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撩神记 > 第七章 暴怒女孩

第七章 暴怒女孩

        空空的天空没有云很寂寥,海上没有风起浪花很寂寞,一艘帆船在在这天水间行驶很寂静。杨舞的眼眸太柔弱很孤独,转眼起火的时光,没有自由的自由听说是有一天战火烧到了家乡。

        “家乡已经没有人等我了,弟弟是我唯一在这世界上的亲人。”听她这么一说,公子扶苏默默地转身离开,背后却听见杨舞说,“公子,我不怪你,也不怪大秦,乱世纷争,谁又能独善其身。只能说是命运让我们都停不下来。”

        不是眼见耳听,谁会相信一个十四的少女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能有这样的觉悟。反正,相锦自叹没有这样的体会,那关于命运的解释。

        公子扶苏走到门口稍作停顿就离开了,扶伤看着他没有一句话就离开了,又看了看了已经跟杨舞聊天聊得亲如姐妹的相锦儿,也离开了这房间。

        来到甲板上,走到桅杆下,抓起手臂般粗的绳索,爬到上面的横杆一个人享受孤独,孤独的研究《真遗录》最后一卷的地图。

        第一幅图有点熟悉,细思极震惊。这既然是李太守与他们在安寿院分开的时候交给他的地图很相似,只是李太守给的地图与此相比不过是它一小部分。

        换一种说法,那就是扶伤现在看到的才是完整的地图。照此地图与《山海图》相比,扶伤惊奇不已,情不自禁向苍天发问,谁能告诉我原居住在这世界上的真人的星球到底有多大?

        然而晴天历历白云飞,就算时光跌破了沧海,也不会天降答案。也许此去方丈仙岛能找到一点线索,想到这里,扶伤无比希望快速抵达传说中的方丈仙岛。

        “哼!哼!哼!幸好没摔惨,哼……”一阵浓烟从背后袭来,呛得扶伤一时失去平衡也没抓住任何东西,于是就顺着船帆跌落下去,痛得他哼哼叫!

        等他站起来,却发现他所在的船周围既然是一片火海,滚滚浓烟遮天蔽日,放眼望去都是燃烧的船只,却不见一个人,因为人都已经倒在血泊中。

        “这都是战舰!”看到一艘大船还没被烧毁,它侧面的火炮等装备,扶伤见过这些武器,在《真遗录》上。

        “喀哄!”这时候扶伤他们的贴帆船撞上了着火的主战舰,停了下来。把水手和陀手等船工都跟那批海难者送回去了的他们,没想到看似简单的操作,实际遇到状况了想要控制一艘大船还真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

        “哦,这下完了!”八方剑士之惊鲵守护者放开了船陀,“真刚不是你叫看着,怎么睡去了?”

        “怪我咯?风平浪静的,谁知道就小打盹一会睁开眼来就……”八方剑士之真刚守护者摊开双手,表示他也不知道了。

        “事情已经发生了,就当过去了,我们去那边看看发生了什么。”八方剑士之掩日守护者说道,他有话在这八个人中没有人不听的。

        “砰!砰!砰1”

        扶伤比八方剑士早一步登陆那艘起火的主舰,等他走到起居甲板上,准备进去的时候门被爆破了。幸好他闪得快,尽管这样他右臂还是被子弹带去了一大片肉,痛得他咬牙切齿。

        “我,只是路过的,没有恶意。”扶伤说明自己的来意,看着自己血淋淋的手臂,一阵心痛,这都干了什么好事啊?

        突然一江大水从后面冲了过来,把他淋得直哆嗦,原来是在舰首甲板上八方剑士之惊鲵守护者在引水灭火,这下扶伤可狼狈到家了。

        “那些人跟你是一伙的?”

