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撩神记 > 第21章 人生初见

第21章 人生初见

        时空之门,像一只被放大的眼睛。没有神情,没有冷暖,没有言语。

        此时立在它面前的扶伤还有四只乌龟,都是一幅犹豫不决的表情。根据自己的经验和知识,次次扑空,那么最后一次必定不会再次扑空。

        那么,接下来要对面的是未知的存在,因为未知才会感觉到害怕,才会有心理矛盾,从而导致犹豫不决。

        甚至会产生退缩的心理,比如说接来的龟老。扶伤见他把自己的头都缩了那巨的龟壳里了,其它三只也相继模仿。他们都丢了同一句话,“接下来,说什么我们也不走了,要走你自己吧!”

        “其实,我一直很感谢命运让我遇见了你们四只可爱的乌龟。后来,能得到你们的指导而感到无比的幸福。能成为你们的徒弟,我感到很自豪,有你们这样的师傅,我感到很骄傲。接下来的路,我自己走,谢谢你们一路的指引和陪伴。”

        说他的心里话,扶伤也不再多想,就进入时空之门。不管遇到什么都是命运里最好的安排,只有学会面对和接受,自己才能够强大起来。

        “黑黑的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相随。点着灯,点着灯,你在寻找谁?

        “天上的星星流泪,地上的玫瑰枯萎。点着灯,点着灯,你在思念谁?

        “点着灯,点着灯,只要有你陪,一双一对才完美!

        “不怕天黑,只怕心碎。不管累不累,也不管遥远星际……”

        歌声仿佛从另一个时空传来,既像是从远古洪荒传来又像是来自未来末世。

        一盏灯,一盏盘龙形状的灯,照亮黑暗里的安扶伤,此刻的他寂静地就像消失了一样,停留在那里的像是一个幻影。

        安扶伤看这着盏灯,他怎么都感觉它闪烁得很有音乐的节奏感。

        然后它缓缓地自转,并且向上升起,最后停留安扶伤头顶的三尺处,继续自转。这时候自转的灯发出五彩斑澜的光彩。

        五彩斑澜的光彩一圈又一圈地展开,落在安扶伤脚下的光圈迅速地向远方扩张,仿佛没有止境。

        就在这时候,他看见了地面上是一幅血流成河的景象,到处都是破损的兵器和战死的将士。

        触目惊心,满目疮痍,过目皆是让他难以忘却的记忆。

        安扶伤抬头看远方,一颗巨大的暗红色的行星映入眼帘,附近还有几颗巨大的行星。它们都有一种破碎的迹象,他看得一阵心悸。

        “这是哪里?”纵然不知道该去问谁,但是,安扶伤还是问了出来。和预料中的一样,当然也是没有谁来回答他。

        余光中一座塔引起了他的注意,安扶伤转过脸,看见一座千仞高塔,也是尸首遍布每一层台阶,破损的兵器点缀着他们。

        塔是一种梯形的塔,周围有许多走廊和通道,走廊的墙面上还雕刻有很多饰物,上面镶嵌着青蓝色的类似蓝宝石的饰品。

        安扶伤向它们走去,登上高塔,在平顶上的中心处,他看见了一个年轻的女战士,被一把青铜长矛贯穿了腹部,矛头穿过她的身体插~进她后面的石板里。

        从伤势的情况看,那一把青铜长矛应该是从天际飞,以一种无法闪避的速度,穿进了这个女战士的腹部。安扶伤分析得自己都心悸不已,这要是自己碰上了那岂不是也无法闪避?

        撩~开那遮着她的脸的几梳黑色带着血浆的长发,安扶伤看清楚了她的脸。刹那间就惊在原地,一幅不敢相信的表情,也接受不这个现实的表情。

        “怎么会是你?这到底是因为什么?是战争吗?那么战争又是为了什么?还是守护家园,对,你曾说过,你是守护家园的战士,不再是我们的神。”

