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厨娘难为 > 第四十五章 争

第四十五章 争

        阮东敬将此事解决之后,谢晚的处境也比原先好的多了。

        二夫人虽然初初的确是想将谢晚要到自己这边,但也是因为误以为自己的儿子中意她。而阮东敬常年以来在阮府的名声,因着喜好男色和放浪不羁颇受诘责,若是阮东敬真的喜欢谢晚,男色这条就能给抹了,单凭这个她觉得就算担一个从大房抢人的名声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是既然二郎说不喜欢,那她便觉得不值了,也不想让二郎跟大夫人房里的下人扯上什么关系。于是勒令阖府上下,不得再传这类荒唐无稽的流言。

        怎么说呢,虽然是二夫人明显是看不起自己的样子,但谢晚倒是觉得更高兴些。

        原先困扰着她的两件大事最终都是解决了,不管方式是否完美,但结果已经是这样了。

        不过最近,阮东卿出手帮她的事情让她有些在意。

        可惜这阮三郎同二郎不一样,是个虽然温和却有些距离的人,所以谢晚也一直没抓着机会跟他道声谢谢。

        不过这些都不是目前首要的事情,谢晚此刻心中想的是另一件对她而言很重要的事情。

        那便是采买权。

        这是从一开始便存在在谢晚脑中的念头,但是却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为此,她不得不又找到了苏嬷嬷。

        这些日子天气渐冷,刚下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

        她披了件夹棉的斗篷,用风貌将自己的脸遮得严严实实的,手中揣了了铜制百合纹的手炉,雪花伴着寒风簇簇的落着,触目所及一片素裹银装的景色。

        也算是宜人,除了太冷。

        嘴中呼呼冒着的白气阻隔了她的视线,使原本并不算长的路多走了两倍的时间。

        不过借着这个机会,她也好好的欣赏了一回儿阮府的景色。

        只见天地之间白茫茫的一片,冷杉苍松都变成了琼枝玉珂,落光了叶子的柳树上,挂满了冰棱,阳光的温度好像被雪冻过了一般,怎么也热不起来。

        从良辰院到大厨房,一路上有不少粗使丫鬟在清扫着积雪,不知道是哪个玩心起了还堆了个雪娃娃出来,用竹枝做了手脚,显得十分憨厚可爱。

        那些丫鬟看到谢晚缓缓前行,也都停下来朝她问好。

        如今谢晚的身份在阮家也算水涨船高,她是大夫人的人,受大娘子喜爱,又在老太爷那边有了名字,比起这些粗使丫头来也可称的上贵人了。

        当然,只是下人们私底下叫叫,若是让上头知道了,少不了一场仗主势压人的责难。

        谢晚也是好脾气,都一一的回应了,是以很是花了一些时间才见到了苏嬷嬷。

        推开那扇小木门,果不其然又看见苏嬷嬷一身大棉袄子,缩在那儿煮着茶。

        屋里除了原先的泥炉,又加了个火炭盆子,比起外面来可是天上地下。

        脱了斗篷,抖掉上面积存的雪粒子,谢晚用手搓了搓有些冰凉的脸,朝苏嬷嬷道:“天气这样冷,来找您讨杯茶喝。”

        “怎么不打把伞?”苏嬷嬷看她的斗篷有些湿了,示意她拿去炭盆边烤烤干。

        “打着伞手冷。”谢晚如今和她感情相当的好,有些语带撒娇的说。

        苏嬷嬷无奈的摇了摇头,倒了一杯热茶给她。

        谢晚接过茶盏,握在手心里取暖,整个人因为猛的接触到热气激的一哆嗦。

        待坐定后,她身上渐渐活泛起来,才尝试着将自己的想法说给苏嬷嬷听。

        这些日子和她的相处让谢晚明白,苏嬷嬷是个极其聪明的人,有些事情拐弯抹角的反而会让她心生不喜,有什么说什么搞不好还事半功倍。

        于是一有什么事情,便不再掩饰,有话就说直说。

        这样她也不用担心苏嬷嬷生气,已经把事情都摆在明面上了,答应便是答应,不答应再想办法就是了。

        落个耿直的印象也不错。

        苏嬷嬷听了她的想法,便开始长时间的沉默不语,杯中的茶水早就凉透了。

        将杯子拿过来,谢晚自己动手重新冲泡了一壶,给她换上热气腾腾的茶水之后,便看着苏嬷嬷。

        她不着急,因为她知道她这个想法是非常危险的。

        无论是什么时候,采买这件事情都是十分的敏感,它包含了太多的东西,说的严肃点,那便是兵家必争之地。

        如今她如此冒然的提出要掺上一脚,苏嬷嬷不惊的一跳才怪。

        可是没办法,她觉得自己必须争取到更大的自主权力,而且采买必定要出府。

        自从她到了这大越朝,除了开始的时候同谢刘氏一起去过一次市集,便是待在春溪村,后来又进了阮府。

        每日面对的就是那一方大小的灶台,几步路就到头的小院子,和永远来来回回的那几个人,对于大越朝的认知也全靠弄儿平日里的闲聊。

        她不知道外面究竟是什么样,不知道民生、物价、风貌,简单来说,如果现在马上把她扔出阮府去,她连路都认不清!

