十多岁,一双眼睛却像是看透了世事一般,道:“做的却也就别怕说……我是不怕的。”

        秦嬷嬷连连点头称是。

        “对了,”大夫人又像是想起什么的说:“你说那谢家小娘子是个聪明的,怎么说?”

        “依老奴的浅见,那娘子虽然年岁不大却是极有心眼儿的,察言观色本事不小,不然也不会笃定了老奴会帮她而演这么一出戏来。”秦嬷嬷对自己的眼力十分有信心。

        大夫人听了此话闭上眼睛微微的思忖了片刻才说:“可用嘛?”

        秦嬷嬷此事却不敢把话说死,只模模糊糊的道:“这……老奴看她也是极有主见的,怕只怕会不好用。”

        她看谢晚年纪轻轻胆量不小,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将阮管事落了个大脸面,虽说聪明但难免桀骜不驯,不知道堪不堪得大夫人的用。

        “主见?”大夫人端起茶盏撇了撇,轻轻的抿了一口道:“有主见好,有主见才知道什么对她有利。”

        “夫人的意思是……?”秦嬷嬷确认道。

        将茶盏放下,大夫人站起身子走到窗前,看着屋外正盛开的秋海棠道:“你看那花儿开得多艳。”

        秦嬷嬷不明所以,只得回道:“是,我看也是极好。”

        “可是再过上月余,便连枝也不剩了。”大夫人意有所指的说,看着那些花儿轻蔑的笑了笑。

        这阮家,迟早……只是怕苦了她的两个孩儿。

        想起自己的两个心尖尖,大夫人不禁握紧了手掌,修剪的姣好的指甲刺进肉里隐约的疼。

        “夫人……”秦嬷嬷瞧着心疼,上前去劝慰道:“总是会有法子的,说不定也走不到那一步。”

        这阮家大夫人还是婴孩的时候就是吃秦嬷嬷的奶长大,这么多年看着她从小小的一团长到亭亭玉立再到嫁为人妇,原本天真烂漫的性子却也变得阴晴不定,她是打心眼里觉得不好受,甚至有时候还会责怪娘家的老爷太太。

        “走不到?”大夫人低头苦笑道:“若真是这样,若真还有转圜的余地,我又何苦处处算计,事事插手。可惜这阮家上下这么多男人,却是一个明白人也没有。”

        “这……大爷他……想必也会懂夫人的。”秦嬷嬷虽说自己都不大有底气,却还是劝道。

        大夫人摇了摇头,耳边的红石榴耳环随着轻轻的晃动,低声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懂也罢、不懂也罢,随他吧。”

        秦嬷嬷的心头一紧,看着大夫人有些哀切的面色也说不出旁的什么好话来。

        阮家大爷早前同她家娘子成亲后,很是浓情蜜意了一段时间,但人说世间男子皆薄幸,大爷也跳不出这框框。如今更是十天半月的不见来正房一次,就算是来了,也是说不到几句便拂袖离去,还总是说大夫人市侩精明,一点儿女儿家的风花雪月都不懂。

        他也不想想,是谁劳的的大夫人不得不在这琐碎家事里操碎了心。若是可以,哪个女子希望自己变成寻常的庸俗女子,整日里在后院里争来夺去?

        气氛在谈到阮家大爷之后变得沉重了许多,大夫人沉默了半响,才抬起头,面色恢复如常的说:“三郎和大娘子现在何处?”

        “大娘子让丫头抱回去春晖院了,三郎……许是还没回来。”秦嬷嬷有些忐忑的回道。

        果然,大夫人的脸上立马就变得有些不高兴的说:“三郎为何还没回家?”

        “兴许是学上的公子们一齐出去了,夫人放心,三郎是个有分寸的。”秦嬷嬷赶紧说。

        “他是有分寸,可是怕旁人不放过他!”阮大夫人有些气急了的说:“我平日里怎么说的他都不记得了!待他回来便让他来我房里。”

        秦嬷嬷看她是真的气恼,赶紧应下了。

        大夫人转过头想起如今阮府的处境心中是又怕又惧,皱着眉头半天才不容置疑的朝秦嬷嬷说:“将那谢晚带来。”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971/1676871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