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撩神记 > 第四章 山有扶苏

第四章 山有扶苏

        公元前210年,秦始皇三十七年,秦始皇死于他第五次东巡途中的沙丘宫。

        《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载:“七月丙寅,始皇崩于沙丘平台。”

        秦始皇死后,赵高采取了说服胡亥威胁李斯的手法,二人在沙丘宫经过一番密谋,假造秦始皇发布诏书,由胡亥继承皇位。

        同时,还以秦始皇的名义指责扶苏为子不孝、蒙恬为臣不忠,让他们自杀,不得违抗。

        在得到扶苏自杀的确切消息后,胡亥、赵高、李斯这才命令车队日夜兼程,迅速返回咸阳。为了继续欺骗臣民,车队不敢捷径回咸阳,而是摆出继续出巡的架势,绕道回咸阳。

        由于暑天高温,秦始皇的尸体已经腐烂发臭。为遮人耳目,胡亥一行命人买了许多鲍鱼装在车上,鲍鱼的味道掩盖了尸体的腐臭味,迷惑了大家。

        回到咸阳后,胡亥继位,是为秦二世,赵高任郎中令,李斯依旧做丞相,但是朝廷的大权实际上落到了赵高手中。

        赵高阴谋得逞以后,开始对身边的人下毒手。他布下陷阱,把李斯逐步逼上死路,李斯发觉赵高阴谋后,就上书告发赵高。

        秦二世胡亥不仅偏袒赵高,并且将李斯治罪,最后将李斯腰斩于咸阳。

        赵高升任丞相,由于他可以出入宫禁,特称“中丞相”。

        “中丞相密令,荡平安寿院,诛杀安扶伤。这个世界上死过的人就不该再活过来,必须让公子扶苏万劫不复!要不然就是我们身首异处!”

        一队黑甲劲旅领命剪除后患,从咸阳出发过骊山道,奔赴上郡肤施县的安寿院。

        这一天,上郡太守玩命似的快马加鞭,飞奔安寿院。人马破门而入,直接踏上后院,惊起扶伤等人出庭相望,却见太守在马上气喘如牛。

        “扶伤,赶紧解散了安寿院,叫他们各自逃命去,中丞相赵高得知公子死而复生,已派大队人马过来永出后患。”

        扶伤听太守把其中可能发生的事情说个清楚后,突然想到自己要被一个帝国追杀,就觉得一阵心惊肉跳,叫安叔解散了安寿院。

        起初听到这个消息,大家都不愿意走,都决意生死与共,这么多年的朝夕相处怎么能一句话说散就散了?

        “大秦律法苛严,赵高手段阴毒残忍,这些我们都听闻过了,所以今天,扶伤在此请大家不要做无谓的牺牲,还拜托大家一件事,如果我不幸死了,请告诉我父亲,你们的安大爷,他的儿子已长大了。”

        可是扶伤不能看着他们因为自己曾经想证明自己而枉死,真是祸福相依。一翻苦口婆心的劝说下,安叔带着众人相继离去。

        “南方已经发生暴乱,北方不仅有匈奴,单是长城就很难突破赵高的防卫,不如东去东海方丈仙岛,寻找我师兄的帮助?”

        李太守建议,根据眼下的时局跟他们做了一个分析,要想活命只有这样了。此去路途遥远,后有追兵,想想公子扶苏又一决意以死了之。

        “公子,事到如今你还不明白,不是陛下要你死,是赵高要你死,我等八方剑士奉命守护你,从你一出世我们八个人的命就跟你联系在一起,如果你还仁慈,那么就对我们仁慈一回,杀了我们八方剑士,你再死也不迟!”

        仁弱的公子扶苏事到如今还不明白秦始对他的期望,或许谁无法成长到父母预想里那个他们梦寐以求的孩子,比如说扶伤,安大爷只想他做一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人,默默无闻,终了一生。

        然则他却凭借自己学会的医术,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探索的欲望,从十四岁起就开始与各种死物打交道,安大爷告诫他,可以学但是绝对不允许在这个世界上加以应用。

        可是他没听,偷偷地把邻家已经过世的老大爷的儿子的第二生命系统激活了,老大爷兴奋至极死掉了,一个从战场上被赶尸回来的死人,第二天既然活过来了,本该下葬的是儿子,后来却变成老大爷了。

