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厨娘难为 > 第十九章 灶中炉火冉冉升

第十九章 灶中炉火冉冉升

        谢晚被这消息弄了个措不及防什么,连忙再三确认的问道:“嬷嬷是说今日大夫人是要小厨房给做饭吗?”

        无奈的点了点头,秦嬷嬷说:“时间不多了,晚娘你可得好好的做。”

        这大户人家毕竟和普通老百姓不一样,一日是要吃三餐的,最后一餐约莫在酉时。谢晚抬头看了看天色,怕是没多长的时间给她准备了。

        “小厨房里材料可齐全?”秦嬷嬷又接连问道:“若是需要帮手尽管说。”

        谢晚在心里默默的盘点了一下,好在前几日她闲暇的时候都在整理厨房,不然如今咋一问起她还真是要两眼一抹黑了。

        估摸着东西够做出一桌的菜来,谢晚点头道:“嬷嬷放心,材料都有,帮手的话……不如叫弄儿来?”

        她特意点弄儿来也是有原因的,一来这小妮子泡在这里的时间长,需要什么都知道大概的位置;二来,若是弄个不熟悉的人来她也不放心,放人之心不可无嘛!毕竟是吃进肚子里的东西,万一出了什么事她是脱不开干系的。

        秦嬷嬷点了点头,唤了个小丫头去喊弄儿回来,便自去大夫人房里等着。

        这边弄儿小兔子乱跳的回了自己的房间,还怕秦嬷嬷找她麻烦呢,没想到真有个二等的小丫头跑来找她,听说是去谢晚那儿不禁有些害怕。

        三步并作两步的赶到小厨房,却是已经不见秦嬷嬷的身影,只剩谢晚背对着她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怎么了?”弄儿上前两步问道。

        谢晚闻声回头身子,看到弄儿来,一脸的火烧眉毛的道:“你来了,快来帮把手!”

        弄儿不明所以,但还是过去挨着谢晚看她正在淘米,有些奇怪。

        “这大夫人也不知道怎么的,今个儿忽然要从小厨房出饭!”谢晚一边细细的搓揉着上好的韵南香米一边抱怨道:“也不早点通知,如今倒是要紧赶慢赶了!”

        弄儿一听,心里倒是松了一口气,那小丫头去她房里说是秦嬷嬷唤她的时候她心里还没什么底呢,就怕是要跟她问罪!原来是大夫人心血来潮,谢晚叫她来帮忙。

        当下脸上那有些仓惶的神色就不见了,带上浅浅的笑意说:“那还不好!你厨艺那么好,大夫人吃了准保喜欢!”

        谢晚撇了撇嘴,她还不想让大夫人喜欢呢!这小厨房里本来又清闲又自在的,谁耐烦去伺候别人?不过虽然如此,身为厨师的自尊她也会拿出浑身的本领来做一桌子好菜,道德底线可不允许她随意糊弄过去。

        小陶罐里盛的是上好的韵南香米,产自大夏朝南边著名的鱼米之乡,听说这米一年也就一季,产量不多,贵的要命!小厨房也不过备了小小的一兜子,平日里谢晚自个儿也不敢拿来吃,就怕什么时候忽然要到的时候没得应对。

        纤细白皙的双手仔细的揉搓着雪白的米粒,待水变得浊白了倒掉重换,反复了两次才加上适量的水将陶罐架在左边那口灶上煮。

        刚才弄儿还没来的时候谢晚已经向秦嬷嬷问好了主子们的口味,大夫人喜清淡、三郎爱吃菇类、而大娘子嘛……秦嬷嬷只是摇了摇头道了一句嘴刁。

        谢晚在心里盘算了一下,乘着厨房里最新鲜的材料定下了菜单。这头一次做给名义上的主人们吃,她也不敢太过创新的拿出些没见过的菜来,不如中规中矩。

        准备好案板,就听到外面有个细嫩的声音在喊,谢晚探出头去一看,一个穿着杂役丫鬟服的黄毛丫头左手里拧着几包油纸包着的东西,想必是她问大厨房要的新鲜牛羊肉,右手则提着一条用草绳穿着的大桂鱼,尾巴还在空中乱颤,看起来就新鲜。

        弄儿倒是自觉的出去接过了那小丫头手里的东西,还礼貌的说了声谢谢,让那小丫头吓得面红耳赤。像她们这些连丫鬟都算不上的杂役什么时候让一等的大丫鬟另眼相看过,连忙摆手的退了出去,走的时候还差点不小心跌了一跤。

