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撩神记 > 第22章 烛龙琴灯

第22章 烛龙琴灯

        在这异星大陆上,空气中弥漫着血腥的味道。安扶伤觉得呼吸有点难受,抬起自己的右手捂轻轻地捂住了自己的鼻子。睁着黑亮的大眼睛看着劳力夫,心想他会说出什么样的话来又或者是一个故事。

        “这是一把带有强大封印力量的史矛戈,你能当它是一把凡间兵器给拔~出来,这真的让我感到很意外。就你这种道行不深的人族,没有那四只乌龟,怕是你早死在龙凤双城其它楼层里了。”

        “你废话真多。”劳力夫边说边寻思着什么,安扶伤看着他那样子,总觉得有什么事他要故意跳过去说,然后捡一些没什么用的废话来讲。

        “难道你不想知道,为什么你在人间会被阴阳家的人追杀吗?你以为真的是因为那个软弱的公子扶苏吗?”劳力夫提起安扶伤在中土世界的旧事,像是亲眼目赌,说得让安扶伤像是再经历一遍。

        “知道一些,听说追杀令来自天外天,你知道什么是天外天?”安扶伤这时候也好奇,自己从来没去过什么天外天,怎么就惹来了杀身之祸。

        “既然你都知道一些了,那么就没必要再谈下去了。因为我也是来杀你的,那把封印的长矛就是为了等你而留在女皇的身体的!”

        “叮咛……”劳力夫冲上前带走青铜长矛史矛戈,就直接刺向安扶伤。

        “叮咚……”安扶伤施展的绝气斩第一道防护线瞬间被攻破,他又补上一道还是被瞬间攻破,最后想也不想就拼命地施展绝气斩,一道又一道的绝气斩防护线布下去,却是绝气斩的防护线接着一道又一道被瞬间攻破。

        “噗咄!”然后就没然后了,安扶伤被飞来的青铜长矛史矛戈穿胸而过。接下来却发生了奇异的一幕,那贯穿安扶伤身体的青铜长矛史矛戈却是两端向他的身体缩去,最后消失在他的身体里。

        “轰!”没事的安扶伤这时候获得了一些封印的力量,趁劳力夫发呆之际向他疾速地斩出一道绝气斩和一道念气杀,都携带着一些封印的力量。

        “轰……”安扶伤心想刚才的攻击力肯定不够摧毁劳力夫,接着趁他来不及还手之际,又疯狂地补刀。直到自己筋疲力尽,这才收手。

        汗水都湿~了一地,安扶伤这时候感觉到自己好虚弱,可是他却不能示弱。于是,他尽力地故作坚强看着被轰得也是一身惨相的劳力夫。

        两只大大的耳朵被切成一条条地挂着,长长的鼻子被打断斜在一边,露出了那尖尖的小~嘴巴,全身都像是跟鱼换了一个躯壳。

        安扶伤以故作坚强的目光扫视着劳力夫,站在原地上,他也不敢贸然上去确定这家伙是死是活。再把目光投向别的地方,林星儿和四只乌龟已经差不多清理完那些象首人身的怪物。

        看着他们五个连手把最后一个轰下塔去,然后向自己奔跑过来,安扶伤慢慢地闭上了眼睛,然后缓缓地倒在自己流的汗水里。

        “黑黑的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相随。点着灯,点着灯,你在寻找谁?

        “天上的星星流泪,地上的玫瑰枯萎。点着灯,点着灯,你在思念谁?

        “点着灯,点着灯,只要有你陪,一双一对才完美!

        “不怕天黑,只怕心碎。不管累不累,也不管遥远星际……”

        歌声仿佛从另一个时空传来,既像是从远古洪荒传来又像是来自未来末世。

        “又是这歌曲?”

        安扶伤从歌声中醒来,林星儿站在他的右边,四只乌龟在他的左边趴成一排,下面的台阶上是战死了却无人来收的尸首和破损的兵器。

        这时候的他们都很安静,发现安扶伤醒来了也只是各自看了一眼,又继续目视远方。

        安扶伤也跟他们看的方向看去。远方吹起的风沙掩埋了一些尸首,又吹出了一些骸骨来,天空里盘旋着各种猛禽,它们也在相互攻击。

        风把它们当中那些命陨者的羽毛送来一些,飘落在安扶伤的身上。他捡起一些拿在手里仔细地观看,上面还有一些血迹。

        近在眼前这血色的天空,那么远在宇宙里那颗暗红的行星,是不是也有类似这样的景象?