        这也成了街坊邻居常谈的一桩怪事奇闻,但是安大爷前去看望后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然后,扶伤尝到了人生的第一次棍棒教育,被打得皮开肉绽的,直接痛到了他的骨子里,但他却不知道安大爷是心疼至极。

        又是一年的秋天,安大爷还没回来,而如今扶伤与相锦儿等人最后一批也决意离开了,十一个人轻装上路,他们就像秋天里被风吹落的叶子,也像秋天里被风吹得成熟的果子,为了生命的继续去寻找一片养育的土地。

        扶伤等十一人与李太守道别,刚从后门出走,前门就失火,百步之外,奉命来除去后患的赵高手下,已经万箭齐发,燃烧的箭矢一个呼吸的时间就把安寿院点着,烧得火光通天。

        扶伤与相锦儿等十一人都忍不住回头看,虽然恋恋不舍却也知道必须渐行渐远,远走异域。

        一剑刺向太阳,世界一片漆黑,八方剑士之掩日守护者拔剑如有魔,身后的世界犹如重回天地初开,恰是一片黑暗与混沌的交织。

        趁这错乱的时间,扶伤等十一人快马加鞭向太阳升起的地方奔驰,速度与时间决定了生死的快与慢,他们必须争取时间,以最大的速度逃离这片是非之地。

        李太守离走前,已交待的非常清楚,带队除去后患的是阴阳家五色帝,手下还有五德君和五行者,除了传说中的五天皇,可以说阴阳家这一次已经是倾巢出动了。

        世界突然陷入一片黑暗,百姓惊慌失措,五色帝带领的队伍也是人心惶惶,黑暗中各种议论和猜测等声音此起彼伏,恍如末世狂歌。

        “真有意思,老怪物还真是一向料事如神,看来我们五色帝不虚此行啊!”

        “掩日剑源自昆吾山,昔日黄帝伐蚩尤,陈兵之此地,此间事了,我决定去看看,当然那掩日剑从此一役必将是我的。”

        “放心吧,没人跟你抢,我只希望此事了结,我们都还活着,我可以突破桎枯,成为不朽。”

        “你什么意思?诅咒我们都会交待在这次任务了吗?真没出息,除非老天瞎了眼了,你就成为永垂不朽了,哈哈!”

        “我倒是希望你们可以永垂不朽,正所谓一朝得道万事空,从此相逢是路人,从此我的世界就清静了,从此这生与死就没有了距离感。”

        五色帝三男两女既然在黑暗里你一句我一言的聊天,这让五德君和五行者以及身后的三百武士面面相觑,他们不懂为何还能这样谈笑风生。

        驰道上,他们信马由缰不慌不忙的行军。而扶伤等十一人却是一路狂奔,丝毫不敢怠慢,行至泰山脚下,已是人仰马翻。

        封禅之山,羽化之地,说的就是扶伤摔下马后仰望的大山----泰山,人们所熟悉的就是黄帝跟大禹在此封禅羽化之事了。

        “应该甩他们好几道了,大家都好好休息一下吧。”这个不用扶伤说,大家都累翻在地,就算想走怕也是力不从心了,马都累倒在地,口吐白沫了。

        “当年父皇在此山上举行封禅大典,仿佛就在上一个呼吸间。”公子扶苏触景伤情,眼下乱世将出血,青天无路上,在他的提议下,十一人又拖着疲惫的身躯去登泰山。

        扶伤走着走着头都要着地了,十一人当中就属他武功最差劲,而唯一队伍里的女孩相锦儿看上去却是最轻松的一个,众人在后面看着扶伤就像个虔诚的信徒,见他一步台阶一磕头,都要笑翻了。

        一路磕磕碰碰的,扶伤他既然也走完了,众人也不得不佩服他的毅力。然后就没有再打趣他了,各自休息去了,相锦儿来到他身边带了水让他喝下。

        封禅之山,羽化之地,在这堆人里对这个地方感触最多的是非公子扶苏莫属了,毕竟当年秦始皇的封禅大典可是带着他一起来的。

        就在不远处一亭台里,有一位青年道士,瘦如骨柴,像看见鬼一样盯着公子扶苏。几经思索才慢慢走来,心里寻思着,阴阳家倾巢出动,莫非就是因为他们这十一人?

