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撩神记 > 第二章 死亡森林

第二章 死亡森林

        上郡最早为魏文侯所置,秦惠文君十年,秦使张仪、公子华伐魏,魏献上郡15县于秦。

        秦统一六国后,在全国推行郡县制,以郡统县,上郡治肤施县等21县,为秦初三十六郡之一。

        雨狂也风颠的天空下,整个县城的百姓都涌上大街小巷来,久旱未雨了。

        一群人的狂欢,一座城市的繁华,一个少年的命运齿轮的启动,这场雨就像是成了他人生的润~滑剂。

        安寿院,肤施县一家集药店与诊所于一身的医院之一,能同时容纳六十二个人就诊看病,男左女右以一竹席隔开。

        少年此时正在给一位大概十六岁的少女右手臂的伤口涂药,动作很缓慢。不知道的人以为他很敬业,知道他内心在想什么的人,如果他现在在想什么又让他父亲撞见了,肯定又不了一顿棍棒教育。

        他两只手腕或长或短的於痕就是前天被公子扶苏从战场上送回来后,被自己父亲揍的结果。

        前天之前,一个黄昏近晚霞的草原上,上演了荒诞不经的一幕:一个狼狈不堪的少年,一个丢盔弃甲的大兵,一少一老这两人被一百多个匈奴大队追杀。

        怪就怪在那个丢盔弃甲的大兵上,他身上那尸臭味远远就让人作呕,所以身后的匈奴虽然个个都是一等一的精锐骑兵,却只跟在百步之外。

        随着他加油努力的奔跑,时不时还掉落三只尸虫来,看得身后的匈奴人时而一恶心作呕,时而一阵毛骨悚然。

        像他这样的人,或许不应称作人了,不过还有个人样,就叫人吧。类似他这样的人,少年在青海湖边“救”下了一百二十一个。

        少年离家出走途经一个小县,都是老人女人和孩子,问起原由才知道,服了兵役都战死在青海湖边了,回答他的是一个没有了右手的残疾男子。

        少年决定去青海走一遭,尽力把他“死人”都带回来,安世家族世代相传一种神奇的医术,能让死物复活,据说来源于上古《内经》一书。

        少年在父亲的指点下,加上自己的刻苦钻研,本该名满天下的少年医师,却被父亲打压了,过着混吃等死的日子。

        这种自相矛盾的教育下,培养出了一个叛逆的孩子,这个孩子在大草原上经历了人生的第一次逃命,狼狈不堪的他,拼命的奔跑,说什么也要把跟着自己身边奔跑的人带回他的故乡去。

        这可是仅存的硕果了,再被毁灭,这一次可真是白折腾了,“我说,你能不能跑快点呀,肉~身都腐烂完了,你现在全靠人类第二套生命系统,也就是经书说的五藏,完全可以达到极速呀!”

        “至少我还能说人话,没完全坏掉。你可是我的再生父母,我怎么可能丢下你自己逃命,再说了已经死过了一次,大不了再死一次!”

        实在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个人说话的表情。就在这时,他俩遇到了在外带人巡逻的公子扶苏,然后两军相遇,剑拔弩张,匈奴与秦军又迎来了一场撕杀。匈奴溃败,他们终于不用为命奔走。

        少年一身狼狈像回到家后,被自己的父亲关在了房间里,直到那天现异象,实好奇外面发生了什么,自己捣毁了房门。

        异象消失后,安寿院一窝蜂地涌来了一大~波病人,人手不够,他父亲想爆发又忍了下去,“还傻愣在那里干嘛?干活了!”

        少年像是得了天下大赦,应声而去,心里却一直惦记着那一道光消失在山那一边的事。

        “扶伤医师,你弄疼我了?”一声娇气,如花初开的声音。“扶伤医师,你想做什么?”

        “嗯?”半天少年扶伤才回过神来,谁知道他又在想什么,不过他修长的身材在人群中特别的刺眼,像一束光!“没什么。哦,对了,你的伤没什么不会影响未来的成长的。”

        被意外逃逸的星光灼伤的少女,狡黠地一笑说,“你在想做什么?”

        “什么想做什么?“

        “我看你从给我处理伤口就一直盯着我的这里看着没人样了?”说着还用手托起自己的胸,她想暗示什么呢?

