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厨娘难为 > 第一百二十八章 失而复得

第一百二十八章 失而复得

        谢晚头一天实在是累着了,又在街上吹了会夜晚的凉风,第二日一早倒是有些头昏脑涨的起不来床,闷在床上情绪低沉的闭目养神。

        外头这会儿正是人多的时候,楼下人声鼎沸的透过并不隔音的木板墙传进了谢晚的客房,让她有一种还在人世的感觉。

        嫂嫂她们不知道去向,本来有些空落落的心情居然凭空的稍稍安心了一些。

        还没长吁短叹个够呢,外头却又是有人敲门,听声音是那小二哥的声音。

        “谢娘子!谢娘子!”他似乎有什么急事,却又不想吵到其他的住客,压低了声音急促的边叫边叩门。

        谢晚皱了皱眉头,她真是累的慌,万分的不想起身去开门,但是这小二哥昨日对她也算热情,还跟她想了那么多的法子去找人,她也心存感激,此时也不好熟视无睹的。

        高喊着让他等一下,谢晚将衣衫穿好,整理了头发之后,才拉开了门闩,首先映入眼帘的却是那小二哥满脸堆着笑的脸。

        “谢娘子你可算是出来了,快下去看看吧!”那小二哥一脸兴奋的说,仿佛是遇到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谢晚有些奇怪,便问道:“怎么了?”

        “您下去便知道啦!”那小二哥不知道怎么的也不正面回答她的问题,反而一直催促她下楼。

        想了想这客栈也是人来人往的,也不会有什么大事。加上自个儿又没有行李,她便点了点头,随着他下了楼。

        还在楼梯上呢,那小二哥便朝着一个方向一指。道:“谢娘子您看看,是不是您要找的人?!”

        谢晚一听,心中便是一喜,连忙朝那边望过去,下一刻就欢喜的说不出话来了。

        客栈大门的边上站着一个女子,那背影万分的熟悉,不是弄儿又是谁!

        原来那小二哥昨日知道了谢晚的事情给她出了主意之后又见着她愁眉苦脸的回来了,便心知她并没有找到要找的人,还颇为惋惜了一番。

        而今天一大早的,弄儿又来这客栈等谢晚。虽说并没有拉住小二哥问。可是这小二哥看她却是十分的眼熟。似乎和那天天在楼下等人的夫人是一道儿的,又见她左顾右盼的心中更是确信了八分,于是便上楼去敲了谢晚的房门。让她下来看看。如果从未遇见过(GL)

        没想到果然是的,这下子他倒也觉得挺高兴的。

        谢晚连忙胡乱的说了几句谢谢便冲下了楼梯,一路上还撞了不少客人,一边说着见谅一边头也不回的朝弄儿跑去。

        “弄儿!”待到了她的背后,谢晚高喊了一句,满脸的欣喜,眼中却是泛起了水汽来。

        弄儿正倚在门边朝四处张望呢,冷不丁的听人喊了一声自个儿的名字是半天才回过神来。

        “晚娘!”弄儿也是惊喜万分的样子,声音都略略的发抖了,不敢置信的看着出现在自己眼前的谢晚。心中还想着这莫不是梦吧?!

        “嗯!是我!”谢晚过去露出大大的笑容,道。

        弄儿上上下下的看了她几遭,又用手掐了掐自个儿的手臂,确定了不是在做白日梦之后,才怪叫了一声,上前去和谢晚抱在了一处儿,放声的大哭起来。

        三日,谢晚整整消失了三日的时间,她觉得跟度日如年一样,如今看到谢晚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大庭广众之下便失了态。

        “是我,是我……”谢晚听到她哭得心酸,自个儿也是千言万语萦绕在心头,混杂成一股子说不出的难受劲儿,哽得喉咙管儿生疼生疼的,她拍着弄儿因为抽泣而起伏的后背,轻言细语的道:“我回来了。”

        哭了一会儿,弄儿才缓了气,将脸上的泪水擦了擦,却又前前后后的将谢晚翻来覆去的看了个遍,就怕她是受了什么伤。

        “我没事,好好地呢!”谢晚随她摆布的转来转去,待头都被转晕了之后才出声道。

        听她这般确信的言语,又见她的确是身上好好的,弄儿才停了检视,却又“啪”的一声赏了谢晚胳膊一个巴掌,道:“这么些日子,你是跑哪去了你?!”

        “我……”谢晚也有些心虚,虽说她是的确被掳走的,但是这日子却过得并不差,倒是让她们担心一场,难免会觉得有些愧疚。

        弄儿还没听她说完呢,尽是又是要哭的样子,呲牙咧嘴的就一通数落谢晚,只把她说的面红耳赤的。

        也难怪了,她本是阮家的奴婢,却认识了谢晚这么个人,糊里糊涂的就出了阮府,又糊里糊涂的成了谢家的一份子,她是什么都不知道也不明白的。名门小妻,宠你上瘾

        对现在她来说,恐怕谢晚就是她人生里头唯一一个可以依靠的人,谢晚不见了她如何能不惧怕?

