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厨娘难为 > 第一百一十四章 惊魂

第一百一十四章 惊魂

        “什么都没看见,却又叫我一声贵人。”那青年的一柄利剑直直的指着谢晚的颈项,只让她觉得寒气嗖嗖的,一句话说的云淡风轻。

        那双同古井一般呼呼冒着凉气的眸子,如今似笑非笑的眯着,带着一点儿玩味儿。

        这可让谢晚有些有口难辩了,哪成想到特意阿谀的称呼也能让对方起疑呢?真不知道这人是不是属猫的,一踩尾巴就炸毛。

        “有话好说!”谢晚当机立断,闭上眼大喝一声道:“你若不喜欢听我叫你贵人我也可以称呼你为别的你先把剑拿开我们有什么事情好商量我晕血千万别动手!”一连串的话说出来连个顿也不打的一气呵成。

        人在危机时刻总是会有些超水平的发挥,谢晚平日里说话还是属于比较慢条斯理的范畴的,这回剑都架脖子上了自然是顾不得了。

        “动手?”那瘦弱的郎君似乎轻笑了一声,又道:“你是何等东西哪里值得上让本……我脏了手。”

        这话可真是不中听,敢情在他的眼里,自个儿连死在他手中的价值的没有。不过这个时候可不是追究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的时候,谢晚听他的言里话外是不打算杀自己了,悄悄的放下了高悬的心,不由自主的喘了一口大气。

        “不过……”哪知道这青年郎君话里又拐了个弯,冷笑着道:“我若是想你死,你有千百种死法!”

        去你的!谢晚忍不住在心中骂了一句脏话,一句话喘三口气的,根本是在逗她玩,是可忍孰不可忍!

        “那你赶快的。给我个痛快的死法吧!”谢晚一时脾气上了头,竟然是完全忘了要克制了,眼睛一闭干脆的说了一句,便转过头去不再看他。

        好似是被谢晚的反应引起了兴趣,那郎君倒是真的将手中的剑放下了,好整以暇的看着转过身去的谢晚,等了半响见她的真的似乎决定不再开口说话了。才歪了歪头。

        其实这个时候谢晚看似镇静,心中却是怕的不得了!

        谁不怕死?人生在世的,活一遭都不容易,何况她是活了两次那便是难上加难的,都想着长命百岁,没人愿意忽然就莫名其妙的丢了小命的。

        她之所以那般说,也是因为她在赌!赌这个人是否真的如她所料的,是个彻头彻尾的怪人!

        贵人多怪癖,这是谢晚活了两次总结下来的人生真谛。越是顺着他们便越来劲,若是脸一冷嘴一垮的他们便觉得好玩了。

        这一路上和这人碰上两回儿,接触不多,但是谢晚却也是暗暗地留意了。

        他脸色苍白身形瘦弱,应当是身子有着什么顽疾;护卫众多,说明身份高贵性命值钱;曾经无缘无故的在官道上向自个儿一行人给了个方便。那么这人本性应当不坏并且爱管闲事;刚才一番逗弄,他性格也当是十分怪觉的。

        综上所述,这个连穿一袭黑色紧身衣都能空荡荡的直打晃的青年郎君。是个年纪不大但是有钱有权有自己的底线并且思维怪觉的人。

        对付奇怪的人,自然要用奇怪的方法。

        她无论是做与不做,终归是只有两个结果——生或死,既然如此,为何不赌上一把?

        从至大越,她做过无数次这样的决定,赌过无数次,如今她还活着,并且活的不错不是嘛?

        也许真的是她福星高照,她这回居然又赌对了!

        那郎君等了片刻见她不言不语的。居然问道:“你这小娘子,真真是个不怕死的?”

        “怕!怎么会不怕?”谢晚这回终于开口了,反问道:“这世上有不怕死的人嘛?”

        不过是句再平淡不过的话。只是阐述一下罢了,哪想到那人却在谢晚的问话中皱起了眉头,显然是真的在思考。

        真是个怪人!她再次的下了这个结论,这句话需要深思嘛?难道答案不是再浅显不过的嘛?

        带着一脑袋的问号,谢晚卧坐在地上有些累了,干脆自己起身来活动了一下筋骨,顺便来了一套广播体操。

        那郎君深思了片刻也不知道到底想出了什么所以然了没有,看她奇奇怪怪的在那里扭来扭去,不由得开口讥笑道:“你这舞跳的简直不堪入目!”

        谢晚才懒得跟他解释什么叫广播体操呢,暗自里翻了一下白眼,却还是老老实实的再次坐下来不乱动弹了。

        有些招数啊,用一次就够了,多了只会增加变数。

        正当那郎君又要开口说话的时候,外头却是进来了一个人,谢晚定睛一看,这不正是那位阿二嘛?

