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厨娘难为 > 第三十四章 新的一天

第三十四章 新的一天

        深秋的早晨阳光出来的总是比较晚些,快近卯时了整个阮府还是笼罩在一片浓浓的夜色中。除了早起的下人们????的说话、走动声之外,静的如同深夜一样无差。

        “吱呀”一声推开房门,谢晚从里面踏了出来,极其不文雅的伸了个懒腰,又朝身后道:“外面凉,你多穿些。”

        从里间传来模糊的应对声,接着一袭茜青色衣裙的弄儿抖了抖裙角走了出来。

        昨天谢晚经历了一场可谓说是刻骨铭心的变化,从迷茫到清醒,只叫弄儿吓的三魂丢了七魄,以为她着了什么魔怔,如今看到她神清气爽的模样倒有些感慨了。

        谢晚自不可明说的情绪中脱离后,虽然眼神恢复了清亮,但始终是有些后劲儿的,没什么大精神的替大娘子准备好了晚膳之后,便被弄儿拖回了房间休息。

        她也的确是累了,还早的时候变闭眼上了床,不过眨眼的功夫便睡着了。

        可怜弄儿却是心有余悸,在旁边守了大半夜。

        弄儿身子还没好呢,这么一熬之下,相比睡了整整六、七个时辰的谢晚来说,脸色差的吓人,眼下一抹淡青用了多少胭脂水粉都遮不住。

        看着她疲累的模样谢晚有些内疚,不由得说道:“你没休息好,不如回去躺着,这些事儿我自个儿能行的。”

        谢晚这是要去替大娘子准备朝食,并不是很繁重的事情,想让弄儿多歇一歇。

        “快得了吧,”弄儿翻了翻眼白,“虽说如今不在大夫人跟前伺候,但别人的眼睛还看着呢。”她可不敢这个时辰了还在床上睡大觉,被哪个嘴碎了告上一状可就麻烦了,如今不比在大夫人跟前的时候,逢高踩低的人多着呢!

        谢晚心想也对,便也不再说什么,反而回身又去拿了一件棉麻的披风给弄儿。

        两个小姐妹亲亲热热的在晚秋的寒风里走着,你损我一句我回你一套的互相解闷取暖,脚程倒是快了不少。

        等到了厨房,谢晚用火折子将屋檐下的灯笼燃亮了,从荷包里掏出铜制的小钥匙开了锁。

        “晚娘,今日给大娘子做些什么?”弄儿将披风取了下来,仔细的叠好塞进旁边的小柜里。

        谢晚不急着回话,反而去案台那边揭开一口瓷盆上的布,正是她昨天和好的面。

        “包子啊。”她用手戳了戳,面团已经发好了。

        弄儿一听到这两字心里就一抽抽,昨天谢晚不就是从这两个字开始就发了魔嘛!也不敢接过话茬问问到底什么是包子。

        倒是谢晚很淡定的将干净的案板取了出来,撒上干面粉,揪出面团开始揉面。

        弄儿停了半响见她面色如常,半悬的心放了下来,挽了挽袖子就去帮忙。

        小厨房的空间不小,两个人在里头也不嫌挤,谢晚看她笨手笨脚的一团面揉的不成行装,干脆发配她去切菜。

        小葱一小把,掐去老叶只留了最嫩的部分切碎;黄芽菜也只取了靠近嫩芯的部分剁碎;昨夜发好的香菇去蒂切丁儿。

        弄儿按照她的吩咐一样样的备好之后,谢晚这边面也揉的差不多了。

        将面团搓成长条,拿了菜刀来切成剂子。

        “这不是馒头嘛?”弄儿小时候曾见过自己的娘亲做,谢晚的手法跟娘亲差不多,不知道这包子和馒头难不成是一个东西?

        谢晚笑道:“当然不是,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井里吊着的上好猪五花还很新鲜,谢晚割了一些下来,先是顺着纹理切成小块,接着一左一右两把菜刀开剁。

        “笃笃笃、笃笃笃”富有节奏的声音听起来很是欢快,就是有些吵,弄儿受不住的站了出去。

        待肉碎完完全全的成了肉泥,谢晚又将弄儿备好的菜同它们混在一起,打了一个鸡蛋,加了些盐巴和花雕酒进去,顺着一个方向使劲的拌了起来。

        弄儿听到那恼人的声音没了才进门,看着谢晚搅那堆东西搅的认真,脸上带着好奇观望。

        不一会儿肉馅上了劲儿,显得色泽油亮,有了汁水殷殷的感觉她才作罢。

        将剂子一个一个的压平,用擀面杖干成合适的大小,放进馅料,左手托面皮,右手五指纷飞,眨眼的功夫一个小巧玲珑的肉包子就包好了。

        弄儿看的两眼发直,不禁问道:“可真好看,这就是包子嘛?”