        安扶伤在看着一些事物,也在想着一些景象,想想着视线上出现了一个人影也以为是自己的幻想。

        随着他越来越近,看得越来越真实,安扶伤既然分不清自己在幻想里还是在现实的世界上。

        那个人提着一盏灯,穿着一身及地的红色长袍,看不见他走路的双~腿却见他可以快地走动,身后沙尘飞舞,偶尔有两三只死去的猛禽掉落在他的肩膀上。

        不过,很快因为他那奇特的走路方式而被他甩掉。等他走到前方不远的台阶上,安扶伤才发现,他不是提着一盏灯,而是那盏灯既然是一把竖琴的头部的装饰品。

        琴为五弦琴,那人信手拔弦,琴的头部那盏灯的光也跟着明灭不定。这真是一把奇特的琴,跟他走路一样的奇特,安扶伤得好奇心大发,两眼这时候炯炯有神。

        “星儿,你是要跟他们四只小乌龟一起回去,还是现在就走?”那人说着看向林星儿,就不再离开她的身影。

        “烛龙爷爷,我想再看看龙凤双城,所以我还是跟四位龟前辈一起回去吧!”林星儿像是在龙凤双城里有什么愿景。

        “也好,都已经变成遗迹了。”说完转向四只乌龟,“你们四只小不老实啊,几万年了也不来找我听琴了?”

        “谁要听你的琴哦,你几万年了就会弹奏一首曲,都没创新的,不听也罢!枉你还是烛龙大神,以后你还是叫烛龙大祸好了,别在祸害我的耳朵了,”

        龟老大立马翻身四脚都拍起巴巴掌,其它三只也是相继效仿,不一会就全部缩到龟壳里去了,然后自转起来。

        “那么,这位少年你呢?”见四只乌龟不理他了,烛龙转向安扶伤,红通通的脸上像一个红苹果一样满满的都是诱~惑的色彩。

        “你觉得刚才听到的歌曲怎么样?这可是我专门跑到未来你们人族民间去采集的歌曲加以改编的哦,很幸苦的!”

        “原来你不是人啊,我怎么感觉你走路那么奇特。”安扶伤冷不防地冒出这么一句,接下来他就看到烛龙那鄙视他的目光。

        “我~操~你大~爷,真是什么样的师傅教出什么样的徒弟!你四只小乌龟再转,本大神就让你们去宇宙里跟那些星星作伴去。”

        “啊,大神饶命,我们小乌龟知道错了!”四只乌龟像是已经不是第一次被这样的威胁了,那动作那回答不知练了多回,然后一个个的又趴成了一排。

        安扶伤看着他们四只乌龟一个个都趴成一排还不老实,你拍我我拍的,看来这些家伙跟烛龙大神也是经常唱反调的货。

        “烛龙爷爷,你还是把我们送回悬空城吧!”林星儿感觉氛不对了,找了这么一个理由。

        “还是星儿好。你们师徒五个连只牛都不如!”烛龙骂了一句,世界就陷入一片黑暗。

        安扶伤又见那盏灯,在黑暗的世界。然后他好奇地左看右看,发现四只乌龟和林星儿面前也各自有一盏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盘龙形状的灯。

        然后,安扶伤看见在林星儿她面前的那盏,它缓缓地自转,并且向上升起。

        最后停留她头顶的三尺处,继续自转。这时候自转的灯发出五彩斑澜的光彩。

        五彩斑澜的光彩一圈又一圈地展开,落在林星儿脚下的光圈迅速地向远方扩张,仿佛没有止境。

        这时候,随着光圈的扩张,安扶伤看见一栋栋高楼大厦依次出现在他的视野里。

        一栋栋高楼大厦都是灰溜溜的,而他脚下的道路也是灰尘淹没到了脚踝。再看天空,他看到了熟悉的龙凤双城的倒影。

        “我们终于来到悬空城了吗?”他有点不相信,这一切仿佛做梦一般美妙。可是一阵风吹来,扬起满天灰尘让他呛个够,他又觉得这个梦一点也不美妙。

        “我们要去能量控制中心,还麻烦四位龟前辈带路。”林星儿看见尘风已经过境,梳理好自己。然后,看见安扶伤像一脸的花猫样,再加上他之前被呛得眼泪都掉下来,林星儿笑得没有女皇平时的模样。

