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厨娘难为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假戏真做

第一百二十二章 假戏真做

        不知道是被谢晚说的话所惊醒,还是因为那一脚正中胫骨,阿二猛地便松开了手。

        脖子上的压迫感一消失,谢晚便跪坐在地上,一边捂着脖子一边大口的呼吸着久违的新鲜空气。

        别说,还真挺吓人的,要不是看准了这人比较稳重,她还真不敢下这局险棋,不然真被掐死了那可就不划算了。

        “你别想得逞!”阿二冷冷的看着她道。

        谢晚却是一时半会的反击不了他,只顾着吸着气,好不容易气顺了一些才抬起头,恶狠狠的看了他一眼,从地上爬了起来,狼狈的整理着。

        阿二从头到尾眼光闪都未闪一下,看着她的眼神也如同狼一般的凶狠。

        “你不必这般看我,”谢晚重新坐了回去,道:“我根本不想做你家主子的女人。”

        她终于是将实话说了出来,前头的铺垫也够了,再演下去怕是真要出事的。

        可是她这个时候再说这些,阿二却是不信了,看着她的眼神也是丝毫未变。

        无奈的苦笑了一下,谢晚虽早料到却也不得不说这人果真是忠心的太狠了。

        “你家主子怕也不是普通人,”谢晚接着说,阿二随着她的这句话身子又是猛地一僵,更加的确实了谢晚心中的猜想,她抚了抚头发望着门外道:“我这般身份,怕是就算跟了他也不过是个暖床丫头的命,姨娘都算不上。”她抬起头看着阿二道:“可是我。是要做正妻的。”

        这句话说出来倒是引得阿二狐疑她脑子是不是坏掉了,有些疯疯癫癫的?

        可是谢晚的表情无比的认真,她看着阿二一字一句的道:“所以你家主子我不想跟!”说完又苦笑了一声,接着站起身子走到门边看着这别院灯火通明的景色说:“若是你家主子硬要。我虽不能反抗……”她回过身来,看着阿二,廊下的灯火照在她的眼眸里,变成一片金灿灿的决然光彩。

        “就是鱼死网破,我也要闹他个永世不安!”

        阿二只觉得被她眼中的粲然照耀的脑中有些昏昏然,耳畔这句话也有些听得不真切,心里却是有个声音告诉自己,这小娘子说的是真的。

        “你帮我……”谢晚走近了,脸上一片恳切,阿二的脑中响起一片警惕之音。“帮我离开这别院!就当……是为了你们家主子好!”她看着他。终于将最真切的恳求说了出口。大明望族

        ……

        桑寄端着两盏茶。从偏厢房回来的时候心神不宁,不知道怎的一直备着的热水竟是用完了,害的她还得重新的煮上一壶。这一会儿的功夫也不知道谢娘子和阿二护卫说了什么,待会问问紫地也不知道能不能问出来。

        她带着诸多的杂思进了正房的时候,却也见着谢晚坐着,阿二护卫在一旁站着,倒是一尊卑分明的样子不由得便心中欢喜了一下。

        她这是对阿二上了心,万般的不愿意看到阿二和谢晚有什么的。

        “怎么沏茶也这么慢?”谢晚看到她进来,皱着眉头纹。

        桑寄连忙回了恕罪,将茶盏稳稳的放在了桌上,接着便恭敬的站在一旁,环视了一下却没见着紫地。心中有些奇怪。

        “算了!也没心思喝茶了,”谢晚却是看起来很烦躁,又对着阿二说:“行了我都知道了,你回去吧。”

        阿二听闻也没有异议,双手一抱拳说:“在下告退。”

        “等等!”谢晚想了想却又叫住了他,阿二回过身来脸色虽未变,眼神却是闪烁了两下,谢晚停顿了一下,对桑寄说:“外头黑,你给他打个灯笼吧。”

