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厨娘难为 > 第六十三章 闹剧

第六十三章 闹剧

        也不知道二爷从阮东卿的只言片语中自己解读出了什么讯息,忽的一日谢晚忽然接到消息,说是二夫人要硬闯良辰院。

        这消息让谢晚吓了一跳,不管怎么样大夫人总是长房的嫡媳妇,二夫人再如何心急总是要将场面做的齐齐整整的,怎的这回不管不顾的硬闯呢?

        来报消息的小丫鬟是秦嬷嬷派来的,对个中缘由也是不清楚,只说二夫人硬说是受了二爷的气要找大夫人给她撑腰。

        这理由明白人一听就是借口,平日里这两口子都是一致对外的,怎的挑着大夫人不见客的时候就开始大吵大闹窝里斗了?

        但是明白归明白,总不能指着她的鼻子说她骗人啊。

        谢晚想了想,既然秦嬷嬷都派人过来给她通信儿了,自个儿还是去看一看为好。

        在围裙上擦了擦手,嘱咐弄儿帮她看着火,谢晚便跟着那丫鬟往大夫人那边去。

        一到门口就发现一堆人围在那儿,熙熙攘攘的不知道吵着什么跟菜市似的,良辰院从来没有过这种阵仗。

        朝前头走了走,在人堆后便见着秦嬷嬷一脸无奈的被围在中间,她对面是二夫人。

        “我怎么这么命苦,”她刚刚靠近便听见有人抽泣着说:“我那当家的这般对我,如今想找嫂嫂说说话也不行。”

        虽说带着泣音,但怎么听怎么别扭,话里话外好似大夫人不见她是大大的罪过一样。

        在往她脸上看,一张手帕盖着眼角,也不知道是真哭还是假哭。

        谢晚心中冷笑,恐怕是二爷还是不能确定大夫人的情况,是以派出他这位平素就不怎么讲究的夫人来打先锋吧?

        啧啧,可真够难看的。

        “二夫人。不是老奴故意不让你进去,”秦嬷嬷心中也是老大的不乐意,奈何对方是主子还不得不陪着笑说:“只是大夫人刚刚喝了药,已经睡着了。”

        她这话已经说得够有理有据了,她主子生了病吃了药正在休息,再纠缠下去就太没眼力价了。

        可惜她面对是二夫人,为的就是闹,越不可开交越好,怎么会轻而易举的放弃呢?

        “你也是大夫人身边的老人了,”二夫人继续装作哀泣的模样。不断的抹着眼角说:“我们妯娌之间关系这么好,这个时候我就想找她说说话罢了,怎么如此不近人情呢?!”

        她这话就纯属鬼扯了。还妯娌之间关系好,说给鬼听鬼都得再笑死一次,偏偏她说的时候一脸的的确如此的表情,谢晚对她睁眼说瞎话的本事简直已经佩服的五体投地了。

        不止她佩服,估计在场的没有一个不佩服的。特别是秦嬷嬷,简直就想给她跪下求她别编了。

        “二夫人,您这话说的……”秦嬷嬷苦着脸,什么事儿啊这是,自个儿不明不白就成了个坏人。

        话说这二夫人不仅自个儿来了,还带上了不少的丫鬟婆子。其中也包括了老太太身边的嬷嬷,这时候二夫人稍稍一嚎,旁边就开始唯恐不乱的随声附和着。

        “就是。”

        “二夫人要见嫂子怎么了?”

        “我看都是你自己拿的主意吧?”

        ……

        各式各样的责难就跟潮水一样涌上来。直叫秦嬷嬷有些招架不住。

        偏偏她还不能还嘴,不然传到老太太那儿,受责难的只会是自己家的夫人,当真是难做!

        谢晚在旁边看着也为她觉得不平,可惜她一个小小厨娘真没什么上前帮她圆场的身份。只能站在外围看着。

        这个时候秦嬷嬷也看到了面露同情的谢晚,无奈的扯着嘴角朝她苦笑了一下。

        她让小丫鬟去跟谢晚说这个情况也没指望她能帮上什么忙。不过是通个信儿给她,没想到她倒是自己过来了。

        可惜过来是过来了,也只能干看着。

        气氛一下子就很胶着了,一边是死命的要见大夫人,一边是死命的拦着。

        但是秦嬷嬷明显占了下风,第一她是个下人对上主子本来就矮了三分,第二还有老太太那边的加成。

        “唉……”二夫人看她占着了先机,继续装作伤心的说:“虽说你是大嫂娘家来的人,但是总归现在是我们阮家的,哪能这般的看不起我呢?呜呜……”

        她这话一说秦嬷嬷的脸色就是一变,这种话都说出来不是要置她于万劫不复嘛?

        只能原地一跪,一脸惊惶的说:“二夫人你这是折煞了老奴,老奴哪里敢啊!”