        安扶伤当然记得她,那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近距离地接触过的第一个神。

        在上郡肤施县死亡森林里,那头带七星皇冠的少女,那赠送给他圣域之星的少女,那在他面前语笑嫣然的少女。

        要忘了她,安扶伤怎么可能会忘了她?说好了期待在神域与自己再相见,不曾想过既然会是这样的遇见,原来战争比相像中还要残酷不知多少。

        安扶伤拔下插在她腹部上的青铜长矛,慢慢地将她放平在石板上,叫出了未名剑,进行手术工作。

        “修理人,我最在行了!说吧,这次又要修理何方怪物?”出来的未名剑打趣道。

        “这时候,你还有心思拿我开心,信不信我送你一套绝气斩。”安扶伤威胁一把剑,他也自己觉得是无厘头,他记忆里就没这把剑的剑灵印象。

        “你可要想清楚哦,你上一次拿我给那长脸怪修复灵魂,我可是消失了好久了。你这次再救一个神,我不知道又要消失多久,关键时刻如果找不到我,可别怪我哦?我可是好心提醒你啦!”

        “知道了。怎么敢怪你?你像我姑奶奶一样的存在!”在自己的灵魂世界里那家伙的狠和小气,安扶伤还历历在目,每次跟她说话就气不打一出来。

        半个时辰后,安扶伤看见自己的女神苏醒过来,赶紧放下手头上的工作,把平顶上的尸首放在一边,跑到自己女神的面前就是一脸憨笑。

        再次相遇,一时间两个人既然都没有了言语,应该都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时候那四只乌龟也出现在塔的平顶上,他们呼嘿呼嘿地爬到了平顶上,还在各自相互掐架,然后一路滚到安扶伤的身边。

        “你们……不是不进来了吗?”虽然话是这样说,可是安扶伤心里其实挺感动的,这四个师傅还真够意思,就是不想露骨的表达什么。

        “他们不进来,恐怕我要再死一次,而你也将留在这里化为星尘。”头带七星皇冠的少女,这时候站了起来,对四只乌龟格外尊敬,“四位前辈,想必就是龙凤双城的守护者了,请受林星儿一拜!”

        “不敢当,不敢当……”四只乌龟赶紧将要下跪的林星儿扶了起来。

        “小妖孽,看到了吗?都到了这份上了,实话告诉你吧,事情的真~相是……不好,他要来了!”龟老四说着就惊呼起来。

        “谁要来了?他是谁?”安扶伤问了也没有人回答他,他看到那把被他从林星儿腹部拔~出来的青铜长矛在石板上呜呜作响,不一会儿就飞向天际。

        “小妖孽,你记住,在龙凤双城里你的对手已经不是那个红屁~股了。打不过就跑,跑不过他们,就是把命留给他们了。”

        龟老四语重心长地说道,并再三嘱咐安扶伤切记保命要紧。

        看来一旦开战,四只乌龟也是自顾不暇。这让安扶伤想到接下来要面对的将是一场极其残酷的战争。看看周围平顶上的那些尸首,他就感到恐惧一阵阵袭来。自诩从小就跟尸体打交道什么都不怕的他,也感到了不安,这就是战争吗?

        “是谁动了我的史矛戈?”

        安扶伤听见这声音的豁亮却不曾见说话者,极目眺望远方,终于在天际那颗暗红色的行星上,看见一个越来越大的黑点。

        渐渐地,他看到了很多个越来越大的黑点,足足三十二个。安扶伤看着那些黑点越来越近,最后看清了他们的模样。

        这些走在不远处塔台阶上的来者,安扶伤不知道他们是何人。只见他们一个个反手握着青铜长矛,拥有着人的身体大像的头。

        那长长的鼻子此刻都还冒着白烟,走在最前面的应该就是他们的这一队伍里的队长了,不过穿着都一样,实在不好区分。

        灰色的皮甲,青铜的长矛,长长的鼻子。

        这是目前,按扶伤能记住他们的样子。见他们毫无犹豫地踩台阶上那些尸首而来,他就感到一阵阵心悸,再看一边的四只乌龟和林星儿,都已经蓄势待发。

        “破……”

        四只乌龟车轮他们,绝气斩和念气杀瞬间被他们轻而易举给破了。安扶伤看得信心凉了半截,他不曾想过,原来自己修练气元素所悟出的绝气斩和念气杀,四只乌龟既然都已经应用得比自己还精通。

