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厨娘难为 > 第三十九章 反击

第三十九章 反击

        苏嬷嬷说完这句话之后,谢晚定了定神,最后微笑着一脸诚恳的道:“多谢嬷嬷,谢晚自当记得。”

        对别人的善意自当要回以充足的感激,这是谢晚做人的原则之一。

        既然已经说好了要联手,那么接下来当然是要谈谈如何去反击那些流言。

        这件事是二房出手早就在谢晚的意料之中,但是被苏嬷嬷直白的说出来的时候也是愣了一愣,心中暗暗思量这二房说是在老太爷和老夫人那儿受宠,在这些下人的眼里可算不上什么好主子啊。

        苏嬷嬷道:“二房之所以这么做的原因,无非是因为你是大夫人的人,而我对他们也是敬而远之。”

        “所以让我难做便是让大夫人丢脸,而对您也是一个警告。”谢晚会意的说。

        苏嬷嬷点了点头,本来谢晚安安分分待在良辰院,二房是拿她没法子的,可是不晓得哪个下人多嘴说了句她做饭好吃,于是就传开来,而且越传越离谱了。

        “那您认为,我们应该如何做呢?”谢晚一副虚心求教的意思,其实她自己也有些模糊的念头,不过苏嬷嬷毕竟年纪大些,在这深宅大院的时间比自己要长的多,了解的多自然能有更好的办法才是。

        哪知道苏嬷嬷却看了她一眼,带着笑问:“谢娘子意欲为何?”

        谢晚看她是不打算直接开口反而问起自己,心知她是想要试试自己,便不好意的开口道:“我那些雕虫小技实在不足挂齿,”想了想,还是接着说:“原本我是想发出消息,其实我是大厨房某位师傅的弟子,我的一身手艺皆是来自他老人家。”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如今想来,却是有些不妥呢。”

        “你倒是说说看,为何不妥?”苏嬷嬷似乎兴致盎然的样子。

        谢晚心想,莫非这嬷嬷还是要考校她不成,不过她本身年纪就小上许多,让她考考也没什么,当下便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原来在当初谢晚打算说服苏嬷嬷联手的时候,曾经想了好几个主意,但又一一的被自己否定,她初进阮家,实在是没有什么人脉关系,那些主意想要实施颇有困难。

        最后才有了个主意,不如说自己是某位阮家大厨的弟子,师从大厨房那那些流言便可不攻自破。

        可是听苏嬷嬷说了些二房的事情,她又觉得不妥起来。

        既然二房是故意要让她难做,别说她是某位大厨的弟子,就是某位大厨的孩子都没用,恐怕只会换来更加恶劣的传言。

        比如,教会徒弟饿死师傅之类的。

        这时代尊师重教,若是有了此类传言,只怕到了那个时候的谢晚便是更加的举步维艰。

        苏嬷嬷听完她的一番见解,点了点头。

        “你想的没错,”她将杯盏中冷掉的茶水泼到地上,“若是今日你用了这个理由,我敢担保明日你谢晚藐视恩师的传言就会传遍阮府……不!是传遍丰城!”苏嬷嬷脸上挂着一丝冷笑,,接着说:“到时候,你是一点儿立足之地都没有了。”

        谢晚听完倒吸了一口冷气,这阮府的事情便是阮府的事情,但是听苏嬷嬷的意思,恐怕还会往府外传播,如此破坏一个云英未嫁的小娘子的名声,这也太歹毒了些!

        而苏嬷嬷这么说是有一定的根据的,这么多年来,她已经不止一次的看到过同样的事情发生。

        她不得不说,在心机上,大爷是远远比不上二爷的。

        有很多次,她就眼睁睁的看着二爷出手弄死一个又一个的绊脚石,而且从来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更别提是把柄!

        而大爷,往好了说是耿直,往坏了说——不过是糊涂二字。

        不过好在,大房还有个大夫人压阵,才不至于大权旁落。

        可是大爷是个孝子,这么多年来因着老太爷和老夫人的关系,同大夫人早已生分了,可怜大夫人一个人同二房周旋,也是已经心力交瘁。

        所以苏嬷嬷很是了解为什么大夫人会安插自己的人手进阮府来,不过是想要个助力。

        在她的眼里,谢晚不仅不会是个农家女,甚至可能是大夫人那传说中高门显赫的娘家出来的人。

        这又是苏嬷嬷想岔了的一点儿,谢晚的确只是个贫家女。

        而大夫人,要不是自身的某些原因和娘家传来的消息实在不利,不然她也不会将宝压在谢晚这个什么都没有的人身上。

        谢晚有些恨恨的问:“这二房行事如此狠毒,难不成就没人能管?!”