        而苏嬷嬷则一直皱着眉头在心里细细的思量,采买权这件事情事关重大,严格来说连她也不能插手的。

        “晚娘,你可知道如今采买处的管事是谁?”苏嬷嬷回了神,缓缓的说。

        谢晚点了点头,她知道如今那地儿的管事名叫苏全武,正是苏嬷嬷的干儿子。

        从弄儿那儿得来的消息是,这苏全武本来是个孤儿,被苏嬷嬷收养了之后才得以在阮家做事。

        这人也算是有本事的,一步步的从杂役做成了采买房的当家人,虽说少不了苏嬷嬷的助力,但自己也一定是不差的。

        “既然知道,你想我如何自处?”这算是给她出了个难题。

        虽然她同谢晚的关系经过上次那件事后也算是同舟共济了,可苏全武是自己的干儿子,等于是以后要给自己养老送终的。

        如今谢晚跑了让她想办法从自己干儿子手中抢一杯羹,让她如何自处?

        谢晚不像是这么没有轻重的人。

        果然,听了这话谢晚说道:“嬷嬷,我并不是要抢了采买这件差事,也并不是要你为难。”

        苏嬷嬷却并不回答,只等谢晚说个明白。

        “如今大房和二房之间的争夺越来越明着来了,”谢晚将茶盏放下,用指头勾着自己鬓边的散发,这是她思考时候的习惯动作,“采买房是归大夫人管的,而二房不可能不垂涎,”她又继续说:“上次我跟你提过,大夫人并不信任苏管事,而我若是跟他有了合作的关系,等于是替大夫人看着他。”

        这话说起来不好听,但是内里的意思很清楚。

        苏嬷嬷和她既然联手了,便是将这场争夺的宝压在了大夫人那边。

        可苏全武表现却似乎并不这么想,苏嬷嬷不可能不担心他走错路。若是这个时候谢晚横插一脚,苏全武一定会疑心是大夫人有意要撤了他,便会谨慎小心,也算间接的替苏嬷嬷提点他,这是其一。

        而其二,让大夫人觉得自己有人能看住苏全武了,便不会再对他多有疑虑。

        其三嘛,看住也是实际有的意图,自然是要将苏全武通过苏嬷嬷紧紧的和她俩联系在一起,不为二房所用。

        苏嬷嬷听了这话,若有所思的皱起眉头。

        似乎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只是……

        她抬起头看着谢晚说:“就算你说的都对,这采买一事可不是我说就能算的。”

        “这是自然,”谢晚点了点头:“我只是同嬷嬷说,至于成不成我当然是要回禀了大夫人。主要的目的,还是嬷嬷也能早日告诉苏管事,让他心里有个底。”

        不然冷不丁的谢晚忽然从他手中捞走一块,他不急眼了才怪!这也是谢晚最担心的。

        能从杂役做成管事,势力不会小到哪里去,给自己竖这么一个敌人是十分不明智的选择。

        苏嬷嬷这才想通透了谢晚的意图,便带着笑道:“你倒是想的远,走一步算三步。”

        “都是为了讨口饭吃,嬷嬷可别怪罪我。”谢晚很是坦然的说,她又不是贞洁烈妇,不想立那种无用的牌坊。

        “那你打算如何说服大夫人?”苏嬷嬷又问,大夫人可不是一般的内院之妇,不好应付的。

        谢晚早就想过这个问题于是说:“嬷嬷别担心,我有办法说服大夫人的。”

        她的办法,便是大娘子。

        大夫人的确精明难缠,但她有个弱点,那便是对大娘子日常起居的费心,许是因为大娘子体弱是从娘胎带出来的她心中有些愧疚,所以基本上是一切以大娘子为重。

        这些日子以来,谢晚通过食补的方法已经让大娘子原本娇弱的体质变得结实多了,这一切都有郎中请脉的记录。

        既然是通过食补来改善的,那么谢晚要求亲自挑选更为精良的食材就不为过了,想必大夫人就算是看穿了她的小九九也不会刁难太多。

        另一方面,自己也算是大夫人的,虽说有些拉虎皮的嫌疑,但是在众人眼里是板上钉钉的事。

        虽然有些利用了大娘子的嫌疑,谢晚心中有些抱歉,可是此事对大娘子并没有坏处,便也只能按下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971/1676875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