        那么是不是可以解释,龙凤双城的闯关,自己跟在他们后后面,层层扑空,会不会是这四只乌龟的功劳呢?想到这里,安扶伤不敢再往下想下去了。

        塔台阶上的战斗,那些象首人身的怪物依旧被困在绝气斩里,由念气杀形成的兵刃和念气波也依旧像暴风雨一样袭击他们。

        这四只乌龟的强悍,让安扶伤真的在这时候刮目相看了,这应该才是他们真正的实力吧?原来以前他们都是和自己闹着玩的,还以为自己青出于蓝胜于蓝,看来是自己太无知了。

        “原谅你的无知。”脑海里不由自主地突然想起龟老二说过的这句话,当时只道是寻常。

        “他们是什么?为什么你会在这里?”走到同样也是在观战的林星儿身边,安扶伤想问的太多,一时也不知道从何问起。

        “他们是变节者,原本是龙象星域的战士,队长名叫劳力夫。”林星儿轻描淡写地说道,像是说一个与自己无关紧要的故事,可是情绪却隐隐起伏,也许是已经身为一代皇者的原故。

        “哦,变节者——劳力夫!”安扶伤记住这个名字了,就把目光投向台阶下的战斗。那里的战斗依旧如故,只是四只乌龟的控制力和攻击力都变弱了不少。

        “呜!”一把青铜长矛破开绝气斩的禁固,破空而来。

        “叮咛……”颤抖的声音不绝于耳,仅仅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刺到安扶伤的脚下,差一点就是洞穿他的身体。

        “小心!”林星儿一把扯着安扶伤后退了三丈远,稳下又对他说道,“第一次身临战场,不知所措很正常。你自己小心。”

        看着跑去迎战的林星儿,安扶伤再看身边那些横七竖八的尸首,自己想提起勇气却怎么也提不起来,都不知道平时那些勇气都去哪儿了。

        “未名剑……”叫唤了几遍还是没听见她的回应,才想起在救林星儿之前未名剑对自己那善意的提醒,她果真又消失了。

        打开时空柜却发除了药物和各种手术工具,以及一个乾坤袋什么都没有了,这也才想起重火器丢在奈美森林。

        那些象首人身的怪物已经攻上平顶上来,林星儿被三个象首人身的怪物围攻,四只乌龟也被冲开各被若干个象首人身的怪物缠住。

        一个象首人身的怪物提起长矛正在缓缓地向自己走来,安扶伤看着这一幕幕也是慌了神,没有谁能给他解危。

        用自己修练第六元素气元素,这才学了两个月,够看吗?四只乌龟不知道学了多少万年,也奈何不了他们,现在都还被打散了。

        “我该怎么办?”安扶伤想来想去,自己有条件可以加以应用的都各自分析了一遍,得出的结果却是自问如何应付眼前的危机。

        “叮咛……”

        “是你动了我的史矛戈?”那象首人身的怪物把手中的青铜长矛往地板一掷,颤音叮咛叮咛地作响,像是死神的嘤笑。

        “变节者——劳力夫?”安扶伤见他并不想立马取自己的性命,看了看那立在自己面前的青铜长矛,它浑身都是青铜锻造,刻着奇特的花纹,定眼才看懂那是象牙状的花纹。

        “你就是变节者,劳力夫?”安扶伤没听见那象首人身怪物的回答,把目光从青铜长矛转移到他的那颗头面上。小小的眼睛,短短的象牙,长长的鼻子,看不到他的嘴,只有两只大得像荷叶的耳朵在扇动。

        “变节者?我是劳力夫没错,至于变节者这么个天大的罪名,我可承担不起。不过是尊选物竞天衍而已。你们这些人类的修真者不也是要与天齐吗?”

        劳力夫像是做了一些心理挣扎才回答,安扶伤看不懂他的表情,也听不出他是什么样的心情和语气在回答自己。那种感觉就像空气里弥漫的血腥味却夹杂着尘埃的味道,听了只是感觉很刺鼻。

        “是我动了你的吏矛戈,有什么不能动的吗?”按扶伤这时候感觉自己的勇气回来了一些,因为近距离接触了,多少也了解自己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存在。

        “你可知道,我为什么把它留在女皇的身体不带走却时刻关注他的动态?”劳力夫不接着回答他的问题,反而多了一个问题丢给安扶伤。

        “不知道,你知道你说。”安扶伤心想这个问题,应该有故事。他自己会说出来,怕是他也在等一个倾听者来说他自己的故事。

  http://www.biqugex.com/book_46005/1702701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