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厨娘难为 > 第三十五章 吃喝闪

第三十五章 吃喝闪

        那日谢晚做了包子之后,弄儿愣是吃上了瘾,硬是缠着她做了好几天,只把两人吃的闻包子就色变的地步才作罢。

        不过不知怎地,本来安静的小厨房如今倒是多了很多人在外头探头探脑的,特别是每日那几个时辰,屋顶上的烟囱袅袅的飘着炊烟的时候。

        那日樱草得了两个包子也没来及吃,只急匆匆的送了食盒去大娘子房里,又忙着在那伺候完才得闲。

        休息的时候掏出那两包子都凉透了,枉费了谢晚还给她包了两层的油纸,毕竟包子趁热才好吃。

        恰好有其他的几个丫鬟也在那儿叽叽喳喳的闲聊,看到樱草掏出馒头般的东西心里还奇怪呢。没成想弄儿咬下一口吃到满满的肉馅,一股子喷香的味道就四散开来,只惹得众人鼻尖抽动唾液直吞的。

        闹着分了点儿,众人平日里吃肉的机会也不多,都喊着实在太可口,纷纷让樱草交待哪里来的,于是谢晚这小厨娘便开始在丫鬟们之间传开了。

        不过传开归传开,毕竟她是大夫人的人,众人也只是在饭点儿的时候没事就在院子外瞎晃荡,倒也没有别的出格的事发生。

        可是渐渐的谢晚发现了些不一样的地方,传言在什么时候悄悄的变了味,她甚至听到有人说大夫人院里有个厨娘,一手的好厨艺,做的东西那是神仙滋味,大厨房那些师傅连她一根汗这不是把她往火上架着烤嘛?!要知道不管是在哪儿,多大的府邸里,什么传的最快?流言!早上你打个喷嚏晚上就传遍了。

        这种传言让谢晚很是苦恼,且不说旁人怎么想,大厨房那些在阮家干了这么多年的老人们心意如何平?

        虽说以前也是个厨子,可是谢晚非常的知道分寸,她那两手除了胜在新鲜之外便是自己能力的加成,真要论起基本功,大厨房那些老人们能甩她三条街都不止。

        可是传言毕竟是传言,谢晚虽然暗自留意了却还是找不着出处,倒是弄儿似乎是看的清楚,嗤笑了一声便让谢晚不要在意。

        后来谢晚实在是顶不住了非要弄儿跟她说明白,弄儿才告诉她八成是二房搞的鬼。

        阮家老太爷膝下两个儿子俱是老夫人所出,其他的偏房们都没生出来过带把的。按理说两个儿子,手心手背都是肉,但奇怪的是两老的从小就偏疼小儿子,惯宠着长大。

        待后来大房,也就是又嫡又长的大爷继承了家业之后,这二房的心思就开始歪了。明里暗里各种给大房使绊子,偏偏家里两个老的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好在大夫人聪明能干,愣是没给他们捞着什么便宜。

        谢晚靠着大夫人,这是铁板上钉钉儿的事,这能恶心大房的机会他们怎么会放过呢?动不了大夫人的根骨,给她下面的人一点儿皮肉疼也是好的。

        如果真如弄儿说的那样,谢晚便是更没有办法了,只能任由这些流言漫天的传,连带着几天去大厨房拿菜都要顶着众人不善的目光。

        可真是让她烦心不已,只能拿在自己的小地盘生闷气。

        这日她辛苦巴巴的准备好了大娘子的午膳,和弄儿正坐在井边诉苦呢,那阮家二郎却是眼巴巴的摸了进来。

        “你又来干嘛?”谢晚翻了翻白眼,除了那日跟他说了几句话之外阮东敬便没再出现在她眼前过,如今忽然来了,一想到他就是那个害自己近日里这么辛苦的二房的郎君就一肚子火。

        弄儿在一旁看到阮东敬吓得一蹦三尺高,乖乖,这小祖宗怎么到这儿来了?又听到谢晚丝毫不客气的话语,更是吓得脸都白了。

        阮家的人都知道,得罪了阮二郎那可是比打板子还难过的事!

        哪知道阮东敬丝毫不介意谢晚的口气,反而笑嘻嘻的说:“来看看你啊。”一脸的春光明媚。

        “看?”谢晚眼睛又翻了翻,心气难平的道:“我一个大活人,有什么好看的!”

        阮东敬笑脸不变,让谢晚都开始觉得这人是不是个抖m了,怎么这么好脾气呢?

        她不知道弄儿在一旁心里已经翻起来万丈波浪了,虽说她并不在二房伺候但是也有耳闻,这位小祖宗脾气可坏,动辄就鼓眼睛,摔东西、甩脸子,就连他的亲娘都拿他没奈何,可是从来没听说他有这般好说话的时候!