        而光她就已经是这般的害怕了,又何论谢刘氏呢?

        “走,跟我去见谢嫂子去,”弄儿眼泪还未干呢,就拉着谢晚要走。

        这走当然是要走的,可是谢晚还没忘了那帮她许多忙的小二哥,刚才初见弄儿之下也没有好好的道谢,如今要走了自然不能怠慢。

        于这小二哥而言可能不过是个举手之劳罢了,可是于谢晚而言却不吝于是天大的恩情。

        她千恩万谢的跟他说了一通话,又将身上仅有的银子全部掏了出来塞到了他的手上,才跟着弄儿离开了客栈。

        这一路上,弄儿便将她失踪后的情况说了一遍。

        那日她失踪后,大家伙的一起商量还是继续等她的好,却又因着不明情况加上还有个宝姐儿的事而不敢报官,只得硬生生的等着。

        谢刘氏别提是多担心了,整日里吃不下也睡不着,从早上天蒙蒙亮便坐在客栈里头等,一直等到深夜时分。

        “嫂子这般的等着,铁打的身子也熬不住,病倒了。”弄儿说,一边悄悄的抹了一把眼泪。

        “什么?!”谢晚惊叫了起来,自个儿嫂子居然是病了,那般好的身子,竟是因为自己而倒下了。

        弄儿点了点头,这谢嫂子别看身子骨看起来硬朗,却是长年的劳作辛苦,寒冬腊月还浸在冷水里洗衣裳,早就把底子给败坏了,平日里还好,但凡有些诱因很快就会发作出来。

        这千里之堤溃于蚁穴,谢晚便是那个诱因。

        要不是请来的郎中说,她们可能还不知道这谢嫂子的身子原来已经是不堪重负了。

        谢晚听着,便觉得心口胀胀的,她为何如此辛苦,还不是为了自己?若不是因为要养育他们谢家这仅剩的一个娘子一个郎君,她何以要那样的做活计?

        而自己呢,却还让她担心,简直是太不像话了!

        “后来啊,苏婆子说你这什么时候能回来也不知道,而嫂子她这病也不能再住客栈这般嘈杂的地方,”弄儿又继续说道:“我们便租了一间小屋子,暂时将就住下。”腹黑NPC

        谢刘氏病倒之后,剩下苏婆子和弄儿两个要照顾病人又要照顾两个小的,虽说宝姐儿和大柱都是听话的孩子,却也还是力不从心。

        客栈里头人多口杂的,一个不小心便可能不见人影,她们哪里能放心?加上谢刘氏好不容易吃了药有了些困意,却又总是被外头吵得睡不安稳。这一分心之下,别说苏婆子连弄儿都有些吃不消了。

        “快,我们赶紧回去看看。”谢晚听着越发的觉得有些不安,不亲眼见着嫂嫂她没办法放心,连忙催促道。

        弄儿一听,也不再说了,反正谢晚已经回来了,要埋怨她时间还多的是,当务之急还是赶紧的让谢晚回去见见谢嫂子,说不定看到她平安回来,谢嫂子的病都能好上一大半。

        她们租的房子却也是在城东,昨日谢晚找的时候甚至还路过过,却奈何那时候不知道,竟是也没碰上面。

        在一栋小院里头的两间小瓦房,这环境说不上差却也是不怎么好的,谢晚暂且没有心思去管这个,顺着弄儿指的屋子便推开房门冲了进去。

        “嫂嫂!”谢晚看到床上躺着的人,便忍不住脱口而出的叫了一声。

        只见谢刘氏极为憔悴的卧在上头,脸色蜡黄,眼圈下头一片青黑之色,几日不见竟成了这副样子,谢晚双膝一软,竟是跪在了地上泪如雨下。

        从来没有人为她这般忧心过,这种深切的亲人之情让她感受到了从未感受到的温暖和安心。

        “晚娘!……?”谢刘氏的眼皮似乎有些重,耸拉着眨了眨,声音里头透着虚弱和干涩,似乎有些不确定一般。

        “是我!嫂嫂,是晚娘啊!”谢晚一边哭一边扑到了她的床沿边上,抓着她的手失声疼哭。

        或许是因为谢晚的手包裹住了她的手,她这时才如同是恍然醒悟一般,面上透出了一阵光彩,挣扎着紧紧的回握住谢晚的手,断断续续的说:“晚娘?晚娘!我的儿啊!!”

        于她而言,谢晚并不仅仅是夫君的妹妹,是自己的小姑子,从她还是小女娃娃的时候一直带到如今,她更像是她的女儿一般,是她的心头肉、骨中血!

        谢晚失踪的那一天,她就如同是被人狠狠的剜走了一块血肉,如今见到谢晚安然无恙的回来,她竟是想要跪下来好好的谢一谢漫天神佛,让她失而复得!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971/1676883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