        花季的少女砬上雨季的少年,注定有人要失望了,也许还有希望,谁知道呢?

        少年看着满屋子前来救治的人都是因为刚才的天现异象,有的是耳朵出~血了听不见,有的是眼被闪瞎了看不见了,有的是大小~便失禁了……

        终于忙碌了完了,那少女是他最后一个要救的受伤者,他看了看了少女,说道:“唉,回家闭门半个吧,不要出来感染了伤口。”

        这看似医师的嘱托,可是在少女听来,这一回怎么有点别的味道了,她咬牙切齿地自语,“扶伤,终于有一天,你会看到不一样的我,不一样的苏然……”

        少年扶伤已走进后房,再也听不见她的喃喃自语,走出后门,走进后院,走到一间屋子前,欲推门而入,门却开了。

        “爹,太守?”

        “嗯,我随李太守给他家夫人看病去了,你给我老实点看好安寿院。”四十多岁的父亲似乎话里有话,老实这两字说的特别重。

        知子也许是莫如父了,自己的父亲前脚刚走,扶伤后一步就雀跃到前堂,跟正在给病人抓药的相锦儿说,“锦儿,我出去一下,我这一次保证天黑之前就回来。”

        相锦儿转动着美眸,一眼看穿了扶伤似的,半天都是摇头,“不行!上一次你一走就是半个月,幸好公子扶苏从战场上把你救了回来,还有上上一次啊---”

        “好锦儿!”扶伤知道她又想说什么,打断她不让她说下去了,脑袋不停地转动想法子,“如果你不告诉我爹,我把刚才那掉落在山那一边的星星找回给你,你不是从小就想要一颗星星吗?”

        “这样啊,我还以为你又要往死人推里扎。”说着相锦儿一边打包好手里的药草,一边回想那一束划破天际的光,就看着它坠落在山的那一边,“那我也去!敢不带我一起,等安大~爷一回来我就……嗯哼!”

        “不敢!那你去跟安叔说,替我们出行保密?”扶伤知道自己如果一开始跟安叔说,肯定没有商量的余地了,他知道安叔几乎都会听从相锦儿的央求,几乎是屡试不爽。

        “那记得准时回来,不然我也保不了你们俩个!”一翻软磨硬泡下,安叔又是他那话,答应了相锦儿,“别把我也害惨了就行了!”

        雨继续下,风也跟着颠狂,只是人们的激情已悄然退却,他们各种的欲望之火似乎已被这场雨给浇灭了。

        只零星有那么几个或像树一样生根发芽定在风雨交加的大街上,站在那成一道独特的风景,点缀这个战后刚复兴的城市。

        两个人一把遮雨伞,撑伞的少年总是护全少女不让她被风吹雨打,自己大半个身子都暴露在风雨里。可是就算这样,少女还是避免不了被风吹雨打,也许日后的风吹日晒会更多……

        “风雨太大了,锦儿要不你回去吧?”扶伤看着自己已然无力护全让相锦儿不让她被吹被雨淋,希望她知难退。

        可是相锦儿却摇头说不,“既然要与你风雨同行,你都被全身淋湿~了,而我还有一半,凡事总不能幸免的。”

        “那等你全身都湿透了,哈哈!”

        “呵呵!”

        少女一身犹如柳条的新绿,而少年一袭白衣似柳絮,如果有人在此时有人告诉他们,再继续往前走,所有他们幻想过的未来都将是一种奢侈,不知道他们是否还能这样谈笑风生地轻装上路?

        风雨初歇,城郊长亭,扶伤与相锦儿在向一樵夫问进山的路和山里的大致情况。

        这樵夫见雨太大,就来这野外荒郊的亭子里避雨,刚好被扶伤与相锦儿遇到,再晚一步可能就遇不到了,也不知道另外的重要消息了。

        “我在这避雨,已见两波人进山了,我认识的只有公子扶苏与蒙将军,后来一批不知道了。扶伤医师,如果你执意要进山,老头我建议不要跟任何人接触。”

        “现在是非常时期,扶伤医师要采药,老头我还是建议你换一座山,或等这天外陨石的事件了结了再去吧。”前不久那一起“始皇死后而地分”的陨石事件可给全国上下都留下了血的教训。

