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厨娘难为 > 第一百一十九章 演技

第一百一十九章 演技

        打定主意闭口不言来路的谢晚,待桑寄送来了热水之后便撵了她们出去,自个儿脱了鞋袜外衣,钻进暖和被窝打算美美的睡上一觉,毕竟这陆雍别院里头烧的炭火可比她们自个儿家中烧的好上许多,不享受白不享受。

        哪知道这一睡,却也是着实的劳累了,直到了日头偏西了才醒。

        她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朝四周看了看,一时之间还未反应过来自己这是身在何处,外头听见动静儿的人倒是进来了。

        “娘子醒了?”来人还是桑寄,再往后头一瞧,紫地也跟着呢。

        这陆雍也算是调教有方,她那会儿睡得昏天暗地的,也没见着这两个小丫鬟偷懒。

        见谢晚的的确确的是醒了过来,两人上前替她又是整理衣着、又是打水洗脸的,丝毫没有半分的怠慢和不满,倒是让谢晚有些不好意思。

        “娘子睡得可真香,”桑寄一边帮她扣着领口一边笑眯眯的道:“想必是路上累坏了。”

        她这话一说谢晚也觉得赫然,她是被掳来的,说白了是肉票啊,虽然不怎么值钱,却这般没心没肺的睡,想来也觉得忒宽心了。

        这都快一整天了,家中的人不知道怎么个担心法儿呢!

        谢晚的眼珠子转了转,便对桑寄问道:“陆雍可是忙完了?”

        这一路行来,她也看出来,除了陆雍身边那几个丫鬟之外,自个儿能接触到的最有头脸的怕就是眼前这个恭恭敬敬的替她整装的桑寄了。至于那个紫地嘛从头到尾不声不响的,想必也问不出什么。

        而谢晚一开口便是陆雍,这称呼却也显得暧昧的很。

        既不是陆郎君这般生疏,又不是主子那样谦卑分明。却也是能让人生生在心中打个突的。

        她这么一问,桑寄倒是真的拿不准这位小娘子同自家的主子是什么关系了,能直呼主子名讳的到真是不多。

        桑寄就因着谢晚这一声陆雍心中不知道是转了多少的弯弯道道,这本家也曾传出消息,主子年岁已到,今年内必定是要娶亲的,也相传这女主子的人选已经确定,莫不就是眼前这位谢小娘子?

        可是主子的夫人,必定是大家闺秀、高门贵女,眼前这人也不像。虽然看起来利落大方。却也透出几分土气来。并不像是那边的人氏。

        想到这里,桑寄的心中更加的有些迷惑了,谢晚却还在等着她回复呢。只得有些犹犹豫豫的说:“回娘子的话,主子还跟先生们一处呢。”

        听了她的回答谢晚倒是有些惊讶,这陆雍也够用功的,那几位先生想必是幕僚门士一类的,谈论的自然是大事,却从一路劳顿之后歇都未歇片刻便谈到现在?

        “这么久?”谢晚压低了声音,看似自言自语音量却恰巧是桑寄能听到的程度,佯装有些气闷的道:“我都等的不耐烦了!”

        这又是一剂猛药,谢晚话里话外自己在这儿是为了等着陆雍,而语气中毫不掩饰的埋怨就够让桑寄很是琢磨一会儿了。

        “娘子莫急。”桑寄自然是听到了,虽说还是摸不透但仍是硬着头皮道:“这一觉睡了两个多时辰,怕是饿了,不如先吃些东西再说。”

        这桑寄说起吃来谢晚才猛然的察觉自个儿真的是腹中空空,饿的前胸贴着后背了,吃饭皇帝大,这个时候便也不再多话,干脆利落的同意了。

        但是却仍是再推了一把道:“本来想等着他一块儿吃呢。”这句话仍然是看似自言自语却是说者有心听者也有意的。

        且不论桑寄究竟是心中怎么想的,反正很快是传来了膳食。

        谢晚定睛一看,这满满当当的是摆了一大桌子,其中不乏海参鲍翅这类的名贵食材,不由得在心中砸了砸舌头,豪门啊!