        “哎,你脚好了没?”阮东敬不仅不在意谢晚的逾越,反而关系起她来。

        “好啦!”谢晚从地上捡了片枯叶,一边玩一边意兴阑珊的回答。

        “还是爷的药管用吧!”阮东敬听说她脚好了,一脸的得意,好似完全是他的功劳一样。

        他不知道他送来的那瓶药被谢晚顺手搁在架上便再也没有取下来过,想必现在已经落满了灰了。

        谢晚看他的确是实心实意的关心自己,也不好意思糗他,便不说当做是默认了。

        “嘿嘿,”阮东敬傻笑了一番道:“既然这样,爷饿了,给爷弄些吃的来!”

        他这副不客气的样子着实令谢晚气闷,便说道:“想吃东西便去大厨房传嘛,来我这小地方做什么?!”

        “咦,最近不是都传说你比他们的手艺更好嘛?”阮东敬摸了摸脑袋。

        谢晚心里咯噔了一下,原本以为只是下人之间在疯传,没想到这传言居然已经连阮二郎这做主子的都知晓了,那其他的人呢?

        还是……她忽然起了一个阴暗的想法,这阮二郎是二房的,会不会是故意来试探自己呢?

        她的胳膊上猛地起了一阵鸡皮疙瘩,觉得原本的自己还是太乐观,这背后的汹涌暗流恐怕不会这么轻易结束。

        “快啊!”阮东敬这傻子是不知道他说的话代表什么,依旧眼巴巴的看着谢晚。

        看着他一脸的恳求,谢晚将刚才那个肮脏的想法赶出了脑子,看着他这副样子谢晚实在不能把工于心计和他联系起来,是自己多了吧?一定是!

        谢晚被他闹得无法,只得回身进了厨房,只留下弄儿和阮东敬两个人在外面。

        阮东敬倒是一脸的无所谓,本来嘛,他对女人又没什么兴趣,跟前这丫头是叫弄儿还是疯儿、傻儿都和他无关。

        倒是弄儿战战兢兢的坐在那儿,也不敢说要去帮谢晚的忙,生怕一个不小心惹的小霸王不高兴,紧张的胃都疼了,只能尽量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谢晚端着碗从厨房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非常欢乐的一幕,阮二郎这个主子懒洋洋的瘫在椅子上不知道在想什么一脸的闲适,弄儿则蜷着身子的皱着眉头、右手捂着胃脸都快埋进地里了。

        “喏!”谢晚将粗瓷的白碗往阮东敬手里一递,顺手塞了把筷子给他。

        “这是什么?”阮东敬往里一看,只见一碗清的跟白水一样的汤飘着的面条。

        谢晚头一歪道:“面啊!”

        阮东敬的眼角抽了抽,他当然知道这是面,可是这也太素了吧!连点儿肉沫都没见着,他都怀疑谢晚是不是连盐巴都没搁了。

        谢晚看他貌似很嫌弃的样子,顿时仰起头道:“你说你,不会连阳春面都不知道吧?!”

        阮东敬想了想,老实的摇了摇头,他听过牛肉面、打卤面,就是没听过劳什子阳春面。

        谢晚叹了口气道:“你可别看不起这碗面条,一碗好的阳春面,必定是要熬的极香的葱油,可是做出来又不能见到半点儿油星儿,吃起来爽滑香醇,是极考手艺的好不好!”

        她说起吃食来是头头是道的,眼睛都冒着光,只把阮东敬训的唯唯诺诺的。

        听谢晚将这碗清汤寡水的面夸得天上地下绝无仅有的,阮东敬只有怀着满肚子的不信吃了一口。

        哪想到就如同谢晚说的,这面一下嘴,一股焦香的葱油味板着面条的清甜盘旋在口腔里,既没有黏腻感又觉得十分的满足。

        于是呼噜着一口气就扒完了正正三两的面条,连带汤都喝的一滴不剩。

        这下谢晚是傻了,她刚才虽然说的奥妙,实际上也不过是因为心情不太好随便糊弄了一下,没想到阮东敬如此给面子,倒是让她觉得有些不太好意思了。

        “真好吃!”阮东敬仰头一口气干完了汤水,拍了拍肚皮满足的说:“你的手艺,果真是这个!”说着竖起了大拇指。

        “呃……”谢晚脸上有些挂不住,阮东敬的眼神简直就跟看一个厨神一样,实在是在挑战她的良知呢。

        “好了,吃饱了,爷走也!”似乎是真的纯粹是来蹭吃的一般,阮东敬也不等谢晚再说些什么,将碗随便的塞给了旁边还张着嘴感叹的弄儿手里,一挥衣袖啥也不带走的就消失了。

        “这……”弄儿看了看手里的碗,又看了看谢晚,有些闹不清楚刚才究竟是何种状况?“怎么……”结结巴巴了半天也问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谢晚倒是淡定,吃饱了就走呗,传说中的吃喝闪嘛,她见过!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971/1676874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