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厨娘难为 > 第十五章 横空出世的心腹

第十五章 横空出世的心腹

        秦嬷嬷昨天已经提过会有人来良辰院,一晚上几个比较要好的大丫鬟都聚在一起谈论着这个叫谢晚的小娘子究竟是何方神圣?因着大夫人是如今阮府的当家夫人,一应事物皆由她来管理,所以她身边的差事一向是比较吃香的。

        这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个谢晚,还一进来就跟她们领一样的月钱,明摆着是大夫人的心腹,这让她们心中难免嘀咕,谢晚会不会把自己给挤出去。

        “谢娘子是哪里人?”相对其他两个更受大夫人喜爱的纤儿看着谢晚,显得非常亲和的问。

        “丰城春溪村。”谢晚笑了笑。

        “呀,那离我家倒是很近呢!”思儿上前一步,特别亲热的挽着谢晚的胳膊说:“以后若是有空,倒要去彼此家里去坐坐才好。”

        而弄儿则只是在一旁站着,相比其他两个人显得特别清高的模样,脸上也没什么表情。

        谢晚将三人的神色都瞧在眼里,心中偷偷的下了个结论,看来自己的到来的确是不怎么受欢迎。不过她只是为了那匣子金子才进的阮府,也没抱着让人人都喜欢她的妄想。

        彼此客套了一番,在秦嬷嬷的催促下众人才散去各自忙各自的活儿。

        按照大丫鬟的待遇是两人一间屋子,四个丫头分别占了两间,秦嬷嬷无法,只得安排谢晚一个人单独住。

        谢晚很是乐意,谁也不愿意和陌生人共处一室啊。况且这厢房环境不错,虽然在西院的最角落,离正屋远了些,却胜在清净。而且阮府不愧是富贵之家,除了一应日常的生活用品,就是发放给奴婢的棉被也是实心的,跟家里比起来却是要好的多。

        不知道嫂嫂他们冬日的棉被可否够暖和?谢晚抱着被褥有些失神的想。

        她不知道的是,自她踏进了阮府的角门,谢刘氏就一直心神不宁在谢晚的房间里呆坐了半响。

        大柱在蹲在一旁玩着地上的蚂蚁,乖乖的也不说话。他实在是早慧的孩子,敏锐的察觉到自己娘亲的低落。

        谢刘氏送走谢晚,心中总是空落落的,却也知道家里实在太穷。若不是如此,她也希望跟当家的一样将小姑子放在手心里疼……

        “只愿晚娘在阮府好好的。”她双手合十,在心里默默的朝菩萨许愿。

        这个愿望,对于谢晚来说也是一样的,她只希望能在阮府好好待着,最好大夫人想让她做的事没什么难处理的,然后拿了钱走人。

        所以她并不去大夫人那争头露脸,倒是让那几个对她心怀戒心的丫鬟们有些吃不准。

        如果她明目张胆的争宠争脸子,几个大丫鬟要收拾她还是很容易的,随便使点儿绊子也让她吃不了兜着走!可是她偏偏什么也不做,除了来的头一天去大夫人那请了安,之后若没有召唤是绝不踏入正屋一步,倒是让她们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出招了。

        而谢晚这几天在阮府做什么呢?当然是倒腾厨房!

        对于厨房,她总是怀着莫名其妙的归属感,以前如此,现在依然如此。来的头一天请安完毕便去小厨房里检视。

        阮府不愧是阮府,哪怕是很少动用的小厨房里东西也是样样俱全,大到炉灶案台小到油盐酱醋都备的齐整,各类食材也是不少,她还从碗柜里找出了不少看起来做工精细的碗碟来。

        所以这几日她一起床,便一头扎进小厨房,忙着将各类东西分门归类登记造册。

        秦嬷嬷因着夫人的关系对她特别的关注,很少惊讶她竟如此狂热的模样,原先以为她说会厨艺不过是普通人家烧点儿家常菜肴的本事罢了,但是看她那样子,却依稀有几分大厨的风采。

        不过反正大夫人招来谢晚为的是旁的目的,所以也就随她了。

        平平淡淡的在阮府渡过了几天,谢晚发现寄人篱下也不是特别的难以接受,至少在她表现的与世无争后几个大丫鬟见着她也会象征的打招呼了。而大夫人并不指望这小厨房解决一日三餐,她倒是乐得清闲。

        唯一的收获便是那名叫弄儿的丫鬟,以前小厨房事物是她兼着侍弄,如今谢晚来了,刚开始还抱着看笑话的心理,觉得她肯定不甘于待在这僻静的地方。后来发现谢晚的确是安安分分的,倒是起了几分好奇心。无事便会去看上一眼,谢晚有时候鼓捣出什么吃食来分她一些,两人的关系却是要好了许多。

        “你今日怎么又不去前面伺候着,跑来我这里偷闲?”谢晚笑着拍了一下坐在小马扎上晒太阳的弄儿一下,开玩笑的说。

        弄儿正帮她捡着红豆,听她这么问脸上露出一丝冷笑道:“我才不耐烦去跟她们争,谁爱露脸谁去吧。”言辞间似乎颇为看不起另外几人。

        谢晚摇了摇头,也不知道弄儿这性子是怎么做上一等大丫鬟的,总是冷着一张脸,而且今日相处也发现她是个心直口快的,没被做掉真是老天保佑!