        刚想说什么肚子却是咕咕直叫,眼前一黑,看来是要饿过劲儿了,干脆闭了嘴,拿了筷子吃起来。

        别说,这陆雍别院的厨子手艺倒是真的不错,虽说烹饪的手法因着时代的还局限在那几样中,却也凭着食材的鲜度填补上了那少许的不足。

        捡着自己爱吃的口味填下去一碗饭、一碗芙蓉海参汤外加一盅清炖燕窝之后,她满足的拍了拍肚皮。

        这跟谁过不去也别跟自个儿的肚子过不去,有的吃当然是狠狠的吃了,何况还不用自己出钱,有什么好矜持的。

        她这副旁若无人的吃相让桑寄和紫地都吓了一跳,这贵女见得多了,倒是真没见着吃相这般豪爽的,不由得面面相觑。

        谢晚筷子一放,肚子里充实的饱足感让她觉得幸福感逐然飙升啊,相对的脸上笑意也暖了几分,粲然的朝着桑寄一笑,红彤彤的倒是显了几分艳光出来。

        被这稍纵即逝的艳丽之色晃了一下神,桑寄愣了一会儿才上前问她是否用完,得了肯定的回答之后又吩咐外头来人收了碗碟。

        “哎,这别院看起来景致不错,你们陪我转转吧。”谢晚这会儿是完全的入了戏,根本不把自个儿当外人了的意思。

        桑寄听了面上却有些为难,仿佛有什么不妥一般。

        这别院并不大,但是景致却是清雅奢丽,要说转却也是值得一看的,但是此刻主子还在那碧波亭里头呢,万一撞上了却也不好交代的。

        毕竟青鸢过来只是交代好好地伺候她,却没说到底能不能让她随意走动的,别院里头有别院里头的规矩。

        谢晚见她面露难色,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看来自个儿这身份还不够让她心生忌惮的,不过这也是十分平常的,换做是她恐怕也不会因着某个人片面的几句话便对某件事情深信不疑。

        想了想,谢晚倒是也不为难她,而是叹了一口气说:“不行便不行吧……”

        这桑寄见她松了口,面上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神色,不管如何,她也不想惹的这位谢娘子不高兴,她能这般体恤自然是感激万分的。

        只不过这份感激并未持续多久,谢晚的下一句话却是让她彻底的惊着了。

        “那……可否帮我叫阿二过来?”谢晚随意的说着,仿佛这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

        殊不知她觉得稀松平常的却是让桑寄的心中波涛汹涌,都快翻出嗓子眼儿了!

        且不说这谢小娘子是女眷理当避嫌男子,就说这阿二吧,却也不是想见就能见的。

        她们家主子,也就是陆雍身边的护卫,此次带过来这一队并不仅仅是护卫,更是死士!皆是陆雍心腹之人,地位跟她们这些小丫头比起来那自然是天上地下的,平日里她要是不小心碰见着了都得低头行礼,更没有口呼其名的时候了!

        谢晚不仅要见,还直白的称呼他的名字,自然让桑寄心惊胆战了。

        可是她这副惊讶的模样让谢晚看在眼里却又是另一番解释,嘴巴一撇道:“怎么?这也不行?!”语气中不经意的便带上了些许的不满,脸色也不复刚才的柔和,倒是扳了起来显得有些恼怒。

        桑寄见她好似真的生气了,心中却是叫苦连天。

        也不知道这位究竟是那座庙里的佛,青鸢也未曾说清楚,害的如今让她在这儿灰头土脸的疲于应付。

        “这……不是奴婢不想去,”桑寄开口道:“奴婢身份卑微,如何能使唤得了阿二护卫。”她说着便看了一眼紫地,却只见她跟没看见似得眼观鼻鼻观心的默默站在一旁,心中不由得有些发恨。

        这会儿子倒是装起木头人来了!

        桑寄这人聪明周到,却有个并不算好的习惯,那便是爱出头;紫地却是手脚麻利,稍显闷头闷脑。

        这次让青鸢拨来伺候谢晚,桑寄还想着这回可是让她当回家了,却没想到谢晚这般难缠,三下两下就把她弄得有些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

        紫地呢?却是从头到尾都没说什么话,就算是犯了什么忌讳或是惹着这谢娘子了,也轮不到她受罚!

        想到这儿,桑寄的脸色白了几分。

        “算了!”谢晚见她的脸色,心中有数,便又是赌气似得将桌上的茶盏一推,碰到地上发出清脆的碎响,语气越加不好的说:“这不许那不许的,不如将我关起来好了!”

        “谢娘子使不得……”桑寄一张脸煞白,想要说些什么,却又被谢晚堵住了。

        “你们都出去!”谢晚起身来,将她和一直没怎么动弹的紫地一推,竟是硬生生的将她们推出了门外,口中还嚷嚷着:“我哪儿也不去不就行了!谁也不准进来……陆雍也不行!”接着便将房门紧紧的一扣,好似是怒火中烧一般。

        下一刻却是捂着嘴偷偷的发出一阵窃笑,心中对自个儿的演技有多了几分得意,今个儿这一出可是超水平发挥,简直是浑然天成!

        这回她是高兴了,外头的人却是如丧考妣。

        桑寄眼瞧着她将自个儿关在了门外,心里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的一样,那紫地却还是木木的样子。

        这可如何是好?!她阴晴不定的看着紧紧的关着的门,心中辗转的思量着。

        ps:

        我回来了!开始更新!

        抱歉啊,项目出了点儿问题于是又多留了两天,对不住了qaq

        这几天降温啊可把我冻死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971/1676882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