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厨娘难为 > 第三十六章 又是流言惹得祸

第三十六章 又是流言惹得祸

        待阮东敬走后,弄儿似乎很是好奇的样子,看着谢晚的眼神有些奇怪。

        没什么自觉的谢晚倒是一脸的淡然,好像完全察觉不到刚才她跟阮东敬之间的相处是多么的奇特一样。

        “晚娘……”弄儿的眼神闪了闪,好像是想问又不敢问的样子,“你和二郎……”

        “我和他?”谢晚看着她茶色的眼眸里一片坦然。

        这倒让弄儿有些不知道如何问出口了,怕是自己多心,又怕谢晚生气,于是只得咬了咬嘴唇道:“没什么。”

        哪知道谢晚却是笑了,她自然知道弄儿是想问什么。她心中无鬼,也不怕弄儿问,可是弄儿这副好像什么惊天的秘密藏在心里的样子又让她觉得好笑。

        “我同他,什么的没有,”谢晚说:“况且你不是也知道,二郎可不好娇娘!”

        这是谢晚在和阮东敬碰面之后曾经留心了一下,果真是传的满天飞,连秘密都算不上。

        弄儿却没有谢晚这么乐观,男人嘛,谁知道到底在想什么。况且以前喜欢俊俏郎君,也不能说明现在不欢喜美娇娘了啊!

        虽说照此说来,二郎是主,晚娘是婢,若是被二郎看上了就是麻雀变凤凰、一步登天。可是二郎的名声实在是不好,她可不希望谢晚寻了这么个人。

        弄儿的想法还是很单纯,什么泼天富贵不如安稳静好。于是很认真的对谢晚道:“晚娘,我不是别的意思。”又顿了一下,“二郎……毕竟不是良配。”

        对于她的话谢晚觉得纯粹是杞人忧天,但还是领了弄儿的心意道:“放心,我知道。”

        这事在她们这儿就算是了了,原本以为起不了什么波浪,却没成想到后头还有更麻烦的事。

        自那天阮东敬来了谢晚这边之后,不知道怎么的原本就满天飞的流言里又多了一项。

        说是大夫人那边的谢厨娘好生厉害,将二郎迷住了,跟她郎情妾意好不快活呢!

        想来这几日来小厨房闲晃的人多了,而谢晚原本就在风口浪尖上,更是惹人注目,阮东敬进了这小院子恐怕被不少人看在眼里,经过有心人一传播就不堪入耳了。

        有一日谢晚甚至在去大厨房的路上听到有人在背后朝她啐了一口,骂了句“狐媚子”。她本来想上前去拉住那人好好说道说道,却是被弄儿拉扯着衣袖走了。

        弄儿说了,这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的,悠悠之口她堵不住的,何必再去生事。

        本来一口心气难平,她也不得不说弄儿说的对,若是她冲上去了,也许能唬住一个人却是奈何不了大多数的人,何况说不定还要传出她因着攀上了二郎而目中无人的传言。

        没法子,只能打落了牙齿和血吞。而那作孽的罪魁祸首阮二郎也是,近几日也不曾出现,也不知道听到这流言没有。谢晚一想到搞了半天,只有她一人在为这事生闷气就跟吃了苍蝇一般。

        这日谢晚还在为这些事烦心了,大夫人又遣了人来唤她。

        弄儿一看来人是个二等的丫鬟,便心道不好,恐怕夫人是知道这些流言要问谢晚话呢,便把谢晚悄悄的拉到一边仔细的嘱咐了一遍。

        内容嘛无非是要咬紧了嘴别认,还有不要和大夫人拧着来。

        二郎毕竟是二房的宝贝疙瘩,大夫人和二房久不对盘,按理说也不会太偏帮二房。

        谢晚满嘴答应了,和那小丫鬟就往正屋那边去。

        待进了正房,二夫人似乎很是闲散,端着茶盏慢条斯理的品着,看见谢晚进来脸色倒仍然是很和蔼的模样,朝她露齿笑了笑。

        谢晚按规矩给她请了安,便老老实实的待在一旁低着头。

        “晚娘好本事,”大夫人将茶盏放下,挑起眼睛看了她一眼,一张嘴言语却有些讽刺的意味,“二郎这么个人都能被你收服了,看来我是果真没看错人。”

        谢晚一听这话里带刺啊,赶紧回道:“大夫人,此话何从说起?二郎是二房的主子,我是大夫人的奴婢。”

        这番话最主要是说给大夫人听,她从弄儿的口中也知道大夫人和二房只见的龌龊事,如果她向着二房,大夫人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收拾她,哪怕她再有用也只能当个弃子。于是明说了她谢晚很清楚自己的身份,绝对没有要倒像二房的意思。

        大夫人脸上依然看不出情绪的变幻,一双凤眼半眯着,似乎是并不在意谢晚说什么。

        “你是什么身份,你我心知肚明。”大夫人站起身,伸出手掐住谢晚的下巴,尖利的指甲划的谢晚的脸有些疼,“我只是想告诉你,今日二夫人来过。”

        谢晚心里咯噔一下,这二夫人来找大夫人,转眼间大夫人便唤了她前来。她们谈的事情,难道和自己有关?