        里面传来的声音,像是被惊吓过度的夜茑在强作镇静,这让扶伤松放心了不少,原来是一个女孩子,只是这女孩也太强悍了,人没见着就是一阵狂射,差点就让他一命呜呼了。

        “原来不是龙须国的人,那你们是什么人?快说!”房间里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孩双手把持一把火器,砰砰砰地对空又是三发炮弹打出去。她这是在逼问安扶伤。

        “站住!别过来!”砰砰砰地对着甲板又是三发炮弹打出去,这回是直接打在八方剑士的前面,三个大窑洞就横在他们的面前,这是在警告陌生接触。

        “姑娘,我们来自中土世界,对你绝对没有加以伤害的意思。”扶伤解释道,再不解释清楚,恐怕又会陷入敌对状态,他可不想在这陌生的世界上再莫名其妙的又增加一个要自己性命的人,一个赵高已经够他受的了,为此还远走高飞,流落到此。

        如果他知道这时候的赵高又派出阴阳家五色帝出海寻找他们,不知道又作何感想。如果他知道死去的五德君和五行者被神秘人激活了五藏生命系统,且领悟了权能,此次出海专门为他一个人而来,不知道他又会作何感想。

        如果他知道这些如果,不知道是否则还有心思在这里一看究竟,反正赵高已下了死命令,上天入地都要他的命,除去公子扶苏这后患的旨意倒是显得是次要的了。没有人知道泰山一役后发生了什么,只知道赵高诛杀安扶伤的决心超出了界限。

        “中土世界?听说过,帝集权之中央,世代天下共主生活的圣地。”女孩有所思忆,正在努力回想学堂上,那个十分猥琐的历史老师所讲的,关于中土世界的历史。

        扶伤以为那女孩已相信了他的话,也不会对他构成了生命威胁,谁知他刚站出来就看见那女孩双手持握着一把与她身休极不相称的火器,对着他前面的甲板,砰砰砰地又是一阵狂射。

        “哼!想骗我?中土世界已在上一纪元的大战中被炸成碎片,从这星球上消失了,怎么可能有人存在?快说,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一个在战火中化为碎片已经消失了的世界,已经从这星球上消失了的圣地,而眼前的人,既然跟自己说,他是来自那个世界的人。这让女孩实在感到荒谬至极,可是看眼前的少年一脸索无辜的样子,那人畜无害的模样,她大概已经确定这少年就是那种人了。

        “原来是一个精神失常又得了妄想症的人,真可怜!他们是来找你的?有你这样的少主,可真够他们折腾了。”女孩说着,把火器一放,重重的砸在甲板上,钢铁做的甲板都陷了进去不知多少,巨大火器就笔直伫立在那里,纹丝不动。

        扶伤被她的话语和举动弄得一惊一咋,赶到他身后的八方剑士却像没事发生一样。这时候却八方剑士之转魄守护者径直向女孩走去,他魁梧的身形与那火器倒是有几分相像,与那女孩倒是成了鲜明的对比。

        “他这是要干嘛?”扶伤不解地问道,话刚说完,还没来得及等谁回话,却见女孩原本在包扎手臂伤口,这时候却是长腿横扫八方剑士之转魄守护者。

        八方剑士之转魄守护者后退一步避开了她这一扫堂腿,这短暂的时间却女孩已经足够凌空翻身抓到了火器陀,并且将它拔了起来对着八方剑士之转魄守护,砰地就是一炮弹。

        炮弹从八方剑士之转魄守护者项上人头掠过,洞穿了后面的房顶,这时候的女孩已经单膝跪地火器护身,冒青烟的火器口正对着八方剑士之转魄守护者,看样子是准备随时再来一炮弹了。

        “丫头,握着这么一个大家伙,你不觉得累嘛?”八方剑士之转魄守护者看着自己手板上的几缕头发,甚是心痛,这是被女孩的炮弹擦断的,“还记得这这个吗?”

        “我的相片,怎么会你在那里?你个怪物,恶心的恋癖虫!”女孩这下子暴怒了,砰砰砰地对着八方剑士之转魄守护者就是疯狂的扫射。

        “那是你父亲的,是你父亲交给我的!”八方剑士之转魄守护者一边躲闪炮弹一边说道,然而他这样的解释并没有达到预想中的效果。

        “先是来一个小骗子,后又来了你这个恶心大骗子,我要杀了你们!”暴怒的女孩,这时候给火器切换了能量,发出去的只见光束和在空中爆炸的冲击波,这是没有差别对待的攻击。正如她自己说的那样,杀光他们,杀光这些骗子,既然敢骗我,统统杀光,一个也不留!