        “老太爷和老夫人也是向着他们的。”苏嬷嬷淡然的说。

        “难不成他们就如此的做睁眼瞎?”谢晚实在是气不过,有些口不择言了,实在是从苏嬷嬷这儿听来的往事令人怒火中烧。

        “慎言!”苏嬷嬷瞟了她一眼,这小屋可没有那么的密闭,让人听去了谢晚只怕是不死也要脱层皮的,“二爷是小儿子,又历来会讨巧,如此这般不稀奇。”

        她已经看多了,自然觉得平淡无奇。

        可是对于谢晚来说却有些难以理解,同样是儿子,手心手背都是肉,为何人心能长的如此之偏?

        “你当大爷又有多好?”苏嬷嬷似乎是相当看不起这阮家如今的当家老爷的,言语里没有丝毫的尊敬之意,“学问做不好也就罢了,偏偏糊涂、耳根子又软,见天胡混的。”

        谢晚一听这意思,是阮家这一带两位老爷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心中有些担忧,这阮家究竟还能撑得住多久?

        要知道,千里之堤溃于蚁穴,越是富贵的人家越是从里面开始慢慢的烂,等烂透了华厦高楼自然也就倒了。

        不过这些都不是谢晚现在要考虑的事,她在苏嬷嬷的解说下将府里的情况捋清楚了之后,接下来要考虑的便是该如何反击!

        谢晚撑着额头思来想去好不急躁,苏嬷嬷却是稳如泰山般的坐着,丝毫不见任何浮躁之气。

        “谢晚才疏学浅,还望嬷嬷赐教。”最终她无法,只得叹了一口气,希望苏嬷嬷能教导一二。

        苏嬷嬷露出一个兴味的表情,轻笑了一下说:“既然他们这么说,你就真的这么做便是了!”

        有些疑惑的看着她,谢晚不明白这其中的奥妙。

        “既然他们说你比大厨房强的多,那便做的比他们强上千倍百倍便是!”苏嬷嬷说出了一句让谢晚颇为惊愕的话来,“这样,便不存在有什么流言了!”她说毕,似笑非笑的看着谢晚。

        谢晚也是聪明人,虽然初初有些惊讶,但是苏嬷嬷的表情止住了她脱口而出的疑问,于是低着头细细的思量着她话里的意思。

        并不着急解释,苏嬷嬷看她若有所思的低头,自己也静坐在桌前,说不定还能看看这谢家的小娘子,究竟是有多聪慧呢?

        过了一会儿,谢晚似乎是想通了一般的抬起头说道:“我明白了。”

        苏嬷嬷的意思,便是让她尽量的争取让更多的人品尝她的手艺,特别是上上下下那些主子们,还有在说得上话的下人们。

        将自己的手艺好的事情用事实去传播开来!如此一来,就算是二房想要在这件事情上做文章,也因为已经是既定事实了奈何不了她多少。

        可是……谢晚看着苏嬷嬷说:“嬷嬷便是如此信任我的手艺嘛?若是我并没有好厨艺傍身,这招数可就行不通了。”

        “我不需要你有极佳的厨艺,”苏嬷嬷看了她一眼,心中赞叹了一下着小娘子的确聪慧,可是总是有些疏漏的,“你做出来的菜肴只要比大厨房好吃便成。”

        谢晚心里一惊,把苏嬷嬷的这话倒过来理解,不是只要保证大厨房出来的东西不会她谢晚做的好吃的意思嘛?

        难道这苏嬷嬷对大厨房的把控居然是如此的严密,她想让那些大厨发挥几层功力便只能发挥几层嘛?

        她看向苏嬷嬷的眼神越发的亮,隐约中还带着一丝敬意。

        苏嬷嬷接受了她的尊敬,笑着说:“你放心便好了,这大厨房……是没有人能插手的。”

        谢晚确定了自己的想法是正确的之后,不禁砸了砸舌头。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这苏嬷嬷的想法和她截然不同。

        你不是四处散出口风说这谢晚厉害嘛?那就把这谢晚变得真厉害起来!

        传言一旦没了虚假性,便少了大半的攻击力,老谋深算这个词果然不欺人!

        另一方面,苏嬷嬷也有考量这件事是和二房作对的缘由,毕竟是她们二人都是下人,大夫人不可能出面,那么从正面想去瓦解这个传言的可能性实在是微乎其微。

        谢晚没有这个能力去制止,苏嬷嬷也同样不能堵住他们的嘴!

        想来想去,最好的办法只有这样。

        而更重要的是,谢晚是大房的人,大房更加的出彩,也能气气这二房的主子们。

        当下和谢晚定了一下详细的计策,叫谢晚先从大房开始,只管去主子面前露脸便行。

        而将这话传开的事情嘛,自然由她这个在阮府待了快四十年的老奴去做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971/1676874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