        这话可是正中桑寄的下怀,连忙称是,脸上的喜色是掩也掩不住的,她巴不得和他再多相处几回。

        吩咐桑寄告诉紫地不用送点心进来,谢晚便挥了挥手让他们走了,自己却又是将门闩紧紧的栓好,一转身便滑坐在地上,大大的喘了一口气。

        要说不紧张那全是骗人的,谢晚这回也算是险中求生存,刚才有一瞬间她真的以为自己真的要死在这人生地不熟的一方小院子里呢。

        脖子上还隐隐的作痛,好在还穿着棉夹袄,领子高高的遮住了,怕是这会儿已经是青紫一片了。

        这一松精神了,才觉得脑中跟唱戏一般的嗡嗡作响,半个颅骨都觉得要疼裂了。

        也不管阿二回去之后究竟是怎么说的,她是半点儿也不想管了,连衣服都未脱,钻进被窝便是一觉睡到了大天亮。

        异界之妖魔大陆

        第二日醒来才觉得精神气足了一些,想着昨晚还有些恍惚。

        并未唤人进来,她先是自个儿走到铜镜那儿,就着模糊的影子看了看自个儿的颈项,果真是一道青紫的勒痕狰狞的盘踞着。

        下手可真狠!谢晚暗暗的骂了阿二一句不懂怜香惜玉,又将领扣紧紧的扣好了,才敢将门闩挑开,喊了桑寄她们进来。

        虽然很奇怪昨晚为何她一点儿声息也没有的便睡了,桑寄却也不敢多言,昨晚送阿二护卫出了海棠苑的门她鼓起勇气多问了两句,便被他斥责不要管主子的事情。

        虽说被他骂桑寄很是委屈,但是也从侧面证明了阿二护卫之所以和谢娘子见面是因为主子的缘故,她心中却又是好受了许多。

        这回面对谢晚也谨慎多了,完全不敢造次。

        谢晚见她们将热水、青盐、香露还有帕子都一一的摆放好了,又深深的看了一眼那个从头到尾都没有多说一句话的紫地一眼,才坐好了任她们伺候。

        虽说两世都没有富贵命,但是一点儿不耽误谢晚享受她们的服侍,用热帕子捂着脸舒缓刚起身的疲累,谢晚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呵——”一声男子的轻笑在房中响起,热巾覆面的谢晚听得真真切切的,连忙将帕子一扯,却看着眼前的人说不出话来。

        陆雍!怎么他会来?!

        “倒是挺怡然自得。”陆雍莫名的便说了这么一句话,踱步走到了外间的桌前坐下,端起一盏热茶慢条斯理的啜饮了一口。

        谢晚这回是真的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没想到他会这么早就过来了,显得有些慌乱。

        “过来啊!”陆雍见她僵在原地,竟是朝她招了招手,语气有些暧昧的喊道。

        谢晚不知道他是何来意,原本伺候着的两个丫头早就不知踪迹,想必也是被他遣走了,只得咬咬牙上前两步,勉强的堆着一脸的假笑道:“陆郎君怎的来这儿了……呵呵……”

        看着她的陆雍,面上的表情有些喜恶难辨,将茶盏放下又是招了招手。

        看着样子是自己不到身边他是不罢休的意思,谢晚的牙齿又是一紧都快咬出血了,勉力的挪到了离他不远的地方,却是再也不肯进一分了,兀自低着头。官痞

        “不是我的女人嘛,为何如此的放不开?”陆雍却是语带讽刺的说:“这种木头模样,难不成要本……爷哄你不成?!”

        谢晚一听便猛地抬起了头,他怎么会知道?接着便试探的问了一句:“紫地?”

        好似是有些意外一般,陆雍的脸色带了点讶异,笑道:“你倒是也聪明。”

        果真是她!谢晚早就有些怀疑了,且不说她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一句话,滴水不露的样子也太玄妙了,就说陆雍那个聪慧的叫青鸢的丫头怎么可能不往她这个陌生来客的身边放人?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传到了陆雍的耳朵里,果真是训练有素!

        “既然知道,为何还要那般做派?”陆雍却有些不理解,若是她有意要做自个儿的人,对着眼线何以那般的猖狂,被自己知道了难不成能有什么好印象?

        谢晚早就预备了这种情况的发生,好歹是想了说辞的,低着头苦笑了一下道:“您是贵人自然不知道我们这些穷苦人家的辛苦之处,若不猖狂显眼一些,怕是过不了什么好日子的。”

        她这话说的委屈,陆雍听得却是有另一番理解,眼睛随即便眯了起来。

        想在自己这儿过日子?薄薄的嘴唇勾了一抹笑出来,果真是世上之人都是如此,看到富贵荣华便忘了初衷嘛?

        他的脸色未变,眼神却又是冷上了三分,看着谢晚的眼神也带了不耐的神色。

        “您可要用些朝食?”谢晚是明显的感觉到自个儿周身的空气又降了点热度,心中却是一喜,看来是奏效了。

        “不用了!”陆雍站起身来一挥袖子,仿佛是不想同她多说话一般,抬脚便是要走的模样。

        谢晚这会儿子心中简直是乐得快要找不着北了,虽说这贵人性奇,但是总逃不了那点子习惯,容易的反倒是不喜。

        “您慢走!”谢晚见他就要跨出房门了,连忙跟上了两步,高声的喊道,慢走不送啊您呐!

        陆雍却在这一声中停住了脚步,顿了顿转过了身子,眯起眼睛来看着谢晚,冷笑了一声便道:“若是真想留在这儿,便遂了你的意思吧。”也算是对那张肖像的脸最后的优待。

        这句话在却是让谢晚硬生生的停住了脚步,什么意思?!这是假戏真做了不成!!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971/167688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