        莫不是……这二房看自己不顺眼,要清理掉?

        可是紧接着大夫人的一句话却是震的谢晚头晕眼花,差点飚了句国骂出来。

        “她来要你,给她那宝贝儿子做妾呢。”大夫人的声音平稳的毫无波澜,看不住喜怒,好似只是在告诉谢晚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儿一般。

        但是对于谢晚来说,却不亚于一个晴天霹雳。

        大夫人放开她的下巴,又重新坐回凳上,看着谢晚青白相交的脸色。

        谢晚咬着牙愣了半响,只感觉一口血哽在喉头,随即噗通一声跪下说:“奴婢不愿意!”声音里都带着嘶哑。

        “哦?”大夫人似乎是很意外的样子,“你不愿意?”她摩挲了一下手上的玳瑁指环,又说:“那可是阮家二郎的妾,能得的可比我那一匣子金子多多了。”

        大夫人语气不见好转,那讽刺的意思谁都听得出来。可是谢晚却是不能跟她争论着辩驳,虽说她并没有签卖身契,但是富户人家要纳她这个小妾实在是容易,这可不比那个时候的阮管事。

        “大夫人,奴婢和二房的二郎绝对没有任何关系。”谢晚斩钉截铁的说:“奴婢绝对没有要背叛大夫人的意思!”

        这时候,表忠心才是正理,表的越诚恳越好,表的越坚定越好。

        哪知道大夫人却冷哼着将茶盏一把摔到谢晚面前,滚烫的茶水溅了谢晚一脸,“你若不想,为何同他走的那么近?!”语气终于变得不那么冷淡,反而透着浓浓的怒火,“我原以为你聪明,却没想到你是聪明过了头!”

        谢晚这个时候心里却是松了一口气,大夫人发怒了!

        发怒了便是好事,发怒证明大夫人还是重视她,若是完全毫不在意那才真的说明她谢晚这回是完蛋了。

        “大夫人明鉴,”谢晚抬起头,一双眼睛眨也不眨的直视着大夫人说:“奴婢并没有主动去找过二郎,可是二郎来小厨房谢晚却不敢将他往外赶。”

        “他找你?他找你做什么?!”大夫人疾言厉色的问。

        谢晚便将那天不小心听到二郎同人鬼混的事情说了出来,倒是让大夫人的火气稍稍的灭了一点儿。

        “你是说,你看到二郎同那小倌鬼混了?”大夫人眯起眼睛,心中不知道在琢磨什么。

        谢晚抬起头回:“奴婢是听到了动静儿,具体如何却是没有看到。”一边说一边觉得自己挺龌龊的,这种时候果断的卖掉了阮二郎,可是不卖也没办法,她不想做妾,只能暂时委屈了阮二郎,以后一定的加倍还他。

        其实她这份心思也是多余的,阮东敬是个什么样的人所有人都知道,对于他那些混账行径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谢晚抖出来的也是大夫人一早就知道的,对他不会有半分影响。从头到尾也不过是谢晚杞人忧天罢了。

        但是她说出这番话来,大夫人却在深思。她并不想真的放弃谢晚,毕竟是她好不容易安插进来将将站稳了脚跟,所以她并不是真的在考虑要把谢晚送给二房。

        另一方面,最近府里的流言她也都听到了,表面上是针对谢晚,内里却是在打她的脸,她一直憋着一口气。

        谢晚在地上跪了半天,膝盖都麻了,却看见大夫人一脸思虑的模样,心里还是有些七上八下的。

        过了半响,她似乎是回了神一般的对谢晚说:“起来吧。”

        谢晚闻言起了身,可是膝盖酸疼又不好当着大夫人的面揉。

        “这件事,我知道了。”大夫人说:“你既然不想,我们阮家也不是会强人所难的,就当你没这个福气吧。”

        听了这话,谢晚的心里才松了一口气,又跪谢。

        “二夫人那边,我会想办法回绝。”大夫人道:“可是你自己……”

        谢晚会意,赶紧说:“奴婢知道,定然不会让这种流言再出现的!”就差指天笃地的发誓了。

        “不,恰恰相反,”大夫人却又说了一句让谢晚惊讶的话,“你该和二郎如何相处便相处,这不必避嫌。”

        谢晚心里又是一沉,随即明白大夫人这是要反击二房,不禁感叹了一下她的心思深沉,但也只得答应。

        --------------------------------------------------------------------------

        如果我求推荐票会有人投嘛?_(:3」∠)_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971/167687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