        此时他原本覆在面上的黑巾已经拿下来了,露出略显稚气却又带着一股少年老成味道的脸庞,走进来恭恭敬敬的朝瘦弱青年行了一礼。

        “王……主子!”阿二瞄了在一旁的谢晚一眼,改变了语气朝瘦弱青年道:“事情都办好了。”

        虽说变的很快,但是细微的转折谢晚还是一瞬间便听到了,这阿二原本是称呼这人王什么的,却在意识到自己也在的时候变成了一个模糊不清的主子,想必这王什么是一个可以显露出这青年身份的称呼。

        王?她暗自在心中琢磨着,王什么呢?在一瞬间她首先想起的是王爷这个几乎可以说是有些异想天开的称谓,却又很快自个儿将其排除在外。

        首先大越当今的圣上已经是艾服之年,而几位兄弟中并未有这般年轻的,谢晚也从未听说有将将弱冠的王爷;第二便是这麻城里帝京十万八千里,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城,非兵家之地非枢纽要道,哪位王爷会闲着没事到这儿来微服私访?第三嘛,自然是他们所行之事这般的诡谲,一点儿也不像是皇亲国戚!

        于是谢晚便将王爷这个称谓彻底的排除了,可是排除之后还剩下什么呢?莫非并不是称号而是姓氏?例如王大当家、王帮主、王……若是姓氏那可就多了去了!

        还未等谢晚捋出些什么头绪来,那青年淡淡的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又将谢晚一指说:“将这娘子带上,我们尽速离开此地。”

        这下子谢晚也顾不得再去思索什么了!要把她带走?这可怎么是好?不由得急道:“慢着!”

        那青年郎君仿若未闻,径自抬脚便要走,根本就不理会她的叫唤。

        “喂!站住啊!”谢晚急的上前两步扯住了他的袖子,说道:“我不能同你们走!我还有家人在等着呢!”

        那青年措不及防的被她扯了个正着,不由得停顿了一下,转头盯着谢晚抓着他衣袖的手看,双眼里仿佛蹭出一丝火苗来。

        被他看得犹如真的被火烫到了一般,谢晚意识到了之后又抽回了自个儿的手,却是一脸急切的看着他再次哀求道:“我家人还在客栈等我,若是发现我不见了一定会报官的,到时候……”

        她这是实话却又带着一丝丝的威胁,言下之意便是若是报了官,难免会追查到他们身上,看他们如此诡秘的行事,想必是不想和官府扯上关系的。

        “你觉得我怕官府?”那青年的语气中却是带了一丝的兴味,看着谢晚的眼神越发的高深莫测。

        “我……”谢晚一着急,差点咬着自己的舌头。

        “你是不是觉得,你这般说我便会怕了,将你送回去?”瘦弱的郎君脸上带着讥笑,一张苍白却不掩俊俏的脸朝谢晚的凑了凑,道:“我偏不!”

        谢晚这时候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欲哭无泪,没想到这人是油盐不进的,加上他的鼻息间歇的拂过自己的鼻尖,居然觉得一阵阵的昏厥感袭来。

        “为什么?”谢晚忍不住问,为什么要带走她?只不过是在一个不合时宜的时间撞见了他们罢了,又真的不知道他们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要被带走?若真是怕她泄密,倒不如真的一刀杀了她来的痛快!

        那青年见她居然还问为什么,不由得高声郎笑,脸上原本有些冰冷的线条显得柔和了一些,伸出一只手掐出她的下巴道:“不过是觉得你像……”接下去的话却并未说完,脸上的表情刹那间变的更加的阴冷,“哼”的一声便松开了手指。

        谢晚的下巴已经被他掐出了红印,哪怕是他松手了也是一时未见消散,此刻眼神却是有些涣散,似乎是对她的打击过重完全不能理解一般,失去了焦距。

        “阿二,去送一封信,”青年郎君也不理会她,只是淡淡的朝仍在一旁恭敬的站着的男子吩咐了一声道:“就说这位娘子被我请去做客了!”他回头看了一眼谢晚瞬时间变得煞白的脸,语气恶劣的道:“归期……未定!”说罢一拂袖头也不回的离去。

        “别……”她一句话还未说完,就彻底的失去了说下去的声音,……嫂嫂、大柱、宝姐儿、弄儿还有苏婆子,她有些失神的跌坐到了地上,空荡而明亮的山洞里除了失魂落魄她,便只有一个依然站得笔挺的身子静静的矗立着。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971/167688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