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撩神记 > 第三章 圣域之星

第三章 圣域之星

        砰!相锦儿话音刚落,隐身之处就被炸开了,龙息之火差点把扶伤与她都点燃了。就这样俩人暴露在外,以为凶险过去了,因为扶伤相信公子扶伤会罩着他俩,谁知道又一道龙息之火从应龙之灵的血口里射杀过来。

        这怕是公子扶苏也无能为力了,这时候的伊恩想做点什么,却见湖水中央探出一只黄金巨手,把项羽连人带龙拍翻在山腰间。秦始险险地避过误伤,一落地后,蒙恬将军等人立刻把他保护起来。

        仅仅一眨皮眼的功夫,事情既然这样让人始料未及,扶伤从未觉得自己的生与死像今天这样的有距离感,仿佛未知的死亡触手可及。

        一直以来,他总是认为,死亡是一件很遥远的事情,可是现在他体会到,死亡就跟生存一样,它们形影不离,“锦儿,我们走!”

        “扶伤,快到我边来。你们俩去接迎!”公子扶苏说道,身后两名护卫得令就飞奔过去,“父皇,那少年就是他!”

        “哦?不错!平凡的人却有不平凡的智慧与医术,真是吾辈人族的幸事。”始皇眼里此刻只有扶伤的身影,一个不甘平凡的少年,却也有不平凡的本事,“只是为什么他老爹总是藏着掖着呢?”

        没有时间让始皇去思考扶伤的事情,湖面发生了异象,把所有人都吸引了过去,他也不例外!项羽在赶来的项梁和两个随从的帮助下,艰难地站起来。

        不可一世的项羽既然被未知的存在一手拍翻,后世人都为他的英雄事迹而歌颂,然则此时的他却是一肚子的火,饮恨的目光先是落在湖面奇异的光芒上,而后直接锁死了扶伤一行人。

        扶伤见过秦始皇后,几句交流下来,一直以来在他心中那个暴君秦始皇的评介大大的打了折扣。

        “我儿扶苏,起名源自楚国大诗人屈原诗歌山有扶苏,朕希望他在我之后,大有作为,可是他仁弱!而你,救死扶伤,你父亲为你起名扶伤,却总是把你藏着掖着,真是自相矛盾啊!”

        扶伤反复琢磨着秦始皇的这翻话,越想越多,老爹不仅仅为自己起名扶伤,从小就传授医术,而自己可以说是青出于蓝胜于蓝,这一切都是为什么?

        嗡砰!一声巨响,打断了扶伤的思绪,湖面光柱擎天,湖水卷入万丈高空,两相交错,甚是美伦美奂。

        当湖水见底,十一个发肤优美的五男六女出现在众人视野里,他们或坐或卧,姿态多种。始皇知道这应该是那十二铜人,其中一个冲出天外下落不明,那么这里的十一个应是获得了某种东西重新塑造了肉身。

        人们说常说脱胎换骨只是传说,白骨生肉更是荒诞不经,今日目击那无形的意志诞生了这有形的生命体,打破了扶伤等目击者的认知极限。

        项羽一行人面对的是他们的背面,扶伤等人面向的是这十一个人的前身,羞得相锦儿自己捂起了自己的双眼。

        “小妹妹既然害羞了,呵呵!”其中一人不在意的说道,她身材姣好,其它人这时都在做着奇怪的手势,“实在不好意思,未来得及换上装备!”

        不一会儿,一件又一件的华丽的服饰加在他们身上,男的金光闪闪,女的星光灿烂,其中一男说道,“抓紧时间,此地不宜久留!”

        “你们是何方怪物?”伊恩倒是很不客气地发问了,其它人都在心里诅咒他,你想害死我们吗?亵渎神明可是遭天谴的!

        “你才是怪物,你全家都是怪物!”还是刚那个说话的女的接话,清一色的银白皮甲套装,护着身体重要部位,现尽她独特的美。

        听见她这样说,扶伤愕然,如果她是神明,那不是个无懒神棍?他在打量别人同时,对面也有人在预言他的未来,一阵商议讨论过后,由其中一个少女做了决策。

        她也是一身银白色的装扮,不同的是,她头带一顶金灿灿的皇冠,年龄小,权能却在他们之上。她一步步的走向扶伤,一步步都在虚空中留下自己的脚印。

        这?扶伤怔怔在那里一动不动了,就等她走过来,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一直以来他自持自己掌握了生命的奥义而无所畏惧,现在他既然有点敬畏了,那是对未知力量的渴求。

        来到扶伤面前的少女,露出满意的笑容,然后取下自己的项链,说道:“也许曾经,我们是你们的神明,但是现在我只想告诉你们,我们只是守护家园的战士。这条项链送给你,期待你与我们神界相见!”

