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厨娘难为 > 第七十三章 小宅子里的日子

第七十三章 小宅子里的日子

        一锅红艳艳的汤水外加上烧的火红的炭盆,小小的屋子里暖烘烘的,蒸汽随着汤水的咕咚声冉冉的升起,将三个人的脸熏得也是红彤彤的。

        此时的谢晚觉得好久没有如此畅快过了,脸上带着欢快的表情道:“快尝尝我这火锅好不好吃!”

        大娘子也是很久没有吃到了,一看是熟悉的火锅子顿时开心了,拍着手掌直点头。

        “这可是辣锅子,大娘子怕嘛?”谢晚有些恶趣味的刮了刮她的鼻梁问道,这般举动她以前是不会做的,兴许是因为如今已经不是阮府的下人了,谢晚行事倒是没有原先拘谨。

        大娘子皱了皱鼻头朝谢晚笑了笑,她不懂什么叫辣锅子,反正谢晚做的她就爱吃。

        三人坐定,火锅边上摆了谢晚准备好的涮菜。大娘子是没有问题,苏嬷嬷倒是从来没吃过,面上表现的挺疑惑的。

        谢晚照顾她,将吃饭稍稍的讲解了一下,反正也是简单的不行,苏嬷嬷很快就明白过来。

        大家各自将爱吃的东西下到锅子里,谢晚特意嘱咐一定要等到锅子再度滚起来才可以开吃。

        等待的时间几人便开始东拉西扯的聊天,说是聊天其实也只有谢晚和苏嬷嬷两个人说话,大娘子则只是点头、摇头、笑、鬼脸轮番着来。

        不知怎的的,谢晚看着看着就有些心酸,原以为她受了惊吓过两日便会好,这一晃好久了还是不肯开口说话,想必是心中的确是受了极大的创伤。也不知道用什么法子才能医好。

        夹了一筷子她平日爱吃的,谢晚放到她的碗中说:“来,尝尝看好吃嘛?”语气温和的跟哄婴儿一样。

        大娘子点头,自个儿像模像样的拿起筷子尝了一口随即点头。简直是用尽了全力调用了五官来表现“好吃”两个字。

        但是还没维持一会儿的功夫,大娘子便忽的吐出了舌头,整个脸都皱在了一起,“呼呼”的倒吸着凉气,看起来是被辣着了。

        吓得谢晚连忙将一旁准备的温水递给她,示意她喝下去。

        一口水下肚。大娘子才觉得好了些。

        “太辣了嘛?”谢晚自己尝了一口觉得还好呀,毕竟少了很多的材料锅底的味道没有后世那般的浓重,看来她还是高估了大越土著的接受能力了,“不然我去给你下碗面?”

        既然吃不得就不要硬塞了,怕大娘子的肠胃受不了,谢晚才做了这样的提议,心中也觉得有些可惜。

        哪知道大娘子缓过气来,却是连忙摇头,眼睛眯成月牙儿一般扯着谢晚的衣袖指着那锅子,好似在央求谢晚再给她夹一些。

        “……”谢晚无语的看着她红萝卜似得鼻头再三的确认道:“还要?不怕辣嘛?”

        大娘子摇头。虽然感觉舌头好像被什么东西咬了一般,可是很好吃呀!

        既然这样,谢晚也歇了再给她下碗清汤面的心思,继续给她挑了些不那么吸味道的菜。

        而那边苏嬷嬷自个儿吃起来倒是挺惬意的样子,好似一点儿也不辣一般,让谢晚觉得很好奇。

        “嬷嬷吃的可还习惯?”谢晚替大娘子夹完菜。问苏嬷嬷道。

        苏嬷嬷用手巾擦了擦嘴才道:“嗯,好吃。”

        “没想到嬷嬷也能吃辣呢。”谢晚随口说道。

        苏嬷嬷却笑着说:“我祖籍蜀地的,虽说平日里没吃这么重味,可是却也受到了。”

        “真的?!”谢晚没想到苏嬷嬷居然是四川人,四川人好啊!四川人能吃辣,而且会吃辣!

        “嗯,”苏嬷嬷点头,“只是来了这丰城倒是吃的少了,你也知道,咱们这儿都是吃重盐。茱萸用的都少,我之前还是挺馋的,这下能让我吃个够了。”

        这话倒是让谢晚听了很舒坦,连忙劝她多吃点儿,一边又问着蜀地的风俗。想知道和后世有没有区别。

        苏嬷嬷说起话来也是逗趣,将蜀地风光说的似模似样,让谢晚不由得心驰神往。

        原来在读书的时候读过的《蜀道难》、《早发白帝城》如今都已经记不清楚了,唯一有印象的便是诗词中那种浪漫和回肠荡气。

        “有机缘,我一定要去蜀地看看!”谢晚道,她心中忽然有种想要走遍这大越山河的情怀,只是不知道何时才有机会。

        “好呀!”苏嬷嬷倒是挺开心的,“这蜀地风景秀丽,你若去了肯定喜欢!”她想了想又接着说:“我在那儿还真有几门亲戚呢,若是你去可要带上我!”

