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厨娘难为 > 第六十八章 扣在头上的帽子

第六十八章 扣在头上的帽子

        既然该说的都说完了,谢晚重新回去坐下,脑中思量着大夫人的下一步会是何等作为?自己又该如何应变。

        不得不说这柴房实在是太冷了,她抱着双膝打着寒颤,时间久了也就模模糊糊的睡着了。

        再醒来的时候觉得全身发冷,自己伸手摸了摸额头发现还真有些发热的症状。

        正将全身的衣服拢了拢,外头终于又来了人。

        不过这次不再是来问候她的了,柴房的门被忽的推开,只见秦嬷嬷伫立在外,后头依然是跟着两个婆子。

        “将她带出来吧。”秦嬷嬷脸色有些异样,吩咐身后的人道。

        两个婆子应声而动,进来将谢晚从地上拉扯起来,动作依然是粗鲁无礼。

        看来事情还没完呢……谢晚心想,若是结束了定然不是这个态度的。

        被生拉硬拽的从地上起来,谢晚的双膝不由得一软,差点跌倒在地上。

        “呃?”其中一个婆子叫了一声,对着秦嬷嬷道:“她似乎病了。”

        原来这婆子一碰到谢晚的手腕,就觉得她身上烫的厉害,都有点灼手了,再加上走近了一看谢晚的脸色,更是惨白颜色。

        秦嬷嬷皱了皱眉头,自己走了过来将笼在袖子里的手伸出来摸了摸她的额头,的确是高热。

        “你……”秦嬷嬷迟疑的说:“身子不适嘛?”

        “可能是吹了风,太冷了。”谢晚露出一个虚弱的笑容道:“不过应当没事的。”

        这让秦嬷嬷有些犹豫,她来之前大夫人是千叮万嘱的一定要把谢晚带进她的屋子,并且要尽量的多的人看到。

        可是如今谢晚病了,而且看起来病的不轻,真要她再去遭这罪嘛?

        “嬷嬷,你看……?”那个事先反应过来的婆子见她半响不语。脸上又是愁云阵阵的,问道:“是否要回了大夫人,让她先喝点儿药再去?”

        秦嬷嬷也有这个想法,但是又不敢自己做主,立在那儿想了想,最终说道:“你们先看着她,我去回了大夫人先。”

        说罢,又让人去拿一床棉被来给她裹上,自己则去找大夫人。

        大夫人还是羸弱的躺在床上,嘴唇越发的白了。眉眼间隐隐有股子青气,看起来便不很是不清爽的样子。

        听了秦嬷嬷的回话,大夫人低低的叹了一口气。道:“也是苦了她了。”

        “那……”秦嬷嬷看大夫人的意思也是颇为同情的样子,试探的开口问道:“是否先找郎中来给她看看再做打算?”

        她的愿意就是,反正谢晚被大夫人掌擂一事也已经传开了,没必要这么心急的又做些动作出来,谢晚毕竟是病了的。也不好让她寒了心。

        “我也想。”大夫人苦笑了一声,她又何尝不知道这个时候再叫谢晚来,恐怕是要让她好好的病上一阵子了。

        可是如今时间不等人,她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如果此时不将事情都安排好,她怕以后便没机会了。

        “去将她带来吧……”大夫人最后狠了狠心。还是无法等,开口道,面上显出一丝愧疚但很快又消失了。“顺便……让弄儿给她熬些姜汤来。”

        这是她唯一能做的了,哪怕是被埋怨过于冷酷无情,她也决定担下就是了。

        秦嬷嬷看她想了半天,最终还是要带谢晚来,不由得有些失望。但心中也很明白,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只得默默的叹了一口气,领命去了。

        那边谢晚身上裹着厚厚的被子,两个婆子有些百无聊赖的站在一旁,看到秦嬷嬷去而复返随即站直了身子一脸谄媚的样子。

        “带走吧。”秦嬷嬷昂着点了点,便也不再多话。

        那两个婆子你看我、我看你的,心中都道看来这谢晚是真真惹的大夫人怒火中烧啊,就是病成这样了也毫不怜惜。

        “还愣着干什么?大夫人还等着呢!”看到两人光顾着看也不晓得动手,秦嬷嬷心中升起一股怒气。

        说罢头也不回的自个儿就在前面走了,也不管后头的人。

        两个婆子看她也是怒气冲冲的模样,于是只得一把拉起谢晚跟在后头。

        谢晚这时候身上还裹着大棉被呢,整个人跟一团球一样,再加上脚步虚浮,两步就绊一下。

        于是良辰院的众人,都看到了她这副凄惨的的模样。

        有些想象力丰富的,甚至都开始脑补秦嬷嬷是不是给谢晚用了私刑了。

        别人的想法暂且不提,只说谢晚被带到了大夫人面前,旁边的婆子一松开她,失去了扶助的谢晚便是一个脚软的扑到了地上。

        等婆子出去之后,屋里便只剩下了大夫人、秦嬷嬷和谢晚三人。

        大夫人费力的支起脖子看了看谢晚,轻声的说:“你可还好?”

