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厨娘难为 > 第五十九章 心有余悸

第五十九章 心有余悸

        弄儿轻轻的掩上门,因为怕天气太冷从厨房端粥过来会凉,专门在外间备了炉子,香喷喷的滚水粥就一直温在火上。

        就着白棉布揭开盖子,除了已经熬得细碎的米粒之外,还有莲子、红枣等温补之物,细心的拿长柄勺搅了搅盛了一小碗。

        刚准备送进去,便见着一大群人簇拥着大娘子向这边过来。

        从大娘子脱险以来,便不太开口说话了,虽说外表看起来并无大碍,想必心中也是受了极大的刺激的。

        三郎看着心疼,又恐她一个人待着害怕,便吩咐无论她去哪,身边至少要跟上五、六个丫鬟婆子。

        “大娘子。”弄儿一屈膝,端着托盘稳稳的问好。

        阮宝儿点了点头,一双眼睛虽然依然同以前一般那样亮晶晶的,可是底下压着的阴郁还是看的出来。

        她身边的绿绮也是老熟人了,看到弄儿在准备吃的,颇为亲热的代替大娘子说道:“晚娘可是醒了?”

        弄儿点了点头道:“刚醒了,喝了些水,还在屋里躺着呢。”

        阮宝儿听了眼睛亮了亮,扯了扯绿绮的袖子。

        绿绮表示明白,又开口道:“大娘子想进去看看她。”

        这弄儿当然是说可以,主子要看下人难道还要她同意吗?

        不过谢晚还很虚弱,这么多人进去可不太好,最终也只有绿绮陪着大娘子。

        阮宝儿一进去便自动的爬上了床,伸出软绵的手摸了摸谢晚的脸。

        她才从屋外进来,虽捂着手炉,手还有些凉,谢晚一下子就醒了。

        “大娘子。”谢晚睁开眼睛,挣扎着想要起身,却是力不从心。

        阮宝儿咬着嘴唇摇了摇头。有些费力的将谢晚往下按了按示意她躺好,又有模有样的给她把被子往上拉了拉。

        虽说生疏,却也是努力的表现了。

        弄儿在一旁端着粥候着,看这副情况是上去也不好,不上去也不好,不禁有些踌躇。

        大娘子也是,爬上床之后便睁着眼睛看着谢晚,依旧是不说话,让谢晚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两人一大一小就这样大眼瞪小眼的。

        “咳……”弄儿等了半天。终于是耐不住的假意咳嗽了一声。

        大娘子听了歪着头看着她,好似有些弄不明白一样。

        满脸的天真无邪,让弄儿觉得自己好似是做错了什么事情一样。在她的眼神下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头。

        “大娘子,晚娘要吃些东西才好。”绿绮却是知道,大娘子这回回来之后有些迷迷糊糊的,反应上也慢了些,于是开口替弄儿解围。

        还是要人说明白了才好。绿绮这么一开口大娘子就了解了,点了点头朝旁边挪了挪,却依然没有下床的意思。

        弄儿无法,只得先将谢晚扶起,在她背后垫了两个靠枕,才别别扭扭的坐在床沿。小心的喂她。

        这时候大娘子一只手托着下巴,乖乖的趴在靠里的地方,另一只手有些无聊的玩着自己的头发。

        因着谢晚刚醒过来。也不适宜吃的太多,这一碗粥也仅仅是给她润一润肠胃罢了,很快便吃完。

        谢晚此时才觉得舒服了一些,身上的力气逐渐恢复了点儿,刚才那股乏力劲儿也不会那么明显。

        旁边的大娘子看弄儿给她擦了擦嘴。这才停止了蹂躏自己头发的行为,嘴里哼哼了两声靠在了谢晚的身上。

        这让谢晚有些惊讶。

        以前大娘子也挺喜欢她。却也不会这般娇腻的模样。平日里对她多有赏赐,最多也不过是亲热的同她说说话。

        如今居然会像个小动物一样的蹭着她的手臂,着实是不一样。

        其实谢晚不知道,阮宝儿的心理已经产生了很大的变化。

        马车被劫停那时候,虽说那时候紫绣下车便及时的背过了身子,但从缝隙间她还是亲眼的看到了那流出来的血。

        后来又经历了被绑、逃跑,已经有些懵了,然后又眼睁睁的看着紫绣为她赴了死,这份震动不可能不影响她。

        她也不过四岁,平日里父母娇宠、锦衣玉食,何曾经历过这种事情?恐怕对她而言,是听都没听说过的。

        而谢晚,从事情发生开始,便成了她、紫绣的主心骨。

        使计逃跑也好,抱着她飞奔也好,最后闭上眼睛求死也好,无疑在阮宝儿心中谢晚是最大的依靠。

        所以回来后,哪怕那些危险已经远离了,她还是对谢晚充满了依赖之情。

        若是谢晚知晓这些恐怕会觉得有些羞愧,她当初那些作为并不是抱着一定要将大娘子救出去的忠心,而是她想活下去,同时也是人性使然,她总不能看着一个小孩子去死吧?