        “好的,谢谢陈伯,你老伴还好吧?”一阵寒暄过后,扶伤与相锦儿告别了樵夫陈伯,向深山老林挺进。

        一般的樵夫或猎人都是在这森林外围活动,不一般的人进入深处,传说中就再也没有出来过了,所以它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叫死亡森林。

        而据自己的记忆,刚好那颗星辰是坠落在死亡森林的深处,记忆里也有不少关于这死亡森林的怪异传闻,这让扶伤感觉有点不妙了,毕竟身边还有一个相锦儿要保护。

        冷静下来,才发现自己考虑欠缺的扶伤就跟相锦儿徘徊在原始森林的外围,不想再冒然前进,“不知道公子扶苏他们在什么位置?”

        没有人能回答他的这个问题,这一带以榆树为主的森林里除了他想锦儿就没有其它人了,甚至连虫鸣和鸟叫声都没有。

        雨后初晴,落叶断枝满地,斑驳的阳光在潮~湿的林地上像鱼儿一样在欢畅的游来游去,只是静悄悄的让人有点不自在。

        此时与公子扶苏他们会合的始皇跟伊恩,这一波人已隐约看见了星辰坠落的地点,有伊恩这个老司机在前面开路,一切都是那么轻车驾熟。

        似乎另一队没像伊恩这样的存在,也对丛林探险经验丰富,他们也摸索到了事物的边缘。

        空气里飘荡着一股雨水与灰烬的刺鼻的混合味道,方园一里左右的焦土,此时早已积水成了一个小水湖,它周围被燃烧的痕迹,证明着一切都是真实发生的。

        两波人同时抵达这里,这个被一颗不可名状的星辰燃出一个天坑而后又被大雨淹没的地方,阳光倾泻而下,湖面波光微澜,一条彩虹横跨整个湖面上空。

        一端在始皇这头,别一端在另一波人那头,命运的齿轮仿佛从启动那一刻起,就已注定了是一种不死不休的局面。

        “暴君赢政!”另一波带头的一青年说道,此青年身高八尺多,手持一杆青铜锻造的说方天画戟,霸气侧漏!

        “羽儿!”他身边的叔父项梁想说不要冲动,但为时已晚,话到嘴边却变成了羽儿这两个字。另外两个随从也满是担忧的表情,少主还是那么爆燥啊!

        但见项羽顺着彩虹腾空而起的背影,宛如天神下凡,这一战实在让项梁手心捏汗,他本来是北上想让项羽在蒙恬帐下多磨炼一下的,现在好了,不死不休了。

        话说始皇这一边,见空中一个人杀伐将至,蒙恬与公子扶苏立马作出了最高的护驾防御姿态,却听见始皇说,“让他过来,论单兵作战,你们都不是他的对手。”

        只见始皇走出保护圈,从腰间抽~出一条乌黑发亮的鞭子,据说此鞭是那位被他撩起裙摆的女神所赠送,名为打石鞭。

        始皇挥动打石鞭,顿时地动山摇,无数大小不一的碎石从大地上冲天而起,截杀凌空行至彩虹顶上项羽。

        始皇跳到一块如牛般大小的巨石上,一鞭抽在石头上,一道血迹应鞭而出,血光瞬间映红半边天,此时腾空而起的始皇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

        项羽舞动方天画戟把一批又一批的碎化为沙石,然而散去的沙石刚落地又反扑过的时候,项羽感到情况的遭糕远比自己当初预想的还要可怕。

        “今天,神挡我,我杀神,天灭我,我灭天!”

        项羽怒吼天地气盖世,应龙之灵从其身上显化而出,一声龙吟响彻九天云霄,奋力一击,天地刹那间寂灭!

        咔嚓!始皇脚踩的巨失去光彩而破碎,化为齑粉随风飘散。这一幕幕精彩绝伦的决斗,看得众人惊呀不已。

        尤其是在死亡森林外围的扶伤和相锦儿,听见森林深处有异动,扶伤抓起相锦儿的小手就是一阵狂奔,恨不得马上跑到现场探个究竟。

        现在躲在暗处的扶伤跟相锦儿已经目瞪口呆,久久才恢复正常状态。扶伤在一边回想刚的画面,相锦儿嘟唔了一句,“都说死亡森林可怕,我看,人才是最可怕的!”

  http://www.biqugex.com/book_46005/1677293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