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厨娘难为 > 第十三章 深受信任的——厨娘

第十三章 深受信任的——厨娘

        阮大夫人病急乱投医,谢晚可不敢保证自己就能治,她依然不松口,执拗的要大夫人给她一个明确的说法,究竟要她这个农家女做些什么?

        大夫人的脸色有些难看,其实她自己也不确定,选了谢晚究竟有没有错?只不过时不待她,等不了了,她朝秦嬷嬷使了使颜色。

        只见秦嬷嬷心领神会的不知道从哪摸出一个小匣子放在桌上,大夫人看着那小匣子,抬手轻轻的打开了盖子。

        霎时间谢晚觉得自己的眼睛都被晃花了,只见匣子里装着成锭的小金元宝,足足十个之多!

        “这是?”谢晚眨巴了一下眼睛问道。

        “这是给你的报酬。”大夫人叹了一口气道,她也不想用钱财收买,但若是有人能真心诚意的帮她她又何尝不愿意?那些虚情假意的人,她是看也不想看,倒不如找个聪明人出力,她出钱财便好,至少公平。

        报酬?谢晚偷偷的砸了砸舌头,这是要她干什么啊?一出手就是金锭子?这下她越发的不敢随意应下了。

        “放心,这些钱财来历清白,是我当年的陪嫁之一。”大夫人摸了摸匣子上的吉祥如意纹,似乎颇为怀念的样子。

        是啊,她当时从大京千里迢迢嫁来丰城的时候,是何等的风光!光是护送的车队便达数百人,随车的财帛珍宝不计其数,那时候的她风华正茂、少女怀春,想着要和夫君举案齐眉、白头到老,谁知道,却是如今的光景。富贵是富贵,可是命运却不由得自己。

        谢晚想了想,问道:“夫人,您既然有已经拿出您的诚意了,谢晚还是想问,究竟要我做什么?”

        “现在……不能说。”大夫人闭上眼,有些疲累的道。

        “……”谢晚失笑,果然是大户人家,只不过拿出一些钱帛却要别人为一场未知的危险付出,她如何知道会不会因此丢了小命?

        “但绝不是伤天害理的事。”大夫人补充道:“甚至对你的以后,不会产生任何的坏处。”

        “若只是如此,夫人肯出如此价钱,自然有大把的人愿意效劳。”谢晚还是不信。

        “我说过,我不信他们。”大夫人执拗的说。

        “您也不信我!”谢晚回说。

        听闻谢晚这么说,大夫人笑了,养尊处优的脸上显出灰败的神色道:“若是可以,我也不想找你。”只是不知道怎么的,冥冥中好像有个声音在告诉她,只有眼前这个女子,这个叫谢晚的娘子,才能完成她的嘱托。

        难道是天意?她本不信天意,可是这么多年,天意弄人,她不得不信。

        “谢小娘子,”大夫人叹了一口气,将那匣子合上推到谢晚的面前,说:“我李幼贞以我李家的名声跟你做注,我要你做的事绝不会有任何危险,也不会危害任何旁的人,如何?”

        谢晚心中天人交战,那匣子金子到底有多少她是不知道,都是小小的金锭,但绝对是谢家想象不到的财富,事实是她很需要,可是到底要不要为此赌一把?

        “我不逼迫你,你想清楚。”大夫人说罢,端起茶盏轻轻的啜了一口。

        如今谢晚心里有两个人小人正在吵架,吵来吵去吵的她有些头晕,不由得闭上了眼睛。眼前浮现出谢家那家徒四壁的样子,大柱捧着干巴巴的红薯啃的样子……

        “好,我答应你。”谢晚猛的睁开眼睛,终于做出了决定。

        大夫人仿佛是料到她会如此决定一样,笑着说:“果然是不负我的期望,你果然是个聪明人。”若是谢晚就此拒绝,她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安然的放一个知道这件事的人回去。

        “不过……我不会入奴籍。”谢晚又补充道。

        “呵……”大夫人笑了一下说:“那是自然。”

        听闻大夫人的答复,她心下就放心多了,只要没有卖身契攥在别人手中就安全了大半,于是问道:“那不知,如今夫人您要我如何帮您?”

