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厨娘难为 > 第九十章 年货

第九十章 年货

        谢晚心中说不出什么滋味,埋头便往外头跑,只想赶紧的让阮东敬离开自己的视线,她实在是不想看到他的表情。

        明明是惆怅的,却又眼角眉梢都是欢喜的神色,让谢晚无端端就觉得很难受。

        她跑了没多远,脚步却是慢慢的停了下来,一脸纠结的跺了跺脚,又扭头跑了回去。

        阮东敬正在院子里仰着头不知道看些什么,听到脚步声一回首却是露出一个笑容。

        “你就是仗着我心软!”谢晚看了就来气,好端端的先卖了他一句,又说:“你若是有难处,便来春溪村……”本是想让他自个儿来找自己的,忽的又想到还在家中的宝姐儿,连忙又改口道:“便着人去春溪村,我会赶来的。”

        “好。”阮东敬点了点头,无比认真的眼神表明他将谢晚的话听进去了。

        “还有……”谢晚看那叫江可的并不在外头,又小声的道:“寻了机会,便回去见见二夫人。”

        骨肉亲情,哪能说断就断的。诸如宝姐儿,是想承欢膝下都已经没有那个可能了,人哪,还是要学会珍惜的。

        阮东敬露出一个苦笑,但还是点头。

        “唉——”谢晚知道自己能做的也只有这些,最后看了他一眼,这次便真的走了。

        从那儿回去药坊的路上,她一直紧紧的皱着眉头,是以带着复杂的心情见了谢刘氏,也没有心思再多解释什么。

        谢刘氏早已经提了两油纸包的药,在回春坊中等了她好一会儿了,却是左等右等不见人影,这时候看到谢晚才稍稍的松了一口气。

        “怎的那般着急!”谢刘氏忍不住出声说了她几句。

        谢晚低头,也不言语。只是面上的脸色实在不好。

        谢刘氏也是着急,说了两句便也揭过了此事,看她一脸郁卒虽然担心,但却还是装作什么都没发现的模样。

        不得不说此刻谢晚是没有心思说话的,谢刘氏体贴的装不知道也是给了她点儿喘息的空间。

        提着药包,谢刘氏又按照原定的计划领着谢晚去了市集。

        这时辰都不早了。和老王家的约好的时间不多了,一堆东西都没买,这会儿只能急吼吼的操办了。

        这会子谢晚是完全没有心思挑挑拣拣的,任谢刘氏先拉去了布庄,挑了好几匹的花布。

        待谢刘氏拿了一批鲜艳的刺眼睛的布往谢晚身上比划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

        “买这么多布做啥?”谢晚好奇的问。

        “做新衣裳啊!”谢刘氏理所当然的回答道:“这都快过年了。初一那天得穿新衣呢!”

        谢晚听了不由得觉得好笑,说:“嫂嫂也知道快过年了,买布料回去哪里赶得及啊!”

        若是往常只有谢刘氏、谢晚和大柱三人也就算了,晚上点个油灯赶赶工也不是没有可能,可是如今家里可是多了三口人呢!就是扎破手指也做不出来啊!

        谢刘氏听了有些无趣的放下手中那匹让谢晚根本无法直视的布料。意兴阑珊的问:“那怎么办?”

        其实她也一早想到了,不过是看到这些五颜六色的花布便觉得欢喜。

        以前谢家很穷很穷的时候,过年的新衣也都指着捡人家挑剩的旧货色,哪怕是这样也常常也紧着先给谢晚做一声。

        今日谢刘氏出来,谢晚可是将之前攒下的所有饷钱却给她装上了。

        荷包里有银子,心态就不一样,想着要给大家伙都来上布庄里最鲜艳最漂亮的布料。

        谢晚见她露出了平日少见的有些孩子气的一面,不由得乐了,掩着嘴就笑开了话。

        她这嫂嫂稳重自持,平日里尽是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鲜少有如此情绪奔放的时候。想想也是,虽说一早担起了谢家的生计,却也不过三十岁罢了。

        被她这么一逗,谢晚原本有些沉甸甸的心情都好转了起来,笑着拉了拉谢刘氏的衣袖道:“知道嫂嫂是心疼我们!”又环顾了一些四周,看着那边柜子里挂了一溜烟的成衣,便又说道:“咱们买那些不就成了!”她素手一指,引得谢刘氏引颈查看。

        “那怎么行?”按谢刘氏的认知,这成衣向来比布匹贵的多,无非是还包括了人工的花销。她平日里是绝对舍不得买的,再说别人缝制好的成衣如何能比得上自个儿量身做的合身呢?

        “没什么不行的,”谢晚却是不这么看,反正不过是过年应个景儿,何必那般费工夫?“哪怕是不合身,咱也可以自己改一改嘛。”

        这衣裳买回去,不合身了改可比做要省事的多了!