        八方剑士之掩日守护者抓起扶伤急速闪退,死亡之光从他们身边掠过,在这生死之间,扶伤盯着女孩的武器既然露出诡异的笑容。

        “你父亲已经死了,你的相片是他临死前托付给我的,他死在了中土世界,你认为不存在世界。”被逼无奈,八方剑士之转魄守护者不得不说实情了,还把一个紫色水晶抛到女孩面前,却被女孩无意打爆了。

        “骗子,全世界的人都是骗子!”暴怒的女孩,怒吼的声音这时候带着深深的悲伤,漫无目的扫射,爆裂的天空,翻倒的大海,跪倒的女孩终于停疯狂的射击,只是眼泪却流了下来。

        “你们都是骗子,我恨你们这些骗子!”爆碎的水晶,向她诉说了一切事实的真相。四岁起,母女俩相依为命苦苦在这世界上等了十一年,去年母亲等不及了,也去寻找自己的父亲去了,如今音信沓无。

        这一年,她改变了很多,这一次是学院给她的考验,消来在龙须国东北流沙群岛附近三不管地带上的绿鳄海盗,她消灭最后一个头目,正准备撤离却碰上了前来一看究竟的扶伤。

        “扶伤,你却安慰一下这女孩吧?”八方剑士之转魄守护者说道,他们又落到了不远处的甲板上,因为女孩停止了攻击,可是现在女孩却流下了眼泪。

        “祸是你惹出来的,你跟她父亲又那么熟悉,你不去,叫我去,你好意思?”扶伤看着自己血淋淋的右臂,这时候痛得他眼泪都要冒出来了。

        “唉,年轻人的世界只有年轻人最董啊,所以拜托你了。”八方剑士之转魄守护者一副无能为力的样子,其它七位八方剑士也盯着扶伤,那意思就是你去定了,你不是救死扶伤吗?现在有人受伤了,赶紧接受这个现实吧!

        “哼,我跟她又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被这群“冷血动物”盯着,扶伤左手握着血淋淋的右手,一步步向女孩走去,他心里其实挺担心自己的,因为在他心一直有一个人须要他的保护。

        “那个……”走到女孩的身前,心里想了好多安慰人的话,见到她这一时半会既然说不出来,只好蹲下去,看着自己血淋淋的伤口。

        “别动来动去,我在给上药,半个时辰就会全愈。不要用手去摸它,会感染伤口!”女孩拿出一个绿色的小瓶子,贴近扶伤,在他被弹头擦伤的伤口上,滴了一又滴的药液。

        这到底是谁在安慰谁呢?此时的女孩很安静,说话的声音也很好听,像是夜茑在歌唱。截至小腿腹部的黑色小长鞋,以及覆盖大腿根部的黑色短裙……扶伤就这样安静地看着,看着女孩细心地给自己治疗伤口。

        扶伤看着女孩既然能在空气里取出东西又把东西收在了空气里,像极了小时侯听过的传说中的神仙变戏法,这让他感到很新奇。

        “啪!”他看着看着不知不觉中就看呆了,然后就挨了这一小巴掌。火辣辣的感觉都痛在了他的脸上,让扶伤从非非之想中痛醒了过来。

        “旧痛刚去又忝新痛,你怎么那么倒霉呢?呵呵……”真是少见的女孩,打人者既然这样说,其实谁又知道她压抑了所有的伤痛,“我的名字叫仰阿诺,你呢,倒霉鬼?”

        “安扶伤。”扶伤还能说什么?没话说了,因为他本来的目的就是来安慰女孩的。她能振作起来,最好不过了,挨了一巴掌,自己的伤也治愈了,说什么也是值得的。

        你不相信我的世界的存在,我也怀疑你的世界的存在,然而终将我们联系在一起的命运,使我们熟悉了彼此的人生,将来是要一起携手走下去,还是被命运所捉弄,我们在未来试目以待。

        “这地图?好奇怪,呃,看不董。不过我知道你们要去的方丈仙岛,因为就是从那里出来的哦。”仰阿诺看着扶伤给的第一幅地图指指点点,说这个知道,那个又不知道。

        “看来这个世界,也是个残缺的世界。”经过仰阿诺的讲解,扶伤基本确定,我们都生活在上古星球的碎片上。

        得出这个结论,他自己都吓了自己一跳,他相信这样的碎片不止已知的这两个。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或者存在,能让一个巨大的不知几亿里的星球,那么一个大世界化为这么多的小世界?

  http://www.biqugex.com/book_46005/167729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