        这条项链名为圣或之星,它带着璀璨的光芒飞向扶伤,扶伤伸手接住,光芒又慢慢暗淡,最后消失,看起来跟凡间首饰也没什么不一样。

        少女看见扶伤拿起了项链,又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转头看向伊恩,“伊恩,你也该回家了吧?”

        “是,星主!”伊因既然变得诚惶诚恐起来,伊恩认得那皇冠,那是七星皇冠,而如今一个七星皇冠被赋予以一个少女,想必大片星或已失守,“不过,伊恩怕是不能与你们同行,我得晚点才能回去!”

        打开了伊恩交给她的寸方大小的金属器,各种信息影像出现在她视线上,少女看了看伊恩,又看了看扶伤,心想:原来你也在关注他,“既然如此,那你万事小心!再见!”

        众神离去,除了扶伤得到了一条名叫圣或之星的项链,其它人除了大开眼界一饱眼福,都白折腾了。

        众神走远了以后,项羽看着秦始皇等人,走也不是,打也不是,心里矛盾极了,因为隐约中还听到对方阵营里似乎还有一个神级人物。

        若是以往,现在这种情况下,秦始皇定会祭出他的铁血手腕,镇杀一切对他或对大秦帝国不利的存在,不过现在的他,已无心恋战。

        “今天是人与神的事,如有下次,必将你绳之以法。大秦律法神圣不容侵犯!”说完,始皇带队离开,扶伤与相锦儿跟在他们后面,走出死亡森林,始皇和伊恩取道咸阳,就此别过!

        扶伤等人打道回肤施县,刚进城,就听见哀鸿遍野,都以为是被匈奴奇袭,问起才知道,原来是被妖兽袭击的。

        原来是在死亡森林项与秦始皇的大战惊得猛兽们为命逃窜,尔后十一个神明又惊现,妖兽也为命逃跑,路经肤施县,像洪水一样冲刷了大地,所过之处皆是生灵遭殃!

        很多很多的人受伤了,少部分人不辛丧命了,财产也损失了不少,主要是房屋被破坏。

        安寿院,被破坏得还是比较严重的,屋顶没了,很多设施也被搞毁了,师兄弟们也都爱伤了。

        他们简单包扎了一下自己,因为外面一群人在等着他们救治,所以当扶伤回到安寿院,看到了伤员给伤员救治的一幕。

        作为一名医师,他很自觉履行了自己救死扶伤的职责,一直忙碌到深夜,本想可以好好休息了,不曾想却有人深夜造访。

        当他拖着自己疲惫的身体,看到来者是何人的时候,他一下子精神了起来,开玩笑,不打起精气神小命就难保了。

        其实,项羽他们也感到意外,他怎么会是这里的人,而且还是一名医师,所以项羽问项梁,“叔父,你确定我们没来错地方吗?”

        “叔父没来错地方,是你……羽儿呀,以后能不能不要那么冲动呀?”项梁实在拿项羽没办法,从习字练武到兵法,他项羽要是说不学了,项梁也没辙。

        “诸位,深夜来访,不知所为何事?”话虽然是这样说,但是扶伤心里却是犯嘀咕。

        刚好这时他老爹从太守回到家中,进到厅堂既然看多年不见的好友来访,高兴得不得了。

        俗话说,有朋自远方来就有酒有肉,有豺狼不管从哪里来就有陷阱招待它。

        话说扶伤老爹进门先是一阵高兴,发现气氛不对,自己的儿子既然跟自己的朋友怒目仇视,没茶没招呼,对自己的儿子又是一顿棍棒说教。

        扶伤心里那个憋屈全都写在了脸上,看得项羽捧腹大笑,项梁实在不忍心看下去了,于是就把他们相遇的事和盘拖出。

        他本以为事情会得到解决,谁知道,安大爷接下来的状态既然失控,药箱摔碎了一地,项梁看状态不对赶忙拦住安大爷,项羽这时也笑不出来了。

        一翻劝说后,安大爷终于冷静了下来,和多年未见的老朋友开始交谈起来,扶伤从地上拿点药在被打的地方简单涂了一下。

        然后把地打扫干净,最后给项羽和他两个随从按排了住房,跟项羽斗了几句嘴,觉得无聊就回房去睡了。

        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他感到有人向他走近,可是他又不愿意醒来,可能是他根本就醒不来吧。