        谢刘氏拗不过她,只得应了她的说法,去那边成衣柜子里翻捡了半天,才勉强的挑了几件她认为合适的。

        这谢晚一看她挑的,不由得就觉得自个儿脑袋瓜子疼的厉害,秉承着今个儿谢刘氏的审美观,一件比一件花哨。

        不过难得她这般愿意花钱,谢晚也只得咬咬牙,眼睛一闭便也受着是了。

        衣裳买完了却是拿不动,谢刘氏从荷包里将掏出银子来付了一半,说好了等会儿再来取,两人便又往别的商铺逛去。

        这走走停停的,不知道逛了多少家了,直把谢晚的腿肚子都给逛软了。

        也不知道怎么的,今次的谢刘氏就是和往常不同,往夸张了说,那就是毫不手软的花钱。

        可是她越这么花,谢晚却是越高兴。

        对于她那时时刻刻坚持着节俭的性子,谢晚一早就想给她好好说道说道了。

        以前家里穷,省点儿便省点儿吧,如今虽说不算大富之家,可是如今只剩买这些东西总是一点儿也不夸张的吧?

        别说谢晚光是之前攒下的银子就够了,家里不是还有一匣子金子嘛!

        所以不知道谢刘氏是彻底的放下了心中那份不安,还是只是因为过年好不容易奢侈一回,反正谢晚看她花钱是很少开心的。

        这腊月其实有不少商家都稍稍的提高了一些价钱,都想趁着这个时候多赚点儿,无可厚非。

        姑嫂两人连着逛了几个时辰,收获可是不小的。

        门神、年画少不了,一袋子黄灿灿的小橘子,谢晚还特意去针线铺子里挑了两个小荷包,几条络子。

        谢刘氏仔仔细细的挑了线香、锡箔、木版印的门神、灶王爷,一罐子供蜜。

        沿街有小贩卖着孩童的玩意儿,谢晚选了一把小巧的太平鼓和一支看起来颇为鲜艳的毽毛。

        前街出名的点心铺子里抓了几把糖果、好几样耐放的糕点,又秤了些炒干的瓜子、花生。

        干货铺子里捡了年糕、冷笋、玉兰片若干。

        谢刘氏还在谢晚的怂恿下,花银子买了只冻鹿腿,可把她给心疼坏了。

        其余的如鸡、鸭、猪肉、羊肉、冻鱼等等,都是些大路货色不值一提。

        本来按照谢刘氏的想法,到时候去村子里富裕的人家买一些便是了,可是谢晚却还想着可以糟来吃,还要花时间呢,不如市场里买齐了。

        这零零散散的买下来,等到了和老王他们约好的地方,两人周围是大包小包快把人都遮不见了。

        过瘾啊!谢晚的眼睛笑得跟月牙儿一般,好久没这么痛痛快快的购物了!

        以前的她每次心情不好了,拿上信用卡就直奔商场,看上什么买什么,试都不试的。如今到了大越,这心中就是压力再大也没那个条件了。

        这次可算是让她逮着机会了,当然是乐得见牙不见眼了。

        而谢刘氏也是,娘家条件也不是很宽裕,又嫁到了谢家这个穷苦的家庭,恐怕是从来没跟今天这般这么放肆的了。

        以至于在等着老王和他婆娘的时候,居然还有些恍如梦中的感觉。

        一点儿窃喜,又有一天惊醒。

        自己这是怎么了,怎的这般的不知勤俭持家呢?她一边暗暗的问自己,一边又看着这杂乱的一堆东西觉得今年这年过的舒坦。

        真是矛盾,不过买都买了,难不成拿回去退了嘛?

        所以也就这么着吧,等老王他们过来,看到就是这么一个场景。

        “哎哟,我说谢家嫂子,你这是把铺子都搬空了吧。”老王婆娘咋咋呼呼的声音响起,一双不大的眼睛硬生生瞪出双倍大小来,里头还透着一丝羡慕的神色。

        他们两口子转了半天,也没人家买的一半多!这人比人,还真是气死人。

        谢晚算是有眼力价的,连忙貌似歉意的说:“这不,家里什么都没有了,缺的多自然买的多。”她笑吟吟的跟谢刘氏使了个眼色又道:“可要累坏您家的牛了,我嫂嫂还说要补你们一些银子呢。”

        她这话一说,老王婆娘果然就是眼睛一亮,这平日里乡里乡亲的要用车,都是说一声罢了,第一次有人愿意给银子,她当然觉得高兴了,不知不觉的硬是将那一丝嫉妒都给甩开了。

        谢晚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也不过老王这个老实人如何摆手,硬是从谢刘氏那儿掏了块碎银子塞给了老王婆娘。

        这下子可算是皆大欢喜了,可以安安稳稳的回家咯。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971/1676879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