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厨娘难为 > 第八十六章 释怀

第八十六章 释怀

        面对苏婆子那双好似能够看进去她心中的眼睛,谢晚嘴巴张张合合了几回,终于是没再说话。

        “我知道你心善,”苏婆子看着她一脸纠结的表情,道:“但却是因为你心善,所以大夫人才不想告诉你这件事情。”

        大夫人的心理也可以揣测一二,宝姐儿既然要交予她照顾,那么这件事情搞不好就会变成扎在谢晚心中的一根刺。

        她是害怕,怕谢晚知道了会看不起宝姐儿。若是看不起自己也就罢了,可是看不起宝姐儿却是大夫人万万不能忍受的事情。

        她的女儿,原本是最明亮的明珠,最珍贵的宝物,哪怕是蒙了尘也不该被人看轻了。

        所以她选择瞒着谢晚,自个儿一个人独自承担。

        甚至在临死那刻,甚至还告诉“大娘子”道,若是以后觉得恨、觉得怨,便大可诅咒她一人就好,她安然接受,其他都是无辜。

        母爱如此,无谓惧怕。

        “那女娃娃真是自愿的?”谢晚抬头,直直的看着苏婆子,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情的问。

        苏婆子肯定的点了点头,道:“是的,自愿。”

        也不知道谢晚如何说服自己的,她终是点了点头,仿佛很是艰难的说了句:“那好,个人自有个人福。”

        事到如今,谢晚大概也只能用这个理由来说服自己不要去在意了。

        她对大夫人的感情也是很复杂的,从一个普通的农家娘子到阮家厨娘,一步一步卷进并不属于自己该理会的事情之中。大夫人从中不知道使了多少的力,可也正是因为她的步步紧逼。自个儿才一天一天的越加坚强,初来咋到时候的那种慌乱,尽是不知不觉中全变成了船到桥头自然直的随性。

        她不想评价大夫人,只想保留那份又敬又想远之的情感。

        所以,那女娃娃是自愿的。同自己一般不过是跟大夫人做了一笔交易,她唯有如此说服自己。

        苏婆子好似是松了一口气一般,看来谢晚不再追究对她来说也是如释重负的。

        “可是,这世间真有如此神奇之法嘛?”谢晚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缥缈,感觉跟自言自语一般。

        不过对于这个问题,苏婆子倒是有自个儿的看法,有些不确定的说:“或许没那么玄乎也说不定,改换一个人样貌的事情以前也有些流传。”

        易容这个东西。不管在哪朝哪代都有些故事传下来的,总归是有些根据的。

        谢晚一想也是,说不定那人不过是会一手高明的化妆技术,生生改了一个人的容貌也说不定,至于呆呆愣愣的,搞不好是吃了什么药吧。

        不过,谢晚眉头又是一皱,不知道那扎纸活的老孙头是如何知晓的呢?

        对于这个苏婆子道:“我看你从那儿回来便不对劲。就猜着是听人说了什么,不过其实也不稀奇……”

        苏婆子喝了一口水,将她的猜测告知谢晚。

        大夫人逝世可谓是件大事。这其中花销的冥钱、花圈之物是不会少的,按照丰城大户的习惯,一般会请除了丰城扎纸师傅之外,还会从周边的村子里找些手艺好的匠人进去府中。

        停堂的时候,都会在前院特意的划出一间小院子,供他们做活计。想必那老孙头也不例外。

        而历来这些做扎纸、丧葬的人都有些莫名的本事,不然也不会安安稳稳的吃下这行的饭来,就苏婆子所知,有些匠人师傅平日里不做手上活计的时候也会出去替人看看风水,个个都有自己独特的绝活。

        所以那老孙头能看出来也不是什么特别不可能的事情,至于他为何能见着“大娘子”又为何知道谢晚身边有个大夫人的至亲血肉,苏婆子也不得而知。

        这是未解的谜团,但是谢晚却也不能又奔去那阴暗的房子里一问究竟,相反的,她甚至再也不想和那老头子打交道了,不为其他,只是站在那儿便觉得浑身发冷。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这事情算是半决未决的捋通了吧……

        仿佛了过了很久一般,苏婆子又叹了一口气,道:“无论如何,宝姐儿是无辜的。”

        谢晚听闻虽也赞同,但却说不出什么宽怀大义的话来,只得胡乱的说:“我出去看看有什么忙的。”便飞也似的推开房门出去了。

        哪想到一出去,却见着宝姐儿搬了个小马扎子,端坐在不远处的地方,托着腮正愣愣的望着门口,看到谢晚出来却是眼睛一亮。

        迈开步子晃着略微有些短小的腿,两步三步便跑到了谢晚跟前,一双湿漉漉的眼睛一点儿杂质也没有,望着谢晚尽是担心。

        “你不舒服?”自从宝姐儿再次开口说话以来,许是长时间未使用声带又或许是别的原因,总之声音便有些嘶哑,如今听起来虽然好了一些,但还是隐隐有种跟砂纸磨过了一般的感觉。

