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厨娘难为 > 第三十七章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第三十七章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谢晚已经忘了自己是怎么从大夫人的房中出来的,只是脚步虚浮,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回走,路上有人跟她打招呼她也一副神游天外的模样。

        待看到谢晚的时候,弄儿正在小院子里转圈,是以忽然看到两眼发直的谢晚很是惊怕。

        “弄儿,”谢晚的声音如同是飘在天外一般的虚无,两眼直视前方,“弄儿,我是不是做错了?”

        弄儿看她这副样子心里急的不行,虽不知道大夫人叫谢晚去是为着什么,但想必绝对不是什么好事!谢晚如今回来就跟丢了魂一样,更是印证了她的猜测。

        “晚娘,你告诉我,大夫人让你做什么了?”弄儿满脑子的阴谋论,“是不是让你干什么事?”她第一反应是大夫人让谢晚去二房做内应,以前也不是没有过这样的事情,又接着说:“你答应没有?你没答应是不是?!”

        她还记得以前有个小姐妹名叫鸢儿的,长得是眉目如画,却是大夫人一句话就打发去了二房,得了二房那位爷的欢心。

        本来她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好,不过是人各有志罢了,可是没成想那小姐妹没过几天就中了招数,被人引去了二郎房中当场被二夫人抓住!

        鸢儿大哭着喊冤枉,可是二夫人就是要她死!便给用了私刑,在柴房里哀嚎了三天三夜才没了声气,后来因着牵扯着家丑,连个棺材都没有,破席子一卷就扔去了乱葬岗。

        她还记得,那日她偷偷的带了个冷馒头绕开看管的人去柴房探望,所见所闻触目惊心。她到今天都忘不了,鸢儿平日里如画一般的脸被二夫人命人生生的划花了,全身血迹斑斑,只是打着滚的喊疼,喊自己是被算计的,喊自己是冤枉的。

        弄儿当时吓得不行,连那个冷馒头都忘了递给她,不过片刻的功夫就受不了的捂着耳朵逃开了柴房。

        而一天后,就听说鸢儿,死了。

        弄儿十分后悔那日没有同她多说几句话,也是从那一天起弄儿就告诉自己:人各有命,不是自己的千万别妄想。

        于是她十分注意自己的言行,在大夫人面前也不再处处争风头,而是低眉顺眼能不出挑便好。这些主子夫人们,脸上看着都慈眉善目的,却没有一个不是狠角色!

        而这次,她更怕事情会重演。而悲剧的,她虽然并没完全猜对,却也相差无几。

        大夫人的确是想用谢晚来算计二房!

        谢晚在她的急切的询问声中直勾勾的掉了泪,泪珠子顺着脸颊一滴一滴的砸进泥地里,接着消失不见。

        她也不是那个初来乍到的谢晚,这些日子以来的所见所闻,让她懂了许多。她明白以前的自己是如此的天真,居然觉得进了这阮府总有办法全身而退。

        原以为不签卖身契,她谢晚总是个自由身,现在却明白,有权有势的人家想要弄死她根本就是易如反掌。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她咬着牙,满心的不甘。

        她不想被别人利用,不想被别人控制!她不想,也不要!

        一直以来颇为淡薄的谢晚此刻心里燃起了熊熊的烈火,她不能再如此的窝在小厨房混日子了,再这么混下去自己真的会变成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了!

        想罢,她摸了摸湿濡的脸颊,将泪水都擦干了,才对弄儿说:“午时快到了,跟我一起替大娘子准备饭食吧。”

        弄儿看她哭着哭着忽然变了张脸,整个人透着一股子凌厉,不由得缩了缩。待看到谢晚一旋裙角,自己也只得跟上。

        待谢晚将一些材料收拾好了,便同弄儿说了一声,自己独自去了大厨房。

        这次到这地儿,依旧是面对了众多揣测的目光和背后的议论,可是谢晚一脸的平静,似乎谁都没影响到她一样。

        “我找管事的苏嬷嬷。”谢晚对着一个婆子客气的说:“还请她出来一见。”

        那婆子瞟了一眼谢晚,懒散的点了点头,步伐慢吞吞的,明显是对谢晚很是看不起的样子。

        谢晚无动于衷,整个人站的如同一个松柏一样的笔直,自有一股嬉笑怒骂皆随他的气派。

        苏嬷嬷走出偏房的小门的时候看着她坦然的气魄倒是笑了笑道:“谢娘子找我?”

        她称谢晚为谢娘子而不是晚娘,自然存在亲疏有别的意思。

        “嬷嬷安好,”谢晚客气的行了礼,又说:“借一步说话?”

