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厨娘难为 > 第八十五章 真相

第八十五章 真相

        一路上谢晚因着那老头子的话有些心不在焉,脚下踉踉仓仓的,好几次都差点扭着了脚腕子。

        她忽然就想起那日秦嬷嬷伤心之下说的一句话,初初她以为只是倾诉之言,如今联想起来却觉得有些胆寒。

        “大夫人说就是下了阎王爷的油锅,也要保大娘子平安。”

        无论是平头百姓,抑或是达官显贵,将死之人都希望能过了忘川、喝了孟婆汤再投身个好人家,谁人会丝毫不忌讳的说什么下油锅、上刀山的?

        复又想起那日那个跟在阮东卿身边,看起来身量和宝姐儿差不了多少的身影,就如同寒天饮雪水一般,心头冰冰凉的。

        她背上的那个破旧布包此刻也如同千斤重一般,模模糊糊的摸回了家门。

        谢刘氏应声从厨房出来看到她,第一个反应便是惊叫了一声:“晚娘你怎么了?!”

        不能怪谢刘氏一惊一乍,只是此刻谢晚的脸色实在是吓人,看着就跟隐隐的结了一层霜一样,一点儿血色都没有。

        谢晚并没有回应自个儿的嫂嫂,只是呐呐的站在院子中央,眼神却不由自主的有些涣散。

        “晚娘,你别吓唬我!”谢刘氏看她跟中了邪一般,立马急了,心中想着难不成晚娘去那孙老头儿那儿撞了什么脏东西不成?想着便想要出门去寻那老头子算账去。

        而在这个时候谢晚却是拉住了她的手,皮肤上的寒气激的谢刘氏不自禁的打了个哆嗦。

        再顺着谢晚的眼神望过去。原来是在里头的苏婆子和宝姐儿听到了谢刘氏的呼喊,都急急忙忙的涌到了门口。

        而此刻谢晚,则是直勾勾的盯着宝姐儿,跟看愣了神一样。

        这又是怎么回事?谢刘氏眼神在她们之间转了几个来回。却也看不出什么端倪。

        没人知道此刻谢晚的心境,她很犹豫,如果宝姐儿的安然无恙真是用另一个女娃娃的命换来的,她还能不能若无其事的面对宝姐儿?

        谢晚并不是个圣母类型的人,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只是她始终坚守着最基本的做人底线——人不图我,我不害人。

        而如果真同那扎纸活儿的老头儿说的一般,大夫人便是生生的害了一条命。

        她不管以前大夫人手上沾了多少的鲜血,可是如今宝姐儿是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在和脑海里那个蹒跚前行的“大娘子”一重合。谢晚觉得自己是个帮凶。

        心中万千思绪。却无一个字可以说出口的。谢晚觉得憋的慌。

        这么过了半天,是人都能看出来应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特别是苏婆子看到了谢晚拿回来的那些东西。先是皱了皱眉头,紧接着便脸色一变。

        “谢家嫂子,”苏婆子是以谢刘氏先别担心,说:“不如让我和老婆子同谢晚聊聊?”

        谢刘氏有些手足无措,晚娘一向不爱说心事,她多半也都靠猜的,现在心里更是慌的要死,看这颇有些年岁的嬷嬷愿意出面,当然是愿意了,只盼望她能看看晚娘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才好。

        得了谢刘氏的首肯。苏婆子才叹了一口气,嘱咐弄儿带着宝姐儿去隔壁屋子里玩一会儿,自己则拉了谢晚回屋,顺便将门也关的严严实实的。

        “你先坐下吧,”苏婆子看谢晚那张毫无表情的脸,摇了摇头说:“别梗着脖子跟斗鸡一样。”

        谢晚不知道她要说什么,却也在心中揣测苏婆子是不是知道些什么,眨了眨眼,按她的话坐下了。

        “你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苏婆子也不废话,似乎是有备而来一般直接就问。

        谢晚听了猛地一抬头,死死的盯着苏婆子的眼睛,难道她也知情的?

        看了谢晚的反应苏婆子便心知自己猜对了,又是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说:“原本以为可以瞒住你的,没想到还是被你发现了。”

        正如谢晚猜测的,苏婆子居然真的是知情人之一。

        “您也知道……也知道那换命之事?”谢晚有些不可思议的问,为何好像相关之人全都明明白白的,只有自己蒙在鼓中?

        苏婆子却并没有回答谢晚这个问题,而是反问道:“晚娘可信鬼神之说?”