        感受到她真切的担忧,谢晚的心里有些说不明的感觉在发酵。

        她又想起了那些如今回想起来不堪回首的往事,那种慌乱逃跑的心情和濒临死亡的恐惧,不由得便蹲下了身子,摸了摸她的脸。

        “不舒服嘛?”没有得到谢晚正面的回答,宝姐儿稚气的脸上显得更加的焦急,一点儿也不懂得掩饰的,居然即刻红了眼眶。

        谢晚心里一紧,觉得眼前这小小的身躯那般的可怜,哪怕是有人跟她说她的娘亲做了如何十恶不赦的事情,也是那般的可怜。

        没了母亲,失去了父亲、哥哥,没了家,没了身份,什么都没了,只剩下一颗伤痕累累的幼小的心。

        谢晚在这一刻突然就释怀了,和苏婆子谈了半响还有些无法放下的重压顷刻就风吹云散了。

        是啊,宝儿姐是无辜的!

        无论大夫人做了什么,宝姐儿从头至尾都是被动的接受而已,甚至连自个儿娘亲的死也是无从知晓,那些发生在阮府的事情宝姐儿至始至终都未曾参与过!

        她实在不该太过执着,这一切和宝姐儿无关。

        想通了,谢晚的眼中才些许有了些神采,不复刚才那般死气沉沉的模样,替宝姐儿拭了拭眼角的泪水,摇头道:“我无事。走,我同你一起祭拜。”

        宝姐儿不懂她为何好转,但是听到谢晚回答虽有些不敢确信,但也欢喜了许多,眼中那份担忧消散了一些。

        谢晚牵着她的手,从一堆旧杂物里寻了之前谢家曾用过的火盆出来,朝阮府的方向摆下。

        从厨房拿了火折子,靠着墙沿把白蜡烛插好点燃,又引了三柱香递给宝姐儿。

        宝姐儿的脸上带着一种悲哀的神色,还未长开的眉眼配上这副神色显得有些怪异,却更是让谢晚心酸。

        还未曾看到这世上的繁花似锦,却先体会到了什么叫风木含悲。

        持香叩了三叩,宝姐儿郑重的将它们插进泥土中,又跪在地上良久才缓缓的又叩了三叩起身。

        谢晚轻轻的抚了抚她的小脑袋。

        将那几叠纸钱稍稍的撇了撇直至松散了,一大一小两个人才蹲在火盆钱,一点儿一点儿朝里头添着。

        火舌飞快的舔上了纸钱,很快便将之燃成了灰烬,西北风打着呼啸的吹过,带起一点点儿灰黑的粉末在空中画出了一个又一个的旋儿。

        两人沉默着,手中却是不停,只是宝姐儿偶尔的抬起头看着那些灰色的风旋儿发呆。

        “她会好好的,对吗?”宝姐儿如今连娘亲两个字也不常说了。

        敏感如她,知道有些事情既然已经过去了便应该藏在心里头,就像那个时候白家姐姐把她绊了个大跟头,她却不能找哥哥告状去,因为说出来只会惹麻烦。

        不如藏在心里,自个儿咽下去。

        谢晚瞧她那张稚气的脸,心中却是酸酸胀胀的,不过是四岁的孩子,却已经懂得压制自己的本能,不给周围的人添麻烦。

        “你若是想唤娘亲,别憋着。”谢晚怜惜的说,她觉得也不过一个称呼,没什么大干系的。

        宝姐儿却是摇了摇头,小巧的菱角嘴抿成了一条线,而后说:“不要紧的,她知道便好。”

        她的意思是,大夫人知道她心中有这个娘亲便好,她不会忘了她,哪怕是不再唤她了,也不会改变她对她的一丁点儿感情。

        谢晚虽听明白了,却也更加的心中担忧,怕她如此忍着怕是会憋坏的。

        正待说些什么,苏婆子和弄儿却也是过来了,她只得把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

        毕竟所有人都是为了一个理由聚集在这儿,自己现在再说些什么“不打紧”的话,怕是引起她们无谓的忧心。

        “我们也拜上一拜吧。”说话的是苏婆子,她的表情也有些哀恸之色,大夫人是她的恩人,总归是心中不快的。

        弄儿也一样,和苏婆子两人一人捡了些纸钱,慢慢的丢进火盆中。

        “愿您来世,如意安康。”苏婆子双手合十,轻言了一句。

        谢晚在一旁也闭上了眼睛,默默的在心中替大夫人念了几句佛号,只希望她这一世的所有艰难辛苦,都烟消云散,待有来世,平平安安。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971/1676879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