        将那条鱼暂且放在水盆里,好歹能鲜活一会儿,听说大娘子一吃就能吃出来鱼肉是否新鲜,那只能留待最后做了。

        谢晚检查了一下送来的羊排,的确是新鲜的羔羊排,肥瘦相间色泽粉红,细密的油花渗在红肉里。

        满意的点了点头,谢厨娘手起刀落,“啪嗒啪嗒”就将一整块羊排剁成了半指长的小块,又搁进小盆里拿清水泡着去血水。

        这边整块牛颈肉洗干净了斩成小块,谢晚深吸了一口气,手持两把刀,“笃笃笃”的就在案板上剁了起来,惹的弄儿一个劲儿的侧目。

        不得不说,这双手持刀、目露凶光的模样,再配上肉沫横飞的场面,还真是有些吓人。

        好在肉不算多,谢晚还不至于把手给使劲使断了,因着是做丸子也没必要剁的太细,她估摸着差不多了就将肉馅盛在钵里,撒了适量的胡椒、料酒、盐还有一丁点儿的茴香粉,随即递给弄儿道:“搅匀,记得顺着一个方向。”

        弄儿点点头,这活计她上次见谢晚做过,也不陌生,自己找了个地方站好,就按着谢晚的吩咐干活了。

        谢晚跑去看了看泡着的小羊排,只见清水上飘了一层淡淡的血沫,她做这些有腥膻味的肉有个习惯,就是从不飞水。按照她的想法,大自然给这些肉类特殊的味道自然应该保存,这才是特点!

        将血水倒掉之后又漂洗了一边,在等待水分沥干的时候谢晚已经起了油锅,菜籽油少许待热了之后扔了几瓣早先剥好的蒜瓣、几段葱白、三五粒花椒爆香,“刺啦”一下将小羊排到进热锅里,只听见“噼里啪啦”的声音陡然暴起,谢晚顾不得油溅,飞快的拿锅铲翻动着,过了好一会儿那惊心的声音才小了些。

        只见原本粉红的肉接触了热油之后渐渐变白,边缘又在谢晚的按压下逐渐呈现金黄色,谢晚手快的兜了一勺黄酒浇了进去,一股酒香散开,弄儿一边搅着肉馅一边探头探脑的。

        待汁水差不多干了,谢晚又浇了两勺醋、一勺糖和少量的盐进去翻炒均匀,最后加入半碗水,这才撤了些柴火,盖上盖子让羊排焖着。

        接着又不得闲,抽空抹了把汗便又烧了一锅开水,将芹菜、胡萝卜和新鲜的黑木耳切成细丝,热水汆烫过凉水,随意的淋了些麻油、麻酱、盐巴、醋,淋了点野蜂蜜拌匀,最后撒了些碾碎的花生沫子。

        一道谢晚自称姹紫嫣红其实就是凉拌蔬菜的凉菜做好了。

        谢晚掐了掐时间,估计那锅里的小羊排差不多也焖好了,这柴火炉子火力大,小羊排又嫩,火候过了可就太老了,赶紧又将汆烫过蔬菜的那锅热水倒掉换上蒸锅。

        刚才她剁肉馅的时候那条鲜活的鱼已经让弄儿给宰了抹上细盐稍稍的腌了一会儿了,谢晚切了几片老姜塞进鱼腹,又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两张干荷叶来,一上一下的包好大桂鱼,拿棉线缠紧搁进蒸锅。添了些柴火进去炉膛,开始蒸鱼。

        谢晚觉得自己简直分身乏术了,这一通忙活下嘴巴渴的慌,连忙倒了杯凉水咕咚灌下肚,又去起那锅羊排。

        盖子一揭开,一阵热气直冲房顶,锅里的汁水已经变得稠亮,鲜嫩的小羊排浸在汁水里微微的颤抖着,细小的水泡不断的咕咚咕咚作响。添柴变武火,谢晚手持锅铲卖力的翻着,只见汁水随着火候越来越粘稠,挂在小羊排上显得诱人无比。

        弄儿在那一边看一边吞着口水,饶是阮府这种大户人家丫鬟们也不是顿顿能吃上羊肉的,平日里不过是些猪肉过过嘴瘾。

        换成平日谢晚也就给她一筷子尝尝了,今日却是着急没有注意,惹得弄儿心里有些失落,也暗自发誓以后一定让谢晚单独给做一锅尝尝!

        “唰唰唰”几下洗好锅,谢晚烧开水招呼弄儿将搅好的肉馅拿来,左右捏起一团,右手拿着调羹,飞速的下着牛肉丸子,看起来鲜嫩多汁的小肉丸形状并不规则,随着滚水上下起伏,显得别样的有趣。

        待一盆子肉馅下完,又将大白菜撕得约莫两指宽下进汤里,最后盐巴和胡椒调味。

        喘了一下气,谢晚洗干净手总算是放松了一些,大菜都差不多了,其他的倒是好做,看了看时间,理应是赶得急的。

        这做汤羹的功夫鱼也蒸好了,换了小锅谢晚将杏鲍菇顺着纹路片开,只滴了一点点儿的油进去加上盐巴做了个干煎杏鲍菇,迎合一下大夫人唯一的男丁阮三郎的胃口,这种做法图的就是一个鲜字。

        将几样菜品装进食盒,谢晚顺手从之前她泡上的泡菜坛子里捡了几样小菜切好码在小碟子里,才终于彻底的松了精神。

        这一通忙活,她觉得自己快要累瘫了!好在赶上了时间,这不,才刚闲下手来,秦嬷嬷已经踏进了小厨房。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971/1676872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