        “那是自然!”谢晚笑着回应说。

        一旁听着的大娘子这时候满脸的着急,放下手中的筷子就拉着谢晚的袖口不松了,眼巴巴的瞅着她。

        “呵呵呵,”被她的表情逗笑了,谢晚扯了扯她的脸道:“一定也带上你,好吧?!”

        她这才放心的笑,松开了手,重新坐回自己的凳子上老老实实的吃饭。

        这一顿饭吃起来花了不少的时间,主要是又是涮又是聊天的,笑笑闹闹的自然快不了。

        不过正是因为这样,谢晚才觉得心情挺畅快的,能这么和和乐乐的吃一顿饭是多不容易的,也只有出了阮府才能感受到。

        接下来的几天风平浪静,大娘子似乎一点儿没觉得离开了阮府有什么不对的,该吃就吃,该睡的时候也睡的香甜。

        而谢晚呢,这几天便是尝试着想要跟大娘子谈天,如果能解开她心中那个结便是好了,但是收效并不大,大娘子虽然表情生动了许多却还是不愿意开口,让谢晚很是烦恼。

        好好的女孩子,总不能一辈子都不说话啊。

        这些烦心事暂且不提,谢晚这几日还得出门采买,不比阮家有马车坐,天天就靠着两条腿,天气又冷,可把她累坏了。

        这一日她照常是蒙的严严实实的出门打算买些新鲜的羊骨回来熬汤,却没成想到在市集居然也遇到了熟人。

        她遇到的是阮家的二郎,阮东敬。

        还是阮东敬先看到了她,也不知道是怎么认出来的,谢晚估摸着自己这模样就算是谢刘氏看了也不一定能一眼认出来,偏偏阮东敬就高喊了一声“晚娘”然后挤眉弄眼的看着她。

        “你怎么在这儿?”谢晚问道,这地方是个集市,平日里卖的都是日常杂货,很少有富家郎君会来的。

        阮东敬却是“哈哈”一笑,也不忙着回答她的问题,而是问道:“你怎的包成这样出门?像个大粽子一样,哈哈哈……”

        谢晚在不由得翻了翻白眼,这人说话真是,一句里没一个字儿中听的。

        “买菜啊!”她回道:“你不会也是买菜吧?”

        “爷买那玩意儿干嘛!”阮东敬却是一脸的嗤之以鼻,又说:“正好有个朋友住的近,路过罢了。”

        “哦。”谢晚随意的答应了一声就准备走,本来嘛她和阮东敬也不是那么的熟悉,自从那些流言平息之后便没再见过几面了,有也是在人群里互相点个头致意而已,就没必要在大街上聊天了。

        “哎哎——”阮东敬看她转头就想走的样子连忙出声喊道:“走那么急干嘛?还有话没说完呢!”

        谢晚闻言转身,反正包的严严实实的他也瞧不见自己脸上的表情,是以很胆大的撇了撇嘴。

        看她转身阮东敬也瞪着个眼睛看着她不说话,两人这么大眼瞪小眼好一会儿,终于谢晚是受不住了道:“什么?”

        “啊?”阮东敬却是一脸状况外的表情。

        “你不是有话要问我嘛?!”谢晚无语问苍天,怎么沟通就这般困难呢?

        “哦……”阮东敬这才反应过来,问道:“怎么最近几日没在府里看到你?”

        谢晚闻言有些疑惑,难道他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出府的事情?不会吧,那事情闹的那般的热闹呢。

        “我,已经不在阮府了……”谢晚语带惊讶的问:“你不知道嘛?”

        “什么?!”哪成想到他还是真的不知道!都惊叫出声了。

        “是啊,”谢晚说:“都离开好几日了。”

        这下子轮到阮东敬惊得说不出话来了,他还从来没见过府里的下人出府的,要么是转卖要么是打发去庄子的。

        谢晚只得跟他解释自己并没有卖身云云的,才算是过关。

        “可是,为何忽然出府?”阮东敬一个疑问打消,另一个疑问又起。

        谢晚却是低头不知道如何跟他说明,自己是被干出来的,虽然只是一出戏但总归来说不好听。

        可是她的沉默却让阮东敬想多了,皱了皱眉头道:“难不成有人欺负你?!是谁这么大胆子,你告诉我我替你收拾他去!”

        这话让谢晚有些讶异,她没想到阮东敬会这般护着她,心中有些感动,但这个中事情如何能说清了?于是摇头道:“并没有,二郎多心了。只是……”

        “只是什么?”阮东敬追问道。

        谢晚抿嘴一笑,抬起头语带轻松的道:“只是没有人想一辈子都做下人的,二郎体恤一下谢晚,谢晚也想家呢。”

        这是谎话没错,但是却是善意的,有些事情不必说的那般实在的。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971/167687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