        谢晚身上的棉被在婆子们出去的时候也被一并带了出去,毕竟是面见大夫人,裹着这东西不合规矩。

        她身子打了个冷颤,只觉得自己的头越来越沉,但还是尽力的保持着清醒,舔了舔干涩的嘴唇说:“谢晚没事。”

        看她强撑着的样子,大夫人最终叹了一口气,朝秦嬷嬷使了使眼色道:“那边桌上,有红糖水拿给她喝了吧。”

        本来是想吩咐弄儿熬姜汤的,但是想想还是作罢,只是唤了巧儿来用滚水冲了杯糖水。

        秦嬷嬷得了令,将那杯糖水凑到谢晚嘴边。

        但此时谢晚已经是迷迷瞪瞪的,根本不晓得张嘴了。

        她的嘴唇上全身干涩翘起的唇皮,一块一块的狰狞的挣裂开来,着实是可怜。

        见她不张嘴,秦嬷嬷只得用力气扣住她的下巴,强掰开她的嘴唇,半是喂半是灌的给她喝下去,这么忽忽悠悠的洒了有一半多。

        这水还挺烫的,进了谢晚的嘴一路热到胃里,倒是让她清醒了几分,张着嘴咳嗽了两声。

        呼呼的喘了几口气,糖分似乎也给了她身体一点儿力量,谢晚勉强的说了声“谢谢。”

        大夫人看到她这般情景,似乎跟自己病重的时候也好不了几分,心中更是有股难以言表的感觉。

        “将她扶到这边来。”大夫人对秦嬷嬷吩咐道。

        待秦嬷嬷将谢晚小心的搀扶到了大夫人的床沿,待确定她不会倒下之后才退了两步。

        大夫人伸出手轻轻的握了握谢晚的手,说:“你可怪我?”

        “嗯?”谢晚的反应有些慢了半拍,在脑海中仔细的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

        那匣子金子是她想要的,也是她亲口答应了大夫人的条件,如今再说什么怪不怪的未免有些过于想两全其美了。

        这世上哪有这般容易的事情?既然答应了,又何必那般矫情?

        大夫人看她摇头,自个儿倒是笑了,说:“你不怪我,我可是怪我自己呢。”

        似乎是身体不好,让她总是回想起从前。

        越是想,便越是觉得后悔当初听了自个儿父亲的话,嫁到这阮家来。

        可是那个时候的她,也是抱着要和夫君白首到老的念头,一心一意的待他,可是他呢?

        大夫人摇了摇头,不知怎地就对谢晚说:“你以后若是找着了如意郎君可要记住了,别把他看的太重,总得留一分给自己。”她说着,将手放在了谢晚的心口上。

        谢晚不太明白为什么大夫人会忽然说起这些,但还是点了点头。

        也不管她是真听进去了还是假听进去了,其实大夫人不过是想跟人说说这话罢了,她也从未对宝儿说过这些。

        “今日你被我责罚的事情,如今整个府里都知道了。”大夫人淡淡的说:“他们大抵都觉得,你已经失了我的欢心了。”

        会这般容易吗?谢晚心里有些不确定,只不过是打了一巴掌再关起来,就能彻底消了那些人的疑心嘛?

        她的疑问在面上也浮现了出来,大夫人慧眼如炬,当然看得出来。

        “下一步,我会让你出府去。”她说了一句让谢晚有些心惊的话。

        出府?谢晚猛的抬头,这般容易就让她走嘛?“请大夫人明示。”她的声音终于是恢复了一些元气。

        “只是出府的方式不会那般好听,”大夫人做了个预示道:“毕竟就这么放出去不可能,只能说你是犯了事了,赶出府去。”

        本来对比阮府的做法,对于惹了主家的刁奴,要么是找牙婆来转卖了,要么就是送去别院里守着无人的地方过一生,更加惨的便是进花楼了。

        但是谢晚初进府时签的便不是卖身契,这个时候倒是凸显出了好处来,只当是赶出去。

        按现代话来说,便是开除了事。

        “你可介意?”大夫人有些担心她不乐意,毕竟是背了个恶名出府,以后若是还想进哪家高门贵府的,便是要因这事而累着了。

        谢晚连忙摇头,她怎么会不乐意?说实在话,在这阮府待得她已经是身心俱疲了,以前因着答应过大夫人怎么也不好违背约定,如今能走了,不管是什么缘由,也算是在苦海里给她递了一根浮木。

        “既然如此……”大夫人看着她似乎是有些开心的模样,又是叹气,转而提高音量对秦嬷嬷说:“谢晚不服管教无视规矩,今日就给我逐出府去,不得再进阮家大门!”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971/167687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