        “你会些什么?”大夫人沉吟了一下问。

        谢晚想了想,似乎除了厨艺她没什么拿的出手的,便老实的说:“会做菜。”

        “做菜?”大夫人好像很吃惊,原以为谢晚会回答针线女红,打算安排她一个贴身丫鬟的幌子做做。

        “嗯!”谢晚很坦然的道。

        “唔……”大夫人这下有些烦恼,厨房并不是不能安插人手,但是离正房太远,一旦让谢晚离开她的视线范围会不会有变?而且,若是做个普通厨娘如何能做她的一招好棋?但若安排管事的位子,恐怕其他各房会有别的心思。

        秦嬷嬷看大夫人的神色便知道她的烦恼,主动出主意道:“若是只会些厨艺,厨房是不缺人手的,不如还是安排在良辰院的小厨房,平日为夫人做些吃食也是好的。”

        按照惯例,正房这边是设了小厨房的,不过大夫人平日并不嗜吃,也没有正经的厨子,只有有时候炖些补品什么的时候丫鬟们会使用。

        大夫人想了想,这样也不错,自己操劳这么久,就是特意找个厨娘来开小灶旁人也说不得什么,便点点头允了。

        事情进行到这一步也没什么好纠结的,对于谢晚来说,厨娘也好厨师也好,为别人做菜并没有什么太大区别。

        “这匣子,待事成之后便会给你。”大夫人说:“至于你平日的花销,既然是厨娘,自然有月钱拿。”

        谢晚有些失望,原以为答应了这匣子小金锭子就归自己了呢,没想到只是拿出来做个定,不过她也可以理解,便没异议。

        大夫人看她没说什么,便又对秦嬷嬷吩咐道:“纤儿、巧儿她们的月钱是四两,便给晚娘一样吧。”

        秦嬷嬷点点头,心中却有些嘀咕,不知道那几个大丫鬟知道横空杀出一个谢晚娘来不知要做何感想呢?

        都说定了,谢晚便跟着秦嬷嬷去了管事房那儿,阮管事看到谢晚还大吃了一惊,听闻是大夫人特意寻她来做厨娘更是有些惊愕。

        “这……嬷嬷,阮府没有先例让雇工做厨子啊。”阮管事有些为难,若是吃食上出了什么问题该由谁来负责?

        “这是大夫人的意思,你照做便是。”秦嬷嬷面对阮管事就没有那么客气了。

        阮管事心中气得直骂娘,也不知道这谢家这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臭丫头是使了什么法子,这下也不能对她下手了,想起自己白白损失的十两银子阮管事还有些不甘。

        可是大夫人大权在握,他是撼动不得的,只能带着不满按照大夫人的意思拟好契约。

        谢晚将那张纸拿起来,心里有些奇怪,怎么这古代用的也是简体字呢?

        “晚娘识字?”秦嬷嬷有些吃惊,虽然如今女子识字并不少见,但也多少殷实人家才有那闲钱交,谢家看起来不像啊。

        “跟哥哥学过一些。”谢晚庆幸自己有个传说里会读书的哥哥,不然还真不好解释了。

        秦嬷嬷倒也听说过她哥哥是个秀才,当下也不再追问。

        将契约来来回回的看了好几遍,确定没有任何问题之后,谢晚才在分别在两张纸底下盖上自己的手指印。一份归阮府留档,一份自己揣着。

        嗯,这就是后世的雇佣合同了,得好好保存!谢晚将契约叠好塞进贴身的荷包里。

        秦嬷嬷看没什么事了,便又领着谢晚往外走。

        阮管事看着离开的两个人,神色阴晴不定,不知道这大夫人又想使什么花招,这事还是要向二老爷禀报才好。

        两人并不知道有人要去上眼药,秦嬷嬷领着谢晚在阮府转了转,又叫婆子给她量了身长做衣裳。

        “你今日可要回家?”秦嬷嬷问谢晚。

        按契约上写的,谢晚是必须要住在阮家的,每月有两天的自由时间。但是谢晚今天来的时候家里可都是吊着心,如今恐怕还是需要回去说一声的。

        “要的。”谢晚点点头,回去还得和谢刘氏说一说交个底才好。

        “那我让车夫送你吧。”秦嬷嬷对她还是挺客气,不管谢晚之前如何油盐不进,如今既然是为了大夫人做事,她们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谢晚倒是不推辞,她可不想再走那么老远的路回家了,吃不消!

        秦嬷嬷领她去了角门,跟当值的说了一声,便见着来时那辆青棚马车又出现了。

        谢晚跳上车,同秦嬷嬷说好明日辰时便来阮府,劳她等等便自去不提。

        马车就是比脚力快多了,谢晚到家后客气的跟车夫道了谢,却是实在没有闲钱打赏,好在那车夫也不计较笑眯眯的就走了。

        “晚娘!”谢刘氏听到车马声早就到门口等她了,看到谢晚连忙上前两步,上上下下的检查着,一边说:“可有受什么委屈?”

        谢晚咧嘴一笑道:“没有,哪有什么委屈。”

        “那就好、那就好。”谢晚跟那老太太走后谢刘氏心中一直不踏实,生怕谢晚会出什么事,一直在家念叨着“菩萨保佑”,现在谢晚安全回来,她心中总算大石落地。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971/1676871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