        不过无论她最初的意图是什么,总归是善意的。

        谢晚感受到了大娘子的依赖之意,虽有些奇怪但也觉得她受了如此多的惊吓有些反常也是可以接受的,很快便不再纠结于此问题之上。

        大娘子陪她坐了一会儿,似乎是有些困顿了,不停的揉着眼睛。

        绿绮看也是时候,便温声的劝慰她回去休息。

        虽有些依依不舍的意思,大娘子还是乖乖的听了话,又摸了摸谢晚的脸颊才任由绿绮抱走。

        弄儿送出去门外,待看到乌泱泱的一阵人都消失了,才暗自叹了一口气。

        回到房里看着还在兀自不知道想什么的谢晚,口气有些低沉的说:“也不知道大娘子还能不能好了?”

        谢晚听了愣了愣,转而想起刚才好一阵子大娘子都是一句话没说过,于是问道:“她还是不肯说话?”

        其实谢晚早就察觉了,被掳的那段时间里大娘子也只是轻声的呜咽,一句完整的话都没说过。

        “嗯,”弄儿点了点头,忧心忡忡的说:“大娘子这样也就算了,连大夫人也……”

        谢晚心里一惊,大夫人?连忙问道:“大夫人怎么了?!”

        弄儿被她忽的这么激动的情绪吓了一跳,连忙回答道:“大夫人那日听说大娘子被劫了便晕了过去,没成想到就病倒了,一直迷迷瞪瞪的。”

        “那现在呢?”谢晚整个人已经坐起,险些栽倒到床下。

        大夫人若是出了什么事情,便真是天大的事情了!

        “也不知道怎么的,虽说有些精神了,可是在床上一直起不来。”弄儿摇头叹息道。

        “郎中怎么说?”谢晚定了定神,既然精神恢复了些,想来还没有那么严重。

        弄儿苦着一张脸回道:“丰城有名的郎中都请遍了,可是每一个能说出个所以然来!”将谢晚扶正之后又接着说:“你没见着厨房里炖药的罐子那是一刻都没停过,府里漫天都是药味,闻着都觉得嘴巴泛苦。”

        她的表情似乎是感同身受一般,紧紧的皱着眉头,还下意识的咂巴了一下嘴。

        此刻谢晚的心情却是百般忐忑,她深知大夫人对现在整个形势的重要性。

        她是大夫人的人在别人心中毋庸置疑,虽说没签卖身契,但现在形势未明,大夫人若是一下子病倒了,她无论是走是留都有不可预见的危险。

        想到这些,她便有些躺不住了,身下似乎有刺一般,让她坐立难安。

        “你去问问大夫人房里的人,我是否能见她好不好?”谢晚想了想,觉得还是要自己亲自看看情况才好,央求弄儿道。

        弄儿有些犹豫,这个时候谢晚也是病着的,若是去见了大夫人被有心人传些闲话便是大大的不好了。

        到时候随便说一句过了病气给大夫人,谢晚便完了。

        “过些时候可好?”弄儿劝道:“你身子还未见好呢!”

        谢晚也明白她的顾虑,可是如今她却真的有些慌张的,不自己亲眼看到大夫人的情况她根本不能放下心来,更别论是安心养病了。

        “弄儿,你帮帮我。”谢晚抿了抿嘴唇,一脸的坚持。

        她如此的恳切,弄儿也察觉了微妙的地方,谢晚不管怎么说都还是个很谨慎的人,这般模样一定是有原因。

        但是她不说,弄儿也不好直问,便只得点点头道:“好吧,我试试。”

        她也不能确定谢晚能不能见着大夫人,如今大夫人的良辰院屋里屋外全是人,人人都绷着一张脸,她想要进去也是不容易的。

        谢晚得了她的许诺,倒是稍稍安了一下心,又喝了些外头厨房煎好送来的药,才昏昏欲睡的躺下。

        在闭上眼睛前还千叮万嘱的告诉弄儿一定别忘记去良辰院。

        这一觉她睡得不算踏实,但好在没再梦到那些令她觉得万念俱灰的事,再醒过来的时候精神算好。

        刚睁开眼睛屋里静悄悄的,弄儿并不在,也不知道她是否办成了那件事情。

        心中嘀咕的时候“吱呀”的一声门被打开,打头进来的便是弄儿,只见她遮遮掩掩的开了门,后头又跟着进来一个人。

        谢晚定睛一看,正是大夫人跟前的秦嬷嬷,她用风帽遮着头,似乎是避着人来的。

        这一看之下她心中便有些凉意,大夫人那边恐怕情况并不乐观,不然秦嬷嬷来她这儿正大光明的,也不需要如此小心。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971/167687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