        “公子远道而来,贫道有失远迎,还请怒罪。”青年道士掐指一算,就上前赔礼道歉,这得多深的道行?

        一翻客套之后,青年道士带他们去厅堂去用茶,这家伙时不时瞄着扶伤看,然后露出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来,终于还是被扶伤发现了。

        “在这里豁然有种宾至如归的感觉,我说,牛鼻子道长,你这是什么表情?”扶伤被那青年道士看浑身不自在,真想揍他一顿,有你这样看人的吗?

        “小兄弟莫怪,本道看你根骨奇佳,天赋异禀,绝凡间之物,将来必会超凡入圣。本道这有一本适合你修炼的秘籍,友情价,只售三千上币。”

        这就是名副其实的江湖骗子嘛,众人倒吸了口凉气,这真是屋漏偏逢夜下雨,怎么有一种举世难行的错觉了?后有追兵,前面还不知道有多少危险!

        “三千上币!你怎么不去抢啊?”相锦儿惊呼,这个衣冠楚楚的道士,先前还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才在一巡茶的功夫就就变了一个人,这让相锦儿实在难以接受这个现实。

        “小姑娘,何必把话说得这难听呢?俗话说,世界那么大,我们既然有幸相遇,不会是无缘无故的借口,倒是像一个特意安排的理由,为了让一切得以继续存在各自的使命。”

        话闸子打开,这道士又说他昨夜夜观星象如何如何,古往今来又怎么样怎么样,宛然亲视目睹,突然话又回到了金钱的问题上,“看在我们一翻长谈这么熟悉的份上,亲情价,三千下币,不能再少了!”

        “看来我们不买下来,有人是打算纠缠到底了,好,你这亲情价,我们按受了。”公子扶苏决定买下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秘籍。

        “公子果然爽快,正好你们做赶上我做促销的活动时间,现在买一送一,赠送公输子亲自打造的豪华限量版飞鸢一架,外加一次抽奖的机会,你们赚大了!请随我来领取你们的赠送品和参与抽奖的环节。”青年道士边走边跟他们介绍说,奖品丰富,有金玉宝石,修真灵石,灵丹妙药,神兵魔器。

        给人的感觉,这就是江湖上的大忽悠,不忽悠到让你倾家荡产半身残废决不摆休,扶伤等一行人听了先是一阵吐血,再听下就半信半疑地跟了出去一探究竟,真有这么好的事情?

        “小兄弟,不相信本道所言?好,就给你看看秘籍。这本书从此以后归你了!”青年道士像是如释负重一样,愉快地又往前走了。

        泛黄的羊皮卷,厚厚的一本书,扶伤测量了一下,足有三指厚,书的正面镶着金色的三个字,真遗录。扶伤走马观花地浏览了一遍,大致了解了一下,这是一本记载上古各种真人佚事与修真入门的书籍。

        一行人走到了一间房子前,青年道士上前去开门,锈迹斑斑的锁与锁链看上去,都已经腐蚀了一大半了,与院子里的枯草没什么两样。

        这地方怕是被遗忘了几百年了吧,门被推开之后,众人仿佛看到了仙境,首先映入眼里的便是无穷无尽的云海,在太阳光的反射下,多彩多姿。

        一扇门,恍如隔着丙个世界,一个天一个地。

        “哇,太美了!”相锦儿第一个发出赞美,其它人相互询问或各自感叹,似乎都忘记了此行的目地。这个楼房建造得很奇特,云海那一面没有墙壁,只有巨大的石柱,每隔五十步一根。

        “他们可以欣赏这美景,但是你得跟我来学会操作飞鸢,走吧,小兄弟!”年青道士走到扶伤的身边,把扶伤叫走了,向左边的广场走去。

        呼啦啦!青年道士扯开包裹一个小山包似的东西上的灰布,自个拍手叫好,“各位请看,这就是全世界上公输子仅存于世的硕果,独家出限量版豪华飞鸢六号!”

        “果然是好东西,值得珍藏,这个公输子的遗物,是我的了,多谢!”空气中这不速之客的声音,像是晴天霹雳,让大家都吃了一惊,都在寻声闻人!

        “来者何人?”青年道士气定若闲,心里却被惹恼了,别人不知道,这可是他师父带众师兄离开人间升迁仙界后的遗物,敢打它的主意,非揪出来暴打到死不可!

  http://www.biqugex.com/book_46005/1677293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