        来看望他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父亲,安大爷在床边坐下,伸手碰触自己留给儿子的伤痕,眼泪止不住地往外流。

        他想说点什么,可是话又全部咽在喉咙里,一阵沉思后,为扶伤吹灭了蜡烛灯,身影消失与黑夜里,他的父爱就像这黎明前的黑夜,无处不在。

        翌日,睁开睡意朦胧的眼睛,相锦儿不知什么时候坐在扶伤的床头,正在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扶伤已习惯了她这样的表情,也习惯了她经常这样子一大清早就出现在自己的房间里,反正每次被安大爷教训,每个早上醒来都会看见她,从小就这样。

        “终于不辜所望,答应你的,送给你!”扶伤从枕头下把那圣或之星拿出来,帮相锦儿带上,然后推她转身,“现在出去得瑟吧,我要起床了!”

        “那么小气,小时候又不是没看过!”走的时候还不忘丢下一句老话,这都养成了一种习惯了。

        她现在可是有了一条美丽的项链,这可是神明所赐予,坠子是一颗六芒星,水晶般晶莹,在阳光下折射出绚丽的色彩。

        链条是呈龙凤形,美美的依附在相锦儿的脖子上,她站在那里仿佛就是天,龙与凤飞舞于其中。她幸福的在院子里跳起舞来,秋天里即将消失的蝴蝶与她飞舞相随。

        这一切都被院子门外的项羽看在了眼里,也记在了心里。他豁然觉得今天天气特别好,真想歌唱一曲,最后不知道为什么既然默然离开了。

        这些守候在菊花和桂花等花期的蝴蝶,却都已被此刻的相锦儿吸引了过去,陪着她尽情地绽放,很多人都喜欢花儿努力的绽放,却不知道花越努力盛开调谢的时间也就越早。

        所以看尽人间百态,默默关注这一切的伊恩,看着光幕里相锦儿翩翩起舞,老泪纵横,那穿越时空的回忆是一种煎熬。

        旁边还有一块光幕,来回的播放着扶伤从青海湖在到最后被公子扶苏解围的片段,一只金燕飞到公子扶苏营帐中,一片小光幕出现在他面前,沙漠戈壁上,一队特殊的秦军在保护一个少年,他们跟匈奴人一边杀一边退。

        看得公子扶苏一阵毛骨悚然,这分明就是一群活死人跟活人拼杀保护的却是一个活生生的少年。

        此少年当然就是扶伤了,此时正在坐在院子里晒太阳的他,如果知道远在咸阳城里既然有人早已监视了他的一举一动,不知作何感想。

        反正他老爹安大爷被太守叫去,到城外一高山上,看到一堆金属碎片,是吓得惶惶不可终日,“没想到我们的锦儿既然跳起舞是无师自通,好!”

        “好,好,好……”安大爷一连说了十来个好,看得出来,这时候的他是打心里高兴的心情,脸上的容颜比平时都和蔼可亲了好几倍,“你们俩过来,有一件事要你们说。”

        原来是他要回祖地,可是从小到大扶伤都没有听到过他提起什么祖籍,说最多的是我们安世家族世世代代都生活在肤施县,更别说还有一个可以回得去的祖地,此去一年半截,他说就回来了。

        “这回安大爷怎么没对你千叮万嘱的像个老妈子了,这回走得潇洒得像个老爹了!奇怪了,难道是昨夜把你打醒悟了?”

        扶伤没有说话,只是目送父亲远去的背影,多少个日夜,这个背影一直那么有爱,昨夜也是这样的背影吧。他突然觉得鼻子醛酸的,眼睛像是被什么刺激了,眼眶都是湿漉漉的。

  http://www.biqugex.com/book_46005/167729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