        谢晚点了点头,“其实和馒头也没什么区别,不过是里面包了肉馅罢了。”

        捏起一个包子弄儿仔细的看着,只见洁白的面皮上均匀的铺着十几个褶子像一朵开着的花儿一般,不由得来了兴致,非要谢晚教他。

        谢晚当然是毫不吝啬,可惜弄儿针线活巧,灶间的事情却是短板,好好的一个包子愣是做的跟花卷一样,面皮夹着肉馅。

        做了几个找不到要领,弄儿有些泄气不干了。

        心里偷笑了一笑,谢晚嘴上却还是安慰道:“没事,这些我们自个儿吃就好。”说罢埋头包了起来。

        手一边快速的舞动着一边想,这秋天里正好是吃荠菜的时候,配上小虾仁包成小包子和饺子那才叫一个鲜呢!可惜她昨个儿找遍了大厨房也没见着,想必是这种野菜还上不了贵人的席面吧,有机会一定要挖一些来尝尝,想想就口水直流了。

        谢晚毕竟是专业的,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将包子都包好了。大娘子虽说胃口不大,但这天气包子也好保存,其他的存下来给两人当主食也不错。

        包好的包子需要醒一会儿的面,谢晚趁这时间煮了一锅小米粥。

        待面都醒好了,取了三口小的蒸笼,每个蒸格摆上四只小巧的包子蒸上,只等等会儿进给大娘子了。

        又取了小鱼干,加上碾碎的花生米炒了一盘下粥菜就算完了。

        待谢晚将切碎的菠菜添进小米粥里搅拌的时候,樱草便来了。

        “晚娘,朝食好了嘛?”人还未进门声音倒是更快些,还有些焦急,“大娘子起了,正闹着脾气呢。”

        谢晚朝弄儿使了使眼色,弄儿会意,迅速的走出门去迎接。

        “今儿大娘子怎的起这么早?”往常因着大夫人借口大娘子身子不好,早就免了各处的问安,是辰时末才会起身,今日倒是比往常稍早一些。

        樱草虽然昨日同谢晚并不对盘,但人还算宽厚,那点子事早就抛到了脑后,面上也是显出茫然的回道:“我也不知道,一早儿便唤了嬷嬷进去伺候,听说还摔了水盆呢!”

        谢晚在里间将东西都装进了食盒,也听到了樱草的话,秀气的峨眉轻皱,出门将食盒递给了她。

        “就这些嘛?”樱草翻开食盒看了看似乎有些为难。

        阮府的富贵从朝食便能看出,往日里大娘子的桌子上俱是摆满了的,今日却只有区区两个蒸格和一盘子小菜外加菠菜粥。

        “早晨不易吃的那么杂的。”虽说有句话叫早晨要吃好,却是指饭食要营养充分,和数量是没有什么关系的。

        一堆不得要领的碗盘,不如这些东西来的养胃固气。

        樱草听了这话还是有些踌躇,大娘子正发着脾气,若是一个不高兴倒霉的可是她呢。

        谢晚眼珠子转了转知道她的为难,于是说道:“樱草你尽管去,若是大娘子不高兴你便来寻我,我一定不会让你为难的。”

        听了这话樱草的心里才好受点儿,都到了这个时辰再让谢晚加菜也来不及,又寻摸着如今大娘子好像很喜欢谢晚的样子,昨个儿一天就提了好几次,便点了点头。

        “哎等等,”谢晚看她急匆匆的就要走又出声留她,在弄儿和樱草疑问的眼光里进去厨房用油纸包了一个两个包子递给她,“你也没吃饭吧?这个拿着路上垫垫。”

        樱草有些吃惊的接下,入手还是烫的,和蒸格里的东西一样,便有些不好意思的说:“这怎么行?”

        “拿着吧,”谢晚笑道:“来我这厨房哪能不吃东西呢?是看不起的手艺嘛?”

        樱草当然不是这个意思,看谢晚说的诚心,便满口道谢,将油纸包揣进怀里赶回清芷榭。

        弄儿待她走远了才不高兴的说:“好不容易做好的,怎么还给她吃?”一脸的不忿,她对于谢晚的吃食可是有极大的独占欲。

        拍了拍她的脸颊,谢晚有些嘀笑皆非的道:“不过几个包子你便不高兴了?怎的这么小气。”

        “哼!”气鼓鼓的偏开脸,她才不是小气,只是这樱草一副大娘子身边人的样子,平日里耀武扬威的早就让她不顺眼了。

        “好啦!”谢晚拉了拉她的袖子,“你不饿嘛?”

        弄儿撇了撇嘴,肚子里适时的发出一阵鸣叫声,这早上到现在不过喝了一杯凉水,早就饿的发慌了。

        失笑的摇头,谢晚盛了一碗粥给她,又将剩下的蒸好的包子递给她,自己则另用了大的蒸格将其他包好的包子全部蒸上。

        “你不吃吗?”弄儿捏起一个小小的包子问道。

        “还有呢,你先吃。”谢晚回。

        唔,那就先开吃吧。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971/167687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