        她问这个除了试探也是先想给谢晚有点儿心里准备,毕竟这件事情太匪夷所思了。

        谢晚却是苦笑了一声,信!如何不信?她都来了大越了,便知这世上多得是无法解释清楚的事情,心中自然是有些触动的。

        看谢晚不说话,但眼神却也说明了一切,苏嬷嬷喝了杯温水润了润喉咙,虽有些沉重,但也清清楚楚的将此事的前因后果都说了出来。

        那扎纸活的老孙头,说的是真的。

        的确,宝姐儿和那女娃儿之间,的确是换命之法。

        而这件事情,是大夫人亲口告诉苏婆子的。

        当初大夫人谋划要将宝姐儿送出阮府,也曾想过很多的法子,但都经不起仔细的推敲。

        唯一最为稳妥的,便是“大娘子”从来未曾离开过阮府,是以大夫人才动了这份心思。

        大夫人娘家是高门,在还未嫁出去前家中也是养着许多的门客,她顽皮的时候常常会偷溜去父亲的书房偷听他们说话。

        或许大夫人的父亲也是个博学的人,谈话内容从博古论今到市井传说一应俱全,而这换命也自然是从那里知晓。

        所以大夫人在走投无路之下,便想到了这个方式。

        可是传说毕竟是传说,换命这种事情,大多是故事话本中的片段罢了,如何能寻得真的呢?

        大夫人却是有办法,她求助了自己的父亲。

        没错,那个如今韬光养晦,几乎远离了帝京所有权利争夺的李老太爷。

        刚开始的时候李老太爷并不答应,反而斥责大夫人异想天开,毕竟此事太过匪夷所思了。

        其中曲折无法细说,可是秦嬷嬷那儿也透了一点儿半点儿消息,大夫人是哀求了许久,最后用了苦肉计才换来了李老太爷的屈服。

        然后就真的有一个人同大夫人留在外头的眼线接上了头,大夫人又假称郎中将此人带回了阮府。

        这换命之法大夫人除了听说过之外便再无多的讯息,初初心中还有些担忧,如果次计不成,怕是又要用极为凶猛的法子了。

        却没成想到,当那人带着“大娘子”到了大夫人面前时,只把大夫人吓得呕了一口黑血。

        太像了!这个“大娘子”和宝姐儿简直是太像了!从身形到容貌,甚至是鼻子上一粒浅淡的痣,都是一模一样、分毫不差的!

        这个时候大夫人才信了这人真有神通,于是后头才有了宝姐儿顺利出府的事情。

        “可是这行事也未免太过阴毒了。”谢晚听了虽觉得奇妙,但是对那“大娘子”的同情之心却是泛滥了。

        “愿打愿挨,算不得阴毒的。”苏婆子却是淡淡的说了一句,眉眼间有些恍惚的意思。

        原来那个“大娘子”是个身份不明的孤儿,也不能说是孤儿,而是还在襁褓中便被拐子抱走之后卖给了花楼。

        而大夫人不仅将她从花楼中买了回来,还给了她可能一辈子都享受不到的荣华富贵,哪怕是片刻也好,因为她最差也不过是重新回去花楼。

        人生不过是回到了原本的轨迹,大夫人并没有从她那儿夺走任何东西。

        “只是大夫人说,”苏婆子说完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接着说:“只是那术法施展之后,她便有些呆呆愣愣的。”

        可是除此之外,并无其他。

        这是大夫人同“大娘子”之间的交易,饶是如此大夫人还是心中存了一些愧疚。

        “她所享受的俱是‘大娘子’才有的东西,你明白嘛?”苏婆子着重的说道。

        这种发展让谢晚有些无言以对,她盯着桌面发呆了半响,才抬头说:“太可怜。”

        “宝姐儿也可怜。”苏婆子回道:“甚至比‘大娘子’更可怜。”

        她是摆脱了身在阮府的命运,可是却同时失去了人生中至关重要的东西——血肉亲情。

        而“大娘子”呢?从道义上的确有所亏欠,可是当初大夫人就已经将所有的可能的结果都说给她听了。

        或许是从小在花楼长大的原因,那位“大娘子”性格早熟,比起普通的稚龄女娃儿要有想法的多,左右不过是重新来过,为何不博上一搏?

        “那女娃说不后悔。”苏婆子道:“她甘愿的。”

        其实苏婆子说了这么多,谢晚心中也是明白的,那位“大娘子”向往优越的生活,苦怕了,所以哪怕是前面有再多的坎坷,她也想要试上一试,大夫人不过是抓准了她的心思,同她做了一笔交易罢了。

        可是她始终是有些过不了自己心中那关。

        苏婆子说完之后,给两人都续了一杯热水,摸着杯沿问道:“若换做是你,你会如何?”

        换做是她?谢晚有些怔忡,心却莫名其妙的开始特别的疼,如同有只手紧紧的捏着她的心脏一般。

        因为她细想一下,却也无法斩钉截铁的说出“我不会”这样的回答来。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971/167687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