        然而,安扶伤却看痴了,他第一次看见,林星儿女皇另一面真的很可爱,且是敬爱的那一种。

        “小妖孽,色迷心巧了啊你,拍死你!”龟老二说着就是一巴掌打在了安扶伤的脸上,于是他又看见这个色迷心巧的小妖孽的花猫脸上多了一个乌龟掌印。

        “哈哈……”四只乌龟笑着往前跑了。

        “你真搞笑,我们走吧!”林星儿说着也跟了上去。

        “你四只臭不要脸的乌龟,给我等着!”跟在林星儿后面的安扶伤,看着她的倩影,怎么感觉怪怪的。不过,一会儿他就想明白了,敢情这林星儿女皇是在偷着笑话自己吧。

        “谁不要脸,到底是谁不要脸啊?哈哈……”前方又传来龟老二的嘲笑和以及他们四只乌龟的狂笑。

        “呃?哈哈……”借着旁边建筑水晶做的窗户,安扶伤看见自己一脸的鬼画符,自己也忍不住笑起来,这还是我吗?

        两个人和四只乌龟一路哈哈笑笑的,不知不觉就来到了悬空城的能量中心。然后,四只乌龟各自分工运作起这龙凤双城的心脏。什么都不懂操作的安扶伤陪着林星儿女皇在窗户边看风景。

        “等一会,龙凤双城升到海面上,你和我们就要分别了。”林星儿女皇看着安扶伤,略有可惜的叹息,“你要尽快地成长起来,我已经感觉到圣域之星守护的那个少女,也就是那天我们初次相遇跟你一起出现的那个女孩,她现在情况不是很乐观。”

        “相锦儿,你知道她在哪儿吗?”一提起关于相锦儿,安扶伤就激动起来。现在,总算有人可以告诉自己关于相锦儿的消息了。

        “不知道。如果圣域守护的人是你而不是后来变成了那个女孩,我是能知道,可惜造化弄人。”林星儿女皇说到这里,也是深深地感到了一种遗憾,也就没有再说下去。

        “我能跟你们一起走吗?既然你能感觉到她的存在,我想请你帮我找到她。”自知修行尚浅的安扶伤,想要快点找到相锦儿也只乞求身边这个女皇的帮助了。

        “不行!”林星儿女皇回答的就像是一道圣旨,然后才柔声说道,“以你现在的能力,跟我们回去,你活不过一个呼吸的时间。别以为你能杀得了劳力夫就行了,他那是重伤在身先,后来又被龟前们再重创,可是你杀了他,自己都虚脱了,而且还是趁他不注意的时候进行的反击。你说,你跟我们走,你能活着找到你想找的人吗?”

        “……”安扶伤被她这话说得无言以对,看来只有让自己尽快地强大起来,一切才有可能。

        一时间两个人都不在说话,都在看着窗外孤独的风景。

        这座龙凤双城,真的很孤独,被深深地埋在地下世界,不见天日。不过很快它就不会孤独地存在于地下世界,因为它即将离开。

        安扶伤不知道它要去哪儿,只知道它即将离开,而自己也即将离开它。随着时间的流失,这种离别的味道越来越浓烈,像一瓶烈酒。让不习惯它的人喝得难受也喝眼泪不停在眼睛里打转,不是流不下来而是不想流下来,生怕被别人看见。

        抬头仰望天空,已经不是龙凤双城的倒影,而是因为遥远而深蓝的天空。安扶伤仰望这天空,有白云飘,有海鸟飞,有阳光照耀,一切都是那么美好的样子。

        整座龙凤双城已经上升到海平面上,它就像是一座巨大的孤岛。此刻,在悬空城里的安扶伤,把这一切看得清楚明白,也明白是时候离开它。

        “再见!”

        跟林星儿女皇道别,跟那四只乌龟道,也等于跟那座龙凤双城道别。然后,安扶伤坐上了那四只乌龟为他准备好的特制神龟号飞船。这飞船它的构造里里外外还真是乌龟的身体结构。

        “期待你与我们神域相见!”林星儿女皇还是她从前那句话,她还是从前那样语笑嫣然,只是再也没有多余的言语。

  http://www.biqugex.com/book_46005/1707083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