        “你今日要做什么?”弄儿对那等出头的事没什么兴趣,却总是对谢晚要做些什么兴致盎然,隔三差五的就来蹭吃蹭喝。

        想了想,这秋日里燥气重,正好又从大厨房领了些红豆回来加上本来就有的马蹄粉,倒是可以做红豆马蹄糕。

        同弄儿说了,她连忙说好,还自告奋勇的要帮忙。

        虽然弄儿性子不好相处,但是做起事情来倒是麻利的紧,谢晚当然同意。

        兑了盆温水将红豆泡上,反正还需要时间,谢晚想着还有些香菇需要晒,便捡了一篓子坐在门槛上去蒂。

        弄儿见眼下没什么事要做,也回房间去拿了针线活来,亲亲热热的挨着谢晚做自己的活计。

        谢晚一边捡蒂一边看弄儿在那飞针走线的,似乎是绣一方帕子。

        “哎,你这是绣什么呢?”谢晚看着那方帕子的布料似乎相当的好,看起来滑溜溜的,彩线也都熠熠生彩,想必都是很好的材料,继而八卦的问道:“莫不是给情郎的?”

        “去!”弄儿啐了她一口道:“什么情郎,让嬷嬷听见了又要好说!”

        “不是给情郎的,你绣这鸳鸯戏水做什么?”谢安促狭的说。

        弄儿叹了一口气道:“这是大夫人答应了给白府三娘子的。”

        “白府三娘子?”谢晚有些奇怪,听起来也是个云英未嫁的姑娘,怎的大夫人让人绣这个送她?

        弄儿斜眼瞧了她一眼,想必她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也不明白为什么当初都笃定她是夫人的心腹。

        看着谢晚疑惑的脸色,她朝四周看了看,确定并有旁人在才附耳跟谢晚说:“大夫人这是看中了白家的三娘子做儿媳妇呢!”

        谢晚听了更是疑惑,看中便看中了,为何要偷偷的说?慢着!好像有什么漏掉了,大夫人不是只有阮宝儿一个女儿吗?

        她还记得当初和阮管事闹的时候见过那位大娘子,长得是又可爱又漂亮的,怎的又冒出一个儿子来?

        “你不会不知道我们三郎吧?”弄儿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她。

        老实的点点头,她还真不知道。她又不会没事去问大夫人你有几个孩子啊分别多大了这么无聊的事,有什么好奇怪的?

        弄儿啧啧有声的看着谢晚,像看什么稀奇事物一样,要知道阮家的三郎是阮夫人唯一的儿子,当初二夫人一马当先的先后生了两个儿子,而大夫人却一直没见动静,不仅二夫人在大夫人面前很是趾高气昂了一段时间,就连大爷也是有些微词。大夫人试了不少的法子,好不容易有了这一根独苗,那自然是金贵。

        跟谢晚八卦了这一段阮府秘史,看谢晚配合的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弄儿的虚荣心得到了彻底的满足,又贼兮兮的靠在谢晚耳边说:“可是不知道怎么的,最近几年大夫人对三郎可是远了不少呢!”

        “为什么?”谢晚问,既然是好不容易盼来的男丁,又是自己身上掉下的肉,怎么会远着呢?

        “谁知道呀!”弄儿撇了撇嘴道:“我们大夫人最是难猜,就连老太爷当初也说咱们大夫人是心思深沉呢!”

        “啊?!”这些谢晚是真惊讶了,她在这儿已经有一段时日了,知道这并不是她所熟知的历史上任何一个朝代,虽然风俗习惯大不相同,女性的地位也比较高,但是名声依旧还是很重要的,一个女人被自己的公公说是心思深沉,这是多大仇啊这么埋汰?

        “真的!”弄儿点着头说:“那时候我们大夫人刚刚管家,偏不巧老太爷来的那日正好轮到我在外间伺候。我就听着里间有摔杯子的声音,大气都不敢出,接着老太爷就气冲冲的说了这一句。后来老太爷就满脸愤慨的走了,可把我吓坏了!”

        谢晚挑了挑眉头,啧,看来大夫人的日子也不是那么好过,外人都说她是阮府掌家夫人,却没成想到她也有她的苦楚。

        弄儿说的嘴巴都有些干,看着谢晚努了努嘴说:“都说你是大夫人的心腹,却没成想到还没我知道的多!”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971/167687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