        苏嬷嬷听了,朝四周望了望,那些丫鬟婆子很显然是在注意着二人,虽说手中的活计并没有停下,但是余光都瞄着这边,耳朵更是竖的高高的。

        当下有些意味深长的看了谢晚一眼,朝她常待的那个小偏房指了指道:“谢娘子不嫌弃的话,里面请。”

        谢晚点了点头,昂首挺胸的随着她进去坐下。

        这个偏房面积不大,想必是苏嬷嬷平日用来休息的地方,里面堪堪放了一张木桌,几把木凳便差不多挤满。桌上一套瓷质的茶具,角落里摆了个小泥炉子正烧着水,这寒风飒飒的天气里倒显得很暖和。

        谢晚随便瞟了一眼那套茶具,看起来油光水滑,想必是经常用的,便开口道:“嬷嬷喜欢品茶?”

        “略懂罢了。”苏嬷嬷随着她的眼神看了一下,淡然的说。

        谢晚落座后那炉子上烧着的水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想必是苏嬷嬷早就烧上的,于是道:“那跟嬷嬷讨杯茶喝可好?”

        苏嬷嬷的眉毛是属于极吊的,此刻也是挑了挑未置可否的取了些茶叶出来,用茶勺挑了些置于壶中,又静等了片刻待水彻底滚了静置一会儿才开始冲泡。

        看苏嬷嬷的手法行云流水,一整套下来丝毫不见生涩之处,俨然是行家。

        而谢晚在此过程中也是一言未发,似乎是真的在安静的期待这一泡茶水罢了。

        待苏嬷嬷从茶海中分了茶,谢晚才接过茶盏,先是细细的嗅闻了一下,接着轻轻的抿了一口,闭上眼睛过了半响才说:“客来茶当酒,汤沸火初红。秋饮白露,嬷嬷大雅。”

        苏嬷嬷看着谢晚如此掉书袋的一番话却是很惊讶的道:“谢娘子对茶倒是有些研究。我是一介粗人,不懂诗词歌赋,但听起来却很是应景。”

        她心中暗想,按照她得来的消息,这谢娘子不过是穷户人家的闺女,如今不仅出口成章而且一品便能尝出是秋白露来,怎么看也不该是个穷家女,莫非是消息来源有误?

        不过这些谢晚并没有想到,她不过是借了前人的诗来咏一咏,却不成想这大越朝和她原本存在的世界早已脱节,这句诗非但并不出名,而是根本就没有出现过。但是好在歪打正着,反而让苏嬷嬷摸不着她的底细。

        “嬷嬷这是自谦了。”谢晚又品了一口茶水继续拍马屁。

        苏嬷嬷也是人精,知道谢晚无事不登三宝殿,这太极也打的差不多了便笑了笑说:“谢娘子有话直说,老身洗耳恭听便是。”

        被苏嬷嬷一语戳穿的谢晚并不尴尬,和聪明人说话就是有个好处,弯子绕够了大家便可以直奔正题,简单不费力。

        “不知道嬷嬷近日可听见那些传言了?”谢晚干脆直问。

        苏嬷嬷点了点头,她是自然听到了,而且并没有表态。一方面她并不是大夫人的人,不需要为了大房遮掩一二;另一方面她也不是二夫人的人,没必要添油加醋。

        看她点头点的坦然,谢晚心知这苏嬷嬷是明哲保身,哪方面都不想掺合的意思。不过她今日从大夫人那儿出来后就决心要反击,哪怕是觉得很抱歉也不想让这场最初流言里的大厨房的管事在一旁看热闹。

        她想了想说:“今日大夫人唤我前去,倒是问了问。”说罢抬眼了苏嬷嬷一眼,只见她面色如常,又接着说:“大夫人问我,大厨房的手艺是否真的如此不堪。”

        苏嬷嬷的瞳孔缩了缩,她已经久不去这些主子面前露面挣脸面了,但是对于大夫人的脾性也是了解一二的。

        听闻谢晚这么说,心中虽是犹疑,却也有几分相信。

        “我回了大夫人,大厨房几位大厨师傅都是手艺精湛,我谢晚是半分也比不上的。”谢晚再接再厉的说:“您猜猜,大夫人又问了我什么?”

        苏嬷嬷沉默不语,只是看着谢晚。

        卖够了关子,谢晚才将茶盏放下,直视着苏嬷嬷的眼睛道:“她问我,那这等流言是谁传出的?所图为何?!”言语间连个磕巴都不打,逼真极了。

        苏嬷嬷心中一凛,大夫人这意思是怀疑有人故意生事,而怀疑的第一个对象便是……自己!

        “那谢娘子是如何回答的呢?”苏嬷嬷有些按捺不住,她并不像卷入大房、二房只见的争斗中,若是大夫人心生怀疑她这是帮二房制造些事端,那么对她是大大的不宜。

        她并不介意做个闲散的管事嬷嬷,并不情愿站在风口浪尖上!

        “我说,想必不是大厨房。”谢晚宛然一笑,轻轻的说。

        ----------------------------------------------------------------------

        继续躺平求推荐求收藏_(:3」∠)_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971/167687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