        二夫人还是不放过她,继续“呜呜”的哭着说:“我们家二爷埋汰我也就算了,你这嬷嬷也来挤兑我……我、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说着便作势要往门上撞头,她带来的丫鬟们赶紧妆模作样的上去拉住,还一脸戚戚的劝道:“二夫人你可千万别,保重身体啊!”

        这下场面可就更混乱了,简直成了一锅粥,有人上去抱住二夫、有人开始抽抽泣泣、有人大骂秦嬷嬷给脸不要脸等等……

        谢晚觉得自己都快看不下去了,这简直就是*裸的逼秦嬷嬷让步,如果不让步就往死里整的地步。

        她刚想上前一步,便有人拉住了她的袖子。

        回头一看,是思儿。思儿朝她微微的摇了摇头,一脸的凝重。

        谢晚看到她也觉得自己是有些冲动了,按下心中的怒火,将脚收了回来。

        她不断的提醒自己,现在是大越,她只是个厨娘,只是个下人,别再冲动。这么几个回合之后,倒是将心中憋闷减轻了许多。

        形势不如人,切勿强出头。

        秦嬷嬷此刻简直是如同被架在火上烧一般,浑身都不得劲。

        咬着牙受着一通奚落,却始终是不肯松口,大夫人是她主子,她为了大夫人什么都能忍。

        这倒是让谢晚很是敬佩,紫绣亦是。

        按照现代人的想法,这是愚忠,凭什么要为了个无关的人付出这么多?

        可是别忘了这是在大越,仍然是封建社会,忠、义二字就印在这些人的脑子里,蹦管它是愚是慧。

        于是气氛更加的僵持,双方都骑虎难下了。

        秦嬷嬷不可能同意二夫人就这么进去,二夫人演了这么大一通也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正当外头就着谁都不愿意认输的时候,大夫人房里可算是来了消息。

        巧儿从里头走了出来咳嗽了一声,顿时所有的声音都被止住了,刚才还闹哄哄的场面瞬间安静了。

        她朝二夫人行了行礼道:“二夫人,大夫人请您进去。”

        “啊?”二夫人明显的愣了一下,可能是刚辞啊演的太愉快,脑子一时之间还无法转过弯儿来,听到这个消息居然有些无措。

        “大夫人已经起了,”巧儿脸上带着笑,稳重的而说:“听说二夫人您来了,让赶紧请您呢。”

        “哦、哦好。”二夫人没想到大夫人居然真的要她进去,一时之间反而有些踌躇了。

        自己刚才说的那些话用来压压这些下人还是有用的,但是对上老谋深算的大夫人就根本站不住脚了。

        本来刚才秦嬷嬷那誓死不从的态度已经让她笃定了大夫人身体肯定是不行了的,还想着再演演彻底的压一压大房的气势再回去的。

        如今大夫人居然请她进去了,那便又是另说了。

        既然大夫人都发话了,这围着的人也就没得闹了,你看我我看你的颇有些悻悻然的意思。

        丫鬟扶着二夫人的手臂,恭敬的带她去了屋里,剩下还跪在地上一脸苦涩的秦嬷嬷。

        “巧儿……”她抬起头看着站得笔直的巧儿一眼,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嘴唇不知道该怎么问。

        巧儿看了秦嬷嬷一会儿,伸手将她掺了起来,无奈的笑道:“都闹到这个份上了,大夫人怎么能不闻不问的。”

        “可是……”秦嬷嬷刚想说话,又看了看周围还未散尽的人群终是颓然的闭了嘴。

        安慰的拍了拍秦嬷嬷的手臂,巧儿露出一个我懂的笑容,只是带着些艰辛的感觉。

        又转过头看到谢晚,对她低声的说:“你也进去吧。”

        谢晚“嗯?”的一声,她也进去?这是为何?

        大夫人、二夫人两妯娌之间说话,别说是她,按理除了贴身的心腹大丫鬟之外,其他人都要回避的。

        这个时候她进去这不是找骂嘛?难不成让她听听二夫人如何编排二爷不是嘛?

        这也算闺房秘事了,她一厨娘听这个干嘛?

        “去吧,大夫人让你进去的。”巧儿却是推了推她道:“好好的看着大夫人。”

        巧儿说这话的意思,好像是连她也不再进去了?

        她说话的语气萧瑟,有些索然的意味,却又没有半分的不满或嫉妒。

        这让谢晚心中感觉并不是太好,心中隐隐的生起不安的感觉,有个不好的念头忽然的浮上了脑海。

        二夫人如此的坚持,秦嬷嬷又誓死不从,再加上巧儿和她面上哀戚的神色。

        谢晚脑子猛的一炸,难道大夫人真的是不好了?

        不、不会的!她又摇了摇头,之前秦嬷嬷也说过大夫人只需要静养便能好的,怎么会过了几天的功夫就不好了呢?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971/167687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